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八卷 第一一七一章 帶我離開  
   
第八卷 第一一七一章 帶我離開

葉默暗自歎息,他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從這個浴室的情況來看,當時的情況好像是這浴室里面正有一個女人在洗澡,然後突然爆發了一件事,最後這洗澡的女人連衣服都沒有來的及穿起來,就跑出去了.或者是這個正在洗澡的女人,根本沒機會穿衣服,就被別人拖出去了.

無論怎麼樣,讓一個不穿衣服的女人出去都是一件悲慘的事情.

葉默沒有動這個浴室,就算是那濃郁到了極點的靈髓泉池他也沒動.

遺憾的是這些房間每一個房間都無法用神識掃進去,他不得不一個個去查看.可見當時住在這里的那個大能的厲害,那些限制神識的根本就不是陣法,而只是一些簡單的禁制而已.

他退出這個房間,再次轉到這房間的隔壁房間,推開臥室後,入眼的景象更是讓他吃驚.

一名身穿極品華服的中年男子獨自坐在座位上,在他的前面還有一張精致的茶幾,茶幾上還放著一套看不出來什麼材料制作的美麗茶具.

但這些都不是讓葉默最為吃驚的,他吃驚的是眼前這個男子一只手的五指竟然插入了他自己的頭頂.幾道已經凝結的血液還停留在這男子的臉頰上,葉默在這男子的眼神里面只能看見一種讓人心悸的悲傷和絕望,甚至還有一絲絲空洞.

很顯然這個華服的男子就是這里的主人了,葉默沒有想到這個主人竟然是自殺的.按照他的想象,這里應該是來了大敵,這里的主人迎敵或者被殺,或者是逃走.卻想不到他在自己的房間里面如此絕望的自殺了,不知道是什麼悲憤讓他如此哀傷.

葉默搖了搖頭,他不願意猜想下去,這或許是一個淒慘的故事,或者根本讓人難以接受,否則不可能死去那麼多的侍女,連主人也自殺了.

沒有從這個男子手里看見任何戒指,葉默估計東西被別人拿走了.他進來主要不是為了猜想這個悲慘故事的,他是來尋找修煉的資源的,既然沒有,那就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里.

他剛想退出這個房間,准備在房間外面的院子渡劫.卻發現在這間臥室的角落處還有一陣陣的靈力波動.

這里還有一個陣法?葉默疾步走過去,丟出幾個陣旗.果然一個陣法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這竟然是一個極小的隱匿傳送陣.估計還是因為年份久遠,這才露出一絲靈力波動.

葉默看了看四周,最後還是踏上了這個傳送陣.隨意在傳送陣的凹槽處放置兩顆靈石,傳送陣四周一陣白光閃動,葉默在這個房間里面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種冰寒入骨的感覺傳來,葉默這才發現自己完全處于一片冰雪的天地.他剛走出傳送陣,立即就感受到全身的骨骼一陣陣的咔咔聲,葉默嚇得趕緊運轉真元護住周身.

好冰冷的地方,如果一個元嬰修士來到這里,說不定就是剛才那一下就直接凍死了.

這里比起他們剛剛進來的那個冰神禁地外圍又要寒冷出無數倍了,片刻之後,葉默感覺到那徹骨的寒冷更是難捱,他立即就祭出了八極大鼎.

八極大鼎在他的頭頂開始旋轉起來,形成了一個漩渦形狀的鼎影護罩,咔咔的聲音不斷的響起,葉默這才感覺舒服了一點.

好厲害的地方.

難道這里才是真正的冰神禁地?自己已經是虛神巔峰,而且還有八極大鼎護持,都如此艱難.如果是一般的虛神修士,甚至一般的凝體修煉來到這里估計都承受不住.

葉默的神識衍生了出去,他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在這塊四處都是冰山和冰雪甚至冰凌的地方,竟然還有一株青青的綠樹.

葉默疾步走過去,他發現自己越靠近那株綠樹,身上的寒意就越少,最後他干脆再次收起八極大鼎.

當葉默走到綠樹的旁邊時卻呆住了,一名美絕人寰的漂亮女子正睜著眼睛盯著他,他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有些尷尬的抱了抱拳說道:"在下葉默,來這里純粹偶然,打攪這位前輩了."

雖然對方看起來只是和輕雪等人一般年紀,可是葉默卻知道那只是表面現象.這棵樹可真是邪門,自己剛才的神識掃過來,竟然只是看見了這個樹,卻沒有看見這個女人.

葉默從未見過如此美的女子,這女人美的已經無法直視,根本沒有任何語言可以形容她的美貌.

可是葉默很快就發現他的話是多余的了,那個極美的女子依然盯著他,眼神都沒有動一下,手勢也保持著剛才的狀態.

葉默恍然過來,這極美的女子不知道死去多久了.如果沒有這株樹的話,說不定她也和外面那些被凍成冰人的侍女一般了.

葉默心里竟然有了一些哀傷,他趕緊給自己幾個清心訣,迅速退出去.這株青翠的樹絕對是一種非常珍貴的靈物,否則不可能在這株冰天雪地里面還保持著青翠的樣子.而他卻不認識這種靈樹,甚至連名字都叫不出來.

此時葉默竟然沒有對株樹動什麼念頭,甚至沒有想過其實在這里渡劫才是最合適的.估計他心里潛意識的是在想,一旦自己取走了這棵樹,這極美的女子馬上就會化成冰渣吧.

他實在是不忍心人世間如此美麗的女人化成冰渣,這不是因為愛慕,完全是因為對世間一種美好事物的追求,對美的一種追求.

而且他相信,就算是這株靈樹再好,也比不上他的'苦竹’,'苦竹’是十大靈根之一,有幾樣東西可以比得上的?

葉默退後了幾步,他准備離開這里,換一個地方渡劫.在這里渡劫,他同樣不忍心.可是他剛剛才退出數米遠的時候,就聽見了一個絕望的聲音在呼叫,"帶我離開,帶我離開……"

葉默心里一驚,他的神識更是全力鋪展出去,可是什麼都沒有.他的神識再次注意到了眼前這個絕色的女人身上,這個美絕的女子顯然已經死去多時.在她蒼白的臉上還有兩道淡淡的痕跡,葉默估計那是她的眼淚,能保持到現在還有痕跡的,恐怕那當時流下來的也是血淚.

那呼呼應該不是這個女人,難道自己剛才聽錯了?葉默再次退後幾步,可是那種呼喚再一次在他的耳邊響起.

此刻葉默已經確定剛才對他呼喚的就是這個已經死去的絕色女人,他有些為難了.這個女人能在這個時候呼喚他,那聲音應該是在她死前通過一種秘術留下來的.那只是一種完全沒有意識的呼喚,或者是那種秘術感受到外來者時候的呼喚.

但是葉默確實為難了,他倒不是說不想帶這個死去的女人離開這里,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應該將她帶到什麼地方去.

總不能一直放在自己的金頁世界里面吧?自己金頁世界里面的女人已經夠多的了,再加一個?難道自己有這種愛好不成?

葉默下意識的打了了冷戰,他真的不想帶著個女人進入金頁世界.

就在葉默左右為難的時候,卻看見眼前這個絕色女子的手上似乎還有個極小的玉簡.葉默上前將那個玉簡拿起來看了一下.

"青珠是我的世界,請將青珠送到冰神宮,青如永生感激……"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葉默疑惑不解,青珠是什麼東西,他從未見過.而且冰神宮是什麼地方,他也從未聽說過.倒是冰神禁地他聽說過,應該就是這里吧,或者和這里也不是很遠.

就在葉默還在疑惑的時候,那剛剛還青翠無比的大樹忽然晃動起來,葉默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可是那大樹確實是在晃動,轉眼間,那大樹就幻化成為了一顆青色的圓珠,而那絕色女子卻被青色的圓珠一裹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默呆呆的看著在原地的一顆青色珠子,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此刻他已經明白過來,這青色的珠子和自己的金頁世界一般,竟然是一個小世界.而且對方對小世界的利用比自己通透多了,就算是死後也可以讓小世界主動帶她進去.

而自己對金頁世界卻沒有這種控制,上次還是自己即將要隕落的時候,金頁世界才主動出來護主了一次.

很顯然這個青色的珠子就是這個叫青如女子的小世界,她進了自己的小世界,讓自己將這個珠子送到冰神宮去.

葉默的神識掃到這個小珠子,卻發現自己的神識根本就掃不進去,只是在珠子的表明就被擋住.

葉默無奈之下,只能撿起地上的青珠,將青珠丟進自己的金頁世界.他不知道這個叫青如的女人為什麼如此相信他,一般的人豈能在別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小世界?小世界根本就是逆天之物,這種東西暴露了,無論是誰都會起覬覦之心.

"或者只有自己不在意吧."葉默搖了搖頭,他還是真的不在意這個青珠,相比之心他更喜歡自己的金頁世界,他認為只有金頁世界才是最好的小世界.而且他隱約感覺,自己的金頁世界遠遠不止一個小世界.

這個女人應該根本就沒有的選擇了,葉默只能這樣想.他相信,如果這個叫青如的女人有的選擇,就不會讓別人帶走她的小世界.

再次看了看自己手心上的那塊玉簡,葉默只能想,等知道冰神宮再說吧.要自己去尋找冰神宮,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有太多的事情要走,豈能將時間浪費在這上面?

上篇:第八卷 第一一七零章 虛神巔峰     下篇:第八卷 第一一七二章 對轟劫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