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一九六章 葉默太神秘了  
   
第九卷 第一一九六章 葉默太神秘了

身在局外的蒙琪看見葉默劈出的長長紫虹之時,頓時迷茫了起來.好漂亮,她有了一種感覺,想要投身在紫虹當中,去感受那種紫色的美麗.她甚至感覺到那紫虹在對她呼喚,就是讓她進去.

蒙琪下意識的移動了一下腳步,隨即她就看見紫虹周圍猶如鮮花綻放一般,再生出無數的紫色光芒.

"好美."她終于移動了一下腳步,可是很快一種冷冽的殺機讓她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她醒過神來,隨即就看見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光芒在紫虹里面產生,並且要擋住那漫天的紫芒.

蒙琪終于清醒過來,她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退後了數步.心里對葉默剛才的那一刀更是驚駭,這一刀出來,她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而雍烏子卻能在這種時候祭出法寶,擋住了葉默的紫色刀芒,可見雍烏子是真的厲害.傳說他可以越級殺人,這絕對不是假的.

"轟……喳喳……"

'紫銊’和雍烏子的狼牙棒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驚天的轟響,轟響之後,是密密麻麻的喳喳聲音.

一圈圈強悍的真元錐打在了葉默的八極大鼎上,一道道狼牙棒發出的黑色芒線也密密麻麻的擊打在八極大鼎上.就算是葉默真元強悍,也無法忍受,'噗’的一下,就是一口鮮血.

'紫銊’那數丈紫虹在急劇的縮小,就是'紫銊’周圍溢發出去的紫芒也快速的收縮,再沒有了之前的鮮花綻放.片刻之後,那紫色的光芒就從綻放的鮮花變成了冬日的殘花,凋零不已.

"咔嚓"

又是一聲巨響,'紫銊’前方似乎空了一般,葉默無悲無喜,他知道雖然雍烏子擋住了自己的華山刀所有刀勢,卻沒有擋住'紫銊’的渴求.

已經收縮成為一米多長的紫色刀光從雍烏子的前胸劈過,帶起一篷血霧.

雍烏子倒飛出百米多遠,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手里已經被劈掉一大塊的狼牙棒,甚至忘記了胸前長長的傷口.

當再次看向葉默的時候,他的眼里露出了懼意,一個凝體修士竟然強悍到這種地步,簡直比自己的半妖軀體還要凶悍.

葉默卻根本沒有任何停息的意思,他連嘴角的血跡都沒有擦去,一步跨出,手里的'紫銊’再次劈出.

雍烏子見葉默竟然視他為無物,頓時憤怒起來,一道黑色的光圈出現在他的頭頂,同時竟然也學葉默的樣子,往前沖出,手里的狼牙棒也是一並祭出.

葉默卻看清楚了,那黑色的光圈居然是一個大床,是這家伙的防禦法寶.用一張大床做防禦法寶的,葉默還是第一次見到.

"當當"幾聲輕微的細響,雍烏子不由自主的渾身一震,他的大床法寶竟然停滯了起來.感受到自己的防禦法寶的停滯,雍烏子頓時大驚,對方的攻擊竟然可以影響到自己對法寶的控制,讓自己的法寶遲緩,這簡直太恐怖了點.此時他再也顧不得保留任何實力,手里的狼牙棒更是聚結了全身的真元轟了出去.他心里卻在後悔,沒有將防禦護甲穿上.

葉默的數枚神識刀被對方的防禦法寶擋住,神識也是一疼,他同時小心起來.雍烏子的那個防禦大床實在是古怪,竟然連自己的'紫眼神魂切割’也可以擋住.

葉默不知道雍烏子是怎麼想的,可是他卻不會對雍烏子有絲毫的大意,'無影’也在同一時間沖出.

"轟"

'紫銊’和雍烏子的狼牙棒又一次的撞擊在一起,紫芒再次四濺,而葉默和雍烏子卻沒有一人後退,同時又劈出各自的法寶.

"轟,轟,轟……"

兩人的法寶不斷的轟擊在一起,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改變攻擊方式.兩人打斗的現場已經形成了數個巨大的坑洞,可是兩人卻渾然不覺.

蒙琪在一邊看的心驚膽戰,她不懂葉默為什麼要這樣和對方硬拼,因為她知道葉默剛才那一刀再出來,肯定可以再次占據上風,甚至重傷雍烏子.

葉默卻閉上了眼睛,他此時要壓制住雍烏子已經有數種手段,無論是華山刀,陣殺刀,還是雷劍,可是他一樣都沒有用.雍烏子雖然氣勢驚人,可是他心神已懼,其氣勢徒具其形,或者說氣勢已滅.雖然他獨自一人還沒有辦法殺他,可是卻已經可以打敗他,加上'無影’幫忙,他殺掉雍烏子還是沒有問題的.

之所以不殺雍烏子,是因為他在感受幻云第七刀,雍烏子這樣的對手恰好給他試煉.

葉默感受到自己一刀比一刀更為清晰,同時一刀比一刀更為輕松.

雍烏子卻越打越心驚,一般在這種對轟當中,就是比他境界更高的修士,他也可以輕易擊敗對方,可是面對葉默,他竟然膽怯了.因為他感覺自己的氣勢越來越弱,而對方的氣勢卻越來越強,最後甚至到他根本無法抵擋的地步.

當'紫銊’再次劈掉雍烏子狼牙棒上一堆狼牙的時候,雍烏子已經有了退意.可是葉默此時卻完全掌控了對方的心思變化,'紫銊’卻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千篇一律,而是帶起一片紫色的光幕劈了出去.

這一刀和幻云華山刀一樣氣勢凶狠,可是和幻云華山刀又完全不同.幻云華山刀,是一刀紫色的長虹,而這一刀卻是一片越來越大的紫色虹幕.

雍烏子被那大片的紫色虹幕卷住,竟然感覺到陷入了一個紫色的泥坑一般.無論是真元,神識,還是護住他的大床法寶.

"域,這是真的域,你竟然入門了……"雍烏子大駭驚叫,此時他完全明白了葉默剛才為什麼和他毫無花哨的對拼了.原來對方是在借助自己修煉域,借助自己來領悟域.

雍烏子再也顧不得別的,連續數口精血噴出,同時取出兩張符箓.揚手間,那符箓頓時爆炸開來.

在符箓爆炸的同時,將他卷住的紫幕一頓,頓時就再次猶如煙花一般四散開來.

雍烏子感受到周圍一輕,頓時松了口氣,他想都沒想收起法寶轉身就要遁走.他怕了,他實在是怕了葉默的那紫色刀幕,還有那恐怖的域.自己的境界比對方高,而施展域的卻是對方,這讓他憋屈,甚至憋屈的要吐血.

哪怕葉默和他的境界一樣,用域困住他,他也不會如此憋屈.可是事實偏偏不是這樣,他一個乘鼎修士,被一個凝體修士用域控制住,說出去,他也沒臉見人了.

葉默豈能讓他逃走,他已經初步領悟了域的控制,雖然這一刀還沒有小成,但是對他來說,已經是一個質的改變了.

在雍烏子要逃跑的瞬間,'無影’已經沖了上去,雍烏子手里了捏著一張遁符甚至還沒有被激發,就感受到了一滯.

不等他有所動作,幾乎在同一時間,一道紫色的長虹已經從天邊而來.雍烏子絕望的看著瞬間就到了頭頂的長虹,喃喃說道:"又是紫虹……"

"噗……"

血光四濺,雍烏子在葉默的'紫銊’下被劈成兩半,一道元神迅速的溢出,臨走前還對葉默恨聲說道:"我父教主不會放過你的……"

葉默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再次一揚手,一道黑色的雷弧擊出,那道元神瞬間就被化成了飛灰.

雍烏子臨死之前才明白,原來葉默還沒有出全力.如果開始葉默就用這種雷劍,他說不定早就被斬殺了.

葉默殺了雍烏子後,收起'無影’,吞下數枚丹藥,坐在原地開始療傷.雍烏子真元渾厚,葉默殺了他,並不是沒有付出代價.特別是用神識刀攻擊對方的防禦大床的時候,他的識海就受了輕傷,幾次硬拼,他也受了不輕的內傷.

看見葉默開始療傷,一邊的蒙琪這才反應過來,她呆呆的看著被殺的雍烏子,半晌都不敢相信.

葉默以凝體七層的修為,竟然殺了乘鼎三層的雍烏子.雍烏子可以說是進入羅曲十八盤修為最高的一人了,葉默連他也可以殺掉,也就是說在羅曲十八盤里面沒有任何人能對他有威脅.

蒙琪回頭看看葉默,心里明白無論是自己還是師父,還是那個雍藍衣教主或者是旺蒼,都小看了葉默.這個葉默太神秘了,她是親眼看見葉默交出儲物戒指的,也沒有看見葉默手里再有任何儲物設備,可是他的法寶一樣不少.

也就是說,他對交出儲物戒指早有准備,甚至他的極品飛行真器也沒有丟失,此時蒙琪竟然對葉默帶她逃走升起了無限的希望.

雍烏子已經被殺,蒙琪長長的舒了口氣,就好像一個噩夢被斬殺了一般,讓她心里壓抑的陰影再也沒有.

此刻,她總算是明白了葉默在進入羅曲十八盤之前,為什麼要對雍藍衣說一句,'我會回來的’.他不是在討好雍藍衣,他是要回來斬殺雍藍衣.

如果是之前,蒙琪是不會相信的,可是現在她相信了,她肯定葉默能做到.越了解這個人,蒙琪就發現,她不了解的就越多.

上篇:第九卷 第一一九五章 硬撼乘鼎     下篇:第九卷 第一一九七章 羅曲第一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