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九百七十九章 與玉兒談心  
   
第兩千九百七十九章 與玉兒談心

經過了玉兒的一番解釋後,海天這才知道,原來是玉兒使得計.

玉兒故意遠遠的站在外面,使得妖女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身影,只能夠蒙蒙朧朧的看出有人.再加上她故意用天之力改造了自己的聲帶,使得像個男人的聲音,最後還有玉兒故意散發出一點自己的氣息來,讓妖女認為是青木天王到來.

作為青木天王的女兒,玉兒的修煉功法自然與青木天王完全一樣,散發出同樣的氣息也屬正常.而她完全把自己的氣勢放出來,在妖女的眼中,只怕是認為青木天王故意泄露的.

在了解了這一切後,海天不由得長長一歎,沒有想到自己最終是靠著玉兒逃過一劫.

"謝了,玉兒,這次沒有你可真危險了."海天不無感慨的道.

玉兒卻是雙眼凝視著海天:"我不需要你對我謝,我只想讓你把我當成木馨那樣."

"啊哈……"看著玉兒那滿含愛意的目光,海天就滿頭大汗,他心中就弄不懂了,怎麼這個女人就是喜歡自己呢?按照道理來,自己並不比其他人出色,天界的人們對于年齡早就沒有任何在意的,論修為,比自己實力高的一大把,玉兒肯定也不會在意那些老怪物的.

難道又是青木天王使得計?這老家伙未免也太陰險了,連自己女兒都算計上了?

一想到這點,海天心里就對那一直隨和的青木天王有了一種很不好的看法.

那玉兒也是絕頂聰明之人,看到海天這副有點憤憤不平的表.就猜到了海天心中的想法.連忙道:"海天.你也不要怪我父親,其實我在很早以前就非常欣賞你了."

"很早以前就欣賞我?為什麼?"海天有些錯愕的道,一直以來他都認為玉兒之所以跟在自己身邊,全是青木天王的問題,再聯想到三大天王對自己的態度都有了不同的改變,海天心里就猜測他們肯定有什麼地方需要自己.

可玉兒的一番話卻是讓他發現不對,自己雙眼死死的盯著玉兒,卻發現玉兒的雙眼極為清澈.並不像是假話,而且還有一絲**在里面.

"其實早在天心城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你了,當時就對你有了一絲好奇,居然還能夠煉制出滅魔丹來."玉兒坦誠的道,"你也知道,滅魔丹其實在天界已經消失很久了,卻又有一個年輕人能夠重新煉制出來,你我能不好奇嗎?"

海天微微點了下頭,自己真正登上天界舞台時.其實就是從天心城的那次大賽時開始的.滅魔丹讓自己直接出現在了全天界的高手面前,也正是因為滅魔丹.才有了一系列後來的恩怨,當然冰凌花王也是重點.

"後來,我就隨著父親的目光不斷的關注你,特別是冰凌花王爭奪戰中,你更是表現不俗,力戰三位家獨聯盟的高手,造成一死一殘一傷,可謂是聲名赫赫!"玉兒的聲音很溫柔,讓海天也不由自主的回憶到了當初那種局面.

"再後來,我聽父親,冰凌花王很有可能被你奪走之時,我就對你更加上心了!"玉兒含脈脈的望著海天,"父親一直都希望我嫁人,但我卻表示,要嫁人可以,但一定要嫁給一個不畏任何勢力的大英雄."

海天一陣錯愕:"你是,我就是那個不畏強權的大英雄?"

玉兒緩緩的點了點頭,撥起一縷頭發到耳後,微微笑道:"是的,隨著我對你的關注,發現你的戰績也是越來越顯赫,就連家獨聯盟和紫薇王宮都敢招惹.當時我就對父親表明了態度,非你不嫁!而父親卻是擔心你得罪那麼多人,肯定會被滅掉,所以一直不放我出來.後來不知怎麼的,父親改了主意,便把我帶了出來與你相見."

海天很能夠理解青木天王,自己可以是伴隨著殺戮與被殺成長起來的,所到之處都是鮮血淋漓.嫁給這樣一個人,可以是無比的危險,指不定哪天自己就被干掉了呢?

最主要的是,自己得罪的盡是一些大人物,像當初的家獨聯盟,還有紫薇王宮.不過出乎青木天王意料的是,自己在雙方的打壓之下,不僅沒有滅亡,反而是進一步成長起來,不僅滅掉了家獨聯盟中的三大家族,更是讓紫薇天王親手毀掉了自己的紫薇王宮.

雖然這里面也有這樣那樣的原因,但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在自己這里.

再加上後來青木天王得知了需要自己力量時,才根本的改變了態度,才算是讓玉兒如願以償.海天有點弄不懂,青木天王還有另外兩位天王,究竟需要自己什麼幫助?

就連他們三大天王都辦不到的事,自己就能夠辦到?實在的,他自己也不相信.

看著微微發楞的海天,玉兒不由得歎了口氣:"海天,我知道父親可能有利用你的想法,但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朝著父親的,我的一顆心完全向著你,不信你來摸摸."

著玉兒竟然直接抓起海天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海天一時沒有注意,就被抓了過去,入手之處頓時感覺到一片柔軟.他驚愕的抬頭一看,發現此時玉兒的臉頰已經是飛上幾朵暈,顯得嬌羞一片.

"咳咳……"海天也連忙尷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以他的經驗自然看的出來,玉兒還是未經人事的大姑娘,只是他沒有想到玉兒竟然是如此的大膽.還有她那句話,連父親都不要了,一顆心完全向著自己,還真是女生外向.

雖然收回了自己的手,但海天卻發現玉兒依然是滿臉通的望著自己,他知道自己不點什麼是不行的了.且不青木天王的因素,單是海天自己本身,也不是濫之人,有了一個天語,再有了木馨,本身就讓他有點罪惡感.

而且木馨畢竟是跟他相處很久,一起也共同經曆了太多.可玉兒不同,她純粹是從對自己的好奇,漸漸的轉變為崇拜,到如今的愛慕,完全是單戀,自己卻沒有任何的想法.

玉兒是美女,氣質也非常的不錯,但海天也不是見女人就上的人.

"玉兒,你跟在我身邊也算是有些年頭了."海天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這話時都有點臉.之前玉兒的確是在他的天宮中,但問題是他大部分時間都閉關,哪有相處?

就算有那一點相處時間,木馨也肯定在旁.

不過,該拒絕的一定要拒絕!

海天收拾了下心,正色道:"你既然關注我那麼久了,也很清楚我的性格是怎樣的.你對我的,我知道,但我卻無法接受你.我不可能見一個人就愛一個人?而且現在我的況也算是比較緊張的,也沒有功夫去想這些.更何況,還有你父親的因素."

"我知道,我終究是父親的女兒,雖然我也不知道父親究竟需要你做什麼,但我可以保證,我的一顆心完全是向著你的."玉兒鄭重其事的道,"我知道我與你的相處時間太少,想讓你馬上愛上我也是不可能的,但我不怕,我會讓你逐漸愛上我的!"

到這句時,玉兒竟然展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來.

玉兒的堅持態度,反而讓海天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他本想通過勸,讓玉兒放棄對自己的感,可沒想到玉兒竟然如此的堅決.

自己的性格看起來很穩重,但骨子里卻有一種弄險的節.可以避過一次,但不可能避過兩次三次,恐怕什麼時候,自己就會遭到雷霆般的打擊.海天也知道自己性格里的這個特點非常不好,但想改卻很難.

而且自己如今也不是一個人了,身後還有著一大批伙伴與手下,就算不為自己想,也得為他們想.這個天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你不進步,不展現出自己的實力,就得被人吞掉,他可不想自己的這些伙伴與手下,被別人給摧毀.

還有一點,以前也發生過敵人拿天語來威脅自己的事,所以自己才不把天語帶到天界來,免的給別人把柄.而木馨的事沒辦法,她可是天機老人的孫女,不可能避得過.

但海天著實不希望玉兒插進來,萬一一個不心,就有可能粉身碎骨.

看著玉兒那堅定的臉龐,海天不由得歎了口氣:"你以前只是遠距離的看我,並不是真實的我,不定以後你近距離一看,就發現我並不是如你想像中的那樣美好."

"我不管,我這輩子跟定你了!"玉兒極為干脆的抱住海天的胳膊,腦袋靠了過去.

"唉,那就再看,等你以後發現我不好了,就自己決定."海天知道想趕玉兒走是不可能的了,就只能夠先讓她暫時跟著了.而且令他長舒口氣的是,玉兒的實力也不低,不用自己太多的注意.

"咳咳……"菊花豬這時忽然間咳嗽了幾聲.

海天連忙低頭望去,關切的問道:"阿豬,你感覺怎麼樣了?要不要緊?"

"還好,老大,我已經沒有大礙了,謝謝你."菊花豬微微笑道,"不過我們現在似乎不是時候在這里談愛?那妖女雖然走了,但還得立即找到木馨才行."

海天一聽這話,哪還不了解菊花豬其實早就醒了,一直在那里裝昏迷偷聽自己的談話.

"你這子,居然也學壞了!"海天不由得暗惱,給了菊花豬一個毛栗子,"好了,還不快點起來,趕緊找馨兒去!".)

上篇:第兩千九百七十八章 嚇走     下篇:第兩千九百八十章 觸發了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