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七百八十六章 唯一的東西  
   
第五卷 第七百八十六章 唯一的東西

葉默淡淡的一笑,他已經看出來這個女人也不尋常,至少是一個修煉古武的女子.雖然她的修為還有些低,但也比剛才那個保鏢要高些,至少她已經是黃級初期的修為了,也就是說在古武修煉當中她已經入門了.

幾名警察似乎要上來對葉默動手,可是這女人卻揮了揮手,攔住了那幾名警察,似乎在等著葉默的回答.

"不錯,是我打的,但是對我來說這並不算是打人,如果我打人的話,他們兩人就只有進氣沒有出氣了."葉默不屑的說道.

這也算是打人,如果不是念在對方才十幾歲,他下手絕對不會比那個保鏢輕.

這女人眼眉一皺,看向葉默的眼神變得更是犀利,"你很囂張."

葉默若無其事的笑了笑,"如果你不問原因想動手的話,我會比你想象的還要囂張."

作為一個修真者,葉默因為建立了自己的國家洛月城,所以行事盡量按照規則去辦了,但是要觸及他的底線的話,他照樣會按實力為尊的手段去處理.欺負他女兒,不要說打,就算是殺了,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而現在,女兒憶墨就是他的底線."

葉默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准備這個女人動手了.因為他知道修煉古武的都比他還叢林法則,比他更喜歡用拳頭說話.可是讓葉默奇怪的是,這個女人竟然並沒有動手,而是看著葉默有恃無恐的樣子皺了皺眉頭.

轉而她竟然看向了那名少年潘狄問道:"狄子,你說你想要的女朋友就是她嗎?"

說完她指了指還伏在葉默懷里的葉憶墨.

"是的,彩姐,我是真的很喜歡她的,我要帶她回家.她真的很漂亮,我,我一定要她,我保證我只要她一個女朋友,原來的女朋友我都可以放棄……"這叫潘狄的少年急忙連聲說道,並且立即走到了這個彩姐的旁邊,眼睛盯著憶墨,甚至都要將葉憶墨吞下去.也許在他的眼里,只要彩姐來了,什麼事情都好辦了.

這女人看了看憶墨,忽然臉色變得緩和起來,她看了看葉默說道:"你是這個女生的什麼人?雖然我們家的狄子才讀初三,可是他能喜歡這個女孩也是他們的緣分.而且潘狄也不至于委屈和虧待了她,我看不如……"

"滾……"葉默冷聲喝道,他忽然抬起手就是兩巴掌.

那名叫潘狄的少年,被葉默這兩巴掌打的直接飛起來,他人還沒有落在地上的時候,數顆牙齒已經落在地上.而且臉上赫然是兩個巴掌痕跡,痕跡上已經是沒有了皮膚,露出鮮血淋漓的肉來,就是他的耳朵也開始冒出血跡.

葉默寒聲說道:"就憑你這頭豬還想認識我家憶墨."

葉默是真的憤怒了,憶墨是他和宋映竹的女兒,當初宋映竹帶著憶墨去洛月的時候她充其量才兩歲,自己在小世界里面留了將近十年,現在憶墨也只不過十三虛歲而已.這王八蛋竟然要自己十三歲不到的女兒做他的女朋友,甚至還要帶回家,葉默此刻真的很想現在就殺了他.

但是他現在卻不能殺人,如果現在他殺了人,那麼他洛月城葉默殺人的畫面下一刻就要被播報出去.哪怕他可以讓別人拍不出他的容貌,可是自己找到女兒的事情還是會被人傳出去.當然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在剛和女兒見面,就在女兒面前殺人.

如果不是自己來甯海,通過憶墨的手鏈找到了她.可以想象女兒最後肯定逃不出去,就算是這次沒事,總會有一次出事情.那個叫潘狄的少年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而且家里的勢力也不小.這個彩姐已經是黃級初期,她的背後肯定還有別的人,以宋映竹母女兩人是絕對斗不過別人的.

"你……"叫彩姐的女子指著葉默,氣的發抖,她想不到還有這種囂張的家伙.竟然敢在甯海她的面前打她的堂弟,還是往死里打.

"你區區一個黃級初期就不要在我面前現眼了,不要說找我麻煩的話,這句話應該讓我說,我現在不說是因為沒有心情和你說.等會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會來說的.

叫彩姐的女子聽了葉默的話,竟然硬生生的止住了動手的念頭,她忽然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覺.

葉默真的沒有心情和這些地方勢力去做無意義的事情,他帶著憶墨隨意的幾步,就已經離開了這里.今天父女相逢,他哪有心情去做這種無謂的事情.

在外面停著的數名警察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葉默已經離開.他們只感覺到葉默好像慢慢走遠,又好像葉默隨意的一步就已經走遠了.

幾名警察看著這名叫彩姐的女子,不知道她要不要下命令去將葉默抓住.他們知道這個女人家里在甯海的勢力,所以沒有她的命令,這些警察還不知道是否應該抓人.

這女子張了張嘴,她回過神來,卻發現葉默的背影早已不見.她修煉古武也不是一天兩天,如果此時她還不知道遇見高人了,她可以去跳樓了.

"你們先回去."這女子知道這種人警察是對付不了的,她必須要盡快回去找家里的人商量.這個仇是一定要報的,但是怎麼報卻不需要警察了.

雖然這個人很厲害,但是甯海'寶蛇堂’如果隨意的一個人就可以欺負上門,也不能有今天的地位,更不可能雄霸甯海了.

警察走了後,這女子才轉過頭要趕緊去看看潘狄的傷勢,可是她抬腳卻感覺一輕.她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頓時渾身冷汗直冒.

她的兩只腳的鞋子都被齊底削去,甚至連那一層絲襪的底都沒有了.這要是再稍高一些,她的腳底就去了一層皮肉.

看見這一幕的時候,她的心髒終于不真氣的猛烈跳動起來.對方在她的面前,削掉了自己的鞋底,可是她還一無所知,如果對方要是砍了她的雙腳,她豈不是一樣的一無所知?

甯海竟然有這種厲害的人物?他到底是誰?

想到這里,這個女人再也呆不住了,叫了幾個人將潘狄送到醫院,她卻急匆匆的上車離開.得罪這種人,說不定下一刻'寶蛇堂’真的就沒有了.此時她再也不敢去想葉默的心狠手辣了,對方說不定還是留情了,而留情的原因說不定就是為了等會去'寶蛇堂’,將'寶蛇堂’徹底的滅掉.

……這個女人想的沒錯,葉默確實有等會去殺了潘狄的想法.

但是現在葉默顯然沒有這種閑工夫,憶墨看起來正長身體的時候,可是葉默卻發現她的營養卻並不是很好,所以為女兒調養身體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媽媽現在好嗎?"葉默從憶墨身上就可以看出宋映竹過的不是很好,可他還是顫聲的問了出來.

對宋映竹他很難說有什麼情感在里面,可是當十幾歲的女兒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對宋映竹只有愧疚.

"媽媽身體不好,我正准備回去的……"憶墨擦了擦眼睛,她都還沒有弄清楚自己是怎麼從中學門口來到大街上的.

或者說此時她的心里還在想著自己看見爸爸是不是在做夢,如果說她心里還有一個最熟悉的名字的話,那就是葉默無疑.

她和媽媽的共同話題就是爸爸,雖然她從來沒有見過爸爸,但是因為媽媽的熏陶,她在夢里已經無數次看見過葉默,已經無數次看見過爸爸.

媽媽說爸爸會來找她們的,所以她做夢都在想這件事.當葉默說出他的名字的時候,她感覺葉默就是她爸爸是那麼自然,沒有任何的生疏.如果說有一點點不同的話,那就是爸爸實在是太年輕了.

"憶墨,你說你媽媽身體不好?"葉默立即問道,心里更是愧疚起來.宋家和他有仇,但是宋映竹卻是無辜.

說實在的,宋映竹當初還救過他一命.雖然他也救過宋映竹,但宋映竹卻在可以殺了他的情況下,卻沒有動手.

"嗯."憶墨的心情漸漸的平靜下來,不過她的手卻緊緊的抓住了葉默的胳膊,她很怕自己一旦松手,爸爸就不見了.

平靜下來後,她才小心的說道:"當初媽媽帶我來到甯海後,為了讓我上最好的學校,花完了所有的積蓄.她生病後,也不舍得買藥,一直拖著,後來身體就越來越不好."

葉默皺了皺眉頭,按理說當初他給過一顆夜明珠給宋映竹,就算是宋映竹沒有什麼生活技能,但是將夜明珠賣了也可以過上富豪的生活啊.

"你媽媽沒有說過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可以賣的嗎?"葉默想到夜明珠立即就問了出來.

憶墨卻點了點頭說道:"媽媽有一顆很漂亮的珠子,媽媽說那是夜明珠,可以賣很多的錢.可是媽媽說那是爸爸留給我們的唯一一件東西,就一直沒有舍得賣掉,我也同意媽媽的話.爸爸,那顆夜明珠是你留給我和媽媽的,對嗎?"

上篇:第五卷 第七百八十五章 女兒憶墨     下篇:第五卷 第七百八十七章 宋映竹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