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七百九十二章 熱情似火的宋映竹  
   
第五卷 第七百九十二章 熱情似火的宋映竹

宋映竹醒來的時候,立即就覺察到了自己身上一絲不掛,頓時心里就是一驚.作為一個沒有丈夫的女人,常年帶著女兒憶墨一起生活,讓她養成了一種極度謹慎的性格.

她還沒有睡在葉默身邊的習慣,不過她立即就想起來了是怎麼回事,昨天葉默回來了,還在幫她療傷.她轉過頭就看見了睡在身邊的葉默,心里頓時松了口氣.葉默昨晚消耗實在是太大了,竟然第一次睡的這麼沉.

但是很快她就感覺到了不對,她的身體變得輕松起來,而且修為也上升到了黃級後期,甚至她只要稍微的努力一下,就可以晉級到玄級.當年的傷勢早就消失不見,而且她似乎發現自己的手也變成了和十幾年前一樣,芊芊秀氣.

宋映竹驚慌之下,立即抓起自己的長發,入眼的是一頭青絲,再也沒有半根銀色.

她想起了昨晚葉默說幫她療傷的事情,難道他說的療傷竟然是這麼逆天?她又想起了葉默昨天說的話,'這些年你失去的,我會再拿回來給你.’難道他竟然可以拿回來自己的青春?

宋映竹再也無法淡定下來,她知道這一切是真的,因為葉默連飛都可以,還有什麼事情不能做到?難道他真的是一個仙人不成?

沒有一個女人不會在意她的美麗,沒有一個女人不想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現給喜歡的人.她宋映竹一樣的做不到對自己的容貌無動于衷,可是這些失去的,葉默竟然真的幫她找回來了.

宋映竹心里再也遏制不住那種驚喜和激動,她甚至顧不得葉默還在沉睡,毫不猶豫的摟緊了葉默吻了下去.

葉默第一次沒有用修煉來恢複自己的真元,而是選擇了熟睡,當宋映竹抱住他的那一瞬間,他就醒了.

看著宋映竹欣喜激動的面容,他心里一樣的很滿足,沒有什麼禮物能比讓失望了十幾年的宋映竹重新開心起來更好了.她再次找回來了當初的自信,再次變回了當初的宋映竹.

"謝謝你,葉默……"宋映竹完全無法遏制自己的激動,她說完了後,竟然不等葉默回答,就用嘴唇堵住了葉默的嘴.

葉默和小韻分別了這麼久,回來又沒有見到洛影和輕雪,現在被一絲不掛的宋映竹摟住狂吻,他哪里還可以忍受的住.

宋映竹的激情點燃了他的內火,可是葉默卻沒有想到宋映竹竟然如此熱烈,竟然不讓他翻過身來.

雖然葉默可以強行這樣,但是他卻沒有.

宋映竹甚至懷疑葉默騙她,那顆'駐顏丹’根本就是那種春藥,讓她內心充滿了無盡的熱烈.她沒有讓葉默主動,葉默不明白她的心思,可是她明白.

當她包圍住那火熱的時候,她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疼痛,不過很快就完全消失不見.她舒服的呻吟了出來,甚至將葉默當成了她的小船.

就是昨天,她也肯定自己不可能這麼熱烈火熱,但是現在她真的這樣做了.如果可以,她願意再為葉默生下一個孩子.

月越來越高,似乎要天亮了,遠處甚至傳來了一些汽車的鳴叫聲音.宋映竹精疲力盡的從葉默身上爬了下來,躲在葉默的懷里有些不敢相信剛才那個瘋狂的女人是她宋映竹.

看著葉默沒有問她,她實在忍不住的主動說道:"那天是你主動的,今天我也要主動一回."

葉默這才明白剛才宋映竹的舉動,他有些歉意的揉了揉宋映竹的秀發.他和宋映竹之間的交集實在是太少了,或者說那天的事情才是他們之間唯一值得回憶的事情.宋映竹這些年經常想起,也是因為她太孤單了.

想到十幾年前在斷頂山上的那個冷漠冰寒的女子,今晚竟然如此熱烈,連葉默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其實那天我也是無辜的,也是你主動的."

"你……"

……兩人再也無心睡下,可能因為剛才的熱烈澎湃,宋映竹完全沒有了剛見到葉默的那種生疏感覺.或許直到現在,她才真的下定了決心和葉默一起離開,而不是將女兒交給葉默,自己離開.

"對不起."葉默摟著依偎在懷里的宋映竹愧疚的說了一句.之所以說這個話,那是因為宋家是他一手拔掉的,雖然他並沒有殺了多少宋家的人,但宋家是他趕出燕京的,那是事實.

第二就是宋映竹一個人孤苦的帶著女兒謀生,對她來說實在是太艱難了.更何況她的修為竟然退後到了那個地步.葉默說完這句話忽然想到,宋映竹受傷,古武退步是因為什麼事情?

宋映竹伸手蓋在了葉默的嘴邊,她明白葉默的意思,她卻沒有解釋.她知道如果她不是宋家的人,那麼宋家滅亡是咎由自取.當初她在天組的時候,欒師叔就說過,她們宋家太張揚了點,後來果然惹到了葉默.

事後她費勁辛苦要找葉默報仇,可是宋家的那些人一個個都搶了財產就走,沒有一個人想起來還有一個宋映竹.

葉默數次救了她,還成了她的丈夫,他和宋家的那些恩恩怨怨對她宋映竹來說,早已了了.以葉默的本事,要殺滅整個宋家,那是輕而易舉,可是他並沒有這麼做.她現在和葉默有了一個共同的女兒憶墨,她還有什麼理由去找憶墨的爸爸報仇?

"你的傷是怎麼來的?"葉默沒有忘記這件事,雖然他以前並沒有多接觸宋映竹,可是他知道宋映竹雖然出身宋家,卻不是一個喜歡多事的女人.而且她性情高傲,恩怨分明,不喜歡欠別人的,又怎麼可能主動去惹別人?

如果她不是那種性格,當初自己就已經被她殺了.

不要說原先她在'天組’就很低調,她離開燕京後,只會更加的低調,又怎麼可能和別人結仇.

宋映竹遲疑了一會,緩緩說道:"那年我懷著憶墨獨自來到了荊市,在一個下雪的天氣里我暈倒在了娥眉山下.娥眉山上的善渝姐姐救了我,將我帶到了娥眉山上的娥眉庵."

葉默聽到宋映竹竟然昏迷在了雪地里面,心里愈發的愧疚,更是將宋映竹往懷里摟了摟.宋映竹知道葉默的心意,可是想到了善渝姐姐,心里又有些難受起來.

"我得知你的消息後,就帶著憶墨去了燕京,可是我又聽說你在流蛇,我又帶著憶墨輾轉來到了流蛇.到了流蛇後,我才知道你已經去了洛月.好在當時洛月剛剛經曆過戰爭,洛月的碼頭都在開放移民.我和憶墨兩人又去了洛月……"宋映竹雖然已經依偎在了葉默的懷里,可是想到當初那一路的艱辛,仍然有些心酸.

此時的她更不想和以前一樣四處飄蕩,所以她更是珍惜和葉默在一起的機會.

"對不起,映竹,當時我看見你離開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我竟然沒有主動去想一下那是誰.如果我再細心一點,你就不會受這麼多的苦楚了."葉默心里也是後悔不已,他明明看見一個抱著小孩的女人離開他的視線,他竟然沒有主動的去詢問一下.

宋映竹搖了搖頭,她當然知道當時的她在葉默心里完全沒有任何印象.她也從來沒有去怪過葉默什麼,如果沒有憶墨,就算是她和葉默有夫妻之實,兩人也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

"我帶著憶墨離開洛月後,因為沒有地方可去,我再次回到了娥眉庵.可是卻看見了善渝姐姐和另外兩個師太的尸體,我立即就知道庵里出事情了.我匆匆的埋了善渝姐姐和另外兩名師太,就要帶著憶墨離開……"宋映竹說到這里,臉上依然有些驚悸,似乎當年的事情太過嚇人.

葉默運轉了一些真氣進入宋映竹的體內,讓她不要緊張.

宋映竹感覺到了自己還在葉默的懷里,緊張的心情漸漸的平靜下來,但是語氣依然有些顫抖,"我剛走到門口,就被一個黑衣人攔住.那個黑衣人甚至都沒有臉,他的臉上就好像是骷髏一般,坑坑窪窪,我當時就被那個沒有臉的黑衣人嚇的動也不敢動."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他竟然想起了一個同樣沒有臉的骷髏人.當初在海上拍賣會遇見的那個嚴無亮,同樣是和宋映竹描繪的差不多.那個嚴無亮來自苗疆,是一個養蠱之人,可是在拍賣會結束後,自己就已經殺了他,現在自己身上還有一塊從他那里得到的鐵牌呢,所以宋映竹遇見的那個人應該不是他.

"他的聲音就好像幽靈一般,我擔心憶墨,拿起一個木棍就對他砸了過去.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因為受傷的緣故,我的木棍竟然砸中他了.那人哼了一聲,好像打出了一個什麼東西,可是憶墨身上的手鏈似乎發出了一些微弱的光芒擋住了那東西.

我不敢再和他打斗,連忙抱著憶墨逃走.可是那人卻一腳將那根木棍踢回來,正打在我的背上,我吐了一口血,卻不敢停留,加快速度逃離開了娥眉山.幸運的是,那人竟然沒有追上來,後來我帶著憶墨一直躲到了甯海.或許你在甯海呆過,我感覺這里要安全一點……"宋映竹就算是現在說到這些,依然心有余悸.

上篇:第五卷 第七百九十一章 洗髓     下篇:第五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憶墨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