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章 恍然  
   
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章 恍然

"啊……"風煙琪聽了黃玫的話,居然驚叫了一聲,下意識的看了看葉默.

黃玫雖然修為比風煙琪低了不少,可是卻並不會比風煙琪笨,而且也是一個聰明絕頂的女人.

她聽到風煙琪啊了一聲,就想說話,立即知道她說這句話的目的,已經在第一時間就被風煙琪撲捉到了.但是她在風煙琪開口利用這句話之前,立即再次說道:"莫影,要不晚上你去我的帳篷吧,我有兩個睡袋,不然晚上在這山谷里面,我真的是害怕了."

眾人聽了黃玫的話後,都是一愣.黃玫和他們一起也有好多天了,但是他們了解的黃玫卻是一個很保守正派的女人,雖然她長的一般,沒有受到騷擾,但畢竟也是一個五官端正的女人啊,而且身材也不錯.這樣一個成熟女人邀請一個男的去帳篷里面過夜,就算是不多想也會多想……風煙琪同樣也是愣住了,她聽了黃玫的話後,心里倒是一喜,她正想找葉默和她住一個帳篷的,黃玫的話簡直是送禮來的.雖然她不會在帳篷里面吸取精血,可是找一個結實又不難看的男子和她一起睡,晚上也好有事情做.

而且這個莫影雖然受傷了,但身上的氣息很好聞.她倒是不介意讓這種男人占點便宜.況且剛剛和陳銀柱一起,她還遠遠沒有盡興.可是她沒有想到她的話還沒有說出來,黃玫卻主動邀請莫影去她的帳篷.

葉默暗贊黃玫聰明,這樣提出來的話,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黃玫的帳篷了,而不用找別的借口.

倒是不怎麼說話的中年男子奇怪的看了一眼黃玫,說實在的,黃玫雖然四十左右了,可是因為修煉古武看起來也不過才三十出頭而已.而她邀請的這個莫影充其量只是三十不到,這樣兩個人在小帳篷里面住一晚上,大家不用想,就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奇怪的不是黃玫的舉動,而是黃玫平時看起來很正派的一個人,居然也有這種想法.

不過大家也沒有異議,雖然陳哥的帳篷多出來了,可是沒有人提出讓葉默去那個帳篷,畢竟這種事情願打願挨,沒有人能干涉.更何況那個帳篷還不一定吉利.

葉默當然知道黃玫叫他去帳篷什麼事情,他還沒有自戀到黃玫要對他獻身.在將修真法決教給黃玫之前,葉默詢問了幾人相識的經過.

從黃玫這里葉默也得知了為什麼五個古武修煉者會湊在一起了,原來這是風煙琪通過一個地下的古武拍賣會將眾人聯合起來的.主要目的就是去萬蟈山尋找一個古武遺跡.

葉默現在已經知道風煙琪的目的只是找幾個練功的活食物而已,黃玫就算是再聰明,估計也想不到這一點.

而且一聽到萬蟈山,葉默立即就明白了風煙琪不但是'萬蠱門’的弟子,而且還是那僅存的六名核心弟子之一.

"風煙琪這麼一說,你們都相信了?"葉默知道黃玫很聰明,她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相信風煙琪吧?

黃玫搖了搖頭說道:"我當然不會相信,可是她拿出來了一個很古舊的鐵牌,那個鐵牌上刻畫的地圖確實是有一個古武遺跡.而且她還去過,只是因為有的地方是需要四五個人共同出手才可以打開,這才約了我們幾個.蕭大哥也確認過那個鐵牌,那真的是古武遺跡的地圖."

還有一個黃玫沒有說出來,她都快四十了,眼看自己得到的古武功法根本就沒有辦法再晉級,還不如和風煙琪一起去冒險一次.

葉默知道黃玫說的蕭大哥就是那個年紀最大的中年男子蕭水.不過對黃玫說的鐵牌地圖,他倒是想起了當初被他殺掉的嚴無亮,想到這里,葉默從戒指里面拿出一個鐵牌對黃玫說道:"你們見過的鐵牌是這種嗎?"

黃玫一把抓過葉默手里的鐵牌,立即驚訝的說道:"你怎麼也有這種鐵牌?風煙琪的鐵牌和這一模一樣."

葉默聽了黃玫的話點了點頭,他已經確定這個風煙琪百分之百是'萬蠱門’的那幾個核心弟子之一了.她回去萬蟈山就是為了參加那個什麼黃金神蠱的爭奪.

"你們對風煙琪了解嗎?你知道她的修為如何?"葉默跟著問了一句.

黃玫聽了葉默的話倒是愣住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看著葉默問道:"你也懷疑風煙琪?我很懷疑她,只是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想不出來.我想她應該和我的修為差不多了吧,至少是黃級後期了."

"和你的修為差不多?"葉默冷笑一聲說道:"她已經是地級初期修為了,要殺你們幾個簡直易如反掌."

"什麼?"黃玫這次真的是被葉默的話驚住了,一直和他們一起的風煙琪,竟然是地級修為.

"地級修為?"黃玫喃喃的說了一句,對她來說玄級就已經是高不可攀的所在了,地級修為簡直是傳說中的存在.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就是地級修為.不過她的地級修為也是今晚剛剛提升的,她應該是'萬蠱門’的人,通過蠱蟲這種方法修煉,速度比起普通的武者來說要快了很多."

見黃玫還沒有完全消化他的話,葉默又問了一句,"你知道今晚的那個陳銀柱是誰殺的嗎?"

黃玫一聽葉默的話,就在知道葉默的意思,她再次驚駭的說道:"你說陳銀柱是風煙琪殺的?她為什麼要殺人?"

黃玫雖然有些懷疑,可是她想到風煙琪根本就沒有理由殺人啊.

葉默淡聲說道:"她有一萬個理由殺人,陳銀柱不過是開始而已.我剛才已經說了,她是'萬蠱門’的弟子,通過和男子交配來吸取男子的精血,提升自己的修為.被她吸光精血的人,當然只有死路一條了."

黃玫聽了葉默的話,臉上青紅變換,不知道在想什麼.她也不明白既然風煙琪要的是男子,為什麼要將她也找來了,不過這話她沒有辦法問葉默.在她心里已經知道,如果不是遇見葉默,那麼她說不定死了還不知道怎麼死的.

漂亮美貌無比的風煙琪竟然是如此一個毒蠍女人,這讓她不由自主的有些打寒戰.她完全明白第一個隊友意外失蹤,肯定也和風煙琪有關系.

眼看氣氛有些尷尬,黃玫忽然想起來了什麼,立即說道:"我現在可以看見她在做什麼……"

說完黃玫拿出一個數碼相機,打開後,里面果然有風煙琪在帳篷里面的畫面.

葉默的神識當然早就看見了,不過他還是說道:"以後你不用在風煙琪的帳篷里面放攝像頭,只要你去過她的帳篷,她就能知道."

"不可能,我每次去都很小心,而且的攝像頭很小,又是無線……"黃玫下意識的反駁道.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我倒不是說她發現了你的攝像頭,只要你進入過她的帳篷,那麼她就會發現."

似乎為了驗證黃玫的話,數碼相機里面的風煙琪在帳篷里面轉了一圈後,自言自語的說道:"這騷貨今天竟然沒有來我的帳篷,這可真是奇怪……"

葉默聽了風煙琪的話,就知道黃玫不是第一次去風煙琪的帳篷了.他不等臉漲得通紅的黃玫說話,就主動說道:"今晚你去的痕跡,我幫你抹去了."

不過黃玫還沒有回答,風煙琪卻再次說道:"這個騷貨倒是會享受,將一個小白臉叫到帳篷里面去快活,老牛吃嫩草.明明饑渴的不得了,平時還裝個屁.敢搶老娘的男人,老娘要你好看……"

啪嗒一聲,黃玫氣的將手里的監控屏幕用力關起,臉色卻漲得通紅.

見黃玫要將監控屏扔掉,葉默伸手拿了過來,"這東西蠻高級的,就留給我好了,扔了蠻可惜的."

黃玫也平靜下來,她將手里的監控設備交給葉默,頹然說道:"沒想到我平時看到的情況都是假象,這個女人可真會裝.對了,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葉默搖了搖頭,沒有回答黃玫,但是他心里暗想,如果不是他昨晚的神識看見風煙琪勾當,甚至也會以為風煙琪說的是真的了,這個女人真是太能裝了.

"現在我來教你修真."葉默的話直接讓黃玫精神一振.

當黃玫接觸到修真,然後聽說還有小世界,還有修真界的時候,更是完全石化了.葉默說的每一件事都大大的超出她的理解范圍,如果說出這番話的人不是葉默,如果不是她親眼看見葉默手里出現一團火球,她肯定以為這是假的.

一夜時間就在葉默的教和黃玫的學當中度過.

……第二天清晨,眾人起來各自紛紛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沒有任何一個人提出要去尋找陳銀柱.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這麼高的懸崖落下去,那是百分之百沒有命在了.

倒是風煙琪見眾人都不提去找陳銀柱,反而將陳銀柱帳篷和東西收起來,拿到懸崖邊大哭一場,全部火化了.

如果是平時,風煙琪如此悲痛的樣子,黃玫說不定也心有所感,可是自從昨晚聽了葉默的話和監控頭傳來的畫面後,她已經徹底的明白風煙琪是什麼人了.

上篇:第五卷 第八百一十九章 重口味的風煙琪     下篇: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一章 黃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