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一千五十章 多管閑事  
   
第七卷 第一千五十章 多管閑事

清儀幾個道姑已經走了,葉默此時當然是再無顧忌.'紫銊’祭出,'幻云分裂刀’帶著無數的刀芒席卷而出.

那名剛才布置陣法的元嬰修士發現葉默在他的困陣當中一點都沒有被束縛住,心里還在驚異的時候,無數的紫色刀芒已經席卷而來了.

他祭出自己的法寶剛剛當了幾道紫芒,就被後繼無窮無盡的紫色刀氣攪的粉碎.

見葉默眨眼間就殺了自己這邊一個元嬰三層的修士,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只是片刻間就明白了葉默隱匿了修為,立即對他的同伴大聲說道:"全力出手,此人隱匿修為,至少是元嬰後期……"

不等他將話說完,葉默的'紫銊’已經向他劈了過來,同一時間'無影’也被葉默叫出.

葉默的真元和神識本來就比那元嬰五層的修士深厚,再加上'無影’的偷襲,那元嬰五層的修士只來得及擋住葉默的一刀,就被'無影’裹住了元嬰,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的神識一疼,然後被葉默第二刀斬殺.

葉默想要速戰速決,當然會全力出手.余下的那名元嬰三層修士見葉默眨眼之間就殺了兩個修為比他厲害的同伴,頓時心魂俱裂,哪里還敢繼續和葉默動手,祭出法寶,轉身就要逃走.

只是葉默哪里會讓他有逃走的機會,他的'紫銊’都沒有收回來,'幻云飛旋刀’已經被劈出.

那本來就無心戀戰的元嬰三層修士在真元被束縛住的同時就知道不好,下一刻,他已經被葉默的飛旋刀氣割得支離破碎.

葉默收起'紫銊’和'無影’,快速的撿起三枚戒指,一團火將幾具尸體燒掉,然後又挖起那株'季柍無檀’,轉身就走,片刻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師姐,小麻師兄不會有事情吧?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和我們彙合?"清夢齋的幾名道姑一路疾奔,走出數萬里之後,清儀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清寒沉默了片刻說道:"他有小挪移符,按照道理說,就算是他打不過那幾個元嬰修士,想要逃走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雖然說是這樣說,可是清寒心里卻有些內疚.她知道她們走的時候,對方已經在布置困陣了,至于小挪移符能不能沖出三級困陣,她也不是很清楚,只能遇見了門內的師姐再去問問.

如果是她一個人,她肯定不會走的,可是她還帶著三個師妹.大師姐和師父都說過了,自己的年紀最大,幾個師妹她一定要看好了.所以她很感激那個甯小麻,讓她和幾個師妹不至于受辱.

接下來幾個人都是沉默,遠沒有了之前和葉默在一起的那種嘰喳熱鬧.

……此時隕真殿二層的一處普通湖邊,葉默已經進入金頁世界,他首先就翻出來了那三名元嬰修士的儲物戒指.

里面靈石倒不是很多,三個儲物戒指加起來也不過五百萬不到.但是靈草之類的卻不少,大都是一些四級和五級靈草,五級以上的靈草也有,相對來說,卻很少了.

葉默立即就從眾多的靈草當中找到了'季柍無檀’,他馬上就將這兩株'季柍無檀’放在了一起,慎重的收在了自己的金頁世界里面.

三人的儲物戒指都沒有讓葉默失望,他找到了三份同樣的地圖,是隕真殿一層到六層的都有,不過六層以上卻沒有了.而且這地圖畫的很詳細,甚至連地形都有.

葉默第一個要找的就是'苦竹’在那一層,這地圖同樣沒有讓他失望.在第三層就有一處非常普通的亂石灘,和那個女修給他的皮質圖紙上畫的是一摸一樣.

葉默強壓住內心的興奮,這普通無奇的亂石灘正符合俞白生前輩布置隱匿陣法的習慣.當初他發現俞白生隕落之處,也是一個平淡無奇的海島,同樣沒有絲毫引人注目的東西.

收起地圖,葉默恨不得現在就去第三層.

至于其余的東西,他只是隨意的理了一下,還有兩件極品靈器,幾個宗門的玉牌.玉牌上寫的是西積洲的一個門派,葉默看都懶得看就直接毀掉了.這幾個元嬰修士的想法倒是不錯的,在這里打劫確實是一個致富的好途徑,可是遇見了葉默,不但被反劫了,還連小命都丟了.

知道'苦竹’的地點後,葉默根本就沒有心思繼續留在金頁世界,他立即出了金頁世界,認准了方向,直接前往第三層.

隕真殿第二層通往第三層的石梯有三百三十三階,葉默來的有些早,這里還只有寥寥數人.不過葉默心里惦記'苦竹’,根本就沒有理會那些人,就急匆匆的登上了石梯.

等在二層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葉默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石梯之上.

竟然是一個人過來,而且一來這里就上了,甚至連查看一下都沒有.幾名留在石梯外面小心查看的修士立即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的登上了石梯.

在他們看來,剛才那個修士如此急切的要上三層,那隕真殿三層肯定有好東西.

只是片刻的時間,二層通往三層的入口處已經沒有了一名修士.能這麼快到了三層石梯口的修士,都是一些門派精英,這三百多階的石階倒也難不倒他們.

葉默並沒有走出多遠,一陣打斗激起的真元波動就已經被他察覺.葉默沒有想去看,只是隨意的用神識掃了一下.

當他發現打斗的兩名修士是一男一女之後,立即就換了方向,轉向了打斗的地方.

雖然打斗的只是一男一女,可是旁邊還有兩名修士在旁觀.而處在下風的是那名金丹九層修為的男修,旁觀的兩名男修應該是那女修一邊的.他們兩人一邊旁觀,一邊指著那名打斗中的金丹九層修士議論,語氣當中很是不屑.

葉默之所以急著過來,是因為正在打斗中的那男修他認識,而且還算是一個朋友.同樣是'沙原藥谷’當中認識的,叫郭祈釩.當初郭祈釩和他的師弟師妹為葉默帶路,葉默還送了幾瓶丹藥給他們.如今郭祈釩已經是金丹九層,顯然和自己送的丹藥有關系.

葉默已經元嬰修為,雖然他將自己的修為顯示在了元嬰一層,可是他一來的時候,周圍的不但打斗中的兩人發現了,就是旁邊的兩人也看見了.

打斗中的兩人都停了下來,郭祈釩對葉默抱了抱拳,顯示對元嬰前輩的尊敬.因為在隕真殿,遇見脾氣不好的元嬰修士,說不被人家隨手給干掉了.

郭祈釩對葉默打過招呼後,立即取出一顆丹藥吞了下去,顯然剛才他已經受傷了.

但是那名女修和她的兩個同伴,卻對葉默並沒有多少尊敬,只是略微後退了一些.那意思很明顯,就是讓葉默先走,然後他們繼續收拾郭祈釩.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葉默這個元嬰修士來了就沒有打算走了.

葉默見郭祈釩只是真元受損,影響並不大,立即冷聲說道:"為什麼打起來?"

那名金丹圓滿的女修和她的同伴聽了葉默的話頓時愣了一下,他們想不到還有葉默這樣多管閑事的元嬰修士,這太少見了.

就算是郭祈釩也有些驚訝的看著葉默,葉默問這話的意思他不是很明白,不過似乎偏向他多一些.

"這位前輩,我們和這人有一些私人恩怨……"那女修這次倒是對葉默有了一些敬語.

她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那意思已經表明無疑了.就是這事情和你無關,是我們之間的事情.

葉默就好像沒有聽到這女修的話一般,將目光轉向了郭祈釩問道:"什麼原因打起來的?"

郭祈釩倒是比這幾人語氣尊敬多了,他對葉默恭聲說道:"我和我的兩個同伴發現了這里有兩株'凝翠藤’,他們幾人後來這里,也發現了'凝翠藤’.但是因為有一頭六級赤背角狼守護,我們約好了一起攻擊赤背角狼,這兩株'凝翠藤就一邊一株.

可是沒有想到這赤背角狼厲害非常,同時殺了我的兩個同門,他們那邊也死了一個,好在最後我們齊心協力將赤背角狼殺了.

葉默聽到這里心里愈發疑惑了起來,既然殺了赤背角狼,雖然死了三個人,但是兩株'凝翠藤’一邊一株不就好了嗎?為什麼會打起來?

看見葉默似乎有些疑惑,郭祈釩指著那名女修說道:"她說她朋友死在了赤背角狼的手里,要將兩株'凝翠藤’全部據為己有.她朋友死了,我的同門就不是命了嗎?我找他們論理,她竟然毫不猶豫的就對我偷襲."

葉默這才注意打量了那名女修和她身邊的兩名男修,發現三人衣服上都有一個星形的標記.

見葉默將目光看向三人身上的門派印記,郭祈釩插了一句:"他們都是天星宗的,八星門派的人就可以隨便搶奪別人的東西嗎?"

"天星派?"葉默忽然看著那名女問了一句,"十美之一的尹盼蝶也是和你們一個門派的?"

上篇:第七卷 第一千四十九章 做人質     下篇:第七卷 第一千五十一章 此人叫甯小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