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六卷 第九百五十二章 遺跡紅人眼  
   
第六卷 第九百五十二章 遺跡紅人眼

進入'空間陣門’後,出現在葉默眼前的是一道長長的石階,葉默的神識小心的探了下去,卻發現前面的四人已經消失不見,顯然這里面有屏蔽神識的功能.

葉默沿著石階走下去大約一千多米後,神識再次掃到了那前面的四人,那四人卻停在了一處六角形的空曠大廳處.只是這大廳四周全部都是照明陣法,雖然過了許多年,但是這些照明陣法依然可以吸收這里的靈氣,大廳中隱約現出一些昏黃的燈光來.

葉默忽然明白了為什麼這里的靈氣如此匱乏了,這里有這麼多的陣法,而且每一個陣法都是吸收附近的靈氣.就算是再多的靈氣,經過無數年的吸收後,也變得匱乏起來.

這附近沒有什麼靈草也就情有可原了.

這四人之所以停在了這個巨大的大廳,那是因為大廳除了正後方一個巨大的刀形凹槽外,是一無所有.

葉默估摸了一下他的那把鏽跡斑斑的大刀,似乎和這個凹槽很是吻合.看來那兩個築基修士還真的沒有說錯,他得到的那個大刀就是這里的鑰匙.

"沒有門,也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進去,怎麼辦?"張乘風看了這個光溜溜的大廳後,問了一句,同時心情也沒有了原先的開心.

費賜江看了看大廳,還有那個刀型的凹槽說道:"果然那家伙搶走的九叉厚背刀就是鑰匙,現在我們雖然找到了這里,但是沒有鑰匙一樣的沒有辦法進去."

張乘風忽然祭出一把飛劍,對著大廳的後壁就是一下.

只是一聲悶響而已,張乘風的飛劍對這個大廳的後壁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甚至連一些火星都沒有濺起.

"這里絕對不是強攻可以打破的,如果強攻,不要說我們四人,就算是元嬰修士,估計也沒有辦法打破這里."那名羅姓的老者忽然說了一句.

費賜江忠厚老實的臉孔抽搐了幾下,面對寶山卻進不去,他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現在聽了羅姓老者的話,更是心中火氣燃燒,他強忍著火氣說道:"羅兄,你不是說有你可以通過陣法進入嗎?"

嘴里在埋怨羅姓老者,心里卻再怒火那名築基修士,區區一名築基修士敢在他手里搶拍東西不說,還這麼好的狗屎運氣,竟然連這種古跡的鑰匙都能弄到.

"你有那搶走厚背刀修士的消息嗎?"那名冷冰的女子忽然問了一句,雖然她沒有說名字,但是大家都知道她問的應該是費賜江.

費賜江搖了搖頭,"沒有,當初我得知這個古跡後,就找到了羅道友.我也和你們說過,他有一個陣法需要四名金丹修士才能組成.羅兄,無論成還是不成,我們還是先用原來商量好的辦法布置一個陣,試試看吧,實在不行再說."

那女子搖了搖頭說道:"一般的陣法,我想對這個大廳也沒有任何作用.羅兄最多也只能布置三級陣法,而這個大廳我看沒有四級以上的陣法,很難撼動."

"無論怎麼樣,既然來了,我們總要試試看,最後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再去調查那小子的下落."張乘風插口說道.

費賜江聽了那女子的話,忽然有了一些後悔,他應該先找到那名拿了厚背刀的修士,然後自己過來的.要是最後萬一和這女人說的那樣,姓羅的陣法也破不掉這個大廳,那他虧了.不但沒有拿到任何東西,還暴露了這個古跡.

聽了張乘風的話,羅姓老者點了點頭,不斷的拿出陣旗開始在那刀型凹槽前方布置陣法.

葉默精通陣法,開始他看的出來,這老者布置的是一個'四象破位陣’.顯然布置這個陣法的目的,就是想借助四名金丹修士同時發力,然後通過'四象破位陣’轟破這個大廳.

可是當葉默發現這老者在這個'四象破位陣’布置完成後,竟然又在這個陣法的外圍加了一個隱匿的祭血陣法的時候,立即就知道這姓羅的不安好心.

果然這羅姓老者布置完陣法後,然後說道:"這'四象破位陣’需要精血為引,我們四個人每人逼出一滴精血,然後將精血滴到陣心."

葉默心里冷笑,果然是這樣,祭血陣法需要精血為引,一旦修士滴出自己的精血,那大陣發動的時候,就可以吸收修士的精血來補充能量.有些像自己的'無影’,可是'無影’吸收精血卻不需要用精血為引.

羅姓老者說完,自己先滴出一滴精血放在陣心之上.看見羅姓老者自己都滴了精血,另外三人都沒有多想,紛紛滴出精血放入陣心.

羅姓老者看見幾名修士都已經滴入精血,他的眼角不在意的閃過一絲喜悅,但是這絲喜悅很快就消失不見.

"好了,現在我們四人分別占據這'四象破位陣’的一角."說完這羅姓老者先占據了震位.

本來離開震位最近的是張乘風,他見羅姓老者占據了震位後,只好主動站在了坎位.而那女子見狀後,更是毫不猶豫的占兌位.三人都已經站好了,余下的費賜江只能站在離位了.

離位最靠近大廳的後壁,費賜江總感覺心里怪怪的.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可是他又說不上來.

就在他還在想的時候,那羅姓老者忽然說道:"我現在要發動陣法攻擊了,大家各自運轉真元注入陣法當中,不要停止,真元越充足,'四象破位陣’越厲害."

說完羅姓老者先丟下一枚陣旗,然後首先向陣法當中注入真元.

'四象破位陣’閃出一絲淡淡的黃光,其余三人看見陣法已經發動,立即也開始向'四象破位陣’陣法當中注入真元.

"嘭"的一聲,'四象破位陣’猶如被充起來的皮球一般,頓時充滿了爆炸性的能量.

"轟轟轟……"

當'四象破位陣’被四名金丹修士同時注入真元之後,立即就激發開來.強烈的狂暴能量從陣中沖了出來,直接撞擊在那刀型凹槽上面,整個大廳頓時一陣的晃動.

葉默心里一動,這個陣法竟然有用?不過隨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個古跡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很多防禦陣法都有了一些松動,這個'四象破位陣’撼動大廳也不足為其.

陣法被激發起來,那羅姓老者不斷的丟出陣旗,一道道爆炸性的能量沖擊到了大廳的後壁,那晃動越來越厲害.

站在離位的費賜江靠近陣法轟擊的地方最近,身上已經被轟的凌亂不堪,在這樣下去,他不死也要重傷.想到這里,他連忙說道:"費兄,不行了,快停一下,這個位置我堅持不下去了,要休息一會."

羅姓老者卻微微一笑說道:"費道友,不要著急,應該很快就好了,你再堅持一下,用不了多久."

除了羅姓老者外,那女子和張乘風的位置沖擊雖然沒有費賜江大,但是也有一些沖擊.

"轟."又是一聲爆炸,巨大的能量將費賜江反噬的噴出一口鮮血.

"羅由平,你做什麼?為什麼這個陣法不斷的吸收我的真元,無法停止?"費賜江總算是發現了不對,他的真元就是不往陣法當中注入,也被陣法吸收進去.

那叫羅由平的老者恍如未聞一般,只是不斷的丟出陣旗,然後發動陣法.

"羅由平這混蛋要獨吞."費賜江尖聲叫道.

不用費賜江提醒,那名女子和張乘風早已發現了不對,兩人同時知道他們都著了羅由平的道了,都是一臉的憤怒.

張乘風更是同樣的叫了出來,"姓羅的,你難道要和我們三人同時作對嗎?快點停止,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

那名女子卻一言不發,似乎在發動什麼功法.

葉默卻冷笑一聲,吸收真元?費賜江等人還不了解祭血陣法的威力.這祭血陣法吸收真元只是最初的威力而已,一旦這陣法積累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是吸收真元了,而是吸收精血了.

不過葉默沒有絲毫動手的意思,就算是不用鑰匙,這個羅由平用陣法打碎了這個大廳,進入古跡遺址,葉默也不用擔心.

"轟轟轟"

又是數聲爆炸聲從陣法當中沖出攻擊在大廳的後壁,葉默甚至能感覺到他腳下都在搖晃起來,此時就是那名羅姓老者臉上也充滿了緊張和關注.

費賜江更是狂噴數口鮮血,大聲叫道:"羅由平,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畜生,我隱劍門絕對不會放過你,啊……"

只是他的話才說了一般,就是一聲慘叫,"羅由平,你竟然敢吸我的精血……"

張乘風和那名女子也是臉色慘白,他們同樣感受到了精血被吸收.

那名女子忽然拿出一張符箓,對著符箓噴出一口鮮血.

羅由平看見那女子拿出那張符箓後,頓時臉色大變,他更是一把抓住數枚陣旗丟了出去.

可是那女子的符箓已經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轉眼就將那名女子卷走,消失在了大廳當中.

"八級遁空符"葉默心里暗驚,這種符箓可是價值連城啊,沒想到這個只有金丹修為的女子身上竟然有這種符箓,顯然這女人來曆不簡單.

一個來曆不簡單的女人逃走了,估計這里很快就不是秘密了,葉默第一個想法就是,他必須要盡快的將這個古跡搜尋一遍,然後快點離開.

上篇:第六卷 第九百五十一章 冤家路窄     下篇:第六卷 第九百五十三章 用困陣對付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