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三章 蕭牆之禍  
   
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三章 蕭牆之禍

五名'萬蠱門’的弟子自顧在洞府的中間坐下,葉默卻也在角落處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似乎他真的是'萬蠱門’的弟子.

別人不知道葉默的來曆,可是風煙琪卻對葉默的來曆太清楚了.她見自己將葉默帶到這個地方後,他看見溫姑和計厲後竟然能不動聲色,甚至連臉色都沒有變一下,頓時皺起了眉頭,心里卻對葉默有了一些懷疑.

不但如此,到現在為止他連那個遺跡的事情問都沒有問,也沒有對多出來幾個師兄感到詫異.

可是她雖然懷疑卻也沒有太在意,哪怕葉默有什麼古怪,她也不怕.第一葉默的年紀在這里,修煉古武可不和修煉別的東西一樣,就算是再天才,修煉到地級也有四五十歲了,三十多歲的地級不是沒有,聽說很少很少.況且,就算是葉默已經是地級了,那又怎麼樣.

葉默坐下來後,神識始終處于外放的狀態,他很想知道這個'黃金神蠱’到底會怎麼出來,以什麼方式出來.

可是他沒有看見'黃金神蠱’,卻看見了'萬蠱門’五個弟子各自的動作.表面最憤恨,看起來儒雅無比的任希強身下首先出現一個蠱蟲,這個蠱蟲無聲無息的進入泥土,然後緩緩的爬向了洞府的一處光滑的石壁邊.

接著葉默又看見了溫姑,那個李師兄還有風煙琪身下紛紛出現了蠱蟲,不過這些蠱蟲爬向的方向相同,全部是光滑石壁邊.所不同的是溫姑放出來的蠱蟲是兩只,這些蠱蟲都隱匿在泥土碎石之下,如果不是葉默有神識,那是根本看不出來.

唯一讓葉默奇怪的是,修為最高的計厲反而沒有任何的動作,似乎他不需要這樣一般.

葉默的神識掃到那片光滑的石壁,卻驚異的發現,他的神識猶如泥入大海一般,沒有任何的響動.而且當他強行將神識探入後,他的識海一片刺痛,似乎出去的神識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竟然被那石壁吞噬了.

這石壁有古怪,葉默趕緊收回神識,對那石壁更是關注起來.

四個人五只蠱蟲都各就各位後,就再也沒有人動作.

又是三四個小時後,葉默感覺到腳底一陣的晃動,難道地震了?葉默驚異之間立即就站了起來.

那'萬蠱門’的五名門人同樣的站了起來.

"通道開了."李師兄激動的說了一句,立即露出一種躍躍欲試的表情.

果然,在他話音剛落下,那塊光滑的石壁'轟’的一下竟然消失不見,一股寒冷入股的冷氣直逼而來.接著在眾人的面前出現了一條黝黑的石階通道,似乎根本就沒有辦法到頭一般.

雖然出現了一個黝黑冰寒的通道,可是在通道的門口依然有'轟轟’之聲,連綿不絕,似乎有一個人用鐵錘在洞口用力的捶打一般.

"你先進去."溫姑盯著葉默冷冷的說了一句.

"溫師妹太小心了,這個通道五十年開一次,不知道多少'萬蠱門’的前輩進入過……"黑巾蒙面的計厲忽然插了一句,不過雖然他的話是這樣說,依然還是讓葉默先進入了冰寒的通道.

葉默表情淡淡,他沒有拒絕,小心的邁過通道的門口,在沒有見到'黃金神蠱’之前,他是不會發作的.之所以小心,他是不想讓洞口的那五個蠱蟲襲擊而已.

讓葉默放下心的是,那五個蠱蟲並沒有對他進行襲擊,而是依然留在洞口.但是葉默同樣發現,他的神識在這里最多只有十幾米的范圍,而不能掃入更深的地方.

這里有一個控制神識的陣法,這是葉默的第一感覺.對于這些和修真者有關系的地方,這是葉默的第二次遇見了.第一次在南極他遇見了一個隱匿陣法,這里又遇見一個,這愈發讓葉默相信,在以前,這里也是有人修真的.

葉默走的並不快,他發現第二個跟上來的居然是風煙琪.接著是李師兄,然後是溫姑,最後是修為最高的計厲.

可是讓葉默驚訝的是,那五個蠱蟲,竟然全部進入了計厲的身體,而計厲似乎一點都沒有察覺,依然跟在最後,甚至連眼神都沒有變化一下.

葉默倒是愣了一下,這不對啊.計厲的修為最高,另外四人算計他是有道理的,可是他被完全算計到,這就沒有道理了.

而且在葉默想來,理論上說,就是其余幾人暗算計厲都應該沒有道理,因為以其余幾人的修為,都應該知道他們暗算計厲是沒有希望的.

但這些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葉默就沒有多想了,此時通道里面已經是越來越冷了.

當葉默往下走了大約三百米的時候,他的頭發眉毛甚至都結霜了.同時葉默也發現其余幾人更是一樣的,渾身都是結冰了一般.

為了不讓另外幾人懷疑,葉默甚至開始發抖,腳步也越來越慢.

不過,正當葉默想是不是裝著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他卻發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石廳.這個黑色石廳里面只有一樣東西,就是正中間一個有一個石桌,而石桌上只有兩個足球大小的巨卵.

在這石桌的周圍卻有一個透明的暗光罩,這個罩子將這個石桌保護起來.葉默頓時明白,這石桌里面放的東西應該就是'黃金蠱蟲’的卵了.

這個暗光罩'萬蠱門’的人不懂,葉默卻是太清楚不過了,這只是一個防禦陣法而已.這個防禦陣法用的應該是靈石,而現在靈石不足以提供靈力了,光罩呈現了暗淡色.

估計計厲說的五十年一次,就是'萬蠱門’的人發現了這個地方每過五十年就要打開一次後,每次都會有人過來攻擊這個光罩,目的就是為了石桌上面的兩個巨大的卵.

可是葉默知道這個暗淡顏色的關罩,根本就不用五人聯合動手,只要一個人隨便就可以打破了.就算是沒有人進來打,這個光罩,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既然到了,就沒有必要裝了,葉默立即就跳入這個石室.而後面的五人都被'黃金蠱蟲’卵吸引,紛紛跳入了這個石室.那五人不理在一邊的葉默,紛紛圍著光球激動不已.

"這就是神蠱的卵啊,真的好大啊."風煙琪驚異的說了一句.不過她說完後,立即就像乖乖女一般的站在了一邊,並且看向了計厲.

計厲見眾人都看向他,他點了點頭說道:"我來看看,說著他拿出一把兩面開鋒的手斧,對著光球隨意的砸了一下."

當手斧再次飛回計厲手里的時候,幾人驚奇的發現,原本打算五個人合伙打開的光罩,竟然嘎的一聲,出現一條大大的裂縫.

'萬蠱門’的五人頓時呆住了,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還沒有開始聯合破罩子,這罩子怎麼就開了?

裂縫產生後,更重的寒氣從裂縫當中飛出,石室里面的溫度再次下降.

就在這個時候,計厲忽然冷哼一聲,伸手拿出四個蠱蟲用力的一擠,四個蠱蟲在他手里變成了一些殘渣.

李師兄尖叫一聲,頓時倒在地上翻滾,顯然是被本命心蠱反噬而造成的.而那個任希強和溫姑只是噴了一口鮮血,同樣的蠱蟲造成的反噬顯然輕重不同.倒是風煙琪沒有任何反應,似乎其中一個蠱蟲根本就不是她放的.

葉默心想果然,計厲早就知道另外四人對他放了蠱蟲.不過葉默的神識早就觀察到任希強和溫姑吐的血根本就不是真的反噬,他們應該是故意吐血的,甚至那血根本就是假的,否則她們也能和風煙琪一般毫無影響.倒是那個李師兄的蠱蟲反噬是真的,他是真的受傷了,至于重到什麼程度,葉默卻懶得去仔細觀察他.

將四只蠱蟲捏碎後,計厲冷冷的看著另外四人說道:"黃金蠱還沒有到手,你們就開始聯合起來暗算我了,好啊,我說這些年'萬蠱門’的弟子為什麼越來越少了,原來都出了你們這樣的人."

另外四人除了李師兄還在地上翻滾外,其余三天似乎沒有任何要反駁的意思.

倒是李師兄知道自己已經廢了,他掙紮著指著風煙琪說道:"風煙琪你這個婊子,竟然反水……"

風煙琪表情平淡的說道:"李師兄,你憑什麼只是說我反水?"

李師兄恨恨的說道,"我們三人都受反噬,只有你沒有事情,你,你……"

風煙琪不屑的看著李師兄說道:"如果我說溫師姐和任師兄吐出來的根本就不是他們自己的血,你會不會更加的生氣?"

李師兄憤怒不已的語氣戛然而止,他看著沒有絲毫反駁的溫姑和任希強,張著嘴半晌才厲聲說道:"氣死我了……"

然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來,頓時昏了過去.

計厲忽然拉掉臉上的黑巾,露出坑坑窪窪,甚至是沒有了臉的面孔來.然後拍了拍手掌說道:"好玩啊,你們四個合伙要坑我,最後你們三人居然沒有用本命蠱,讓李不清吃了好大一個虧啊."

其余三人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出來計厲語氣中的譏諷,表情依然很是平靜,倒是風煙琪上前嫣然笑道:"李不清不自量力,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害大師兄,我知道大師兄神功蓋世,要害大師兄,我還不如自殺算了."

上篇: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二章 萬蠱門人     下篇: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四章 最後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