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九百九十章 木馨的蹤影  
   
第兩千九百九十章 木馨的蹤影

"我叫雷歐."在海天的攙扶之下,雷歐緩緩的站起身來,並且擦了擦眼眶中的淚水.

海天輕點了點頭:"既然你的同伴們已經死去了,也不可能複活,那麼就趕緊把他們埋了吧,總這麼暴露在外面,不定就會被冥焰鬼蟲給吃掉呢."

"我明白,但是我並不想埋在這里,我想拉回去."雷歐輕點了點頭,隨即將這幾具尸體全部都塞進了他的儲物戒指之中,打算回到外面再來埋葬.

海天倒也能夠理解他的想法,畢竟這是在天宮之中,以後想過來看看的話,會很難,天宮可不是什麼時候都開放的.拉到外面的話,那麼就可隨時隨地的過去看了.

不過這樣,越是能夠明雷歐對他的兄弟們是多麼的重重義,讓海天是更加的後悔,怎麼就沒有早點遇到這群人呢?當然了,他也不是責怪雷大師,畢竟處在他那個位置上,這麼做是絕對正確的,要是不明就理的全都招進來,那才是不合格呢.

看著雷歐將他的兄弟們的尸體全都塞進了儲物戒指之後,海天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菊花豬,是我的契約獸,也是我的好兄弟."

"你好."菊花豬對著雷歐深深的鞠了一躬,當然更多的是欣賞雷歐的兄弟義.

"你是天獸?"雷歐很是仔細的打量著菊花豬,"奇怪,為什麼頭上會有個角?"

菊花豬嘴角忍不住抽搐,倒是海天急忙解釋道:"阿豬是老天獸王天雷豬的直系後代,有著最為純正的血統,也是如今的天獸王."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能夠控制天獸大軍呢,原來你的契約獸是天獸王啊?"雷歐不由得感慨道,外界對海天能夠控制天獸大軍有著非常多的傳聞.雖然也有些知人,但卻根本沒有在天界里宣傳出來,而不知的人們只好在那里瞎猜.

海天點點頭:"是的,這位是玉兒,也是青木王宮的公主,是青木天王的女兒."

"什麼?青木天王的女兒?"雷歐聽到這話後不由得驚呼了一聲,又看了看緊緊抱住海天胳膊的玉兒,忽然道,"難道那個傳是假的?"

"哦?什麼傳?"見到雷歐如此詫異的表,海天倒是不由得好奇起來.

雷歐有些尷尬的看了看玉兒,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海天似乎是看出了雷歐的顧慮,不由得笑著擺了擺手:"別緊張,你現在也是我們的伙伴了,有什麼話就直吧,沒有必要遮遮掩掩的."

"是這樣的,天界中傳,當初天宮正式成立之時,青木天王曾經攜女兒去參加,後來青木天王想把女兒嫁給海天大人,可是海天大人卻直拒絕了."雷歐尷尬的道.

這事在天界中的確是鬧的沸沸揚揚,不少人對海天是相當的羨慕嫉妒恨,甚至編排出不少的謠來.能夠讓青木天王主動把女兒下嫁,那是何等的福氣,可是海天偏偏拒絕了,這對青木天王來,絕對是超級打臉.

不少人猜測,青木天王隨後會不會對海天展開報複,可後來卻一直沒有看到.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眾人也就當個茶余飯後的笑話.甚至有人認為,這根本就是天宮編造出來的謠,好提升他們的檔次.

雷歐雖然不信這是天宮編造出來的謠,但也認為空穴不來風,一度的還為天宮擔心過好久呢.現在看到玉兒緊緊的抱著海天,這才覺的過去的傳都是瞎編的.

海天本想解釋這是玉兒擅自做主留下來的,可還沒有等他開口呢,玉兒卻是忽然笑眯眯的插嘴道:"伙子,你聽到的傳絕對是假的,海天他怎麼可能拒絕我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除非他那里不正常,你是嗎?天天……"

到最後,玉兒甚至用一股極為甜膩的傲嬌聲音盯著海天,並且還用另外一只手趁著雷歐看不見的時候,狠狠的捏住了海天腰間的細肉.

劇烈的疼痛陡然間讓海天倒吸了口冷氣,眉頭也是緊緊的皺在一起,並且看向了旁邊的玉兒.正好玉兒也是對他望著,眼神中暗含了警告的意味.

海天是哭笑不得,哪有這麼干的?這不明擺著是威脅他嘛.

偏偏他又不好不是,首先這腰間的細肉就過不了這關,再一個,他要是的話,豈不是承認了自己那里不正常?而且為了保持住在自己這個新收的手下面前的形象,海天是強忍著劇痛,始終保持了那副淡定的模樣:"玉兒的非常對!"

"原來是這樣,傳果然是不可信的."雷歐聽到海天的確切回答後,不由得感歎道.

可他沒有注意到的是,海天的眉頭不時的跳動著,而且冷汗也不住的從額頭上滑落.

在有了海天的回答之後,玉兒這才笑眯眯的松開了海天腰間的細肉,並且用那玉手輕輕的揉著,讓海天不由得感覺到了一陣舒爽.

"你幸福吧?"玉兒湊在海天的耳邊怯生生的問道.

海天能不嗎?只得含淚點了點頭.

菊花豬在一旁自然是完全看在了眼里,但他並沒有去阻止,而是轉過身歎了口氣:"唉,女人果然是不能得罪的."

"好了好了,別在這里干扯了."玉兒一邊幫海天輕揉著腰間,一邊打岔道,"對了,雷歐,你們是一開始就出現在這第二區的嗎?"

"這里是第二區?"雷歐一怔,不由得點點頭道,"我們一開始就出現在這里.實不相瞞,我們到現在連這里是哪里都沒有搞清楚,天宮果然是極為的危險,不是我們能來的."

玉兒想了想道:"那你有沒有看到過木馨?就是這個家伙的另外一個女人."

"木馨?"雷歐不由得仔細想了想.

海天剛想話,什麼叫我的另外一個女人,但是剛一轉頭就看到了玉兒那暗含警告的意味,他頓時有點哭笑不得,難道要承認木馨不是自己的女人嗎?這玉兒也太狡猾了,不知不覺間代入到了自己的女人當中.

"我想起來了,我之前見到過."雷歐忽然間大聲叫了起來.

"哦?你在哪里見到的?身邊有誰?當時什麼況?"一聽到木馨的消息,海天哪還跟玉兒扯那些事兒?他一直都很擔心木馨的況,以木馨那五擎天的修為,在這天宮里簡直是寸步難行,如果不趕緊找到,真的會出危險的.

雷歐想了想道:"是這樣的,之前我們在這里尋找著出路的時候,曾經遠遠的看到過木馨正被一個女人給拎著走.當時我們還正覺得奇怪呢,這人有點眼熟.現在被你們這麼一提醒,才算是想起來,這就是海天大人的女人木馨."

由于木馨跟隨在海天身邊的時間相當長,雷歐作為海天的粉絲,自然是知道木馨的.不過由于距離太遠以及對方行動速度太快的緣故,使得他和他的伙伴一時沒有看清,只覺的相當的眼熟.而且當時他們也是有點自身難保,沒有過多的去回憶.

"哦?馨兒被一個女人給拎著走?這是什麼況?"海天一激動不由得握住了雷歐的手腕,很是急切的問道.

玉兒不由得拉了拉海天的衣服:"你輕點,別把別人給捏痛了."

海天一怔,這才發現自己太過用力,把雷歐都給捏的臉色蒼白一片.他不由得干笑了下道歉:"不好意思,有點太過激動了,忘記了你的實力."

"沒……沒事."雷歐吃痛的甩了甩手,雖然身體上很痛,但是心中卻很是欣慰,他跟自己的偶像海天終于有過親密接觸了.不過他也沒有浪費時間,而是直接道:"具體的況我們也不太清楚,只記得當時她不住的大罵妖女什麼的."

"妖女?"海天頓時一驚,"果然是她!"

之前他們就猜測到,木馨本應該也出現在第一區,可是他們找遍了第一區卻始終沒有發現,這就明木馨已經離開了第一區.以木馨一個人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對付得了霹靂炎陽熊?只有同時出現在第一區的妖女,有這個能力闖過去.

可是,妖女為何要抓木馨?而且還不殺了她?海天不由得低頭沉思起來.

見海天思索,玉兒倒是善解人意的繼續問道:"那你知不知道木馨她們是從哪個方向離開的?你們當時是在哪里看到的?"

"這個……"雷歐仔細回憶了下,並且伸手指了一個方向,"是從那個地方經過的,但她們去什麼地方我也不清楚."

"那你能不能帶我們過去找找?"玉兒微笑著問道.

海天可不是聾子,雖然他在低頭沉思,但也聽得見玉兒的問話.實話他不由得有些意外,沒有想到玉兒對木馨的事居然也這麼上心,她們之間不應該是競爭對手嗎?

看到海天朝自己望來,玉兒似乎明白他心里所想似的,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道:"我可不希望我喜歡的男人,是一個喜新厭舊,無無義之人."

"玉兒,你……"海天震驚了,不由自主的拉起了玉兒那細膩的玉手,他沒有想到玉兒竟然如此的有肚量.

菊花豬在一旁有些看不過去了,不由得故意咳嗽了幾聲:"咳咳,我們是不是應該趕緊去找木馨了?"

上篇:第兩千九百八十九章 男兒有淚不輕彈     下篇:第兩千九百九十一章 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