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九章 陣法里的秘密  
   
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九章 陣法里的秘密

吃完'筍益丹’,葉默來不及看外面的情況,直接鎖定了剛才煉化的'霧蓮心火’.此時的'霧蓮心火’已經完全被葉默煉化,化成了豆粒一般大小,靜靜的懸浮在了葉默的丹田之上.

葉默心念一動,一團帶著白色霧氣的橙色火焰出現在他的手指之上.那團火焰此時顯得溫和嫻靜,完全沒有剛才要將葉默燒死的暴虐,甚至像一絲棉花一般,在葉默的手指當中跳舞.

葉默滿意的收起'霧蓮心火’,這才開始檢查自己身上的情況.剛才在'霧蓮心火’和'冬至’的夾攻下,他簡直體無完膚,不但身上全是焦黑一片,就連頭發也變成了飛灰.

已經沒有'蓮生丹’了,葉默卻不著急,他現在是煉丹師,療傷丹藥多的是.吞了幾顆'複真丹’後,又用清水訣洗了把澡,這才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最後摸摸焦黑的頭發,他干脆剃了一個光頭.

將這些全部做完後,葉默才有精力去查看自己的那個監控陣法.

"轟"的一聲,葉默剛剛將神識關注到自己的監控陣法當中,一聲劇響將他的監控陣法震得搖搖晃晃.

他通過監控陣法發現來的人還不是一個,一名黑臉的修士站在長墳丘的正中間.這黑臉修士頭發很短,但是臉上卻有一顆黑痣,臉色卻極其的陰冷,葉默一看就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湧上心頭.

葉默強行將那股不舒服的感覺驅逐走,心里已經確認這個黑臉修士就是那個坐飛車真器過來的家伙.而且葉默肯定這家伙的修為應該不止元嬰期,很有可能這就是一個虛神修士.

他通過監控陣法就能感受到不舒服,一旦面對這個修士,葉默甚至在想,這個家伙就是憑借氣勢,甚至都能讓他沒有辦法起出對抗之心.

這黑臉修士的對面是一名瘦小的老頭,這老頭面白無須,頭發同樣的一片白色.這老頭眯縫著眼,似乎人畜無害的樣子,可是葉默卻感覺這個老頭和那個黑臉的家伙一般,同樣讓人感到極度的危險.

這兩人相距數十米遠,在兩人的中間有一道十幾米深的溝壑,葉默估計這個溝壑是剛才兩人弄出來的.

"司馬駐老兒,幾十年不見,你竟然已經是虛神中期了,倒也出乎我的預料之外."那名黑臉修士陰冷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就是說話都讓人感覺不是從他口中發出來的聲音.

那瘦小的無須老頭嘿嘿一笑說道:"彼此彼此,童武生你不一樣是虛神中期了嗎."

"司馬駐,廢話少說,東西呢?"黑臉的童武生依然毫無表情陰冷的說道.

瘦小的無須老頭冷哼一聲,拿出半邊殘缺的書冊放在手心說道:"東西當然帶來了,現在就在我這里,你的東西又在什麼地方?"

童武生看見司馬駐拿出了半邊書冊,眼里露出一絲炙熱,同時手一動,在他的手心同樣的出現了半邊殘缺的書冊.

兩人都是炙熱的看著對方手里半邊殘缺的書冊,卻都是嘿嘿一笑,然後各自拿出一個玉盒將殘缺的書冊放了進去.這兩人將殘缺的書冊放入玉盒後,並不說話,反而同時走到數千米之外,一起布置了一個防禦禁制,然後將玉盒放入禁制當中.

葉默卻清楚的注意到那兩個玉盒同樣是布滿了禁制,也就是說就算是對方搶到了玉盒,布置禁制的人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將玉盒和玉盒里面的東西全部變成虛無.而玉盒外面的那個共同的防禦禁制,葉默估計這應該是兩人要開戰了,防止玉盒被打斗損壞.

聽了兩人的話,以及兩人的動作,葉默大致猜出來一些原因,應該是這兩個虛神修士得到了同樣的一本古籍.最後兩人爭搶之下,這本古籍變成了兩半,而為了讓這本古籍合二為一,兩人就通過比斗的辦法決定歸屬.

只是不知道這兩個家伙打斗了多久的時間了,不過兩個虛神修士為了一本書爭搶,葉默隨便就能猜測出來這本書不簡單.

此時葉默也明白了之前那個黑臉修士為什麼要布置一個隱蔽的困陣和幾個攻擊陣法了,那個黑臉的童武生估計是怕自己不是司馬駐的對手,所以布置了陣法幫忙,果然是有准備.

"姓童的,希望你這次不要讓我失望了."白發老頭司馬駐冷笑的說了一聲後,根本不等對方回答,一揮手就是一團黑色的霧氣出現.這團霧氣竟然在瞬間就變成了數丈方圓的大小,迎面罩向了童武生.

而且這黑霧靈性十足,不但速度很快,竟然還可以根據童武生的位置自動的擴大和轉移.

葉默仔細的通過監控陣法才認出那團霧氣竟然是一個網裝法寶,赫然又是一件真器.葉默沒有見過虛神高手對敵,但是卻不代表他沒有眼光.這個網狀法寶的威力肯定已經超出了靈器的范疇,必定是真器無疑.

雖然葉默是通過監控陣法,感受不到強烈的真元波動,可是從場面上他就可以看出來這個司馬駐的黑網絕對不簡單.因為那個黑網給葉默的感覺有些詭異,甚至有些像童武生的臉色一般陰冷.

讓葉默生出一種錯覺,他甚至覺的這個司馬駐的陰森黑網在長墳丘的威力似乎更大,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個童武生為什麼還要同意在這里決斗?

葉默自付如果他遇見了這張黑網,他除了逃走外,根本就想不出來好的辦法.

正當葉默打算看看童武生怎麼對付這張黑網的時候,這童武生的身體外面的長袍竟然膨脹起來.他的眼睛竟然變成了血紅色,而他的雙手連續的打出法決,幾乎在瞬間,他的衣袍里面就飛出來數十柄飛劍,這些飛劍很快又變成了一個劍陣,直接迎向了司馬駐的黑霧網真器.

這還不算,除了這數十柄飛劍外,童武生的衣袍里面依然還有源源不斷的飛劍飛出,似乎他的衣袍里面的飛劍永遠也不會飛完一般.

"嘭嘭……"數聲巨響後,童武生的飛劍和司馬駐的黑網糾結在了一起,將地面上無數的枯骨卷的飛去,但那些枯骨很快在兩人的真元激蕩之下變成了飛灰.

好大的威勢,葉默心里暗自驚歎.

"司馬駐,你好深的心機啊,竟然被你得到了一件冥陰網真器,難怪你要選擇長墳丘這個地方分出勝負了."童武生見自己的劍陣沒有辦法奈何司馬駐,譏諷的說道.

瘦小的司馬駐不屑的冷笑道:"童武生,你也不是什麼高尚的貨色,這長墳丘邊上的困陣和殺陣應該是你布置的吧.可惜了,這麼些年過去了,你的陣法水平卻沒有絲毫的提高,這讓我實在是失望."

葉默聽了這兩個家伙的話,頓時無語,這兩個家伙沒有一個好相與的.不過這童武生布置的陣法既然被司馬駐看出來了,應該起不了什麼作用了.

只是葉默疑惑的是,按說以童武生對司馬駐的了解,他應該不會拿司馬駐能看的出來的陣法來作為助力吧.兩人打斗肯定不是第一次了,童武生布置的幾個陣法雖然隱蔽,但又憑什麼認為他的陣法司馬駐看不出來?

葉默關注的盯著童武生,果然發現童武生聽見司馬駐的話後,臉色立即就變了.似乎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陣法被司馬駐看出來了,這樣根本就起不到偷襲的作用了.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陣法被司馬駐看出來了,童武生的臉色非常難看,同時更是不要命的催動劍陣圍攻司馬駐的冥陰網.似乎因為自己的暗算手段被發現了,他也一直沒有催發自己的困陣和殺陣.而葉默發現,冥陰網在長墳丘果然是如魚得水,更是略占上風.

不對,葉默總感覺他的想法少了點什麼,童武生不可能這麼幼稚,用這個圍困陣法和攻擊陣法來對付司馬駐這樣一個懂陣法的虛神高手.也許他布置陣法之前就知道,這個陣法肯定瞞不過司馬駐.

可是既然瞞不過司馬駐,他為什麼還要布置這樣一個陣法?葉默疑惑當中發現司馬駐和童武生戰斗的地方已經成了一片灰蒙蒙的,就是他有監控陣法,也看不出來這兩個人打的怎麼樣了.

葉默控制監控陣法再次查看童武生布置的幾個陣法,他已經有了懷疑,童武生布置的這幾個陣法根本就不是為了對付司馬駐的.

果然,沒有用多久的時間,葉默就看出來了不對.這幾個陣法竟然比他想象的還要高明,一個困陣,三個殺陣.

最外圍的殺陣竟然暗藏隱機在其中,一旦童武生催發最外面的那個殺陣,攻擊司馬駐,其余三個陣法竟然立即就會改變陣勢.而是變成了一個疊加殺陣和一個轉移困陣.

疊加殺陣依然是可以對付司馬駐,可是轉移困陣竟然可以在瞬間就能將一邊的兩個玉盒轉移到他的手里.

葉默恍然大悟,童武生布置了這四個陣法,竟然不是為了要對付司馬駐,最終目的竟然是要搶走司馬駐的那半本殘缺的書冊.他既然敢這樣做,應該是有了阻止司馬駐毀滅書冊的辦法了.

只是不知道那個白發小老頭司馬駐是不是也看出來了這一點,葉默竟然有些期待起來.

上篇:第六卷 第八百七十八章 霧蓮心火     下篇:第六卷 第八百八十章 何不搶了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