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一千二十七章 滅絕雷劫  
   
第七卷 第一千二十七章 滅絕雷劫

那些彩色的凌云和靈氣漩渦一起,落在了葉默和他的元嬰頭頂,葉默頓時感受到自己的傷勢瞬間消散無蹤,同時他的修為又一次蹭蹭的上漲.

元嬰一層竟然在結嬰的瞬間就沖了過去,加上之前的底蘊,他的修為在元嬰二層還沒有停下來,竟然直接沖到了元嬰二層的巔峰才停了下來.

兩個小時後,葉默煉化了儲雷陣當中的雷弧後,欣喜的站了起來,他從未聽說過剛結嬰就已經是元嬰二層了,事實上他確實是元嬰二層的巔峰了.而且修為凝實無比,顯然沒有任何基礎不足的後遺症.

之前的恐怖雷劫雖然差點要了他的小命,可是這帶來的好處還真的讓他沒有想到.

當葉默內視了一下自己的元嬰後,立即就更為欣喜起來.他的元嬰在紫府之中,自覺的在運轉'三生決’修煉.

也就是說以後,就算是他沒有修煉的時候,他的修為也在不停的上漲.

元嬰修士,果然是一個分水嶺,葉默暗自感歎一聲,這才匆匆收起自己布置陣法的一切東西,隨便的拿了一件衣服穿在身上,迅速的離開.

雖然這里很偏僻,可是剛才他結嬰的動靜太大,葉默也不敢保證有沒有人發現,所以他還是早點離開為好.

他飛出數千里地之後,這才找了個湖洗了把澡,換了一件乾淨衣服.然後又將自己完全不成樣子的頭發剃光了,這才完全輕松下來.

……葉默離開才半個小時不到,他渡劫的地方就來了兩名修士.

"這里剛才好像有人渡劫,而且還有彩色靈云?難道是某個宗門的天才弟子?"兩名修士來到葉默渡劫的地方查看了半天後,其中一名修士奇怪的問了一句.

另外一名修士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是門派的天才弟子,能引動彩色靈云的,門派絕對不會讓他在這種荒野的地方渡劫,看來是一個資質不錯的散修了."

"可惜了,這種天才的修士,竟然是一個散修.如果出身在大門派當中,修成凝體應該也沒有多大的問題."先說話的那名修士感歎了一句,然後兩人又踏上靈器,轉眼離開不見.

……在距離葉默結嬰的數百萬里之外,兩名女子正在說話.看著兩名女子的打扮,就知道她們兩人都是道姑.年輕的那名道姑穿著一身白色的衣裙,而年紀稍微大點的道姑穿著一身淡藍色的道裙,可是她那絕美的容顏絲毫不比那年輕的道姑差半分.

此刻那年紀大點的道姑臉上的表情很是吃驚,顯然那年輕道姑對她說的話讓她難以平靜.

"曉霜,你確定那是'橫空出世’的白玉石碑?"過了好久,那年長的道姑才籲了口氣,不敢相信的又問了一句.

"是,師父,我肯定和你說的一摸一樣.所以我懷疑雷云宗的田傲風之死也和那個葉默有關系,如果不是因為雷云宗封住了南安城,我早就回來了."那年輕道姑恭謹的回答道,她顯然就是在試名碑廣場上試名的凌曉霜,而那名年長的道姑就是她的師父善冰嵐.

聽了弟子的話,善冰嵐沉默了下來,可是她的心里卻波濤翻湧.她不敢確定'橫空出世’是不是只有她一個人知道,當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在她的面前時,她也束手無策了.

因為她很清楚,如果'橫空出世’真的和大劫有關系的話,那麼那個葉默絕對不能死去,至少現在不能死去.

修士講究的是逆天而行,就算是她將這種傳言說給雷云宗的人聽,也沒有人會相信她的話.

忽然善冰嵐霍地站起來,然後呆呆的看著外面的天空,臉上竟然露出驚懼的表情.

"怎麼了?師父."凌曉霜連忙上前拉住了善冰嵐的手急切的問道.

善冰嵐喃喃的說道:"滅絕雷劫……真的有這種雷劫存在,真的有……"

凌曉霜疑惑的看著師父,"師父,什麼是滅絕雷劫?"

善冰嵐冷靜了下來,忽然看著凌曉霜問道:"你說的那個葉默是不是金丹圓滿修為?"

凌曉霜不知道師父的意思,但她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師父,當時我聽別人說他是金丹圓滿修為."

善冰嵐有些無力的坐了下來,然後搖了搖頭說道:"好了,現在我們也不用去關心什麼大劫了.這個時候出現滅絕雷劫,肯定是'橫空出世’那名修士無疑了."

見凌曉霜依然不解的看著自己,善冰嵐歎了口氣說道:"清霜,本來我打算親自去見一下那個葉默的,現在沒有必要了,他必定已經隕落.逆天之人果然不得長壽啊……"

不等凌曉霜詢問,善冰嵐就接著說道:"傳說滅絕雷劫是必殺雷劫,而且我聽說從古至今,滅絕雷劫也不是第一次出現了,但是從未聽說過有誰能在滅絕雷劫下面活下來.所謂的滅絕雷劫,其實就是降下高于修為一個層次的雷劫.如果剛才渡劫的人就是那個叫葉默的修士,那他雖然是晉級元嬰,可是落下來的雷劫卻是元嬰晉級虛神的雷劫.修士最怕的是雷劫,就算是普通的雷劫,在雷劫下殞命的修士也不計其數,更何況讓一個金丹修士去面臨晉級虛神的雷劫?"

"啊……"凌曉霜也呆住了,她想不到還有這種雷劫.金丹修士晉級元嬰本身的雷劫就不容易渡過了,再強悍一個檔次,就算是神才也沒有辦法抵擋啊.

忽然凌曉霜想到了一個問題,她立即開口說道:"師父,如果那個修士強悍無比,他說不定也可以渡過比他高一個層次的雷劫呢?"

善冰嵐搖了搖頭說道:"曉霜,你不懂.高一個層次是指相對渡劫者自身而言,他現在本來面臨的是金丹晉級元嬰的雷劫,高一個層次,是指他要經曆元嬰修士晉級虛神的雷劫.可那並不是說他現在經曆的滅絕雷劫只是一個普通元嬰修士晉級虛神的雷劫,而是他自己將來要晉級虛神的雷劫.他將來越強,現在他的滅絕雷劫就越厲害."

"那以後他要晉級虛神的時候,是不是還要經曆滅絕雷劫,面臨的是虛神晉級凝體的雷劫?"凌曉霜下意識的問道.

善冰嵐搖了搖頭,半晌後才說道:"他沒有以後了,我聽說滅絕雷劫是必殺雷劫,從來沒有一個修士在經曆了滅絕雷劫後還可以活下來的.以前沒有,我想以後也不會有,就算是他有極品道器護甲甚至是仙甲,一樣的要隕落無疑."

凌曉霜也沉默下來,她不認識葉默,可是她覺得可惜,這樣一個逆天的天才就這樣隕落了.半晌後,她才問道:"師父,你又是怎麼知道'橫空出世’的?既然'橫空出世’的人連試名碑都會保護,為什麼會降下滅絕雷劫?"

善冰嵐站了起來,沒有回答弟子的話.降下滅絕雷劫,那是天道要滅他,就算是試名碑再保護也沒有任何用處.

……"滅絕雷劫?"

"滅絕雷劫……"

"真的有滅絕雷劫."

一時間南安洲無數的大能,紛紛看著葉默渡劫的方位,震撼不已.南安洲竟然出現了滅絕雷劫,這是誰如此逆天?竟然能引動滅絕雷劫?

在得知滅絕雷劫降臨的同時,無數的修士紛紛飛向了葉默渡劫的地方.雖然明知道渡劫的人已經化成灰燼了,可是無數年都沒有的滅絕雷劫出現了,依然吸引了無數高人目光.

……葉默剛剛整理好,神識中就有幾道真元波動掠過,好像都是前往剛才他渡劫的地方.

不好,他之前渡劫動靜太大,就算是在這種偏僻的地方,也驚動了那些老家伙,自己必須走.

葉默明白自己因為渡劫暴露後,再也不敢留在這里,踏上'飛云船’換了一個方向,飛速的離開.

一邊走,葉默心里還在想著自己的雷劫,他也感覺到不對,一個金丹修士晉級元嬰而已,怎麼可能降下九九雷劫?而且還是超強悍的九九雷劫.

他可不知道自己渡的是滅絕雷劫,是必殺他的雷劫.只是他修煉'三生決’,不但可以吸收劫雷,同時他還是一個陣法師,還能儲存劫雷.再加上他有一把逆天的菜刀,以及剛剛買到手就廢掉的半道器護甲.

如果不是這些因素加在一起,葉默都不知道他能不能渡過此劫.

兩天後,葉默在一片草原上停了下來,這里靈氣似乎不是很充裕,可是葉默卻喜歡這里的景色.四處都是綠油油的青草,一些不知道名稱小花夾雜在青草之中,隱約花香被微風帶起吹到了葉默的鼻中,讓葉默甚至有些陶醉起來.

一直以來,他的精神就繃得緊緊的,不是為了求生存,就是為了躲避追殺,很少有這種空閑舒暢的時候,這一刻,他竟然不想離開了.他坐在了草地上,將整個心神都放松下來.

"踏踏……"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可是葉默坐在草地上,卻動都不想動.

上篇:第七卷 第一千二十六章 坑人的雷劫     下篇:第七卷 第一千二十八章 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