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七章 破陣  
   
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七章 破陣

這里竟然是一個天然的屏蔽陣法,不要說他區區假丹修士左右的神識,就算是凝體修士的神識也不一定能掃的進來.而是被這個強大的天然屏蔽陣法轉移離開,甚至被轉移的人還不自知.

只是更讓葉默驚奇的是,這個地方如此隱蔽,也沒有什麼獨特的標志,虞雨芊是怎麼找到的?虞雨芊之前的那個修士又是怎麼找到的?

不過這些問題只是在葉默的腦海之中瞬間而過,就被他拋開了.至于虞雨芊怎麼找到的,回去可以問問她,如果她不願意說就算了,反正這對他也沒有什麼影響.

葉默穿過屏蔽神識的天然陣法,進入了一個不是很大的石室.

這個石室看起來不到十個平方,但是這個石室完全處于這個天然屏蔽神識的陣法之下.讓人看起來就好像先有這個石室,後有那個天人屏蔽神識的陣法一般,但是葉默知道這絕對不可能.他猜測應該是有人先無意中發現了這個屏蔽神識的天然陣法,然後那人才建造了這個石室.

石室里面只有一具枯骨,葉默猜想這應該就是虞雨芊說的那個修士了.而石室里面卻並沒有離蜇火,但是這個石室後面的石壁里面,葉默卻發現了一團黯淡的橙色火焰.

這就是'離蜇火’?葉默盯著這團黯淡的火焰心里大是不解.奇異火種他不是沒有見過,當年'神藥門’的大長老就有一種奇異火種,那是排名第二十六的'坎清火’,但'坎清火’的火焰比眼前這個暗淡的'離蜇火’要強了無數倍也不止啊.

按照葉默的想法,就算是排名第二十九的'離蜇火’比'坎清火’要差一些,但怎麼可能差了這麼多.而且葉默也知道奇異火種的成長是相當艱難的,就算是你得到火種了,過了數百年也不一定可以上升一級.

不過眼前的火種淡黃中帶著一絲白色的霧氣,果然就是'離蜇火’的標志.但是讓葉默驚異的是,這火焰暗淡無光,竟然已經是橙色了.

奇異火焰的等級葉默當然很清楚,從低到高分為黃,橙,紅,綠,青,藍,紫.最低等的火焰都是淡黃色,只有火焰晉級到深黃色後,才可能晉級橙色.而眼前的這團火焰除了暗淡一些外,顯然已經是淡橙色了.這讓葉默有些懷疑,不過葉默隨即就想到,這應該是火焰太過暗淡,造成了它的顏色變化,應該不是真正的晉級了橙色.

想到這里,葉默搖了搖頭,雖然失望,但好歹也是一種奇異火種.當葉默的神識鎖定這個'離蜇火’,准備收取這團'離蜇火’的時候,忽然感覺不對.這團'離蜇火’根本就不是隨意的留在這里的,而是被一個禁制禁錮住了.

要想收取這個'離蜇火’,就必須要破了這個禁制.

禁制和陣法有共通之處,但是比陣法簡單很多,一般的修士都可以布置一些簡單的禁制.但是真正的高級的禁制卻絲毫不比繁複陣法差,甚至還要強悍許多.

原本葉默以為這個禁制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的,可是當他的神識仔細掃到這個禁制的時候,立即就知道他大錯特錯.眼前的這個禁制不但強悍,而且是出乎他預料的強悍,至少他布置不出來這個禁制.

更讓葉默震撼的是,這個禁制竟然是一個攻擊禁制.也就是說如果破解不得法的話,這個禁制會對破解的人進行致命一擊.

葉默冷靜下來,他感覺事情不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他的神識再次仔細的四處搜索起來,當葉默的神識查看到這石室的四角的時候,差點驚叫出聲.

他感覺自己的頭皮有些發麻,因為他發現這個石室竟然真的是在這個天然陣法形成之前形成的.因為石室完全嵌入了這個天然的屏蔽陣法,如果是有人發現這個天然陣法後建造的石室,那是絕對不可能將石室嵌入這個屏蔽陣法里面的.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石室竟然是在天然陣法形成之前形成的.

就算是葉默再傻瓜,他也知道天地之間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形成一個石室,而且這個事石室形成後,緊接著就形成了一個天然陣法.這就好像一個還未孵化的雞蛋對雞說,其實你是我的後代一樣可笑.

唯一的解釋只有這個陣法根本就不是什麼天然陣法,而是人為布置的.一個人竟然可以布置出來一個天然陣法,就算是葉默也感覺到不可思議.

天然陣法的特點就是毫無跡象可循,而人布置出來的陣法總有軌跡可循.一旦一個人布置出來的陣法沒有絲毫的軌跡可循,這個人的陣法水平將是多麼厲害?葉默甚至都不敢想象.

葉默抬頭看了看站在石室中間的那具枯骨,心里對這件事已經有些明了.虞雨芊的猜測應該有些問題,這個'離蜇火’不一定是這個修士帶來的,說不定是這個修士知道了這里有一個'離蜇火’,然後他來收取這個'離蜇火’,結果被禁制所殺.而虞雨芊後來發現了這個修士和'離蜇火’,就收取了這個修士的儲物戒指,但是卻沒有收取'離蜇火’,所以禁制也沒有傷害到她.

既然'離蜇火’不是這個修士帶來的,那就說明這'離蜇火’是另外有人帶到這里來的,這人不但用禁制束縛住了'離蜇火’,還建造了一個石室,然後又在石室的外面布置了極其高明的一個屏蔽神識陣法.

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當初那個人將'離蜇火’禁錮在這里後,就沒有再過來.葉默心里忽然一動,難道是那個人將這個離蜇火用禁制禁錮在這里,就是要讓它晉級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只要破解了這個禁制,就等于得到了一個橙色的奇異火種……一想到這是一個橙色的火種,葉默心里頓時火熱起來.當年'神藥門’的大長老得到了'坎清火’後,培育了幾十年,也不過才將'坎清火’的火焰培育成為深黃色而已.

葉默雖然心里火熱,可也沒有昏頭,他知道這個禁制不是簡單的禁制.在破解這個禁制之前,他必須要弄清楚這個屏蔽神識的陣法到底是怎麼布置出來的.如果弄清楚了這點,不但對他破解禁制有極大的好處,而且對他以後研究陣法也有極大的好處.說不定因為今天的經曆,以後他也可以布置出來這種完全類似天然陣法的東西來.

葉默修煉的是'三生訣’,對陌生的事物觀察能力和發現能力比普通人要強的太多了.加上他本身就是一個陣法師,而且還是一個高明的陣法師.所以並沒有用多久的時間,葉默就察覺到了這個天然陣法的異常之處.

他發現這個石室後面的石壁似乎能吸收淡淡的靈氣,石壁怎麼可能吸收靈氣?葉默瞬間就肯定這個石壁是陣心的所在,將一個陣心煉制成一個石壁,葉默有些無語.

這個石壁中間有'離蜇火’,如果要打破石壁收取'離蜇火’的話,那麼束縛住'離蜇火’的禁制就會被激發.如果不打破石壁,只是收取'離蜇火’的話,那離蜇火的禁制照樣爆發.

可以說無論怎麼做,束縛'離蜇火’的禁制都會爆發.如果認出這個陣法,而打破陣心,說不定'離蜇火’的禁制反噬強行破陣人之後,還會逃走.可以說這個束縛'離蜇火’的禁制根本就是和外面的陣法連在一起的,要想避免禁制被激發,得到'離蜇火’,就必須先要破陣,還不能野蠻破陣.

強行打破石壁和強行煉化'離蜇火’,都會激發禁制,被禁制攻擊.

但這些都是對別人而言,葉默既然看出來了陣心所在,就不會怕破不了陣.況且這並不是一個多厲害的陣法,只是一個防神識的屏蔽陣法而已.要說厲害,只是說布陣人的水平非常高明,還有就是那個束縛住'離蜇火’的禁制厲害一些.

葉默拿出材料,隨手開始煉制陣旗,幾個小時後,葉默已經煉制出來三十面個陣旗.隨後他將陣旗丟到各個角落,為了激發陣旗,葉默不吝用上品靈石砸下去.

又是一個小時後,這個石室後面的那堵石壁發出咔嚓的一聲響動,葉默心里一喜,他知道自己已經破了這個石室的石壁和禁制之間的聯系,這樣一來,就避免了激發禁制.

讓葉默更為驚喜的是,他發現他破去陣法的同時,束縛住'離蜇火’的禁制自動的被解開了,他甚至根本就不用單獨再去破解這個禁制.看見暗淡的'離蜇火’從禁制當中脫離開來,葉默心里大喜.

可是下一刻,他立即就大驚,心里更是暗罵,同時想也不想就調集所有的真元開始攔住'離蜇火’,並且強行用神識開始煉化.

葉默之所以大罵,那是因為他發現破了這個陣法還不如不破,'離蜇火’一脫離禁制的束縛,竟然立即就要逃逸.葉默心里此時已經明白,無論是什麼人過來,無論用什麼方式,那個布置陣法和禁制的人都不想讓別人得到'離蜇火’.

或許他知道一旦有人能破解這個陣法,那麼禁制也是沒有用處,他在布置陣法的時候,干脆就讓陣法被破除的時候,同時解除禁制對'離蜇火’的束縛,讓'離蜇火’逃逸.

葉默千辛萬苦來這里就是為了'離蜇火’,當然不會讓它逃逸.只是葉默立即就發現他大錯特錯了,他以為這點暗淡的火種還不手到擒來.可是當他的真元和神識開始擋住'離蜇火’的時候,'離蜇火’竟然瞬間就開始散發出炙熱的恐怖熱量,甚至剛才葉默丟出去的靈石也成了它的營養.

上篇: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六章 長墳丘     下篇: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八章 霧蓮心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