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六卷 第九百四十八章 以意禦刀  
   
第六卷 第九百四十八章 以意禦刀

葉默丟出最後三枚陣旗,甚至將那顆極品靈石都丟出去了,這才大喝一聲:"給我封."

瞬間,葉默的防禦陣法被布置起來,無數的白光閃動,葉默和計致元戰斗的地方再不是空曠之地.

陣法是我布置的,這里的地盤是我的.

葉默再次用神識掃過去,計致元正藏在他的劍影當中,呆呆的看著葉默已經布置起來的陣法.半晌後才喃喃的自語了一句,"三級巔峰陣法?"

葉默的神識一動,那陣法中無數的劍影隨即就被葉默陣法當中的白光完全掃走,消失不見.

長長的籲了口氣,一直被動挨打,直到自己的陣法被布置出來,才有了他說話的余地.這陣法是他的,每一枚陣旗都有他的神識標記,想要在他的地盤里面搞什麼無影劍,那就別做夢了.

讓葉默沒有想到的是,他用極品靈石布置起來的陣法,本來明明是三級初等陣法的,現在幾乎已經接近了巔峰.

再次吞下兩顆丹藥,葉默依然沒有辦法愈合計致元那影劍殺傷的傷口,甚至傷口處還隱約傳來陣陣陰冷的氣息.葉默心里暗叫厲害的同時也暗叫僥幸,如果他不布置陣法,指望幾個二級陣盤想從計致元手里逃走,那是癡心妄想.這家伙實在是太厲害了,葉默已經見過不少的金丹圓滿了,但是說實在的,從來沒有見過比計致元更厲害的家伙.

這價家伙絕對在金丹名人堂有一席之地,甚至排名還不會低.

"你果然是一名陣法大師,而且陣法修為還不簡單."計致元再次現出了身形,語氣雖然陰冷,卻多了一絲動容.他的那把薄如蟬翼的飛劍懸浮在他的面前,依然帶著那種滲人的陰冷氣息.

葉默祭出'紫銊’,根本就沒有打算和這家伙廢話,'紫銊’再次帶起無數的紫色刀芒.和之前的幾刀不同的是,這一次這些紫色刀芒全都聚結在了葉默的身周,越聚越多,最後形成了一片紫色的海洋,同時葉默的頭頂也冒出了一些汗珠.

葉默知道他的紫芒一時奈何不了計致元,現在他的陣法已經布置起來,干脆就采用陽謀,當他的紫芒刀氣集中到一定的程度後,一次性的攻擊計致元.到時候,再配合陣法攻擊和'無影’,他就不相信這個計致元有三頭六臂.

"等等."出乎葉默預料的是,計致元竟然要讓葉默不要動手.

不等葉默說話,計致元再次說道:"你的陣法雖然厲害,但是我敢肯定你最後還是拿我沒有辦法,只要你放開陣法,我自願離去.其余的恩怨一筆勾銷,就連你剛才殺了我門的兩名金丹弟子我也不追究.你要知道,就算是我最後沒有逃走,'鬼仙門’也知道是你做的,你永遠也沒有辦法逃脫'鬼仙門’的追殺……"

"去死吧……"葉默冷笑一聲,根本就沒有將計致元說的話當一回事,真元激蕩之下,無數的紫色刀芒向著計致元鋪天蓋地的卷去.同時'無影’和攻擊陣法也發動起來.

不要說'鬼仙派’區區一個五星宗門,就算是六星七星甚至九星宗門,敢威脅他葉默,他也絕對不會手下容情.

計致元臉色一變,他想不到葉默竟然絲毫都不怕'鬼仙派’,敢對他動手.可是此時他也想不了那麼多了,頭頂上薄如蟬翼的飛劍,同樣的帶起無數的銀光噴薄出去.

可是這里是葉默的陣法,這個陣法里面都是葉默的陣旗,每一個角落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計致元那無聲無息漫天卷起的劍影對葉默再沒有任何的傷害,幾乎在他劍影激發的同時,葉默陣法中激蕩出來的白色光罩,就猶如長了眼睛一般的將他的劍影給攔住.

葉默松了口氣,對計致元的這種恐怖劍技他是真的有些忌憚.那種劍技猶如鬼氣一般,陰森冰冷,看不見抓不到,但是卻無處不在,甚至殺傷力還驚人無比.如果他不是提前在這里布置了一個陣基,這種劍技他還真的找不到好的辦法反攻.

"轟轟轟轟轟"

當計致元的陰森鬼氣劍影被葉默的陣法擋住的時候,計致元更是催動他的飛劍,那鬼氣的劍影忽然一變,原先那種若有若無無法觸摸的感覺消失不見.瞬間卻變得凌厲壓迫起來,猶如電閃雷鳴一般,將葉默阻攔劍技的陣法撞擊的轟轟作響,似乎隨時都可以將這個陣法給爆開掉.

葉默心里一凜,他立即就知道對方這套劍技遠遠不是剛才展現出來的那些,如果自己的陣法用的不是極品靈石,說不定已經被轟破了.

想到這里,葉默哪里還敢怠慢,在'紫銊’卷去無盡的紫芒刀氣後,再次握緊'紫銊’,就這樣一刀劈了過去.他絕地不能讓計致元繼續催發他的真元,轟擊自己的陣法.

"嘭嘭……"

又是無數沉悶的聲音響起,葉默的紫色刀芒完全撞擊在了計致元撐起來的一把猶如鍋蓋一般的盾牌之上.

葉默看見計致元被他的刀芒撞擊的狂噴數口鮮血,可是那些刀芒卻最終被他擋住.

紫色刀芒雖然厲害,可是面對計致元的這個鍋蓋靈盾,似乎並沒有多大的殺傷力.葉默再不敢猶豫,'幻云行意刀’已經劈出.

原先葉默施展'幻云行意刀’總是激發出無數的刀芒,然後將用自己的意念控制刀芒.可是這一次葉默沒有激發任何的刀芒,之上閉上眼睛一刀劈出.

他選擇的是自己最有感覺的一處地方劈出,如果別人看見這一刀,一定會不解.因為葉默這一刀劈出的地方正好是計致元手里圓盾最中間的地方,也就是說圓盾防護最厲害的地方.如一定要說不同,那就是葉默這一刀稍微傾斜.

計致元同樣也不懂,他不明白葉默為什麼要出這樣的一刀.不過他隨即就冷笑起來,葉默這是在和他比拼真元呢.他或者很信任他手里的菜刀,但是區區一個金丹一層修士就敢和他比拼真元,甚至還在面對他拿著中品靈器的情況下,那實在是太小看他計致元了.

下一刻,葉默的'紫銊’已經劈在了他的盾牌靈器之上.

"咔嚓"

這聲音猶如一根針一般刺痛了計致元的耳膜,他怎麼可能聽到這種聲音?葉默的'紫銊’猶如切去一塊豆腐一般的劈碎了他的盾牌靈器,然後直接的同樣劈在了他的前胸."噗"的一聲,在他的影劍傷了葉默數次之後,葉默的'紫銊’第一次砍中了計致元,計致元重傷.

他竟然在這一瞬間找到了自己靈器最脆弱的地方,並且還可以通過破壞靈器內部的結構劈開靈器盾牌?計致元不敢相信的看著手上斷裂的靈盾,心里只有一個聲音,這怎麼可能?就算是他胸前已經傷到骨頭的尺長傷口也顧不上了.

任何法寶靈器都有一個最脆弱的地方,那等于法寶的罩門,法寶等級越好,罩門越小.但是對修士來說,法寶的罩門根本就不算什麼,因為自己的法寶都是自己煉化的,除了自己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就算是別人知道,如果劈在法寶上的真元不能和法寶本身的結構相呼應,也無法傷害法寶.

可是葉默竟然找到他靈盾的弱點後,還可以抓住這個靈器的結構,一刀將他的盾牌劈成兩半,讓他如何不驚駭.

看見計致元驚駭無比,葉默哪里還會放過這個機會,手里的'紫銊’又是一刀劈出,幻云飛旋刀.同時,潛伏在一邊的'無影’也沖了上去.

計致元體內精血被'無影’吞噬的瞬間,再次看見了葉默的紫色菜刀,頓時心魂俱裂.

"噗噗噗噗"

無數的血霧濺起,計致元被葉默的幻云飛旋刀完全裹住.

此時的計致元甚至連當初葉默在'沙原藥谷’里面遇見的那個金丹圓滿修士都不如,被'無影’直接吞噬掉金丹.

葉默沒有繼續讓'無影’吞噬計致元的經脈,而是直接將'無影’招回來,同時收起了自己的陣旗.

至于計致元的那把薄如蟬翼的飛劍被葉默收進了金頁世界,他不敢放入自己的戒指,以防萬一.

此時葉默心里只有欣喜,他欣喜的固然有打敗了計致元,更重要的是他真正的掌控了以意禦刀的那種感覺.

沒有了金丹的計致元兩眼無神的看著葉默,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葉默收回陣旗後,這才看著計致元冷聲說道:"你的飛劍傷口怎麼愈合?說吧,說出來我給你一個痛快,如果不說的話,我就會和你說的那樣,用火焰燒了你的神魂."

計致元打了個冷戰,他的眼神忽然再次冰冷陰森起來,"姓葉的,你完了,就算是你逃遍整個北望洲,你也逃不脫'鬼仙派’的追殺……"

葉默一個耳光過去,"別廢話,說還是不說."

"你做夢."計致元冷笑說道,他相信以葉默金丹初期的修為,就算是殺了他,也沒有辦法阻止他的秘法逃走生魂,他還可以再成為一個鬼修.

時間對葉默來說非常的寶貴,他才沒有時間去和計致元來啰嗦.他拿出一枚五色幡對計致元說道,既然你不說,那就不用說了.

"五彩噬魂幡?"計致元忽然臉色大變,震撼的叫了出來.

上篇:第六卷 第九百四十七章 詭異的劍影     下篇:第六卷 第九百四十九章 河州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