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九百六十一章 執念  
   
第七卷 第九百六十一章 執念

"咦,竟然是'意念強迫症’,好強大執念的一個女子."說這句話的竟然是那名被孫厚常送出來的相貌普通的男子.

葉默聽見這個聲音卻如聽仙音,急忙上前恭謹的抱拳說道:"這位道友,你知道她的病因?"

這普通相貌的男子雖然修為比葉默高出很多,可是為人卻似乎很和善.他點了點頭說道:"我是知道她的病因,因為我就見到過.你應該也是來找孫丹師來求藥的吧?不過我估計你要失望了."

孫厚常冷冷的看了一眼葉默和他懷里的蘇靜雯,眼神冷漠,沒有說話.

葉默對孫厚常的表現很是不爽,區區一個煉丹的丹師而已,有什麼好擺做派的?自己還是丹王呢.不過這名相貌普通的男子都認出來了蘇靜雯的病情,葉默也不敢對孫厚常太過小看了.

再說他也知道現在是來求人的,只好再次抱拳說道:"孫丹師,請問……"

不等葉默將話說完,孫厚常就擺了擺手說道:"不用請問,我沒有辦法治療這個病,就是'意念強迫症’這幾個字我也是第一次聽到."

說完竟不再理睬葉默,而是對那相貌普通的男子抱了一下拳說道:"黎兄,孫某就不遠送了."

說完這句話後,轉身進入里面,陣門再次關起.

那叫黎兄的男子對葉默攤攤手說道:"他就是這樣一個脾氣古怪的人,但他卻是一個六品靈丹師,我也是來找他煉丹的.不過這種病症,我估計他是真的不知道,我也是偶然才聽說過一次的.就算是你和他計較,也是沒有任何用處."

葉默哪里有時間去和孫厚常計較,他除了要救醒蘇靜雯外,還有他更迫切的要知道憶墨幾人去了什麼地方,這些他都必須要問蘇靜雯.既然此人都說孫厚常沒有辦法治療,他哪里還會去管孫厚常?

但是這個消息葉默卻不會放過,他再次拱手問道:"這位道友請了,你可知道'意念強迫症’如何治療?"

黎姓修士搖了搖頭說道:"我之所以知道'意念強迫症’,是因為七十年前我和一位長輩去拜訪一位前輩高人,見過一名這種病情的人.當時那位前輩高人說此病是因為心里某一種執念太深,這種執念已經超越了患者對生死的眷戀.如果沒有辦法從精神深層次喚醒她的執念,是根本無藥可醫的."

"那位前輩最後怎麼說?"葉默急切的問道.

看見葉默如此急切的摸樣,黎姓修士有些同情的說道:"那前輩當時也沒有辦法治好,他只是說,這種病人需要了解她的執念,然後配合喚醒精神魂魄的丹藥才可以.可是現在喚醒神魂的丹藥之珍貴,恐怕……."

似乎不忍心葉默看見葉默的失望,黎姓修士再次說道:"不要說喚醒精神執念的丹藥了,就是修複神識的丹藥都異常珍貴.上次我聽說過碎葉城的丹王大賽上,有一名丹師通過'引神草’組合出了'織神丹’,或許你可以去尋找他看看……"

葉默心里一呆,那個人不就是我嗎?如果我有辦法我還來求什麼六品靈丹師?

見葉默有些發愣,黎姓修士繼續說道:"當時那位前輩高人說有一種藥材叫'楫蘭春曉’,如果用這種藥材入丹的話,或許可以喚醒病人的精神神魂執念.如果上次丹會上的那煉丹名人堂第一的丹師願意出手,說不定真的能將這種丹藥組合起來……"

葉默忽然有些明了,他是當局者迷,自己就是一個丹王級別的人,只是一時間著急,想不起來那麼多.也沒有明白蘇靜雯是精神執念太深的緣故.

'楫蘭春曉’他當然知道,這只是一種三級靈草而已,確實和此人說的一般,對精神治療有極大的作用.或許他真的可以用這種藥材煉制丹藥,然後試試看.況且他現在已經知道了蘇靜雯是執念太深,很有可能這執念就和他有關系.

唯一難的是'楫蘭春曉’去何處尋找,葉默一時間倒是擔心起來.'楫蘭春曉’雖然是三級靈藥,可是卻極其少見,比一般的五級靈草的珍貴程度不會少多少.

況且葉默也明白對方說的意思,因為'楫蘭春曉’雖然沒有'引神草’那麼難入丹,卻也是一種極難入丹的藥材.自己有將'引神草’入丹的先例,將'楫蘭春曉’入丹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這里,葉默豁然開朗,就算是不能將'楫蘭春曉’入丹,他還有'複神丹’.那可是天級三品的丹藥,修複神魂的最好丹藥,哪怕是不能完全治療好蘇靜雯,也可以讓她好轉吧.

況且'複神丹’這種丹藥不含爆發性的靈力,對沒有修煉過的蘇靜雯也沒有任何的傷害.

葉默明白這個道理後,立即拿出一顆'複神丹’放入蘇靜雯的嘴里.

'複神丹’入口即化,蘇靜雯吃了'複神丹’後,眼睛竟然閉了起來,過了一會,她居然沉睡了過去.

葉默心里大喜,蘇靜雯幾天不睡覺,這才是更讓他擔心的,如果不是自己幫她洗過髓,說不定還真的很難堅持下去.此時她已經睡覺了,就是說,就算是她不好,也可以有充分的時間讓自己去尋找'楫蘭春曉’.或者就算是沒有'楫蘭春曉’,長時間服用'複神丹’,她也可以康複.

找到了蘇靜雯的病因,還有幫她治療的可行性辦法,葉默心里大是暢快,他很是感謝眼前的這名修士.現在蘇靜雯睡著了,他這才再次感謝道,"多謝黎兄,真是聽君一席話,茅塞頓開."

這黎姓修士這才反應過了,他驚異的看著沉睡的蘇靜雯說道:"我聽那位前輩說'意念強迫症’是不會陷入沉睡的,你用的是什麼辦法?竟然給她吃了一顆丹藥就讓她睡著了?"

這黎姓修士對葉默幫助甚大,葉默也不願意隱瞞他,隨即說道:"是我偶然得到的一顆'複神丹’……"

"什麼?"葉默的話沒有說完,和黎姓修士就大驚問道,"你說的是天級三品丹藥'複神丹’?"

就算是問了話,他也不敢相信,雖然他不知道'複神丹’是通過什麼藥材煉制的,但是天級三品丹藥,一顆就是價值連城,而眼前的這個修士竟然隨便就給了一顆給他懷里的女子吃,這要有多富有啊?

葉默不願意就此事多談,他只好再次說道:"黎姓,我要去尋找'楫蘭春曉’了,就此別過."

本來葉默受了此人的好處,很想報上自己的名字,可是一想到自己現在得罪的人這麼多,想想也就算了.

葉默這話一說出來,黎姓修士就知道葉默應該是不想繼續'複神丹’的話題,他也沒有再問,而是說道:"如果你要找'楫蘭春曉’,我倒是知道有一個地方四天後會有這種藥材."

"什麼地方?"葉默脫口而出.

"四天後在朔邯城有一個小型的金丹交流會,我聽說有人會拿'楫蘭春曉’過去.我正好也要去參加,如果你去的話,倒是可以和我一起."這黎姓修士說道.

竟然有這麼巧的事情?葉默看了看這黎姓修士,發現他語氣真誠,而且確實也沒有感受到不妥,心里知道此人還真的是一個熱心腸的修士.

他點了點頭說道:"如此就多謝黎兄了,我叫莫影,一名散修.不知道黎兄來找孫常厚煉制什麼丹藥,竟然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這黎姓修士呵呵一笑說道:"我叫黎經旻,和你一樣,也是散修.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弄到了兩株'青蘊草’,我想請孫丹師煉制一爐'青蘊丹’."

葉默愣了一下,他感覺這個黎經旻和孫常厚的名字應該倒換一下,這個叫經旻的一點都不'精明’,而那個叫常厚的家伙也是半點厚道也沒有.

不過黎經旻幫過他,他總不能讓黎經旻被坑.況且這個孫常厚,葉默對他實在是沒有什麼好感.

想到這里,葉默直接說道:"黎兄,不是我說你做的不對,你要知道'青蘊丹’可不是六品靈丹師能煉制出來的,就算是要煉制'青蘊丹’,那至少需要七品靈丹師.如果想煉制出來特等的'青蘊丹’,甚至需要丹王才可以."

黎經旻苦笑了一聲說道:"我當然知道,可是我認識的丹師當中,只有孫丹師的級別最高.要去尋找七品以上的丹師,說不定我的這點丹藥還不夠付報酬,唉……"

葉默轉瞬就明白了黎經旻的不容易,事實上他自己是丹王,所以體會不到普通修士求取丹藥的痛苦.

起了要幫一把心思的葉默只是沉吟了片刻就說道:"黎兄,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孫常厚是煉制不出來'青蘊丹’的,而且他說煉制一爐丹藥需要一個月也是騙你的.'青蘊丹’我煉制過,就算是差點的七品丹師,也不需要一天的時間."

"你是,是七品靈丹師?"黎經旻被葉默的話驚住了.

上篇:第七卷 第九百六十章 遇見你的時候     下篇:第七卷 第九百六十二章 金丹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