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六卷 第八百三十三章 化真難于上青天  
   
第六卷 第八百三十三章 化真難于上青天

別看葉默有儲物戒指,那是因為葉默弄到了空冥石.要論起煉制儲物戒指的空冥石,那當然是修真界比地球要多的多了.可是修真界多少人,地球多少人.如果地球上所有的人都修真的話,葉默有儲物袋就不錯了,更不用說去弄空冥石了.

所以看見儲物戒指後,不但那名尖嘴猴腮的男子立即就要搶奪,就連那名女子也立即抓向了葉菱.這種好東西,平時他們只能在高級修士手里看看,從來都沒有拿到手里過.

眼下遇見了幾只待宰的肥羊,不出手搶才是不正常了.

以這兩名修士動手的速度,葉菱和宋映竹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可是她們反應不過來,葉默卻在這兩人動手的瞬間還手了.葉默更清楚這里不是講道理的地方,幾乎在同時,葉默就劈出了兩道凝聚的風刃.

這種凝聚真元的風刃和葉默在小世界用的那種普通風刃不同,修真界的修士都有神識,真氣可以自動護體,如果風刃不加強的話,根本就不能造成多大的傷害.眼前這尖嘴猴腮的男子和這名女子都是練氣六層的修為,在葉默眼里還算不上什麼.

"噗"的兩聲刀氣割肉的悶響,兩道鮮血噴出.這兩名偷襲宋映竹和葉菱的修士被葉默的風刃劈出數米遠,跌坐在地.

"築基修士……"那名女子只是叫出這一句話後,立即倒地身亡,而那名尖嘴猴腮的男子更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只是帶著一臉驚駭和後悔倒地身亡.

"築基前輩……"沒有動手的那名高個男子喃喃的說了一句,站在那里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葉默當然知道他不是築基修士,但是他修煉'三生決’,在練氣後期的時候,真氣就轉化為液體變成真元了.而真元是築基修士的標志,所以別人將他當成築基修士也是正常.

"前輩饒命……"這高個修士半晌後,才醒悟過來,連聲求饒.

他只是練氣七層而已,他沒有動手不是不動手,而是他心性比另外兩人好,這里三個人手里都有儲物戒指,他就是不動手,也有一個屬于他.

"這是什麼地方?"葉默留著這個高個沒殺,就是為了問清楚這是哪里.否則的話,他還像一只無頭蒼蠅一般,萬一不小心撞到那個狠人手里,可沒有絲毫道理可言了.

高個男子聽見葉默問話,倒是安慰了一些,連忙顫聲說道:"這是睢山一帶,我們四人從平堯城來,准備去參加正元劍派的弟子選拔大賽.在這里遇見了一株'天彤花’……"

這高個男子的話還沒有說完,葉默就知道肯定這六人都是去正元劍派的,可能是因為一株'天彤花’產生了爭搶,結果殺人越貨.想到這里,葉默心里暗歎,'天彤花’他在五蘊山也采集了不少,沒想到在靈氣充足的修真世界卻因為這樣的一株花而爭斗.

葉默也知道,雖然這里靈氣充足,但是修煉的人也太多了,幾乎每個人都在尋找靈草和靈藥,不要說療傷靈草和煉制'培元丹’的'天彤花’了,就算是更低級的靈草,說不定都有人會搶奪.

但這些感歎也只是瞬間就消失而已,葉默再次冷喝一聲問道:"說清楚點,睢山處于什麼地方?正元劍派又在哪里?為什麼要招收弟子?"

這高個修士愣了一下,一個築基前輩怎麼可能不知道正元劍派和睢山?但是這種話他卻是不敢問,只好再次回答道:"睢山是正元劍派外圍的山脈,很多散修都在這里尋找一些機遇……"

說到這里,這高個修士看見葉默臉色不愉,而且冷哼了一聲,連忙加快速度說道:"正元劍派是北望洲的四星大派之一,他們這次面對整個北望洲方圓數十萬里的散修和修真家族招收弟子……"

葉默聽到北望洲這三個字後,腦子里面轟的一聲,喃喃的說了一句,"竟然是真的……"

當初他還在'神藥門’的時候,在門派里面一本很舊的玉簡中看見過一篇日志,上面寫的是洛月大陸分為東玄洲,西積洲,北望洲,南安洲四大洲.

當時葉默記得很清楚,那玉簡上面是這樣描述的,"洛月四洲乃東玄,西積,北望,南安四地,然東玄洲縱橫無邊,不知億萬里也…….西積洲縱橫無邊,不知億萬里也……"

反正上面寫的四洲都是縱橫無邊,不知億萬里.而在那後面的描述更是無厘頭,"……四洲間隔無心海,豈止億萬里乎?余獨一生,然不能及東玄之邊矣,嗟乎!"

日志的最後還簡單描述了四洲修士的情景,"洛月四洲,北望洲貧瘠之地,少有虛神修士;東玄洲次之,然難得一人問鼎矣.南安洲洛月勝地,傳飛升之地,然蹉跎一生,未嘗一見,惜乎!西積洲神鬼不可近也,況乎我輩修士?"

上面的意思就是說玄洲,西積洲,北望洲,南安洲都是無邊無際,而這無邊無際的四洲中間更是隔著比四洲還無邊無際的無心海.寫那篇日志的人感歎他一生竟然連東玄洲都沒有走遍,最後蹉跎不已.

最後話的意思是指,洛月四洲,靈氣最差也最不適合修煉的地方就是北望洲了,聽說這里連虛神的修士都很少.而東玄洲雖然比北望洲好了一些,但是也有限,很少有人能修煉到成鼎.修煉最好的地方,卻是南安洲,聽說那里有人可以修煉到飛升仙界,但是留下日志的人蹉跎一生,也沒有見過,有些可惜.而西積洲聽說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尋常修士可以進去的.

這篇日志雖然簡單描述了四洲之地,但是對西積洲的描述卻很是籠統,而對于無心海除了面積很大外,其余的更是連描述都沒有.但畢竟寫日志的作者也沒有去過,作者也可能是聽別人說的,作不得數.

當時葉默看見這篇文章的時候還特意拿著去問過洛影,因為他雖然知道自己所處的宗門'神藥門’,就算是在東玄洲也是不入門的小門派.但是他也去過許多的地方,對于這篇日志上面說的其余三洲和無心海,仍然抱著懷疑的態度.

可是洛影看了這篇日志後,同樣不知道洛月大陸竟然這麼大,除了東玄洲還有其余三洲.

葉默拿這篇文章去問洛影是因為看中了南安洲這個地方,但是洛影都不知道,他也就熄了這個心思.而今天這高個修士說出來這里是北望洲,頓時讓葉默想起來了當初的那篇日志.

由此看來,那位前輩寫的那篇日志不但是真的,而且現在他就處于北望洲.可惜的是,北望洲卻是靈氣最差的地方,這讓葉默大是失望.

那名高個男子看見葉默發愣,竟然轉身就逃,只是他剛逃出幾米,就被葉默一劍斬殺.

"哥哥,我們現在怎麼辦?"葉菱看見葉默殺了高個修士,擔心的問道.

而宋映竹更是皺緊了眉頭,她對憶墨更是擔心了,這個地方,簡直是個不講道理的地方,憶墨在這里她又如何可以放心?

葉默籲了口氣,收起幾個儲物袋,這才說道:"儲物戒指你們先掛在胸口,修真界沒有人敢用神識掃別人衣服的,等我們找到一個坊市後,我再幫你們購買幾套屏蔽神識的衣服."

在修真界,如果有誰敢用神識掃別人的衣服,那就是公敵.況且在修真界,每個人的衣服都是屏蔽神識的,沒有人可以掃進去.

"哥哥,剛才我聽那幾個人說你是築基前輩,是不是這里築基就是最高的修為了?"葉菱即將開始修真,她對這些也很想知道.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修真界大體分為九大層次,分別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虛神,凝體,乘鼎,劫變,化真.每個層次又分為九個小等級,如果要修煉到化真巔峰,那就是八十一個等級,就好像八十一難一般.我所知道的最強高手也不過是乘鼎七層而已……"

"啊……"葉菱驚歎一聲,隨即就驚喜的說道:"哥,要是我們都修煉到化真巔峰,那不是說我們都會成為仙人了?"

葉默苦笑的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沒有修煉,所以你不知道修煉的艱難.你看見剛才那幾個人了嗎?他們為了區區一株'天彤花’就不惜自相殘殺.可是'天彤花’只是練氣期用的一種靈草而已.而有的人就算是各種藥材充分,修煉到壽命到了的時候,也沒有辦法從練氣晉級到築基.更不要說後面的階段每一層都比前面的一層要艱難太多倍了……"

葉默的話讓葉菱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她才堅定的說道:"哥,既然別人可以修煉到化真,我就可以修煉到,我一定可以……"

原本她不能修煉,所以羨慕洛影和輕雪她們,現在可以修煉了,她一定要加倍努力.

葉默暗自歎了口氣,沒有再打擊葉菱,有的事情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得到的,更何況葉菱的資質還不行.

倒是宋映竹沒有多大的想法,她只要和葉默在一起就可以了,唯一讓她擔心的就是女兒憶墨而已.

上篇:第六卷 第八百三十二章 修真世界     下篇:第六卷 第八百三十四章 就不要忙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