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一千四十八章 陷阱  
   
第七卷 第一千四十八章 陷阱

"怎麼了,小麻師兄?"清儀停住了腳步,疑惑的問道.

雖然葉默跟隨她們時間不長,可是葉默見識過人,每次有問題問小麻師兄肯定沒錯.

如果別人聽到九星宗門清夢齋的道姑親切叫一個散修師兄,還不亦樂乎,說不定又是一場口水.

就是清寒和清月等人也都疑惑的看著葉默,'季柍無檀’對元嬰修士來說雖然是無比珍貴的一種靈藥,可是她們和葉默相處下來,都認為葉默雖然是元嬰修士,但應該不是看見了'季柍無檀’就想據為己有的人.

葉默卻示意清儀退後數步,這才指著那'季柍無檀’對幾人說道:"你們用神識掃一下,那株'季柍無檀’旁邊的泥土松動過,只是後來再用草覆蓋上去的.而且那泥土松動的痕跡顯然時間不長,也就是說不久前有人在'季柍無檀’旁邊挖走了一株靈草."

後面的話葉默不用說,幾名道姑也都明白了過來.既然'季柍無檀’旁邊的靈草都被挖走了,那'季柍無檀’沒有理由還在這里.進入隕真殿的修士,最強修為也不過是虛神而已,就算是對虛神修士來說,'季柍無檀’也是極其罕見的靈藥,不存在沒有人要的問題.

明白了這個道理後,幾名女修立即都很是欽佩的看著葉默.一般來說,元嬰修士在荒野之地看見了七級靈草'季柍無檀’,誰還會用神識去掃一下周圍的泥土?

"而且,我沒有猜錯的話,旁邊被挖走的那一株藥材也是'季柍無檀’.既然此人能挖走一株'季柍無檀’,為什麼還留下第二株'季柍無檀’?"葉默繼續解釋道.

夏幼珊聽了葉默的話,連忙問道,"小麻師兄,你怎麼知道那挖走的藥材是'季柍無檀’?"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一般的煉丹師都知道'季柍無檀’是成對出現的,單獨一株很難存活下來,這里還有一株'季柍無檀’,說明另外一株被挖走沒有多少時間."

雖然回答了夏幼珊的話,但是葉默心里卻在鄙視這個做陷阱的家伙,一個連靈藥知識一點都不懂的人,看見了兩株'季柍無檀’,竟然挖走一株,留下一株做陷阱,這簡直是豬腦子.

同時葉默還有一點沒有說出來,在修真界很多人對'季柍無檀’的認識都是錯誤的,只知道這種藥材可以煉制'虛絡丹’.卻很少有人知道'季柍無檀’其實是兩種靈藥,一種是'季無檀’,還有一種是'柍無檀’,這兩種藥材都可以煉制'虛絡丹’.但是'季無檀’和'柍無檀’還有一種同樣重要的用途,就是這兩種藥材如果同時用的話,可以配合其余的靈草煉制'季柍丹’.

'季柍丹’所用的'季無檀’和'柍無檀’必須是同一個地方出現的一對,'季柍丹’的主要作用可以修複修士丹田.修複丹田的藥材都是極其罕見的,甚至需要九級十級靈藥.而七級藥材煉制出來的'季柍丹’能修複修士丹田,更是極其難得.

這種修複,可不是指當初程娜娜那種沒有修煉過,就被簡單破壞的丹田.那種情況的話,在修真界有很多靈藥都可以修複.'季柍丹’可以修複的是修煉過的修士的丹田,這種丹藥可是逆天的價格.

如果能煉制出幾顆'季柍丹’的話,葉默相信那肯定是天價.

"小麻師兄,你還是一個煉丹師?"夏幼珊立即一臉崇拜的看著葉默.

葉默尷尬的說道:"我不是煉丹師."不過在心里補充了一句,我是一個丹王.

"哦."夏幼珊顯然有些失望.

"小麻師兄,你是說有人在這里做陷阱嗎?可是我並沒有看見陷阱啊,這四周看起來好像都很普通."清儀雖然知道葉默說的是真的,可是她實在是看不出來陷阱.

"好像真的有些問題."清寒看了看四周,然後皺了皺眉頭說道.

葉默卻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這里正是有人做了一個陷阱,你等等,我做給你看."

說完,葉默隨意的拿出數枚陣旗就丟了出去.隨著葉默的陣旗被丟出,'季柍無檀’的周圍很快就出現了一個困陣,而且困陣四周還有三名元嬰修士.

可以看肯定,只要清儀等人沖進去挖取'季柍無檀’,肯定會被困陣困住.這三名元嬰修士一名元嬰五層,兩名元嬰三層,如果他們對困陣中的幾人偷襲,清寒肯定她們幾人跑不掉.

其實不用如果,這幾人躲在隱匿陣法當中,又用'季柍無檀’做誘餌,顯然就是為了偷襲.

明白這個道理後,清寒臉現寒霜,她們清夢齋的女修比較好說話,但是不代表喜歡被人暗算.

葉默卻知道,這雖然只是一個三級困陣,可是剛才被他破去的隱匿陣盤卻不簡單,是一個六級的隱匿陣盤.如果是低一點的隱匿陣盤,清寒等人說不定就發現了.

"好小子,你竟然還懂陣法,六級隱匿陣盤倉促之下你都能發現,還真看不出來你一個擠在道姑里面的小子還有幾下啊."三名元嬰修士當中修為最高的竟然已經到了元嬰五層,而說話的就是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

葉默心里冷笑,區區六級隱匿陣盤,也想騙過他這個五級陣法大師?就算是一般不懂陣法的元嬰修士,只要細心一點,也可以看出來.

其實葉默剛才是發現這里有陣法,隨即才發現被挖走靈藥的痕跡.不過這些,他沒有必要去解釋.

原本看見困陣和准備偷襲的三名元嬰修士,清寒心里就是一肚子憤怒,現在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又說葉默和她們道姑夾雜在一起,讓她心里更是不爽.她甚至沒有想對方是元嬰五層的修士,就祭出了一柄飛劍沖了上去.

葉默有些無語,他本來以為清寒是這個小隊的領隊,比另外幾人應該更加理智一些,可是沒有想到這個道姑只是表面上理智,實際上比任何人都沖動.

就算是葉默不知道那元嬰五層修士的身手,可是他從兩人的氣息就可以看出,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遠遠要強于清寒.而另外兩名元嬰三層的修士,也不是清月能對敵的.

此時葉默很糾結,如果是他一個人,他毫不猶豫的沖上去將三人滅掉.可是現在如果他沖上輕易殺了這幾個元嬰三層五層的修士,他就會被清夢齋的女道姑們懷疑.

就在葉默還在糾結的時候,清寒的飛劍已經和那名元嬰五層祭出來的一柄火紅色長刀靈器撞擊在一起.

清寒的飛劍帶著三道白光,在剛被祭出的時候,還是三條痕印,到了飛劍和火紅長刀撞擊陣旗一起的時候,那三道白光已經化成了三道殺意森然的劍芒.轉眼間,這三道劍芒就猶如實質一般裹住了那元嬰五層的修士,兩道將那元嬰五層修士的退路攔住,另外一道直接劈向了那元嬰修士的丹田.

"倉"的一聲清脆的脆響,不等清寒的飛劍被擊飛,她的三道白色森然的劍芒就被擊的潰散不見.而那元嬰五層修士的火紅長刀靈器,卻驟然劈出一道數丈長的刀型火焰.

這元嬰五層修士的刀型火焰的凌厲程度,比清寒的那三道劍芒要強出數倍也不止了.數丈長的刀型火焰還沒有到清寒面前,她就已經感覺到了那種炙熱到靈魂的難受.而且那刀型火焰越逼近,她就感覺自己的行動越困難.

此刻就算是她要祭出防禦法寶,或者是召回飛劍都來不及了.倉促之下,她只能強行祭出一道真元牆壁.

可是那真元牆顯然擋不住對方的刀型火焰,"嗤嗤"聲音過後,刀型火焰立即就劈開了清寒的真元牆.而那火焰卻沒有減弱多少,清寒卻噴出一口鮮血,就要被刀型火焰劈個正著.

葉默看了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清月,心里暗歎,這些道姑的打斗經驗太差了.就是那個清寒雖然不如那元嬰五層的修士,如果不是她經驗不足,也不可能第一招就被劈的吐血,而且還陷入危險了.

真不知道清夢齋將這種沒有絲毫打斗經驗的修士派出來做什麼?不過葉默轉念一想就明白了,清夢齋應該是讓她們用血的代價去試煉吧.

有的時候資質太好了,也不見得是好事.資質好就代表修煉的快,年紀不大,那經曆的事情顯然就少.

葉默當然不會坐看這元嬰修士殺了清寒,他隨手從戒指里面取出一把飛劍,根本就不祭出飛劍,直接將飛劍抓在手中,就是一劍劈出,同時他人已隨劍走.

他飛劍剛劈出的時候距離那元嬰修士的刀型火焰還有數十米遠,但是等到他這一招完全成型後,他的人和飛劍都已經和那元嬰五層修士的刀型火焰撞擊在一起.

"嘭"

一聲悶響,葉默帶著他的飛劍直接撞進了刀型火焰.隨著悶響過後,那刀型火焰已經消散的無影無蹤,只有葉默近距離的面對那名元嬰五層修士.

上篇:第七卷 第一千四十七章 和一群道姑組隊     下篇:第七卷 第一千四十九章 做人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