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六章 長墳丘  
   
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六章 長墳丘

葉默布置好傳送陣後,將玉牌留給宋映竹和葉菱兩人,立即就出了河州城.坐傳送陣離開了河州後,葉默又用'飛云錐’趕了一天路,這才在傍晚時分來到了長墳丘的外圍.

長墳丘,周圍方圓數百里也沒有人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荒野之地.靠近長墳丘最近的地方只是一處凡人的驛站而已,說是驛站,但是更多的是為了提醒路過的人不要經過長墳丘.

因為長墳丘雖然對高級修真者沒有多大的危險,但是普通人經過長墳丘那是凶多吉少.不但是因為那里陰氣極重,而且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物存在,一不小心就送命了也不自知.

葉默一來到長墳丘,就感覺到了一股陰寒之氣.這一片地方灰蒙蒙陰森森的,似乎沒有一絲生機,就連地上的植被都顯得陰冷無比.而且這里靈氣比別的地方要稀薄不少,如果不是偶爾有一只食尸鷹發出一聲淒切的尖叫,葉默還以為這里根本就不是人間.他心里暗想,難怪這里叫長墳丘,竟然是這麼一個地方.

說是長墳丘,可是葉默的神識早就注意到這里的墳墓根本就不是人為堆積起來的,無數的墳墓都是死人的白骨和廢棄的兵器組成的.就算是如此,在長墳丘的上面,四處都可以看見白骨和隱約的磷火.

葉默搖了搖頭,他不明白虞雨芊為什麼會來這個地方,這里一不是修煉勝地,第二也不可能有什麼天材地寶.不過他隨即就放下了這個念頭,虞雨芊來這里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他認准了虞雨芊留給他的地圖上面的標注,正想過去,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他修煉'三生訣’後,有的時候那種預感極其強烈.

而且長墳丘這個地方可以說是一個人煙罕至的地方,葉默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讓他有這種不對的預感,不過葉默猜測大部分應該是又有人來到這里.他下意識的隱匿了自己的身形,無論是誰過來,葉默都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是來收取離蜇火的.

葉默剛剛隱匿下來,一架飛車法器落在了長墳丘的邊緣,沒有絲毫的聲息,如果不是葉默剛剛有了預感,他是絕對不會發現這架飛車的到來.葉默注意到這飛車法器是非常的精美,似乎還是一個極品法器.

葉默正想用神識仔細的查看一下這個極品法器,但是立即就有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他出道到現在,危險遇見過無數,但是從來沒有一次如今天這樣,讓他從內心深處感受到,那是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抗的危險.似乎無論他用什麼辦法,都是必死無疑.

這種念頭一起,葉默根本想都不想,立即就進入了金頁世界,並且動也不敢動.

進入金頁世界後,葉默忽然反應過來,剛才他看見的那個飛車根本就不是法器,更不是什麼極品法器,而是一件真器.

猜測出來剛才落在長墳丘邊緣的是一件真器後,葉默頓時出了一身的冷汗.能坐著真器的人,至少也是元嬰後期的修為,甚至已經是虛神之上的修士了.而且葉默肯定雖然剛才他沒有看見真器上的修士,也感受的出來那個修士修為絕對不止元嬰.

修真界的法寶根據等級分為法器,靈器,真器,仙器,每一個等級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相對來說,金丹之上的修士,使用的最多的是靈器了,真器相對來說就比較少,使用真器的沒有一個不是大能修士.至于仙器,就算是有一兩件,那也是大門派的鎮派之寶.

而今天葉默卻發現他竟然看見一件使用真器的修士,而且還是飛行真器.他在暗歎自己運氣不好的同時,也在暗自慶幸他進入金頁世界及時.否則被那名高手知道,只要一個指頭,他就會灰飛煙滅.

那種大能修士殺人可完全沒有顧忌,他甚至不會問對方的名字.

躲在金頁世界里面,葉默都有一種預感,那個踏著真器飛車的修士對他有了察覺.甚至在用神識掃他這邊,可惜的是他現在的修為,還不能在金頁世界里面釋放出自己的神識.

葉默猜測的沒錯,那飛車確實是一件真器,從飛車上下來的是一名五十歲左右的黑臉修士,臉上有一顆黑痣.頭發很短,但是眼神卻極其冷厲.他一下來,就皺著眉頭用神識在葉默所在的地方仔細的來回搜索,似乎感受到了葉默的存在.

好在金頁世界落在長墳丘眾多的泥土枯骨當中,如果不單獨仔細的查看,還真的看不出來.那名黑臉修士用神識掃了半天,就沒有看出來.

確認了長墳丘沒有別的修士後,這黑臉修士這才收回自己的神識.

面對這種修為極其高深的修士,葉默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在金頁世界里面足足呆了二十四個小時,這才收斂了全身的氣息,小心的出了金頁世界.

葉默出來後,立即就發現長墳丘那個風車真器早就消失不見,四周再次恢複了和原來一般的陰冷森然.

發現那個高手走了,葉默這才長長的舒了口氣,他就怕自己出來的時候,被那家伙抓個正著.那時候或許就算是他躲進了金頁世界,也沒有出來的機會了,但是葉默很快就發現了不對,這個地方和他昨天來的時候似乎有了一些變化.可是具體變化在什麼地方,他又看不出來.想到這里葉默的神識小心的釋放出去,仔細的觀察周圍的情況.

大半個小時後,葉默收回了神識,他已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昨天來的那個修士在這里布置了數個陣法,不但包括了困陣,還包括了數個殺陣.只是這些陣法非常的隱蔽,而且形成了連環,可見在各個布置陣法的人水平很不一般.

如果不是他的陣法水平非常厲害,甚至可以布置傳送陣了,一般的人還真的看不出來.

這人來莫名其妙的布置這些陣法干什麼?葉默當然不會認為這人是為了對付他,他這種修為還沒有被別人看在眼里.

不過葉默立即就想到,這個人既然在這里布置了這些陣法,就說明此人肯定還會再來,或者是為了對付什麼人.既然這個人還要來,那麼他的離蜇火還要不要收取?

萬一收取的時候被這人發現了怎麼辦?葉默糾結了一會後斷然決定離蜇火還是要收取,他的時間有限,如果今天不收取離蜇火,他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再能有機會.

況且他相信自己收取離蜇火只是很短的時間,只要收取了火種後,他立即就遠遁,這里的困陣無論是那個家伙因為什麼布置下來的,都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打定主意後,葉默沒有立即去收取離蜇火,而是再次進入了金頁世界,他在金頁世界里面煉制了幾道陣旗,這才出來.

葉默煉制陣旗當然是有用處,他的修為還太低,一旦進入金頁世界後,就沒有辦法看見外面的事情.他准備在這個家伙布置的陣法當中再布置一個陣法,不過這個陣法卻是一個監控陣法.目的是一旦他進入金頁世界後,還可以通過陣法看見外面的情況,這對他來說是大大的有利.

雖然葉默很想改變一下眼前的幾個陣法,將這些攻擊陣法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可是葉默知道雖然他的陣法水平比這個布陣的人要強一些,但是他的修為和眼前布陣的人天差地遠.強悍的陣法不但要考究布陣人的陣法水平,而且修為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所以他只能偷偷的布置下一個自己的監控陣法,就不敢再動其余的了.

但為了以防萬一,葉默還是煉制了數枚陣旗,只是這些陣旗他沒有布置下去.在他想來做任何事情都要先考慮到最壞的結果,雖然他不敢動眼前的陣法,可是他可以通過陣旗瞬間改變這個困陣和殺陣.

一旦他被那個駕飛車的家伙發現,他將不顧一切的改變陣法,至少要擋住那個家伙一時三刻,然後趁機逃走.

將這些完全布置好了後,葉默才按照地圖前往虞雨芊說的離蜇火種的地方.半個小時後,葉默來到了長墳丘東南邊緣的一個深谷處.

按照虞雨芊的說法,這個深谷里面有一個修士死在其中,當時那個修士得到了離蜇火,卻來不及煉化就死了.虞雨芊拿走了那個修士的儲物戒指,離蜇火卻沒有動它,依然還在這里.

葉默的神識掃了一下,卻發現這下面什麼都沒有,他心里有些疑惑,按說就算是有神識屏蔽陣法,在他這種陣法師面前也可以發現一點蛛絲馬跡的,難道虞雨芊記錯了地方不成?

長墳丘方圓太廣,而且現在又有了一個實力強悍修士布置的困陣,雖然葉默不怕這個困陣,但是他還不想因為自己的四處搜索起那個修士的警覺.所以盡管是懷疑,葉默還是一個土遁進入了地下.

當葉默土遁進入地下兩百米的時候,身形一頓,他終于明白為什麼他的神識沒有辦法掃到這里來了.

上篇: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五章 天地火種     下篇: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七章 破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