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一千二十三章 少了一個名字  
   
第七卷 第一千二十三章 少了一個名字

真是倒黴,來到南安洲還沒有找到輕雪等人,就先得罪了一個'安北三魔’,又得罪了一個九星宗門.

幸好他剛才出了城,否則被困在城里,明天雷云宗的長老們來了,他再也無處藏身.葉默雖然自信自己的隱匿手段,可是面對九星宗門的長老,也不敢說沒事.那些家伙可都是凝體甚至乘鼎修為的人物啊.

想到之前自己還在試名碑廣場試名,想要出名,葉默就有些後怕.幸虧他沒有在試名碑上留下名字,不然的話這風頭一出,想不被關注都不行.

不過葉默也知道這不怪他大意,之前他雖然知道田傲風這種天才肯定來曆不一般,可誰知道他的來頭竟然如此大?不但是九星宗門的核心弟子,還如此受重視,為了他一個人,雷云宗竟然連南安城也敢封鎖.

葉默此時冷靜下來,雷云宗已經算定了他要來南安城,事實上他真的來了南安城.葉默肯定,如果不是他殺了田傲風後半分時間都沒有停留,此時他已經被躲避在南安城外雷云宗的人攔住了.

很有可能他前腳進了南安城,後面雷云宗的人就將南安城的幾個城門看守住了,前後只相差半天時間而已.自己去'有道法寶’購買'匿沙’,然後去試名碑廣場這段時間,雷云宗已經在南安城搜查了.只是試名碑廣場太過公眾,雷云宗的人才沒有查到那里去而已.

甚至自己在南安城看見的告示,那補償從漠海城到南安城乘船修士十萬靈石的事情,都可能是雷云宗做的.還好他小心謹慎,將田傲風的東西都丟進了金頁世界.

……葉默的隱匿本事,那名元嬰修士都沒看出來,更不用說其余的金丹修士了.一個小時後,葉默悄然離開了南安城北門,踏上'飛云船’,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此時就算是他從南門出去,再次回到無心海葉默也不會返回.更何況他從北門出去,已經遠離了無心海.

天色發亮的時候,葉默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了,但是他的速度沒有絲毫的下降,不但上品靈石從來沒有間斷過,就是真元也不要錢似的催動'飛云船’.如果不是怕'飛云船’承受不住,他早就用極品靈石了.

九星宗門雷云宗和當初的'鬼仙派’可不同,相差太大了.'鬼仙派’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虛神修士,葉默相信他要不然虛神修士發現他的蹤跡,還是有辦法的.但是對九星宗門,有化真修士存在的地方,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把握.

所以他除了不斷的逃走外,別無他法.

……因為蕭飛的試名,第二天南安城更是熱鬧起來,很多人都湧往了試名碑,就是為了看看蕭飛的名字.同樣也想看看方種師的反應,作為九星門派的天才弟子方種師竟然被金丹名人堂排在他後面的蕭飛超過,肯定不會就這樣罷休.

正因為很多人猜測方種師會再次來到試名碑廣場試名,這才紛紛湧到了試名碑廣場.

人一多,議論就多了起來,昨天蕭飛的試名再次被人拿出來說了.甚至連蕭飛飛起來的時候,頭發是飄向那邊的都有人可以描述出來.

"你們不知道啊,昨天蕭飛試名後,又有兩人試名,那兩人丟光了臉面走了後,晚上竟然還有一個人來試名."一名昨晚看見葉默試名的金丹修士,更是口若懸河.

"不自量力的人多了,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你不用說,我也知道那三個人肯定不會留下任何痕跡的……"

"當然,晚上來的那個修士的名字叫葉什麼的……"那金丹修士顯然對葉默的名字沒有在意,沒有將葉默的名字說出來,就繼續滔滔不絕的說道:"我對他的印象是最深刻,因為昨晚那名修士太好笑了,名字倒是沒有留下來,但是那聲勢卻牛逼轟轟……"

"可不是,他連法寶都拿出來了,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別人試名的時候用法寶的,真是好笑……"旁邊一名也知道詳情的修士顯然也想表達一下自己的看法,附和著說道.

"哈哈…"

周圍一些等熱鬧看的修士又是一陣的哄堂大笑.

"你說他試名的時候拿了法寶出來?"忽然一個清冷的聲音打斷了議論紛紛的修士.

那些議論的修士這才注意到一名面容清冷的年輕道姑正站在不遠處,剛才的話應該是她問出來的.

這道姑頭發盤在後面,手里卻沒有佛塵,而她如雪的肌膚配合著一身雪白的道裙,再加上那絕美的容顏,就好像根本不是來自人間,沒有人敢想剛才那句話是她問的.可是只要看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剛才那句話確實是她問的.

"是凌曉霜,道號清霜……"立即有人認出來了這個道姑,只是他剛剛說了幾個字,就被人打斷.

"我知道了,是清夢齋的凌曉霜,南安十美排名第二的…"那修士說了一半,就知道自己的話似乎有些冒犯,趕緊將後面的半句話咽了下去.

但是周圍的修士都已經知道了這個年輕絕美的道姑是誰了,九星宗門清夢齋的核心弟子凌曉霜,南安十美之一.她來這里顯然只有一件事,就是試名而來.

可見凌曉霜馬上就要晉級元嬰了,否則她也不會來這里試名.很多要晉級元嬰的修士,在這之前都會來這里試名,目的就是想要找到一些心得和領悟.

知道眼前的人是凌曉霜後,周圍的議論聲音都小了不少.那些修士都偷偷的看一眼凌曉霜,卻不敢仔細盯著.很多的修士甚至感覺到自己的心里怦怦亂跳了,能如此近距離的和凌曉霜站在一起,那根本就是一種榮耀.

就好像昨天蕭飛來的時候,眾多的女修尖叫一般,凌曉霜一樣是眾多男修心里的女神.

見周圍的聲音小了下來,卻沒有人回答自己的問題,凌曉霜皺了一下眉頭,又問了一句,"是誰說昨晚有一名修士試名的時候,拿出來了法寶?"

沒有人比凌曉霜自己還清楚她問這句話的意思了,因為她來試名之前,她師父就告訴過她.在試名的時候拿出法寶的修士,都是不能用天才來形容的修士.

自古以來,只有數萬年前的時候,有一名元嬰修士在元嬰試名碑試名的時候用了法寶,結果那名修士在剛進元嬰後期的時候,就斬殺了一名虛神修士.這還不算,他在一百年之內,就修煉到化真巔峰.那名修士在化真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卻不被仙道認同,不允許飛升仙界.後來他一怒之下破碎虛空,硬是打開了洛月大陸的屏障離開了洛月大陸.

而師父更說在越靠前的試名碑使用法寶,那就越逆天.如果真如剛才那名修士所說的,有人在金丹試名碑上使用法寶,那簡直就是太逆天了.比數萬年前,那破碎虛空的元嬰修士還要厲害,所以她必須要問清楚.

剛才那名還在吹牛的金丹修士,在同伴的推搡下才反應過來,有些激動的站出來說道:"是我,是我看見的,凌師姐……"

那說話的修士都已經是四十多歲了,可是他卻叫比他年輕許多的凌曉霜師姐,但是周圍卻沒有人覺得滑稽.

不要說凌曉霜是南安十美的第二,這個身份就沒有人敢不敬,就是她出身的清夢齋就無人敢說半個不敬的字.九星宗門的底蘊,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議論的.

"說吧."凌曉霜點了點頭.

那修士聽到凌曉霜對他很客氣的話,就好像六月天落進了冰潭一般的,渾身舒爽.語氣甚至都有些變音的說道:"昨晚凌晨的時候,有一個修士來試名.我估計他應該是怕人嘲笑,這才選擇晚上試名."

凌曉霜皺了一下眉頭,繼續說了一句,"這些就不用說了,說他試名的過程."

"是,那修士在沖到六丈快要到七丈的時候,忽然拿出了一個紫色的法寶,然後在七丈高的地方停留了一會,還祭出法寶攻擊了一段時間,這才才沖到七丈之外.然後,他在上面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好像叫……"這修士一點都不敢隱瞞的說到這里停了一下,似乎在想葉默的名字.

"叫葉默."旁邊的修士補充說道,"不過他的名字並沒有在試名碑上留下來.我估計他是用了什麼丹藥之類的,聽說馮老實的'曇花丹’有這種效果."

凌曉霜籲了口氣,她想不到還真的有人在試名碑試名的時候用法寶,可是為什麼會沒有留下名字?這不對啊,據師父說數萬年前的那個元嬰修士就留下了名字,只是他的名字是第一而已.

第一?凌曉霜再次盯著試名碑上最上面的名字,那個名字她很熟悉,聽說在那里已經兩百多年了,不是葉默.昨天蕭飛試名的時候,他的名字在第十一位,現在還是第十一位.

因為凌曉霜盯著試名碑看,很多修士都下意識的盯著試名碑看了過去.

"不對,我怎麼感覺試名碑上少了一個名字?"其中一名修士忽然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叫了出來.

"咦,是真的少了一個名字,對,只有兩百九十九個人了,並不是三百人."立即就有修士同樣發現了這個問題.

上篇:第七卷 第一千二十二章 榜上無名     下篇:第七卷 第一千二十四章 橫空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