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八百一十九章 重口味的風煙琪  
   
第五卷 第八百一十九章 重口味的風煙琪

"竟然是土木雙靈根."葉默看了黃玫的靈根,心里也有些驚訝.按理說地球上靈氣匱乏,有靈根的人不多.可是他已經發現好多有靈根的了,而且還以雙靈根為主.只是不知道洛影和輕雪是什麼靈根.

"什麼土木雙靈根?"黃玫又奇怪的問了一句.

葉默沒有隱瞞黃玫,直接對她說道:"黃玫,當年感謝你救我一命,你現在修煉的是古武.如果你還想修煉古武的話,我有一部頂級的修煉功法絕對可以讓你修煉到先天之上."

黃玫絕對是智力站在頂端的一群人,她聽了葉默的話後,立即就知道葉默這話,還有言外之意.雖然她內心深處已經狂喜,可是依然平靜的問道,"那是不是說我不想修煉古武還有別的辦法?"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如果你不想修煉古武的話,那就和我一樣,修真."

"修真?"黃玫重複來了一句,她從未聽說過什麼是修真.

葉默遲疑了片刻才說道:"你聽說過仙人嗎?那不是傳說.現在之所以沒有仙人,那是因為地球的靈氣匱乏,沒有辦法修煉到飛升.簡單的說,修真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飛升成仙,當然,這個機會卻少之又少.就算是修真,十萬個里面也不一定有一個可以飛升."

葉默說這句話的時候想的是洛月大陸,他在洛月也生活了二三十年,可從未聽說過有人因為修真飛升的.只是不知道在其余的星球,是不是有人可以飛升,按理說如果沒有任何人能飛升的話,仙界也是不存在的,但是這話卻沒有必要對黃玫說.

"什麼?"黃玫被葉默的話震撼的呆滯住了,半晌都說不出來一個字.

過了好久,她才顫抖的說道:"我要修真,我一定要修真……"

黃玫的骨子本來就是一個熱血之人,她根本就閑不住,所以才會選擇為別的勢力出謀劃策,哪怕是黑幫也在所不惜.現在有比謀斗更適合她性格的修真,她又怎麼會不同意,幾乎不等葉默說第二遍,她立即就要求葉默教她修真.

葉默點了點頭,剛想將修真的細節和知識說給黃玫聽,卻看見風煙琪已經完全和那個陳哥攪合在一起了.

好瘋狂的一個女人,原本那個陳哥忍不住她的挑逗,從風煙琪的後面抱住了她.可是不等陳哥進入,風煙琪進入主動回過頭來將陳哥按倒在地,並且極力的在陳哥的身上聳動起來.這完全是一個瘋狂無比的女人.

葉默看著那個陳哥躺在堅硬的石頭上,不知道此時他是享受還是受罪.不過看他的表情,應該是享受居多吧.

"師父,那你說啊."見葉默皺著眉頭似乎在想什麼心思,黃玫打斷了葉默的思緒問道.

"哦,好."葉默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看了黃玫一眼,"那個你不用叫我師父,就直接叫我葉默好了.修真和修煉古武其實開始大致相同,都是打通經脈,形成竅穴,然後再不斷的打通竅穴,你既然知道修煉古武,那麼你對全身的經脈應該很清楚……"

葉默說道這里再次頓住了,他驚訝的盯住那個陳哥,他清晰的看見在風煙琪身下的陳哥身體漸漸的干癟下去.似乎他身上的血液自動的消失了一般,或者說,他的身體破了一個洞,最後身上的血液都流走了.

葉默沒有用神識掃兩人的私處,也知道那個陳哥全身的精血都被風煙琪通過這種交合吸進了身體.

陳哥的身體越來越干癟,而風煙琪的臉色卻越來越紅豔,而且身上的氣勢也越來越高昂.

葉默想起了修真界男女雙修中的歹毒功法,雙修有的是雙方都受益的,有的卻是其中一方受益,通過雙修吸干另外一方.而風煙琪的辦法和這種通過交合吸干另外一方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

風煙琪不是修真者,她當然也不可能通過修真功法去吸干陳哥,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蠱蟲.她的體內肯定有一個蠱蟲,當和男子交配的時候,蠱蟲從她的私處吸干男子的精血,然後用于她的修煉.

一想到這里,葉默忽然感覺到一種惡心,剛才的反應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

同時想到,風煙琪這個女人的口味還真的不是一般的重,如那個陳哥一般現在猶如木乃伊一樣的身體,她還有興趣在他身上不斷的聳動.可見她不將那個陳哥榨干的一點不剩,是絕對不甘心的.

葉默此時終于明白過來,看樣子這個冒險小隊都是風煙琪找來的,目的只是為了她修煉而已.難怪她要找古武修煉者.

這個時候葉默倒是在想,外面的古武修煉者這麼少,竟然被她一下子找到四個,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找到的,這個女人是一個有本事的女人啊.

同時葉默又想到,風煙琪找來男子要通過這種辦法吸取精血,那麼她為什麼要找到黃玫呢?難道她還能和黃玫用同樣的方法不成?

想到這里,葉默下意識的看了看黃玫.

黃玫感覺到了葉默的眼光,同樣下意識的抖了一下,她好像感覺葉默的那個目光有些古怪.而且葉默說說又停了,似乎又在想什麼東西,而且還看了看她.

葉默意識到自己的失禮,立即說道:"明天晚上我去你那里正式傳你修煉."

黃玫感覺到葉默晚上似乎有些事情,聽了葉默的話,也站了起來,她看了看葉默說道:"你要小心那個風煙琪,我總感覺她有些古怪,我們一行六個人一起來的,在進入山里的第二天,就死了一個同伴."

葉默聽了黃玫的話倒是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風煙琪下手這麼快,今晚的陳哥竟然是第二個人了.

"你怎麼找到她的?或者說你們怎麼走到一起的?或者說你們來這里有什麼目的?"葉默驚訝的問了一句.

可是他剛問完這句話,就感覺到風煙琪身上的氣勢再次攀升.這個女人吸收了一個黃級武者的精血,竟然突破到了地級.

黃玫剛想說話,葉默打斷了她的話,立即說道:"你先回你的帳篷,這些話明天晚上再說,風煙琪馬上就要回來了?"

"你怎麼知道?"黃玫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不過她不等葉默回答,立即就對葉默點了點頭出去了.她是一個聰明人,葉默能知道肯定和他的修真有關系.

果然黃玫剛剛回到帳篷,就聽見風煙琪尖叫一聲,並且跑了回來.

葉默和黃玫還有另外兩名男子都走出帳篷,卻發現風煙琪衣衫不整的跑了回來,一邊跑還一邊叫著:"趕緊去救銀柱."

"怎麼回事?煙琪."另外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第一個跑出來問道.

風煙琪立即說道:"銀柱落下懸崖了,快,快去救他啊……"她眼里的驚慌和焦急讓人恨不得立即飛過去將銀柱救回來.

"小陳怎麼了?"一直不怎麼說話的那個中年男子卻主動問了一句,似乎他心里對此事是真的很關心.

幾人急匆匆的跟著風煙琪來到附近的一處懸崖邊,卻發現礦燈照下去,這里根本就看不到底,別說救人了,就算是白天一個人下去也很難.

"陳銀柱怎麼從這里落下去了?"那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語氣也有些古怪的問道,葉默的神識掃到他的臉色同樣有些不大好看.

風煙琪擦了擦眼睛說道:"晚上我想去方便一下,可是一個人又有些害怕,就讓陳哥陪我一起.後來在那邊我方便好了後,剛站起來就不小心扭了一下,一直站在旁邊的陳哥急忙上來抱住我……"

"你在懸崖邊方便?"黃玫奇怪的問了一句.

風煙琪扭捏的說道:"不是,我方便的地方離開這里還好遠.只是我剛起來的時候扭了一下,陳哥就來抱住我.因為我的褲子還沒有系好,陳哥他,他……"

眾人都沉默,所有人都知道風煙琪話的意思,而且陳銀柱確實一直很關注風煙琪,顯然對她不一般.

風煙琪卻似乎沒有在意別人的想法,依然說道:"我扭了幾下,陳哥卻抱的越來越緊,後來我有些把持不住,就,就……沒想到我們激動之下,居然到了懸崖邊都不知道,結果陳哥一腳踏空居然掉下去了.嗚嗚,是我害了陳哥……"

葉默心里暗歎,這個女人的表演水平還真的不一般.如果不是他的神識清楚的看見風煙琪將那個陳哥弄死後,拎到這里丟下去,他甚至也相信了這個女人的話.

不過這個女人至少有兩句話是真的,第一就是她把持不住,和那個陳哥發生了苟且的關系.第二就是她害死了陳銀柱."

聽了風煙琪的話,眾人都表示了沉默,大家都是因為一個目的來到一起的,讓人半夜三更去這懸崖下面尋找一個人,那沒有誰願意做的.

那名三十來歲的青年人卻臉色很是陰沉,他想不到陳銀柱竟然監守自盜,避開他主動和風煙琪攪合在一起了.同時他也有些不恥風煙琪,明明是一個漂亮豐滿的女人,偏偏要喜歡陳銀柱那種男人,還大晚上在外面亂搞.

"我們先回去吧,這個大晚上,根本就沒有辦法救銀柱,明天早上再說好了."那中年男子最後打破了大家的沉默,主動說道.

黃玫卻在回去的路上插了一句說道:"我聽說在大山里面有一種引路神,會讓晚上在山里走路的人不知不覺的走到自己不想去的地方,特別是女人,陽氣不重,容易中招……"

"啊……"風煙琪聽了黃玫的話,居然驚叫了一聲,下意識的看了看葉默.

上篇:第五卷 第八百一十八章 心思各異     下篇: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章 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