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七卷 第一千五十八章 望竹空歎  
   
第七卷 第一千五十八章 望竹空歎

沒有了引雷陣,葉默等于沒有了指望.這麼多的閃雷下來,簡直比上次的雷劫最後一擊還要厲害,葉默哪里還敢猶豫,同一時間祭出了'紫銊’.

"轟,轟,轟……"

'紫銊’激起的刀氣和數十道黑色的閃雷撞擊在一起,爆發出恐怖的炸響,黑色的雷光被擊打的四處飛濺,而同樣多的黑色雷弧大半的落在了葉默的身上.

就算葉默'三生決’運轉到了極致,就算是'九韻’的防護能力再過厲害,葉默也被打的體無完膚.不但身上到處都是焦黑傷口,更是狂噴出數口鮮血.那種難受的感覺,比上次渡劫時候的最後一擊還要讓葉默覺得難熬.

但也不是一點好處也沒有,同時大量的黑色雷源被葉默強行吸收,他感覺自己的真元蹭蹭的上漲,然後似乎到了一個極限,可是這個極限並沒有擋住多久,就'咔嚓’一聲被上漲的真元擊破.

一種強大的感覺傳來,葉默知道他在強行吸收了大量的黑色雷源後,已經強行突破到元嬰四層了.可是此時他沒有絲毫的喜悅,這還是第一次擊打,後面的雷弧密密麻麻,他怎麼離開這里?雷劫,雷劫能和這個比?相比起這種恐怖的黑色閃雷,當初的雷劫就好像女人溫柔的撫摸啊.

此刻就算是他進入金頁世界也沒有辦法離開世界山,不要說他元嬰四層,就算是虛神四層,也一樣的要喪命這里.除非他一輩子躲在金頁世界里面,還得寄望金頁世界不會被這些黑色的閃雷擊潰.

世界山發出的黑色閃雷可不像雷劫,還可以讓你有休息時間,那根本就是連綿不絕,沒有絲毫的停頓.

葉默知道哪怕是元嬰四層,他一樣抵擋不住那恐怖的黑色閃雷,他歎了口氣,正要進入金頁世界,否則馬上下一波閃雷就要到了.

在他剛想進入金頁世界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抹綠的猶如清水一般的影子.

"苦竹?"

葉默心里激動之下,再也顧不得下一波閃雷,身形一展,就沖向了那抹綠色.

"轟轟……"似乎又有無數的閃雷落下.

一株青翠的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竹子出現在他的眼前,他甚至可以用手撫摸到這一株竹子.

想到這里的時候,葉默立即就伸手在這翠綠色的青竹上面撫摸了一下,一種清甯安靜的感覺湧上了心頭,葉默忽然感覺到沒有任何一刻有這麼清醒和安甯.這一刻,他剛剛晉級元嬰四層還不是很穩的修為似乎也完全穩定了下來.

真的是'苦竹’,葉默一顆心開始劇烈的跳動起來,但是很快就再次安甯下來.他已經確定這的確是'苦竹’,是貨真價實的十大靈根之一.

葉默從未想過在修真界可以看見十大靈根之一的'苦竹’,此刻他已經完全明白,這'苦竹’絕對不是俞家的東西,俞家的人是不是來到了這里都不一定,更不要說擁有這株苦竹了.

忽然葉默心里一驚,他來這里已經好久了,為什麼下一波黑色的閃雷還沒有出現?剛才好像聽到了'轟隆’的炸響啊?他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卻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世界山的山頂,而黑色的世界山雷電依然還在咆哮,閃雷依然沒有停止.

可是這山頂'苦竹’所在之處,竟然如此的甯靜,似乎那些閃電和咆哮和這里無關,這里完全是一個獨立的世界,是一個最安甯的場所.

這一刻葉默似乎有了一些明悟,他坐了下來,感覺自己的修為就算是沒有修煉,也在緩緩的提升和穩固.

這一次葉默並沒有用多久就清醒了過來,他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這株'苦竹’,剛才他還沒有修煉,就已經有了感悟,一旦他開始修煉,這'苦竹’對他會有多大的好處?

'苦竹’可以煉器,可是這種天地寶物有誰會拿去煉器?葉默心里愈發激動起來,他竟然發現這里的靈氣和外面的靈氣完全不同,這里的靈氣不但濃郁,而且純淨無比,這是一個真正的獨立天地.

葉默已經有了一些明了,'苦竹’應該只有在世界山才可以存活.如此大的世界山,想要移到自己的金頁世界,顯然不現實,他也辦不到,不過葉默卻有自己的辦法.

他的金頁世界里面有一個靈脈,如果將'苦竹’生長的這一塊世界山的黑色完全挖走放在靈脈之上,'苦竹’應該可以生存下來.

葉默取出一把上品靈器飛劍,剛想切割'苦竹’周圍的黑色石頭,卻發現在'苦竹’旁邊立著一塊灰白色的石碑.

這世界山全是黑色的,'苦竹’是翠綠色的,這一塊灰白色的石碑在這里卻顯得如此顯眼.

葉默明白剛才他來這里看見了'苦竹’後,忽視了其余的東西,這個時候他要挖走'苦竹’,這才看見了那個石碑.

石碑上有幾個大字,"俞家'苦竹’,非俞家子弟請勿動此竹,否則必追殺之天涯海角.俞萬里留."

葉默一愣,立即就反應過來,他抬手就將那灰白色的石碑擊的粉碎,同時心里冷笑.

此時他更是確定這株'苦竹’和俞家無關,很有可能'苦竹’一直存放在世界山,在一次隕真殿開啟之後,俞家的祖先俞萬里來到了世界山.只是不知道俞萬里用了什麼辦法,竟然也到了這里,看見了苦竹,所以這才留下了這個灰白色的石碑.

之後俞家的人就將這'苦竹’當成俞家的私物了,而事實上是俞家的人除了俞萬里之外,再沒有第二個人見過'苦竹’.

葉默雖然看不起俞萬里這種將天地的東西貼個牌子就姓俞的做法,但是對俞萬里能躲避世界山黑色的閃雷走到這里,他心里還是極其佩服的.要知道他走到這里可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還差點被雷弧擊斃.

對方不但走到這里來了,還又回去了,顯然比他要厲害太多了.可見天下能人輩出,遠不是他葉默一個人可以相比的,等有空的時候,倒是要問問這個俞萬里到底是何許人也.

唯一讓葉默奇怪的是,這個俞萬里既然到了這里,為什麼不將'苦竹’挖走?還留在這里立個石碑?這簡直是不可理喻.

就好像有人在人來人往的大路上看見了一塊巨大的金子,可是那人卻沒有將金子拿走,反而在金子上面貼了個紙條,"這是我俞二傻的金子,別人拿走我不對你客氣."

葉默笑了笑,既然想不通何必去想?或許這個俞萬里還真的是一個光明磊落的家伙,以為所有的人和他一樣光明磊落呢.不過對不起你了,我葉默卻沒有你這麼光明磊落,'苦竹’我要拿走了.

想到這里葉默祭出手里的靈器飛劍,對開始朝著苦竹周圍的黑色石頭挖去.

"叮當"一聲,葉默全力祭出的靈器飛劍在那黑色的石頭上面連一個痕跡都沒有留下,只是發出了一陣脆響而已.

確切的說這聲脆響還和世界山的黑色石頭無關,完全是飛劍發出來的.

葉默心里一驚,這世界山的黑石竟然這麼堅硬?他甚至隱約有些明白為什麼俞萬里沒有拿走'苦竹’了,或者和光明磊落完全靠不上邊.

如果自己來到了這里,連石頭都挖不開,還談拿什麼'苦竹’?明白這個道理後,葉默更是全力的祭出手里的飛劍.

"咔嚓"飛劍這次的響動更大了,只是葉默已經發現他的這把上品靈器飛劍已經完全折斷,變成了一把廢劍.

葉默拿著折斷的廢劍呆立了半晌,這才苦笑了一聲,這是上品靈器啊.他已經徹底的明白為什麼俞萬里不將'苦竹’帶走了,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根本就不能.

葉默沒有舍得祭出'紫銊’,對他來說'紫銊’是他保命的東西,一旦損壞,他可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搭檔了.葉默這次拿出了從博容手里搶到的那個'灰雀劍’,這是一把下品真器,用這個應該是有點效果吧.

葉默將'灰雀劍’簡單的祭煉了一下,同時真元運轉之下在堅硬的世界山黑石上挖了一下.

又是一聲'叮當’的脆響,比上次要好很多的是,這次世界山的石頭有了一道痕跡,只是葉默用手擦了一下,那道痕跡轉眼就消失不見.顯然就算是下品真器也沒有辦法將'苦竹’挖走.

葉默有些頹廢的坐在了地上,他沒有再試,因為他知道就算是再試也沒有任何用處.

此時他終于體會了俞萬里的心情,一個人走在路上,饑餓無比.面對著一大塊金子,他興奮無比,知道撿起這金子後,立即就可以換到無數的東西吃.可惜的是,當他試了試後,發現自己太饑餓了,根本拿不動這塊金子.繼續留在這里只有餓死,而他除了在這金子上面寫下這是我的金子,還能做什麼?

此時葉默已經知道,這世界山絕對不普通,甚至是不亞于'苦竹’的存在,可惜的是他現在根本就是無能為力.不要說將整個世界山移走,就是切割下來一塊也不能做到.

上篇:第七卷 第一千五十七章 難上世界山     下篇:第七卷 第一千五十九章 世界山之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