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一千一十四章 遺跡物品  
   
第七卷 第一千一十四章 遺跡物品

鄭億刀看見博容也受傷了,再聽聽博容說的話,終究沒有再說什麼.

防禦陣法被破去後,露出一個洞府的入口,只要看看這入口,幾人就知道,這確實是一個修士遺跡.

"果然是一個修士遺跡."鄭億刀被洞府的入口吸引,就是受傷的陳昱根也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博容好像知道他被懷疑了,直接說道:"我先進去,你們跟在我的後面."

說完也沒有征求葉默等人的意見,就先一步跨進了入口.鄭億刀看見博容進去,立即也跟了進去.

陳昱根也站了起來,他雖然受了重傷,可是面對一個虛神煉器宗師的洞府,當然不願意落在後面.

葉默因為博容對俞白生的陣法很熟悉,反而對他的防范是最小心的.所以他還是落到了最後,跟在了陳昱根的後面.

四人來到一個不是很大的石室當中,博容已經最先停了下來,幾人都盯著坐在石室當中的一具尸體.那尸體沒有了任何生機,但是肉身竟然還在,只是早已死去多時了而已.

"下品道器防禦護甲?"陳昱根驚叫出聲.

那尸體外面的衣服顯然已經腐爛,但是里面的防禦護甲卻完好無損的顯露出來,分明是一件下品道器防禦護甲無疑.

"果然是俞白生前輩的遺跡……"鄭億刀驚歎一聲,剛才對博容的懷疑已經消散殆盡.

"我只要這一套護甲就不枉此行了……"陳昱根喃喃的說了一句.

下品道器護甲的價值在場的人沒有誰不清楚的,就算俞白生是三品煉器師,下品道器護甲的珍貴程度也不是簡單而言的.首先一件下品道器護甲的材料並不是爛大街的東西,有的時候就算是五品,甚至七品的煉器宗師,也不一定有可以煉制下品道器的材料.

其次,就算是可以煉制道器的煉器宗師,也有煉制道器的材料,但也不一定能百分之百的煉制出來道器.萬一失敗,那材料就完全毀掉.而煉器的失敗率不會比煉丹低,這些因素結合起來,下品道器的價值顯然可以預料,更何況是一件下品防禦道器?

"好,陳兄剛才破陣受傷最嚴重,那這件道器護甲就歸陳兄所有,你們三人有沒有意見?"博容忽然開口說道.

葉默搖了搖頭,他沒有什麼意見.雖然下品道器不錯,可是一件護甲被被人穿過的,他不大喜歡.他有些潔癖,更不用說是從一具尸體上扒下來的.當初他之所以要拍下'彩虹羽衣’,那是因為'彩虹羽衣’根本就是剛剛煉制出來,還沒有被人煉化過.

鄭億刀強忍著那種不舍說道:"我也沒有意見."

陳昱根大喜,他對葉默三人抱了抱拳說道,"如此多謝三位了,陳某感激不盡."

說完陳昱根快速的上去將那尸體上的護甲脫了下來,不過他還算是有心,還拿了一套衣服再次幫那尸體套上.做完這些後,他才從那尸體上取下儲物戒指,將儲物戒指交給博容.

博容拿到儲物戒指後,直接說道:"儲物戒指里面的神識禁制已經消失,我現在將戒指里面的東西直接拿出來放在地上,大家一起查看,各位有沒有什麼意見?"

葉默不置可否,鄭億刀搖頭說道:"我沒有意見."

陳昱根剛剛得到了博容的好處,顯然也沒有意見.博容見葉默沒有說話,也沒有再次征求葉默的意見,只是將儲物戒指里面的東西搬了出來.

葉默此時注意到的卻是地上一個倒掉的丹爐,丹爐里面有許多根本就沒有煉化的藥材殘渣,這些沒有煉化的藥材殘渣表明當初這具尸體的主人還在煉丹.

葉默心里暗道,如果這個人真的是俞白生的話,那他也太天才了點.不但精通陣法,是一個五級陣法大師,還是一個三品的煉器師,甚至還會煉丹.這簡直是比自己還要牛的一個人,比自己學的東西還要複雜.

無論是煉丹,煉器,還是陣法都是需要一生精力才可以去研究的通的,葉默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之所以能精通陣法和煉丹,不是他比別人真的聰明多少,而是他修煉的是逆天功法'三生決’.

葉默肯定俞白生修煉的不是'三生決’,一個不是修煉'三生決’的修士竟然連續涉及數個方面,而且都有不小的成就,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地上倒的那個丹爐已經布滿了灰塵,不過是一個下品靈器而已,因為有下品道器在前面,所以這件下品靈器竟然沒有人去關注.

此時博容已經將儲物戒指里面所有的東西都取出來攤在了地上,東西不少,但大多是一些煉器材料,還有兩件下品道器以及三百萬左右的上品靈石.

靈石雖然不少,但是作為一個三品的煉器宗師來說,這點靈石真的不多.不過葉默看見那些煉器材料,就知道這個儲物戒指的主人可能真的是俞白生.一個煉器宗師才這點靈石,唯一的解釋就是,他的靈石應該都用來購買各種材料了,這才造成自己並沒有多少的靈石了.

里面沒有丹藥,估計都被俞白生用完了.但是卻有大量的陣旗,那些陣旗被博容隨意的丟在地上,分布在各個地方,顯得凌亂.

一個五級陣法大師的儲物戒指里面有大量的陣旗,倒也不稀奇.可是葉默看見那些陣旗隨意丟棄的地方,心里就是冷笑了一聲.

這個博容還真有心機,他看似將俞白生的陣旗丟的到處都是,但顯然位置都很有講究.鄭億刀和陳昱根看不出來,可不代表葉默看不出來.他一看就知道這些陣旗隨時都可以形成一個簡單的三級陣法.

能在短時間內形成一個三級陣法,不是博容的布陣水平有多高,而是這些陣旗都不是普通的三級陣旗.

如果這是一個四級陣法的話,葉默現在會想辦法改變幾個陣旗的位置,可是三級陣法他根本就沒有興趣去改變,一個三級陣法對他來說和一張紙沒有什麼區別.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破去.

"這里兩件下品道器,都是攻擊法寶,我和鄭兄一人一件,葉兄可以尋找一下有沒有'煌星石’,大家看如何?"博容這句話說出來,陳昱根和鄭億刀當然沒有什麼問題.他們三人都一個人一件道器了,只有葉默什麼都沒有得到,還要去看看有沒有'煌星石’.

三人都一起看向葉默,這是進來之前就已經說好的,如果葉默不同意的話,那麼三人就要對付一個人了.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我沒有意見,我找找看有沒有'煌星石’.不過如果沒有'煌星石’,我隨意拿一樣東西,也沒有什麼關系吧?"

聽見葉默這麼說,鄭億刀和陳昱根都松了口氣,這樣最好,皆大歡喜,三人都有道器.葉默畢竟是一個不熟悉的人,他有沒有道器和三人沒有關系.

現在葉默說起這話,鄭億刀連忙說道:"沒有問題,如果你找到了裝有'煌星石’的盒子,里面無論還有別的什麼東西,都是你的.如果沒有,你可以隨意的拿一個玉盒."

畢竟這里的大頭都被三人拿走了,地上的玉盒大部分都是裝的材料.俞白生是一個煉器宗師,好的材料肯定被他用了,其余的一般材料,又有什麼能比得上道器的?所以葉默的提議,三人都表示同意.

葉默走到那一堆材料當中,隨意的在里面拿出了一個玉盒.他修煉'紫眼神魂切割’,雖然玉盒都有屏蔽神識的禁制,可是他'神魂刺’早就看見了玉盒里面的東西,確確實實是一顆'煌星石’.而且除了那顆'煌星石’外,玉盒里面似乎還有一樣別的東西.

葉默是強忍著內心的激動,將'煌星石’拿起,收到自己的儲物戒指當中.本來他來這里,只是碰碰運氣的,沒有想到真的遇見了'煌星石’.至于那樣他也沒有看出來的東西,葉默認為等會再看不遲,唯一遺憾的是'煌星石’太小了.

雖然其余幾人都說好了'煌星石’歸葉默,那是沒有看見'煌星石’的情況下,如果真的出現了'煌星石’,誰也不敢保證對方不會起意.畢竟'煌星石’的等級太高了,如果用'煌星石’換取一件下品道器,葉默是絕對不會干的.

見葉默拿起一個玉盒看都沒有看就收起來了,三人都愣了一下,不過這是之前說好的,誰也不好意思讓葉默拿出來看看他得到的是什麼東西.

接下來的靈石,礦石還有一些其余的零碎,葉默都只是要了一成,對他來說得到了'煌星石’就已經滿意了.

東西分完了,只有幾枚陣旗丟在一邊,葉默卻走過去將那下品靈器丹爐拿起來,然後看了看藥材的成分,又聞了聞里面的藥材味道,這才收了起來.一件下品靈器丹爐,幾人都沒有看中,所以葉默收起來,也沒有人出來說話.

葉默此行圓滿,直接抱拳說道:"這次合作我很滿意,我就此告辭,幾位以後有緣再見."

見葉默要走,博容的臉色卻有些難看起來,他忽然開口問道:"葉兄,不知道你剛才得到的玉盒里面是什麼東西?"

上篇:第七卷 第一千一十三章 合力破陣     下篇:第七卷 第一千一十五章 玉盒引起的沖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