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二零三章 登頂離去  
   
第九卷 第一二零三章 登頂離去

葉默在這一刻明白,他的陣法傳承是'三生決’衍生而來,根本就是自成一系.此時他完全沒有必要去研究別人的陣法,通過別人的陣法去晉級九級陣法宗師.無論別人的陣法是多麼優秀,是多麼的別出心裁,只要他已經是九級陣法宗師了,那別的九級陣法就是浮云.

前面十六盤的經驗已經告訴過他,所有的八級陣法都無法擋住他,因為他已經是一個八級的陣法宗師.如果他一心要通過研究別人的陣法晉級,反而誤入歧途了.對別的陣法,他只需要知道其中的布陣理念就可以.

在葉默豁然開朗的這一刻,他的陣法水平終于在八級和九級之間打開了一個缺口,在他站起來灑下陣旗的同時,他已經跨入了九級陣法宗師的行列.

蒙琪看著葉默出了幻陣後,接下來的陣法對他的阻攔時間越來越少.到了最後,葉默甚至將大部分的時間都節約下來去采集靈草了,而在第十七盤已經有了少數的八級靈草.

蒙琪終于忍不住的問了出來,"葉師兄,你突破了?"

葉默微微一笑,"沒錯,我剛剛跨入了九級陣法宗師的行列,所以第十七盤對我已經沒有了任何威脅.我之前誤入歧途了,否則我應該更早的進入九級陣法宗師行列的."

蒙琪倒吸了一口冷氣,葉默真的在這麼短的時間就進入了九級陣法宗師行列,這個世界真的有這種人?

此刻她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還在葉默的背上,半晌後才再次問道:"葉師兄,你進入羅曲十八盤的時候,是不是就認為自己肯定可以突破九級陣法宗師?"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這怎麼可能,我其實沒有半分的把握,不過這個羅曲十八盤是一個特殊的地方,對領悟陣法有極大的幫助,我估計這應該是上古那個門派布置起來讓弟子領悟陣法的所在."

葉默沒有說謊看,他在進入羅曲十八盤的時候是真的沒有認為自己就一定能突破九級陣法宗師的水平.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牌,如果他真的無法穿過第十八盤,他會進入金頁世界尋求紀稟幫助.如果紀稟都沒有辦法幫助他,他只有躲進金頁世界.要讓他白白送給雍藍衣殺掉,那他是絕對不願的.

當葉默和蒙琪跨入第十八盤的時候,眼前的景象頓時讓兩人呆住了.

此刻葉默和蒙琪發現,他們此時站在了羅曲十八盤的峰頂,而這里沒有任何的推力,也沒有看見任何的陣法.也就是說羅曲十八盤,其實只有十七盤有阻攔陣法,如果參賽者過了前面十七盤,第十八盤根本就是一個擺設.

如果一定要說這里還有一個陣法,就是峰頂的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置靈陣,而在置靈陣的中間,赫然是兩條靈氣濃郁到了極點的靈脈.

"極品靈脈……"蒙琪驚叫出聲,就算是沒有見過極品靈脈,蒙琪也認出來了這就是極品靈脈.

葉默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真的是極品靈脈,而且還是兩條.可這還不是讓葉默最震撼的,最讓他震驚的是在兩條極品靈脈的旁邊還有兩個白玉石桌,每一個石桌上都放置著一樣東西.

一個是女式云帕,另外一個卻是一塊淡藍色的礦石.葉默震驚,是因為他肯定那云帕是一件超越了極品真器的東西,也就是說那很可能是一件下品仙器.唯一可惜的是,這仙器是女子用的.

雖然云帕非同一般,可是葉默關注的卻是那塊淡藍色的礦石.藍色一般會讓人一種清涼的感覺,但葉默卻在這礦石中感受到了一種恐怖的炙熱.

"是極品真器……"蒙琪在葉默背後再次叫了出來,她盯著的是那塊云帕眼里充滿了渴望.不過隨即她就想起了自己還在葉默的背上,連忙說道:"葉師兄,快放我下來,這里沒有推力了."

葉默將蒙琪放下後,根本沒有注意到蒙琪恢複血紅的臉,而是看著那云帕說道:"那塊云帕絕對不是極品真器,雖然我沒有見過下品仙器,可是我有一種預感,那云帕是一件下品仙器."

"啊……"蒙琪本來還有些尷尬,可是聽了葉默的話後,她臉上的紅色瞬間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驚駭.

仙器就算是一件下品仙器,也不是普林人能擁有的,聽說就算是九星宗門,也只有極少數的才擁有下品仙器.

"云帕歸你,藍色的礦石歸我."葉默毫不猶豫的說道.他感覺那個藍色的礦石對他有極大的用處,雖然他還不知道那用處在什麼地方.

蒙琪連忙擺手說道:"我不要,葉師兄你全部拿去吧,我能在這里來,完全是靠了你.我只要求你帶我逃出這里,然後讓我用破空符離開洛月大陸,我就滿意了."

葉默淡然一笑說道:"你看我像是吃獨食的人嗎?而且那云帕也是女孩用的,既然這是兩個人見到的,那就兩個人平分.那兩條極品靈脈,我要拿走一條."

蒙琪急忙再次說道:"靈脈我不要,而且我也拿不走."她已經默認了葉默給她的云帕,那云帕她實在是很喜歡,竟然再也無法說出拒絕了的話來.

葉默點頭說道:"我知道你拿不走,另外一條也不能拿走,是必須要放在這里的."

"為什麼?"蒙琪疑惑的看著葉默.

葉默擺擺手說道:"這解釋起來很麻煩,反正你只要知道不能拿走就行了."

另外一條靈脈葉默當然不會拿走,當初在冰神禁地的下面他取走了極品靈脈,造成了所有的陣法都失效.如果他兩條靈脈都取走了,說不定羅曲十八盤的陣法也會全部失效.這對他來說可是自尋死路.

葉默剛取走靈脈,就感覺到有些不對,他顧不得再多想,直接將云帕丟給蒙琪,自己收起那藍色的礦石,同一時間祭出了青月.

蒙琪沒有再問,任憑葉默取走了一條極品靈脈,當她接過葉默遞給她的云帕時,那瞬間她就明白葉默說的是對的,這條云帕絕對不是極品真器,等級比真器只會更高.

蒙琪剛一上青月,葉默就丟出幾枚陣旗,青月瞬間就隱匿起來,悄無聲息的沖出羅曲十八盤的峰頂,轉瞬遠去.

……當葉默取走一條極品靈脈的瞬間,在羅曲十八盤島外圍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種'轟轟’震動.

"怎麼回事?"在外圍圍觀的修士有人驚異的問了出來.

在這震動的瞬間,還在羅曲十八盤里面的幾名參賽者瞬間就被傳送出來.旺蒼卻松了一口氣,通海教的那兩人雖然在第九盤留了幾天的時間,最後還是沒有通過第九盤,被傳送了出來.

不過那震動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只是片刻的時間,就已經再次的安穩了下來.雖然這時間很短,可是余下的幾名參賽者都是在這震動的過程中被傳送出來的,有些人已經想到在羅曲十八盤里面應該發生了什麼.

當雍藍衣發現被傳送出來的人當中並沒有葉默的時候,頓時氣勢暴漲起來,他伸手就要抓向最後被傳送出來,並且進入第十一盤的荊學城.

荊學城進入了第十一盤,可以說是唯一一個經過第十盤的修士,葉默就是在第十盤沒有消息的,所以雍藍衣第一個要問的就是荊學城.

只是他的手還沒有接觸到荊學城,另外一只真元大手同時伸出,兩個真元大手撞擊在一起,發出'轟’的一聲巨響.當中的地方,已經裂開了一個巨大的溝壑.

"雍教主好大的脾氣,不過想在我滄海殿撒野,還差了點."一個冰冷的聲音說道,接著一名中年文士站了出來,冷冷的盯著雍藍衣.

雍藍衣冷靜下來,他已經明白自己剛才的舉動不妥了.他可以這樣對付海修盟的參賽修士,可是卻不能這樣對滄海殿的修士.滄海殿的大殿主荊向東雖然比他略差,可也是有限,人家同樣是化真九層的修為.

荊向東出頭,顯然最後他要抓的人就是荊向東的獨子荊學城了.

明白這個道理後,雍藍衣對文士打扮的荊向東抱了抱拳說道:"荊兄,雍某心急小兒大仇,剛才冒犯了.不知道荊兄可否讓令公子告訴我一下在第十盤是否遇見了葉默?"

周圍的人聽了雍藍衣的話,更是鄙視旺蒼.通海教的教主雍藍衣用同樣的手段對付海修盟和滄海殿,可是滄海殿就敢還手,而海修盟卻像孫子一樣.

旺蒼當然知道周圍的人議論什麼話題,只是他的臉色陰沉無比,半句話都沒有說.

荊向東聽了雍藍衣的話,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兒子荊學城,"學城,人家教主大人問話,你想回答就說,不想回答我們就走."

雍藍衣聽了荊向東的話,氣的臉色鐵青,可是他卻不能以此為借口和荊向東開戰.剛才那一下,他就知道荊向東並不會比他差多少.而且滄海殿三位殿主,實力都相差不大,一旦打起來,他並不是穩居上風.

荊學城此時已經反應過來,他疑惑的看著父親荊向東問道:"父親,那葉默沒有出來嗎?怎麼可能呢?他和我在十八盤里面還結為朋友了."

荊向東聽了荊學城的話後哈哈大笑,"學城,你的眼光真的不錯啊,那個葉默值得結交."

看著荊氏父子的囂張對話,雍藍衣臉色愈發鐵青,可是他卻明白了荊學城是真的不知道葉默的下落.

明白了這點後,他立即就看向了蒙寒安,同時冰冷的問道:"蒙副盟主,你應該知道你徒弟的安危吧,現在她情況如何?"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零二章 九級困陣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零四章 蒙琪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