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一千零七章 腦海深處的身影  
   
第七卷 第一千零七章 腦海深處的身影

"葉默,我有些想洛月城了……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回去看看?"宋映竹聽到葉默說'墨月之城’,突然想起來了當初的洛月城.

葉默要離開斐海,這種想念讓她更是難以遏制.沒有葉默,她感覺很是空虛.哪怕葉默沒有時間天天和她在一起,讓她知道他在自己的身邊也好.

葉默抓緊了宋映竹的手,他忽然明白了宋映竹的意思,她不是想念洛月城了,她是真的舍不得離開自己.他沒敢提憶墨,宋映竹看起來很堅強,有的時候其實她比蘇靜雯和葉菱都要脆弱.

"映竹,我向你保證,我肯定會很快回到你們的身邊,將你們帶走.以後我們的修為很高的時候,或許我們就可以回到洛月城了.其實我也很想念那里."葉默的聲音低沉下來.

他雖然這樣說,但是心里知道,要再回到洛月城很難很難,.他只要看看從北望洲去南安洲多困難就知道了.就算是他修煉到了化真又如何?九級傳送陣還不是只能傳送一個無心海的距離?

當初在小世界到洛月的傳送陣,葉默很懷疑是不是修真界的修士布置下來的.就算是修真界的修士布置下來的,那也是能力通天的修士,他能行嗎?

葉菱在這里,但他還有一個弟弟葉子峰在那邊.葉菱雖然從來沒有說過,可是葉默卻看的出來她很想念二哥,只是不願意說出來而已.

他這一刻甚至想起了云冰,那個嬌媚的少婦,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還有聞冬,她的理想實現了嗎?甯海那個屋子還在不在?許平等人又怎麼樣了?

那個東方旺還會不會出什麼蛾子?黃億年應該可以擋的住他吧?

然後曾震俠,韓在幸,蕭蕾,顏姐,俞二虎,郁妙彤,施修……無數熟悉的面孔在葉默的眼前慢慢的晃過,葉默忽然感覺有些傷感,多少年後他會再回到洛月城回到甯海,只是那多少年後,他們還都在嗎?

最後定在他腦海里面清晰起來的竟然是一個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女,是落喧.葉默這才發現,他雖然一直沒有去惦記這個女孩,可是她的影子竟然在他的腦海當中生根了.

她是陪自己一起從十二樓跳下去的女孩,或許讓葉默記住她的是她的那一句話吧,"我只是不想葉大哥你再失望一次而已."

僅此而已?

"或許我欠她的."葉默喃喃自語了一句.

他說欠落喧的沒有任何誇張的成分在里面,他的金頁世界就是因為落喧才得到的.如果沒有落喧,他不可能有金頁世界.而且金頁世界的三張金色的紙張,落喧一個人就給了他兩張.

她甚至瞞著情同姐妹的兩個師姐,那份厚情,雖然當時他和落喧兩人都不覺得,可是現在葉默卻清晰的感覺了出來.

當初落喧在雙石崖失蹤,他去找了又找,可是卻始終沒有找到.

金頁世界對他的作用顯而易見.如果不是金頁世界,他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如果不是金頁世界,他沒有'三生決’,也絕無可能走到今天的地步.可以說他能到今天,和當初落喧的那一番厚誼分不開.

而他竟然連落喧的尸體都沒有找到,葉默心里歎息了一聲,神情愈發落寞起來.

感受到了葉默沉默和落寞,宋映竹靠緊了葉默身邊,抱住了他的手臂低聲說道:"你有什麼擔心的事情嗎?"

想到離別在即,葉默忽然展眉,將那些郁悶的心思全部拋在一邊,拉住宋映竹說道:"映竹,你放心,我一定盡快來帶你們一起走.你在這里好好修煉,別擔心我."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對宋映竹說這個話了,葉默下定決心,他一定要建立一個屬于自己的地方,然後讓自己身邊的人都在一起,再也不用四處奔波,再也不用四處飄零.

"嗯,我相信你."宋映竹也拋開了那種愁緒,她想讓葉默離開的時候也要開心點.

"映竹,我馬上走了,不回去和靜雯她們告別了,你告訴她們,我會很快回來……"葉默很想見見葉菱和蘇靜雯等人再走,可是他知道最難的是分離.原來他出去最多一年半載,這次去南安洲還不知道多久.

蘇靜雯和葉菱都在努力修煉,這個時候面臨分別,肯定會對她們的心境有影響.對葉默來說,她們修煉的速度越快越好.

宋映竹明白葉默的意思,她點點頭柔聲說道:"靈石還夠嗎?'墨月’現在靈石很多,要不你回去拿些靈石?"

葉默感受到那種溫馨的叮囑,卻搖了搖頭.他的靈石加起來都有一個億了.而且墨月的靈石也不過一個多億,其中一個億還是'揚海商會’的賠償.'揚海商會’拿出一個億的靈石後,幾乎已經空了.

兩人都不再說話,只是感受那種靜謐的享受.雖然在這嘈雜無比的大街上,可是兩人都感覺到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甯靜.

一陣嘈雜聲音打斷了兩人那種甯靜的感覺,葉默抬起頭,卻發現一男一女被三名築基後期修士圍住.

被圍住的兩人,那名男子是築基後期修為,那名女子似乎剛剛築基,氣息還有些不大穩定.

此時被攔住的那一男一女都臉上有些慌張,顯然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這種事情.

讓葉默驚訝的是,那名女子他竟然認識.就是他第一次到小世界後,碰見的那個磁西鎮的于雨燕.這是一個精于計算,而且很勢利的女人.葉默對他是一向沒有好感,當初她還打算用葉默當做替罪羊的,只是葉默讓她沒吃完兜著走了而已.

"是你?葉默……"驚慌中的于雨燕顯然也認出來了葉默,驚喜的叫了一句,不過轉眼就想起來了自己和葉默的關系,眼里的驚喜又消失不見.但是那種渴望得到幫助的眼神,依然還在.

站在葉默現在的高度,早就沒有了和于雨燕計較的意思了.但是當初這個女人不止一次的算計過他,讓他出手幫忙那也是不可能的.

"別跟老子葉默,默葉的,老子不管他是什麼玩意,今天誰來了你都要將咽下去的吐出來."那三名攔住路的築基修士中,一名築基九層的修士依然冷眼盯著于雨燕說道,甚至連頭都沒有抬起來看一下.

"哼!"宋映竹聽到這名築基修士對葉默出言不遜,立即冷哼了一聲,臉色有些不大好看.

"好大的脾氣……"剛才說話的那名築基修士聽見了宋映竹的冷哼,立即就回頭說了出來,並且抬頭冷冷的看了宋映竹一眼.那意思就是他說話,竟然有人敢在一邊冷哼.

只是他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出來,就被旁邊的同伴給拉住了.那同伴將這說話的築基修士拉到後面後,卻對宋映竹來了一個九十度的彎腰大禮,"晚輩朱長田見過'墨月’宋前輩……"

原本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被拉到後面去的那名築基修士,正准備責問,卻聽見'墨月’兩個字,立即將要說的話吞了下去.他想到剛才自己說的話,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

"你們三個人倒是很威風啊,誰給膽子給你們在斐海鬧事了?現在就給我滾出斐海,否則你們永遠也不要出去了."又一個冷冷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那聲音說完後,卻走到葉默面前行了一個和剛才那築基修士一樣的彎腰禮,"斐海城主府王迪見過葉會主……"

那三名築基修士聽到王迪的話,頓時臉色白的猶如死人.他們這種底層的小人物,就算是再鬧,人家王迪那種大人物也不會正眼看一下.可是沒有想到,今天斐海城的王管事竟然會管這點小事.

等等,那三名築基修士此時才反應過來王迪都要行禮的那個年輕人來,他和'墨月’的宋映竹在一起,而且王管事也叫他葉會主,再聯想到剛才那個女人叫了一句葉默.

三名築基修士就算是豬,也知道眼前的這個年輕男子是誰了,根本就是和他們再跨幾條街也惹不起的那個'墨月’神秘會主葉默.

"原來是王管事,真是幸會啊."葉默抱了抱拳露出笑容,雖然他心里對這個王管事煩膩的不行,可是他走了'墨月’還在.對于斐海城的管事,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同時他也明白,這個王管事應該是知道他之後,立即趕來的.

"能見到葉會主真正有幸,葉會主,這三個草包怎麼處理,請示下."王迪雖然知道葉默不得罪他因為自己是斐海城的管事,可是他同樣知道葉默要想捏死他也很容易.人家身後站著望月宗,而且在望月宗還專門派了一名虛神修士坐鎮'墨月’,目的就是幫助'墨月’撐腰的.

葉默搖了搖頭,對這種人他根本提不起來興趣去做什麼.

"你們還不滾."王迪對那三名築基修士呵斥一聲,然後又對于雨燕說道:"這位姑娘,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話,盡管開口."

他以為于雨燕認識葉默,自己討好一下于雨燕,就是討好葉默.

于雨燕搖了搖頭,然後咬著嘴唇走到葉默面前低聲說道:"多謝你出手幫忙,以前對不起……"

她的聲音越說越低,最後她自己也不知道說什麼了,只是轉身就跑,連那名同伴也沒有去叫.

王管事不知道是什麼情況,當然不會多說什麼.

葉默更是不會去管于雨燕,他和王管事告辭,直接帶著宋映竹前往傳送陣.

上篇:第七卷 第一千零六章 修為飛漲     下篇:第七卷 第一千零八章 到南安難入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