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六卷 第八百八十二章 搜捕  
   
第六卷 第八百八十二章 搜捕

童武生聽了司馬駐的話後,立即就知道司馬駐和他一樣,對這個螻蟻築基根本就沒有仔細看,心里不由得一沉.如果知道葉默的長相,或許他還可以憑借自己的能力找出這個人,但是連長相都不知道,他怎麼去找?而且剛才那個築基修士的神識波動和真元波動幾近于無,非常的隱晦,現在想來應該也是那個修士故意的.

"好手段……"童武生想到這里,冷笑一聲說道.說完他陰冷的看著司馬駐,"我只知道他的臉上戴了一個幻化容貌的法寶,至于長相如何,我卻沒有注意看."

面對一個必死之人,還是一個小小的築基修士,他堂堂虛神高手哪有心情去看他長的如何?更何況當時他還和司馬駐這個老兒在全力拼斗.

聽了童武生的話後,司馬駐的臉色一樣的難看之極,他小老頭一般的白臉成了一片陰云.自己一個虛神中期的高手,竟然讓一個築基螻蟻當著面偷走了東西,這簡直就是打臉.

冷哼一聲後司馬駐竟然不再說任何話,隨手祭出一件船形法寶,一道烏光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真器?"童武生看著沿著那築基修士逃走方向消失的司馬駐,臉色再次難看起來.他想不到司馬駐竟然也有一件飛行真器,雖然同樣是下品,似乎品質比自己的飛車還要高一些.

難怪這個老兒同意誰先追上那個築基螻蟻誰得到'物’了,原來是這麼回事.連續兩次被司馬駐算計,童武生心里極其不爽.此時想來,幸虧那個築基小修士有一手,逃過了兩人的神識.否則的話,東西已經在司馬駐手里了.現在東西只要不在司馬駐手里,他就有機會搶到.唯一要比的就是,到底是誰先抓到那個築基修士.

不過童武生立即就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他得到飛車真器,那是在一個拍賣會上面花了大價錢買到的.司馬駐怎麼有了一個黑網真器,又得到了一個飛船真器?難道他找到了一個上古遺跡不成?

但是隨即他就跟著司馬駐的方向追了出去,似乎去的晚了一點,那個築基修士就沒有他的份了.

只是讓童武生沒有想到的是,他離開並沒有多久,司馬駐竟然再次回到了長墳丘.

他譏諷的看著童武生追往的方向,不屑的說道:"黑臉白癡,竟然想和我搶東西,不自量力.如果不是那個築基螻蟻,'物’哪有你的份?區區一個築基螻蟻,就算是給你拿走了書冊而且暫時躲避了我的神識,那又如何?如果連你一個築基螻蟻我也整不了,我司馬駐這幾百年也白活了."

將童武生和葉默都譏諷了一番後,司馬駐竟然往長墳丘的里面激射而去,片刻之後,他出現在了葉默發現的那個地下的屏蔽陣法當中.

"有意思,竟然有一個天然陣法在這里,還有一個石室在天然陣法里面……"說了一半後,司馬駐忽然頓住了自己的話,他皺著眉頭四處又看了看,忽然再次驚歎一聲,"咦,居然不是天然陣法,是人為布置的,是誰?又是因為什麼原因在地底布置這樣一個陣法?"

司馬駐在石室里面查看了半天,忽然沖到石室的後牆上,伸手在後牆的地方挖出一團石塊.而更讓人驚奇的是,他竟然將這石塊放入嘴里.

片刻之後,他吐出石塊眼露驚容的盯著這面石壁,半晌才一字一句的說道:"竟然是天地奇異火種?是什麼人用這種陣法將奇異火種放在這里?"

"難道是'冥壤火’?"司馬駐忽然一震,他愈發確定放在這里的是'冥壤火’,因為在陰氣盛的地方最利于'冥壤火’的成長,那個將'冥壤火’放在這里的人,目的肯定是為了讓'冥壤火’成長.

司馬駐忽然抬手打出一團橙色的火焰來,心里卻暗自興奮起來,自己的'離蟄火’在修真界當中排名第二十九,如果他得到了排名第十一的'冥壤火’,那豈不是說他有了沖擊丹王的實力了?

丹王啊,司馬駐一想想就激動難以.同時心里對那個築基螻蟻更是火熱起來,一個築基螻蟻竟然能得到排名第十一的'冥壤火’,如果真的讓他得到了'物’,這個小修士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嘿嘿."司馬駐陰笑了一聲,不過既然讓給我司馬駐知道了這件事,那個築基螻蟻的好運就到此結束了.

司馬駐剛想離開這里,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種奇異之火,確切的說是一種天火'霧蓮心火’.'霧蓮心火’同樣可以在陰氣盛的地方升級,因為在'霧蓮心火’當中有一顆霧心,這顆霧心喜歡吸收陰氣.但是和'冥壤火’不同的是,'霧蓮心火’不但需要吸收陰氣晉級,同樣還需要吸收炎陽靈物.

"或者是'霧蓮心火’……"司馬駐忽然吐出這幾個字,整個人都呆掉了,如果真的是'霧蓮心火’,他不敢想象下去.

如果要他選擇,就是給個幾本'物’,他也會選擇'霧蓮心火’,這是天火啊,修真界排名第三的天火.如果他得到了'霧蓮心火’,就算是晉級化真都是有可能的.

一想到那個築基螻蟻拿走的,除了可能是'冥壤火’還有可能是'霧蓮心火’後,司馬駐再也無法淡定下來.他甚至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怦怦亂跳,他居然想起了數百年前,他年輕時候的事情.

那個時候他喜歡上了門派的一個小師妹,他第一次送禮物給那個小師妹的時候,心就是這樣怦怦亂跳.今天是他這輩子的第二次,心這樣怦怦亂跳了.

只是當初他資質一般修為低下,那個小師妹卻資質很好,後來和門派的一個核心弟子結成伴侶了.而他傷心之下,就此離開了門派,成了一個散修.只是沒有想到,他的機緣就此到來,一次他竟然無意中得到了一個丹修前輩的遺跡傳承,成了一名煉丹師,而且修為也因為他的煉丹水平直線上升.

後來他成就元嬰後,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報複那個小師妹和她的丈夫.當時他的小師妹已經是金丹修士,他卻當著小師妹丈夫的面,強奸了他的小師妹.當時他那小師妹的丈夫就在氣急攻心之下,氣絕身亡.可是他卻感覺到由衷的暢快,他感覺人生從來沒有這麼舒暢過了.

今天他因為可能出現的'霧蓮心火’,再次感受到了那心髒怦怦亂跳的感覺,也許不久之後,他就可以從那個築基螻蟻身上搶走'霧蓮心火’,然後用'霧蓮心火’慢慢的燒死那個築基螻蟻.

司馬駐舔了舔激動的有些紫色的嘴唇,眼里盡是貪婪的光芒.

他看了看這個屏蔽陣法和這個石室,毫不猶豫的隨手數拳揮出,'轟隆’聲中,周圍的石壁和這個防屏蔽陣法,被他破壞的一干二淨.

他可不想別人再發現這里可能出現過天火,最好的東西只能是他的,別人想都別想.

司馬駐離開沒有多久,童武生就返回了這里,他看著已經變成廢墟的屏蔽陣法,氣的臉色鐵青,他再次被司馬駐算計到.

不過想到就連司馬駐也被那個築基螻蟻順走了東西,心里頓時舒服了不少.東西落在那個築基螻蟻手里,總比落在司馬駐手里好的太多了.

……

在司馬駐和童武生看來,那個築基小修士短短的時間絕對不會逃出五萬里之遙,而且就算是他能逃出這個距離,也會在瞬間被他們抓到.

所以兩人在短時間內沒有找到葉默之後,立即就認定葉默肯定是躲在了長墳丘的附近,甚至不超過五萬里的范圍,因為只有躲起來,才有可能不被兩人追上,兩人隨即就將搜尋的范圍定在了五萬里左右.

長墳丘方圓五萬里之內,司馬駐和童武生的身影來回穿梭,他們都在不斷的尋找葉默的下落.偶爾發現了別的修士,兩人詢問不出來答案,輕者砍了手腳,重者動手就殺,根本就不給別人逃生的余地.

很快,長墳丘附近級成了修士的禁地,一般的人根本就不敢接近那里,因為大家都知道那里有兩個凶狠的高手在尋找什麼東西.

中間兩人幾次相遇,不過兩人都沒有任何話,兩人都知道無論他們是誰找到那個築基小修士,都不會留給對方.

不得不說這兩個人都很精明,他們猜測的一點都沒有錯,葉默恰好是躲在了他們圈定的范圍內.唯一讓兩人高估的是,葉默不要說五萬里的范圍了,他就是連一萬里的距離都沒有逃出去,而是在距離長墳丘八千里的地方躲了起來.

葉默知道'物’的珍貴,以司馬駐和童武生肯定不會放過他,他根本就沒有打算短期內出去.甚至連一個監控陣法也沒有引到金頁世界里面,面對虛神修士,他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現在可是面對兩名虛神修士的搜捕和追殺,而且處境和當初不同,當初他只是利用了兩人的打斗,無暇顧及他這才逃出來,如果再次落在這兩個人手里,他只有死路一條.

上篇:第六卷 第八百八十一章 逃走的築基螻蟻     下篇:第六卷 第八百八十三章 棄劍用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