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二一一章 算計我,化真也不行  
   
第九卷 第一二一一章 算計我,化真也不行

"父王."藤易看見那滿臉胡須的男子,立即低著頭很是恭謹的上前叫了一句.

那滿臉胡須的修士看了一眼藤易,又掃了一眼葉默和邊鳳塔,當他看見葉默的時候,臉上瞬間露出了一絲驚容.但隨即就皺了皺眉頭,卻沒有說話.

不過他的眼光隨即就看見了藤易的母親,立即不敢相信的震驚說道:"婕婕,你的傷勢竟然已經痊愈了?"

藤易的母親聽了這滿臉胡須男子的話後,趕緊上前柔聲說道:"是的大哥,易兒請了他的朋友為妾身帶來了兩枚丹藥,妾身就是靠著這兩枚丹藥痊愈了."

葉默此時已經明白,這滿臉胡須的化真修士應該就是藤易的父親滕雄了,也是蛟滕宮的宮主蛟藤王.

滕雄聽到藤易母親的話後,立即贊賞的看了一眼藤易說道:"你很不錯."說完他又轉向藤易的母親說道:"婕婕,我一直在尋找修複丹田的靈藥,可惜的是一直沒有找到,現在你能恢複過來,實在是太好了."

"多謝大哥."藤易的母親連忙上前感激的說道.

藤易低著頭不屑的憋了一下嘴,母親受傷後,父親不要說為母親找靈藥了,就是去看望母親的次數都是寥寥可數.不過藤易知道這種話,他是絕對不能說的.

"你的這兩個朋友竟然還有這種丹藥?"滕雄稍微表揚了一下藤易,就將目光再次落在了葉默和邊鳳塔的身上,顯然對他來說藤易的母親康複是一件好事,但是他更在意的是能讓丹田修複的丹藥,那應該該是什麼等級的丹藥?就是葉默修為的事情,都暫時被他放在了一邊.

藤易怕葉默和邊鳳塔說話不知輕重,得罪了自己的父親,連忙先回答道,"是的,父王,我的朋友是七品丹王,所以母親的病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葉默心里暗自叫苦,可是他又不能傳音給藤易.在一個化真巔峰修士面前傳音,他現在還沒有這個能力.還沒等他想好對策,藤易已經將自己七品丹王的身份說出來了.

自己七品丹王的身份藤易知道了沒事,因為葉默已經知道藤易是什麼樣的人,可是葉默和藤雄見面的時間雖然短,他同樣知道滕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得知自己的妻子剛剛痊愈,不去問候,而來揪著丹藥的事情不放,顯然是一個極度自私的家伙.這種人得知了自己是七品丹王,能放自己走,才是怪事.

果然滕雄聽了藤易的話,一臉不敢相信的盯著葉默,"你是七品丹王?怎麼可能?你身上氣息青澀顯然不到百歲,怎麼可能是七品丹王?"

頓了一下又點頭說道,"不過你能在如此年齡就成為乘鼎修士,想來也不是尋常之人.你叫什麼名字,是三海的修士還是南安洲的修士?"

葉默知道這個時候除了承認也沒有任何辦法,他只好對滕雄施禮後抱拳說道:"晚輩葉默見過藤宮主,我雖然是七品丹王,不過煉丹的成丹幾率卻不大,所以只能勉強說是一個七品丹王而已,之前救助伯母的丹藥是我師父留給我的."

"好,好,好.那也很了不起了,很好."滕雄接連說了數個好字,這才對藤易說道:"大藤,你帶你朋友一起來主殿,今天我宴請幾個朋友,你也和你的朋友一起過來吧."卻絲毫不在意葉默並沒有說他來自什麼地方.

藤易還在想之前葉默兄弟明明說就算是晉級八品丹王,也應該要不了多久了,為什麼在父親面前他又說勉強是七品丹王?

不等藤易再說話,葉默連忙先開口說道:"大藤說帶我去落魂墟看看,聽說那里很詭異,我很想去見識見識."

"你想去落魂墟?"滕雄驚異的看了一眼葉默,疑聲問道.

藤易此時已經明白了葉默的想法,葉默根本就是不想留在蛟滕宮,而且還不想和自己的父親多接觸.明白了這個道理後,藤易連忙上前恭謹的說道:"是的父王,我和葉默還有二塔兩位兄弟認識後很談的來,我告訴他落魂墟很可怕,但是葉默兄弟想要去看看,我們正打算去落魂墟呢."

這次滕雄還沒有說話,他身邊的一名同樣是化真後期的妖修卻走到葉默身邊,然後拍了拍葉默的肩膀說道:"不錯,小小年紀就已經是乘鼎修為了,還是一個七品丹王,前途無量,絕對是前途無量,我很看好你."

葉默被他拍了幾下後,心里頓時升起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覺.

葉默正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的時候,跟在這拍他肩膀修士後面的一名化真中期的修士卻呵呵一笑說道:"攬兄,你孫女國色天香,既然你這麼欣賞小葉丹王,何不將你的孫女嫁給他?"

那拍了葉默肩膀一下的化真修士頓時露出開心的笑容說道:"不錯,不錯,我其實就是這樣想的,葉默,等你回來後,和我一起去我的嶼天島,見見我的孫女."

說完他還對剛才幫腔的那名化真中期修士投去了一個贊賞的眼神,顯然他心里就是這樣想的,只是自己不好意思說出來,別人幫他說出來,那是正好.

葉默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一個妖修的孫女要給自己做老婆,就算是再國色天香,他也承受不了.雖然葉默也知道妖修化形後和人類修士一般無二,到了仙界後更是不分彼此了,可是他卻不行,更何況他根本就沒有這個心思.

讓葉默沒有想到的是,滕雄也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先和大藤一起去看看落魂墟吧,等回來的時候我再和你談談.不過落魂墟只要在外面看看就行了,千萬不要進去."

葉默巴不得早點離開,聽到滕雄的話後,立即說道:"是,晚輩先告辭了."

說完,葉默回頭看了看藤易,藤易也很見機,馬上和他父親和母親打了個招呼帶著葉默和邊鳳塔快速的離開.

葉默一出島,立即就祭出了青月,讓藤易和邊鳳塔上了青月後,青月即刻就帶著一絲青色的光芒轉瞬就消失在蛟滕宮的上方.

……路上藤易和邊鳳塔見葉默不說話,兩人也都沒有說話,直到青月離開蛟滕宮數十萬里地之後,葉默才籲了口氣.

見葉默似乎有了說話的興致,藤易連忙問道,"葉默,你是不是很急的想要離開蛟滕宮?我父親對我雖然不怎麼待見,可是應該還不會難為我的朋友."

邊鳳塔卻比藤易看的清楚一點,他冷笑一聲說道:"大藤,你父親是不會難為你的朋友,可是你不覺得你父親還有你父親的朋友對葉默太過熱情了嗎?"

藤易聽到邊鳳塔的話這才想起自己的父親似乎熱情的有些過分,這才點了點頭說道:"你這麼一說我真的想起來了,好像我父親還從未對我的朋友這麼熱情過,不要說對我朋友了,就是對我也沒有這麼熱情過,好奇怪."

"一點也不奇怪,因為葉默是七品丹王."邊鳳塔隨即就回答道.

藤易這才醒悟過來,他愣愣的看著葉默和邊鳳塔說道:"你的意思是因為葉默是七品丹王,所以我的父親不會讓他再離開蛟滕宮?"

葉默沉聲說道:"今天如果不是你父親的那幾個朋友一起過來,我已經走不掉了.你父親要留下我不僅僅是因為我是七品丹王,而且還有為什麼我的修煉速度會這麼快."

葉默是一陣陣的後怕,一旦他被滕雄留下來,自己的秘密將一個個都會被滕雄剝出來,最後甚至連金頁世界也難以避免.

藤易愣了半晌,已經明白葉默和邊鳳塔說的是真的了.他有些慚愧的對葉默說道:"對不起葉默,你救了我母親,我竟然差點將你帶到絕路."

藤易知道一旦父親對葉默起了心思,將葉默軟禁起了,自己是絕對救不出來的,惹怒了父親,說不定連他的下場也不會好.

說完後,藤易籲了口氣再說道:"好在我們現在已經安全了,要不我們就不要去落魂墟了,葉默有極品飛行真器,我父親就算是化真巔峰,也沒有辦法追到我們."

葉默冷靜的說道:"現在就算是我們先走半個月,我想你父親也可以追到我們.不但是你父親,就算是嶼天島的那個家伙,也能找到我們."

邊鳳塔心思轉動的很快,葉默的話一說出來,他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立即震驚的看著葉默問道,"你是說剛才你身上已經被做了神識標記?"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不但做了神識標記,而且還不是一個."

邊鳳塔和藤易立即就明白過來,藤易的父親滕雄和嶼天島的那化真修士在葉默肩膀上拍了一下的時候,就已經做了神識標記了.

"你怎麼知道的?那是化真修士的神識標記啊."邊鳳塔疑惑的看著葉默問道.

葉默歎了一口氣說道:"因為我被人家做過太多次的神識標記了,我築基的時候,金丹修士可以在我身上做標記,我元嬰的時候,虛神修士可以在我身上做標記.現在我乘鼎了,化真修士還是可以在我身上做神識標記.修為低了,就是螻蟻啊."

藤易有些羞愧的對葉默說道:"對不起,葉默兄弟,我對不住你.可是現在怎麼辦?"

藤易知道化真修士的印記是沒有辦法去掉的,葉默能知道化真修士做的印記已經非常厲害了,想要去掉,簡直是絕對不可能.

葉默淡然一笑,擺了擺手說道:"大藤你大可不必介意,這和你沒有關系.想要算計我,就算是化真修士也不行."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一零章 蛟藤王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一二章 落魂墟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