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八卷 第一一二三章 葉默干的壞事  
   
第八卷 第一一二三章 葉默干的壞事

顧旻潛一到丹會,立即就圍上來一大批人,這些人不是一派掌門,最低也是凝體修士,幾乎沒有一個差的.不過顧旻潛也知道,這些人不是來找他的,而是找他的師父葉默的.

顧旻潛只能告訴這些人,自己的師父葉默臨時有些事情,需要過一會才能來.

這些來找葉默的人哪一個不是顯赫一方的,如果是一般的人敢這麼推辭,這些人說不定早就發怒了.可是對于葉默,這個新晉的七品丹王,卻沒有一個人敢多說什麼,只能紛紛表示沒有問題,他們等一會就好.

……在丹會不遠處一個丹息樓的房間里面,善冰嵐親自為葉默倒了一杯靈茶,弄得葉默更是疑惑不解.如果是他在得到七品丹王的勳章之前,說不定他都要受寵入驚了.畢竟善冰嵐是九星宗門的高人,而且在葉默看來,她的修為至少已經是化真的存在.

可是葉默卻不認為她來找自己,是想讓自己幫她煉丹.他感覺善冰嵐不是那種因為自己是七品丹王,就來巴結的人,這完全是一種直覺,沒有原因.

更何況,就算是自己想幫她的忙,劫變巔峰需要的丹藥,自己現在還煉制不出來.

讓葉默更為驚訝的是,善冰嵐倒了一杯靈茶給他後,竟然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笑吟吟的看著他.而且從頭到腳,從腳到頭.葉默讓她看的心里竟然有些發慌,他忽然想起了琴慕心的師父,仙藥谷的掌門明心來.這善冰嵐該不會也是和她一樣的想法,要將凌曉霜說給自己做老婆吧?

可是自己和甯輕雪見面的事情,估計現在整個丹城的人都知道,她應該不可能不知道啊.還是說她自己想打他的主意?這更不可能了,這善冰嵐看起來雖然年輕,可一看就是修道有成之人.葉默看著清秀無比的善冰嵐心里忽然想,如果真的要他選一個,他說不定會選這個善冰嵐,而不會選擇她的徒弟凌曉霜.

不過葉默轉而就暗自鄙視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呢?人家是劫變修士,都不知道多少歲了.再說他又怎麼可能再選別的女人,這根本就是亂七八糟.

善冰嵐忽然開口說道:"我叫你來不是為了將清霜嫁給你,也不是我自己想要嫁給你."

"啊……"葉默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尷尬,甚至臉都有些紅了.他想不到剛才因為自己對善冰嵐沒有提防,心境竟然露出了破綻,被善冰嵐看出了自己的心思,這可真是一個老妖怪.

想到這里,葉默更是收攝心神,再也不敢胡思亂想.

見葉默收攝心神,有些臉紅,善冰嵐點點頭微微笑道,"我不是看出來了你心里所想的,而是因為剛才你的注意力不集中,我從你的表情當中猜測出來的,你不用擔心.你見到我有這種想法很正常,不必在意."

葉默已經恢複了正常,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讓前輩見笑了,剛才晚輩胡思亂想,前輩不必放在心上."

雖然葉默不知道善冰嵐是不是真的從自己的表情看出來自己心里所想的,可是他知道剛才善冰嵐必定對自己使用了什麼窺心術,自己沒有在意的情況下,竟然著了她的道.既然被她看出來了,葉默干脆承認.

不過葉默也不大在意,他剛才對善冰嵐並沒有太過提防,被她施展了窺心術也是正常.如果換成別人,自己提防了,就算是她是化真,也不一定可以看出自己心里所想.

善冰嵐倒是微微笑著說道:"如果你真的對清霜有好感,我倒是可以幫你說合一二."

葉默連忙擺手說道:"沒有,沒有,一點也沒有."

這話倒是真心話,他現在對別的女子是真的連半點想法都沒有,這也是他的本心.至于剛才那種齷齪想法,說不定就是因為對方的窺心術影響.或者是這幾天和輕雪纏綿太多,見到漂亮女人的本能想法.

善冰嵐點了點頭,顯然她也看出來了葉默說的是真心話,倒也沒有糾纏此事,而是直接問道:"當初你在南安試名碑廣場的金丹試名碑上試過名?"

葉默聽到這件事,立即松了口氣的說道:"是,晚輩修為有限,沒有在試名碑上留下名字."

雖然葉默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留下名字,倒也不在意.這件事現在他也可以承認,而且善冰嵐這話一問出來,葉默就知道之前他猜測的沒有錯.那天在他之後試名的肯定是凌曉霜.

善冰嵐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你不是修為有限,而是你的修為在同級當中太過逆天,引出了橫空出世的白玉石碑,所以你也就是那個橫空出世的人.當你無法自保的時候,白玉石碑上是不會顯露你的名字的,不過現在你已經可以自保.如果我沒有料錯的話,此時金丹試名碑上的那個白玉橫碑之上已經顯現了你的名字."

"橫空出世?"葉默皺了一下眉頭,當初他試名的時候是出現了一個白玉石碑,可是那石碑上沒有名字啊.難道真的如善冰嵐說的那樣,現在已經有名字了?

"沒錯."善冰嵐肯定的說道,一年多前在南安洲出現了一個滅絕雷劫,應該也是你引起的吧?"

這次善冰嵐一說出來,葉默就反應過來,他當初晉級元嬰的時候,並不是小四九雷劫,而是九九雷劫.原來是一個滅絕雷劫,果然是坑人.

善冰嵐一看葉默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測無誤,歎息一聲說道:"我聽說過滅絕雷劫,可是我從未聽說過有人在滅絕雷劫之下可以渡過的,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渡過滅絕雷劫的修士."

葉默嘿嘿一笑說道:"晚輩恰好有幾樣趁手的防禦法寶,運氣而已."

善冰嵐搖頭說道:"能渡過滅絕雷劫的絕對不是運氣,加上橫空出世的白玉橫碑,那表明你真的是應劫之人,應了是修真界的大劫."

應劫之人?葉默愣住了,他忽然想到,難道自己是天降大任于自己?要自己應付洛月大陸的大劫?這太過玄乎了點吧,隨即說道:"善前輩,我要應付修真界的大劫?"

善冰嵐臉色一沉,立即說道,"不是你要應付修真界的大劫,因為這次大劫就是你引動的,如果不是你,我洛月修真界至少現在不會有如此大劫,大劫提前,你確實是難辭其咎.這些壞事都是你干的,要說該死,也不為過."

葉默聽到善冰嵐說自己該死,立即就不舒服了,同樣語氣冰冷起來,淡聲說道:"我從來是為了自己的修煉而努力奮斗,也從未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修真界就算是有大劫,又與我何干?善前輩這話,我不敢背負."

這次連晚輩的稱呼都沒有了,顯然葉默並沒有被善冰嵐的話嚇到.

善冰嵐似乎知道自己的語氣有些嚴厲了,畢竟葉默現在的名頭甚至比她還要大.隨即她下意識的放緩了語氣說道:"你想想看,你是否觸動過什麼封印,或者遇見過什麼無法解釋的事情?"

葉默忽然想起了萬藥山脈的那個八角封印,還有'沙原藥谷’的那個恐怖的吞噬空間幽靈,以及隕真殿第七層看不見的殺機……甚至自己的天火'霧蓮心火’也是來的莫名其妙,很有可能是別人養在長墳丘的.

難道修真界有大劫,就是因為自己觸動了這些東西?如果真的是這些東西要造成修真界大劫,那可真的和自己有關系.

這次葉默沒有隱瞞,除了天火的來曆之外,其余幾樣他都說出來了.像善冰嵐這樣的高人應該是不會騙他的,所以也沒有必要去隱瞞.

果然葉默說完之後,善冰嵐皺起了眉頭,片刻之後她才說道:"剛才我的話稍微有些過了,你也不用自責,我雖然精通推算.不過有人在試名碑橫空出世後,修真界大劫即將到來這件事我也是聽我師父所說.

其實如果不是你觸動了那些封印,特別是'沙原藥谷’和隕真殿的那種殺機,一旦不被人為觸發,而是自行破出的話,或許已經完全成長起來,那時候引起的浩劫將會更大.從這方面來說,你或者做了一件好事,雖然讓這些提前到來,但是引起的殺孽或許更小一些.是非禍福,豈能一言定之."

說到這里,善冰嵐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你作為一個七品丹王,無論這事情和你是否有關系,我希望真的大劫到來之後,你可以出些力氣."

葉默連忙說道:"晚輩必定全力以赴."

葉默前後稱呼的變化,善冰嵐就作沒有聽到,在她看來,葉默還是一個年輕人而已,有些年輕氣盛,這很正常.

善冰嵐微微一笑說道:"無論你是否觸發了封印,那大劫依然會來.現在看來,那大劫就算是要提前來,也要等到三十年後隕真殿出世,或者是五十年後'沙原藥谷’的出世.不過你作為一個元嬰修士能爬到隕真殿第七層,確實是少見.而且你能在一年多的時間,就從金丹圓滿晉級到元嬰五層,而且引動滅絕雷劫,想必資質也是非常逆天的."

葉默尷尬的笑了笑,他的資質怎麼樣,他當然知道,如果沒有'三生決’,他就是最垃圾的資質.他肯定善冰嵐也看不出來他的靈根,因為一旦修煉築基後,靈根基本上就看不出來了,必定需要測試.

而且他也猜測出來,他之所以引動滅絕雷劫,可能不是因為他的資質問題,而是因為他修煉的是'三生決’功法.

好在善冰嵐並沒有糾結這個問題,而是岔開話題說道:"我建議你最好去見一見陸無虎前輩,對你應該有好處."

"為什麼?"葉默脫口而出.

上篇:第八卷 第一一二二章 柔情似水     下篇:第八卷 第一一二四章 九星山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