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七百八十五章 女兒憶墨  
   
第五卷 第七百八十五章 女兒憶墨

不單單是她手里有自己煉制的手鏈,更因為葉默感覺他注意到這個女孩後,這個女孩給了他一種奇怪的感覺.那種感覺說不上來,但卻有一種欣喜和心里的歡快.

但是此時這女孩卻被另外幾名同學圍住了,似乎那幾名同學正要找她的麻煩.

葉默心里顫了一下,下一刻,他已經來到了這所中學的門口,甚至完全沒有在意在大街上玩隱身.

"讓開."這名被攔住的漂亮女孩聲音很清脆,而且有些憤怒.

"我們是打不過你,不過你敢違了潘狄的話嗎?今天潘狄過生日,如果你去的話,那以後你就是我們的大姐,而且這次全國數學競賽的名額也有你一個.如果你不去的話,我們也不攔你,但是後果你能知道."圍住那名漂亮女孩的學生中,有一名胖胖的女孩說了一句.

"是啊,是啊,憶墨,做潘狄的女朋友有什麼不好?我們想做還做不到呢."又是一名女聲幫腔說道.

葉默?和自己一樣的名字?葉默盯著這個女孩忽然有些顫抖起來,他看見這個女孩的眼睛和他的一模一樣.他這一刻想起來了之前葉菱說的話,難道這個女孩就是當年自己大婚的時候,她媽媽帶著去洛月的那個小女孩?

難怪葉菱會以為她是自己的女兒,就是葉默自己都感覺這個女孩和他有關系.可是葉默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只有過三個女人,而這三個女人都沒有懷過.

忽然葉默心里再次抖了一下,他想起了宋映竹,那個女人才是他第一個女人.難道是宋映竹?不會這麼巧吧,那只是偶然的一次而已.但是葉默心里卻再也沒有辦法平靜下來,他感覺事情似乎真的是這樣.

如果這個女孩真的是宋映竹的女兒,那鐵定也是他的.他似乎想起當初自己大婚的時候,有一個女孩的哭聲,他記得當時他的心還莫名其妙的揪了一下.一個抱著小孩匆匆離去的背影再次在他的眼前浮現出來?那個背影?此時他完全想起,那個背影可不正是宋映竹嗎?

如果真的是宋映竹,她當時的心情該是怎麼樣?她抱著自己的女兒,可是看著自己大婚,這對她來說,實在是太殘忍了點.

一輛黑色的寶馬車停在了學校的門口,一名看起來只有十四五歲,可是個頭卻有將近一米七的少年從車上走了出來.他看了看攔住那名精致漂亮女孩的幾名學生,說了一句,"誰讓你們對憶墨無禮的,讓開了."

"憶墨,今天是我生日,如果你願意賞臉的話,就一起過去,如果不願意的話也沒事."這少年趕走了其余的同學,來到那名漂亮女孩的面前很是客氣的說道.

那名女孩抿著嘴唇,一句話都不說,她知道無論拒絕還是同意對她來說都不是好事情.

葉默看著這個身上穿著很是一般的女孩,心里忽然有些酸楚,同時也有了一種深深的自責.在這一刻,他忽然感覺自己很對不起宋映竹.無論這個女孩是不是宋映竹的女兒,但是他占有了宋映竹的第一次後,竟然就從來沒有想起過她,更別說她有女兒的事情了.

葉默走了過去,伸手將那名少年拎起來扔出去多遠,正好落在了街道邊的一個垃圾桶里面.

這才有些激動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這女孩驚異的看了葉默一眼,葉默剛才隨意的一下,就將潘狄拎起來丟了出去,絕對是個高手.對于古武,她聽媽媽說過,這個人說不定都有黃級武者的修為.雖然她知道有古武,可是她卻沒有修煉過,媽媽說修煉武功,需要很多的錢,而她和媽媽相依為命,缺的就是錢.

一般情況下,陌生人和她說話,按理說她應該很拒絕,可是對眼前這個大哥哥一樣的陌生人,她竟然有了一種親切的感覺.似乎自己很早以前就認識這個大哥哥一般,而且剛才他還幫自己趕走了潘狄.

不過下一刻,她就擔心的推了葉默一把,"你趕緊走,那個潘狄的保鏢很厲害."

"走,打了潘少,你還想走?"此時寶馬車上已經下來了一個健壯的男子,估計這就是眼前這個小女孩說的那個保鏢.這個保鏢同時也是那名被葉默扔出去少年的司機.

看著這保鏢下來,那女孩眼里的擔心就更重了.

一個還沒有入武者修為的家伙,連黃級都差得遠.葉默掃了一下這個保鏢,不等這保鏢動手,就又是一腳踢去.不過這一腳他用了點力氣,這保鏢根本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葉默一腳踢飛.砸在了潘少的身上,剛剛爬起來一半的潘少又是一聲慘叫,再次歸位.

而這名保鏢卻再也爬不起來,他的雙腳已經被葉默踢斷.

"啊……"這名女孩盯著被葉默踢走的保鏢,愣了半晌才吃驚的說道,"大哥,你真的好厲害."

葉默擺擺手說道:"我比你大的多,叫我叔叔好了,還有你叫什麼名字?"葉默心想,如果是宋映竹的女兒,宋映竹都已經是玄級修為了,這個女孩應該不會不知道宋映竹的厲害吧.這讓葉默心里又嘀咕起來,難道自己猜錯了?

"我叫葉憶墨……"這女孩說了五個字,葉默已經呆滯住了,他的手甚至顫抖起來,姓葉?叫葉憶墨?

葉憶墨看著有些顫抖的葉默忽然問了一句,"叔叔,你沒事吧?你趕緊走吧,警察要來了.到時候,你肯定走不掉的.潘家的人很凶,他們要是讓你坐牢,你就要……"

"你媽媽是不是叫宋映竹?"葉默反應過來,打斷了葉憶墨的話,並且一把抓住了憶墨的手顫聲問道.

葉憶墨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有些發怒的說道:"叔叔,你干什麼?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媽媽叫宋映竹?"

葉默看著運動鞋上還有補丁的女兒,眼角忽然有了一些酸澀,他心里愈發感覺到自責.宋映竹都幫他生了一個女兒了,他竟然連找都沒有去找過,而且當年她還來洛月親眼看見自己大婚.

雖然宋映竹是一個古武修煉者,可是她沒有任何生存技能,從憶墨的身上就可以看出她們母女過的不是很好.古武修煉是不進則退,宋映竹過的不好,肯定沒有多少錢去購買藥材修煉,她說不定現在都只有黃級修為了.

至于她為什麼要來到甯海,葉默從女兒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來,她知道自己在甯海生活過,所以也來到了這里.她心里對自己已經沒有了怨恨,如果還有怨恨的話,那絕對不會讓女兒起了個名字叫憶墨,也不會特意來到甯海.

葉憶墨在葉默身上感覺到了強烈的親切之意,她甚至看見了葉默眼角有些淚水.她剛想問話,葉默卻再次抓住她的手,自責的說道:"對不起,憶墨,我的名字叫葉默,也許那你媽媽沒有告訴過你,我……"

"葉默,你是我爸爸?"葉憶墨忽然撲到了葉默的懷里,大哭起來.媽媽說的沒錯,爸爸出去了還會回來的,現在爸爸真的回來了.從今以後,她也是有爸爸的人了,再也沒有人敢說她是野孩子.

葉默的名字她已經聽說過無數遍了,所以葉默一說出來她就已經知道.媽媽每次都會跟她說爸爸的事情,可是媽媽說來說起只是爸爸很厲害,然後帶著媽媽去梅內雪山游玩過,其余的就沒有了.

可以說在她的記憶里,就是爸爸很厲害,爸爸叫葉默,爸爸和媽媽去過梅內雪山.還有一點就是媽媽說過,爸爸肯定會回來看她們的.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後來她不止一次的問過媽媽,爸爸就和你一起去過梅內雪山嗎?可是媽媽想了好久,還是沒有想出別的地方.

"是,我是你爸爸."葉默摟著憶墨喃喃的說道,他無法體味此時心里的滋味.欣喜,自責,惶恐,激動……他心里的激動不亞于第一次見到洛影的時候,澎湃卻又有幾分茫然.幸虧他來了一次甯海,如果他就這樣留在洛月,也許永遠都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女兒.他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生命的延續,在這里他有了自己的女兒.

警車已經將葉默包圍起來,而被眾多警察包圍的葉默和憶墨完全還沉浸在相逢的喜悅當中,根本就不知道已經被包圍.

"狄子堂弟,你沒事吧,傷到什麼地方了嗎?"一個年輕的女聲響起.

葉默抬頭看見一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女子急步走到潘狄旁邊,不斷的詢問潘狄的傷勢,並且還不斷的查看他的手腳.

此時的潘狄已經被警察扶了起來,而那名被葉默踢斷腿的保鏢已經被抬在擔架上面了.葉默沒有傷那名少年,只是教訓了一下那名保鏢.

"彩姐,那個人太凶了,不但搶我女朋友,還敢打人……"潘狄指著葉默惡狠狠的叫道.

"是你打人?"叫彩姐的女子回過頭看著葉默,冰冷的問了一句.

上篇:第五卷 第七百八十四章 再回甯海     下篇:第五卷 第七百八十六章 唯一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