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九百五十八章 心急  
   
第七卷 第九百五十八章 心急

這一路走來耽擱了這麼長的時間,雖然有繞路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葉默在一邊修煉一邊研究'天華丹’.他有一瓶'天華丹’,但是卻不敢吃.那個六角大廳里面的家伙說,這種丹藥能讓他半年晉級到金丹圓滿,這個恐怖的晉級速度就是葉默都不敢相信.

所以他不惜花大量的時間去研究'天華丹’,如果真的研究出來了'天華丹’,他金丹期的修煉就再也不用擔心了.

哪怕他花了一年時間研究'天華丹’,最後又花了半年時間去晉級,他也感覺合算.因為如果沒有'天華丹’,他哪怕是有靈脈和各種丹藥,想要達到金丹圓滿,至少也需要數年時間.

如果沒有各種丹藥也沒有靈脈的話,就算是他修煉個五六十年,也不一定能達到金丹圓滿.

好在三個月的時間葉默並沒有白費,'天華丹’雖然還沒有被他破解出來,卻也有了一些眉目,至少知道了一兩種靈藥.

而更讓葉默高興的是,他的神識攻擊已經形成了一個大致的皺形,他將這個神識攻擊的功法稱之為'紫眼神魂切割’.畢竟這個功法來自于'三眼紫蛙’,用'紫眼神魂切割’也算是沒有埋沒'三眼紫蛙’的功勞.

'紫眼神魂切割’被葉默分為了七層,修煉成第一層可以讓神識攻擊別人的神識,產生神魂刺,在攻擊的瞬間可以讓對方神識刺痛,頭腦有短暫的暈眩.但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別人必須要探出神識.

'紫眼神魂切割’修煉到第二層可以切斷對方探出來的部分神識,讓他神魂受傷,神識難以恢複.第三層就可以產生神識刀,神識刀卻不是讓對方頭腦短暫的暈眩了,而是攻擊對方的識海,如果對方的識海不強大的話,很容易被神識刀攻破,然後造成.也就是說修煉到第三層的話,就算是別人神識不探出來,也可以主動攻擊了.

如果能修煉到了第七層,更是可以通過神魂攻擊直接將對方的識海攪碎,對方不用動手,也直接成為了一個白癡.

'紫眼神魂切割’的神魂攻擊可以說是防不勝防,除非對方有極其稀少的神識防禦法寶,否則這種功法就是一個大殺器.

可是'紫眼神魂切割’也有致命的弱點,就是對施展者的神識傷害也很大,而且對使用者的神識要求更大.

就算是葉默,現在也只能連續兩次施展'紫眼神魂切割’的第一層而已,如果繼續施展,不用他攻擊別人,自己先昏倒了.

可以說殺傷越大,後遺症越大.但是葉默相信,隨著他的神識不斷增強,總有一天,他的'紫眼神魂切割’可以完全無視自身的傷害.

除了'紫眼神魂切割’有了很大的進展外,葉默的修為還從金丹二層初期提升到了金丹二層的中期.這其中用掉了一瓶'凝碧丹’,消耗不能說不大.

來到江川城後,葉默沒有急著修煉,他找到了一處客棧,准備過一天再走.這也是葉默一貫以來的作風,每到一個地方,他都會小心的打聽一下這里最近是不是有什麼通緝令,有沒有針對他的追殺令之類的.

一旦發現任何針對他的蛛絲馬跡,他都會毫不猶豫的換一個方向.他不怕浪費時間,就怕將追殺他的人帶到了斐海城他還不知道.

雖然一路走來,他並沒有發現什麼針對他的通緝令,但是他依然小心翼翼.

葉默一到江川城,就知道這里沒有什麼高明的修士,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築基修士而已.所以他進入客棧後,第一件事就是探出自己的神識小心的覆蓋了整個江川城.

哪怕他知道這里沒有金丹修士,他也沒有囂張的將神識鋪天蓋地而去.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的位置.

相比起地球,葉默覺得以他的這種實力,在洛月大陸這種地方,小心總是沒有錯的.

葉默的神識緩緩的擴散出去,忽然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湧到了他的心頭.葉默的注意力立即就被吸引過去,一名年輕的少女手里戴著一個手鏈,那少女看起來俏皮可愛,倒也長得不丑.可是最讓葉默震驚的不是這個少女,而是她的手鏈.

這手鏈是他煉制的,而且還是他最初煉制的手鏈,是一個主動攻擊的最初等的法器手鏈.

葉默不是煉器師,可是他煉制法器有一個習慣,就是喜歡留下自己的神識標記.而他來到洛月大陸後,還沒有煉制過法器,這里出現了一個他煉制的法器,顯然這是他認識的人當中有人丟失的.

葉默知道他煉制的手鏈都是送給自己身邊人的,別人絕對不會有.

看見這手鏈後,葉默根本就沒有心思再仔細的查探下去,直接從客棧離開,來到了這個少女的房間,一把抓住這少女的手腕,將她的手鏈奪了下來.

這少女本來一個人在房間里面看書,自得其樂,可是就這麼突然從天而降出現一個男子,而這男子竟然凶神惡煞的搶走她的手鏈,讓她驚慌不已,頓時就大聲尖叫出來.

這少女的家境顯然不錯,甚至還有些勢力.不但住的地方是一個極其大的私人府邸,而且她一聲尖叫後,外面馬上就跑來了兩名婢女,甚至其中的一人身手還不錯.

葉默沒有理睬這些,他拿到手鏈的那一刻,就知道這手鏈是誰的了.當初他在神農架煉制的,讓甯輕雪帶給蘇靜雯的.

蘇靜雯的手鏈都出現在這里,顯然蘇靜雯也來到北望洲,而且還凶多吉少了.而葉默更是知道,憶墨也是和蘇靜雯在一起的.

"你是誰?為什麼來我的房間,搶走我的東西?"那名少女此時也從最初的驚慌當中鎮定了下來.她看出來了,對方來這里的意思似乎就是那只手鏈.他的注意力只是在手鏈上面,甚至連她的驚叫都沒有阻止.

"小姐,你怎麼了?"兩名婢女一進來就看見了葉默,立即就站在了那名少女的旁邊,然後將那少女護在身後.

葉默沒有心情理睬這些,他冷冷的看著這名少女說道:"這手鏈你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說."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少女看見葉默果然是問手鏈,而且語氣不善.加上她又聽見了院子里面連續不斷的腳步聲,知道護院里面的武士已經過來了,底氣頓時足了起來.

果然這少女的話音剛落,數名強壯的武士就來到了房間之外.

一名看似領頭的健壯武士看見小姐沒事,送算是松了口氣,連忙問道:"小姐,是怎麼回事?是這人冒犯你嗎?要不要抓起來."

葉默根本就不等那名少女說話,抬起手朝後面就是這樣一揮,那數名強壯的護院猶如落下的樹葉一般,就被葉默的真元揮走,全部摔在了數丈之外的院子里面,砰砰聲不絕.

那名少女驚駭的張著嘴巴,還沒有來得及再次尖叫出來,葉默一抬手,她面前的那張梳妝桌已經變的粉碎.

然後她就聽見了葉默更加冰冷的聲音,"我給你三個呼吸,如果你不回答的話,你永遠就不用回答了."

涉及到了蘇靜雯的生死,葉默再也沒有了耐心.

那名女婢倒是最先反應過來,立即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根本就是傳說中的仙師,她頓時渾身發抖起來.那些仙師殺人從來都不需要理由的,而且隨手就殺了,現在眼前的這名仙師如此暴怒,顯然耐心有限.

她強忍著內心的恐懼和顫抖,趕緊搖了搖那名少女.

那少女也反應過來,竟然興奮的叫道:"您是仙師大人?"

"一,二,……"葉默語氣冰冷的數著,沒有絲毫要改變語氣的意思.

此時那少女才知道現在不是崇拜對方的時候,趕緊說道:"這個手鏈是我在'珍飾閣’看見的,我看見這手鏈後,就感覺很是漂亮,就買了下來……"

當她還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抬頭卻發現眼前的那個男子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我看見仙師了,還是很厲害的仙師……"那少女竟然還沉浸在剛才看見葉默的過程當中.

"小姐,小聲點,那些仙師脾氣古怪,一不小心就會殺人……"一名女婢看見自己的小姐還沒有反應過來,連忙小聲的提醒了一句.

……

葉默此時已經出現在了'珍飾閣’的大門口,他的神識剛才恰好掃到了這里,所以一聽到這里後,立即就找了過來.

他煉制的手鏈雖然是低檔的上不了檔次的法器,可也是法器.之所以被放在'珍飾閣’這種出售普通首飾的地方出售,那是因為這種主動攻擊的法器,如果不去攻擊它,普通人是看不出來的.

"這位客官,您要購買首飾嗎?請上樓……"看見葉默到來,一名機靈的伙計已經迎了上來.

葉默現在哪有什麼心思去和他廢話,直接說道:"將你們的掌櫃叫來,我找他有事情."

那伙計也是八面玲瓏之人,一聽見葉默的話,再看看葉默的表情,就知道眼前這位恐怕不是來購買首飾的,說不定是來找茬的.

他的語氣頓時沒有了剛才的客氣,而是變的平淡說道:"掌櫃不在,你恐怕要失望了.如果你不買首飾的話,請便吧."

上篇:第七卷 第九百五十七章 南安玄冰山     下篇:第七卷 第九百五十九章 尋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