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六章 巨卵之變  
   
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六章 巨卵之變

葉默抬手就殺了李長清,他果斷的殺伐,讓原本就寒如冰窟的石室更是寒冷了.

計厲吃了幾顆恢複傷勢的丹丸後,已經可以將溫姑推下去了,可是現在他卻忘記了這麼做.半晌後,他才看著葉默沙啞的說道:"葉前輩,我計厲和前輩從來都沒有什麼梁子.如果前輩需要這兩個蠱卵,前輩盡管請拿走,晚輩以後只要聽見前輩的名字,立即就離開的遠遠的.前輩如果有什麼吩咐,只要一句話下來,晚輩一定幫前輩辦的妥帖……"

"你想讓我饒你一命?"葉默打斷了計厲的話,語氣卻比對李長清說話,冷的太多了.

"是,是,求前面饒晚輩……"計厲馬上就要晉級先天了,他當然不想死,晉級先天後,他又會多出一個甲子的壽命,這個時候他怎麼願意去死的.

只是他看見葉默拿出一個小瓶子,然後倒出一個猶如小卵一般的蟲子時,頓時感覺到了一種心慌,下意識的止住了自己的嘴巴.

葉默倒出來的東西他太清楚了,這是'丹蠱’,而且是他放出去的'丹蠱’.'丹蠱’一旦被種下去,除了自己,沒有任何人能取出來.就算是自己要拿出來也相當的複雜,可為什麼這'丹蠱’在葉默身上?要知道他一共才種出去七枚丹蠱而已,這七枚'丹蠱’就是為了幾年後晉級先天做准備的.

"你認識這東西嗎?"葉默將'蠱蟲’倒在地上,冷聲問道.

這'丹蠱’是計厲放出去的,他豈能不知,可是他看見葉默冰寒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會壞在這枚'丹蠱’身上.

葉默不等他回答再次冷冷的說道:"十幾年前,你在娥眉山滅掉了娥眉庵所有的人,還在打傷了一個帶著小孩的女人,並且在那個小孩身上下了'丹蠱’.那個女人是我的妻子,那個小孩是我的女兒.計厲,你說我會怎麼對待你?"

"啊……"計厲心若死灰,他想不到今天來找他的,竟然是十幾年前被他暗算女人的丈夫.早知道這樣,他就是多跑幾個地方,也不會去娥眉庵收取精血了.

計厲忽然將心一橫,反正今天死定了,但是就算是死了,他也要在臨死之前拼一把.

只是還沒有等他的內氣完全調動,一團火球已經將他和溫姑包圍起來.他清楚的看見,那團火球是從葉默手里發出來的.一陣徹骨的火燒感覺傳來,計厲徹底的陷入了絕望.

"哈哈……"被火球包圍住的溫姑忽然哈哈大笑,她絲毫都沒有覺察到自己即將要死了一般,而是瘋了一般指著包圍住她和計厲的火球尖聲的嘶叫道:"無根之火,無根之火,天下真的有無根之火,報應,報應啊,哈哈哈……"

計厲聽了溫姑的叫聲心里一顫,頓時明白了溫姑的意思,自己果然是被無根之火包圍住了.火光中,他竟然感覺到了刺骨的寒冷.

葉默打出來的火,沒有任何的媒介,沒有任何的燃料,憑空而生,這不是無根之火是什麼?

誓言,誓言,計厲此時只想哈哈大笑,當初他發誓的時候就說,如果違背了誓言,就被無根之火燒死,可是今天他從未聽說過的無根之火竟然真的出現了,還燒死了他和溫姑兩個生死冤家.

看著在火光中絕望無比的計厲和溫姑,風煙琪喃喃的說道:"報應,真的有報應嗎?為什麼老天偏偏要舍棄我?為什麼?當初我被人奸辱,被人當成狗的時候,報應在哪里?我不相信,我絕對不相信有報應,這就是一個吃人的地方,我不吃人別人就要吃我……哥哥,我來陪你了……"

風煙琪的聲音漸漸的低了下去,最後終于匿沒在冰寒的石窟當中.葉默知道她已經死去.

似乎風煙琪也有過一段悲慘的過去,才造成了今天的她,只是對這些葉默不知道,或許永遠也沒有人知道了.他歎了口氣,再次打出幾個火球,將幾具尸體全部化成了飛灰,這才回頭看向已經裂開的光罩.

'黃金神蠱’的卵?葉默看著這兩個足球大小的卵,心里有些懷疑,數米長的蠱他見過,而且在修真界很正常,不過那已經不叫蠱了,而是有另外一個稱呼.但是蠱有一個特點,就是無論長的多達,它們的卵都是米粒大小.葉默還從未見過,足球大小的蠱卵.

葉默隨手幾道風刃,已經裂開的光罩徹底的消失了.石室里面的寒冷愈發的濃厚.葉默此時已經確定這冰寒就是兩個蠱卵里面發出了的,區區兩個卵而已,竟然可以讓石室這麼冰寒,葉默真想知道,這蠱卵到底是什麼東西.

葉默走到石桌邊上,伸手拿起一個蠱卵,一股寒徹入骨的的冰寒直接從葉默的手心侵入.那種無法忍受的冰寒差點讓葉默將手里的蠱卵丟在地上,他趕緊運轉真元,化解了那股冰寒徹骨的感覺.

雖然已經將真元運到了手心,可是葉默心里依然還在嘀咕,這種冰寒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受的了的.普通人拿著這種蠱卵,還不立即凍結成冰激凌啊.葉默甚至懷疑,這根本就不是蠱蟲的卵,也不是什麼'黃金神蠱’.

葉默知道,這東西雖然他看不出來是什麼,但是絕對不簡單.看這個石室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這個陣法竟然還在,可見當初布置這個陣法的人也絕對是一個大能中的大能.

葉默托著蠱卵,看了半天也沒有什麼看出什麼東西.他的神識小心的掃入手里的巨卵里面,但是神識立即就被擋住,根本就掃不進去.

葉默又用另外一只手拿起另外一只巨卵,同樣,他的神識依然掃不進去.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葉默喃喃自語了一句,最後搖了搖頭要將兩個巨卵放入戒指.既然現在不知道,就回去慢慢研究.

可是讓葉默驚駭的一幕發生了,他竟然完全沒有辦法將手里的東西放入戒指.葉默又試了試放在石桌上,一樣麼有辦法放入.就是連金頁世界里面,也沒有辦法放進去.

換句話說,這兩個卵在葉默的手里紮根了.葉默立即就運轉真元,想要強行將兩只巨卵放在石桌上,可是當他的真元再次來到手心的時候,卻毫不猶豫的被巨卵吸進去,沒有絲毫的遲疑.

而且後面就算是葉默不運轉真元,這巨卵依然在吸取葉默的真元.

不好,葉默雖然沒有見過這種事情,也知道這不是什麼好事.自己的真元被巨卵吸走,這怎麼行,當初這種虧他可是在金頁世界里面吃過一趟的.

他立即要祭出自己的飛劍,想要用飛劍將手里的巨卵削走.就算是破壞了巨卵也在所不惜,相比起這個黃金蠱卵來,葉默感覺還是自己的小命重要一些.

可是真正讓葉默驚駭的是,他的神識竟然無法祭出飛劍,似乎連神識都和兩個巨卵結成了一個通道,沒有辦法外調.

此時葉默才發現他已經陷入了僵局,無論他怎麼想辦法,他也只能在原地動都不能動.而真元和神識似乎都在源源不斷的喂養著手里的兩個巨卵.

隨著葉默丹田中的真元漸漸的消耗,他愈發感覺到寒冷起來,而且這還不算,整個石室里面的冰寒都紛紛的往巨卵這邊靠近.

只是半天時間,葉默就感覺自己要凍僵了一般,靠在石桌上動也沒有辦法動一下了.

雖然葉默心里暗恨,不知道自己遇見什麼東西了,可就是沒有一點辦法.

一股狂暴的感覺從石桌邊傳遞給了葉默,葉默心里頓時暗叫不好.

他研究了數年的陣法,對陣法一點都不陌生.這應該是一個自毀防禦陣法,就是一旦陣法沒有到時間被破壞,那麼破壞後,陣法里面預留下來的能量將瞬間爆發,將陣法摧毀.

這個防禦陣法應該也是沒有到時間,就被破壞了,現在還余下來的陣法能量可能會爆發,徹底的將這個陣法毀去.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爆發,估計是年份久遠和靈石不夠造成的.

這個時候,對葉默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馬上離開這里.可是葉默卻偏偏沒有辦法離開,現在他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這個陣法的能量幾乎已經耗盡了,就算是爆發,也不是太嚴重.

葉默剛想到這里,就聽見'轟’的一聲,巨大的爆裂聲響起.在葉默的感知里面,除了他所在的這個石室,周圍全部坍塌下來,就好像一場地震一般.

葉默卻暫時松了口氣,石室沒有倒塌,他還活著.可是轉眼他就再次焦急起來,就算是他活著,這兩個巨大的卵帶著如此冰寒徹骨的寒意吸取他的真元,他最後還是要毀在這兩個巨大的蠱卵之上.

……距離萬蠱山十幾里的地方,一名看起來才二十左右的女子背著一個巨大的藥簍,正在山里采集藥材.

當劇烈的爆炸聲響起的時候,這女子停了下來,疑惑的看著遠方被掀起來的山石和泥土,皺了皺眉頭.

上篇: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五章 葉默的傳說     下篇:第五卷 第八百二十七章 我只有你一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