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二一五章 嫁靈陣  
   
第九卷 第一二一五章 嫁靈陣

"來,來,來,嘗嘗我蛟滕宮的靈果'藍薔果’,剛剛采摘下來的."滕雄拿起一枚'藍薔果’,興高采烈的讓大家一起開動.他因為再次感受到了葉默的神識標記,心里雖然有很多的疑惑,卻也松了口氣.

對葉默這樣的修士,他是絕對不會放走的.

'藍薔果’是六級靈果,味道非常鮮美,對化真修士來說,吃這種靈果完全是為了口腹之欲.但是在場的幾名化真修士都在想著剛才那個年輕的七品丹王,一旦蛟滕宮多了一個七品丹王,蛟滕宮的實力將會再次增加.而且以後他們要找蛟滕宮煉制丹藥,卻需要通過滕雄,這樣一來,更多的好處都被滕雄拿走了.

他們現在想的不是吃'藍薔果’,而是怎麼讓葉默並不成為蛟滕宮的人,可以幫助所有的人隨時煉丹.

滕雄豈能不知道這幾個人的意思,他回頭對那名送'藍薔果’進來的嬌媚少婦說道:"我現在要和幾位朋友探討修煉上的事情,需要一段時日,要是大藤回來了,讓他去他母親那里等我,我這邊結束後要去他母親那邊看看."

另外幾名修士聽見滕雄的話後,立即就大是鄙視.滕雄讓藤易去他母親那里,那個七品丹王和藤易是朋友,顯然會一起過去.而他們幾人當然不好單獨去拜訪滕雄的母親,這樣也太過分了.雖然他們知道滕雄的想法,可是卻沒有辦法去破解.唯有多等一會,然後找到機會見到葉默.

只是滕雄也不知道藤易根本就不會回來,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和藤易的母親多說什麼,如果他多說幾句話,知道藤易不會再回來,說不定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坐在這里了.

"是父王,九弟大藤我卻是不久前見過一次,他現在和兩個人類修士在一起.而且,而且……"這名嬌媚少婦聽到滕雄的話後,立即有些委屈的說道.

顯然這名少婦就是之前葉默見過的扈伊,她和藤翔的飛行法寶沒有葉默的快,而且在路上又去別的地方耽擱了時間,所以根本不知道藤易回來了.她之所以取代那些侍女,親自送靈果上來,就是為了要告藤易的狀.

她最恨的就是在和老六藤翔一起的時候,有人提起她是老二藤羯的老婆,藤易知道這點,還偏偏在別人面前提起來.

滕雄皺了皺眉頭,顯然認為這嬌媚少婦有些多話.他沒有問話,旁邊的另外一名化真七層的修士卻主動問道,"哦,你看見大藤了?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這名修士顯然以為扈伊是藤易和葉默離開蛟滕宮後看見的,所以先問了出來,如果知道葉默在什麼地方,或者可以等他們回來之前借口去看看了.

別人都這麼問了,滕雄也只好看著這嬌媚的少婦問道,"嗯,而且什麼?你說一下吧."

那嬌媚少婦根本沒有聽出來剛才那名修士問的是他們,現在滕雄再次問起,她連忙更是委屈的說道:"他結交了兩個人類修士,他六哥說了他一句,他卻一點也不在意.這也就算了,可是,可是那兩個人類修士卻色迷迷的盯著我,恨不得要將我吞下去……"

滕雄聽了扈伊的話,竟然欣喜的站了起來問道:"你說那個人類修士盯著你,對你有企圖?"

扈伊還以為自己的話見效了,連忙說道:"嗯,雖然羯哥出去了幾十年了,可是我畢竟也是……"

滕雄這次不等扈伊將話說完,就揮手打斷道,"好,很好.在我心里,你就和我的親生女兒一樣."

不等扈伊高興起來,滕雄卻再次說道:"那個盯著你看的修士叫葉默,過幾天他回來後,你也准備一下,我就將你嫁給他好了.不錯,不錯……哈哈……"

滕雄更是直接將邊鳳塔忽略掉了,好像扈伊說的盯著她看的不是兩人,而是葉默一個人一般.

"啊……"扈伊這次是徹底的愣住了,她是來告狀的,可是宮主竟然根本就沒有多問什麼,直接將她嫁給了那名人類修士.

豈有這種人?滕雄雖然是蛟藤王,也是蛟滕宮的宮主,可畢竟是自己的公公啊.自己是他的兒媳,在兒子不知道生死的情況下,他卻隨口一句話,將自己的兒媳送給了別人做老婆,這簡直太過分了點.

扈伊明白了這件事後,頓時驚慌起來,只是不等她繼續說話,滕雄已經揮了揮手說道:"你先去好好打扮一下,等葉默回來.還有這種送靈果的事情,就交給侍女們去做,你不用自己來了."

"是."扈伊知道這個時候再說什麼,只能觸怒宮主而已.她在蛟滕宮生活可不是一年兩年了,觸怒宮主的後果顯然是非常清楚.

等扈伊走後,滕雄看著嶼天島那名化真修士哈哈一笑說道:"我都不知道葉默早就看上了我的這個女兒,看樣子攬兄的孫女也不用介紹了,哈哈……"

別人除了心里暗罵滕雄無恥之外,別無他法.

……葉默之所以將兩名化真修士的神識標記困在落魂墟里面,是因為他怕藤易和邊鳳塔會逃不過幾名化真修士的追尋,而他對自己的隱匿功法卻很是自信.只要不是和化真修士面對面,他就有辦法逃走.

不過他卻不知道自己困住神識標記的陣法出現了意外,他現在已經離開了那條廢墟的街道,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廣場之上.

此時那些灰白色的霧氣,似乎很怕'無影’一般,有的時候根本不等葉默的'紫眼神魂切割’過去,那些霧氣就自動退後了.

"我的魂呢,我的魂呢……"

葉默還在想著這白色霧氣怎麼可能有靈性,那個叫著'我的魂呢’的聲音再次出現了.這次葉默聽得清清楚楚,絕對沒有聽錯.他甚至感覺到自己聽的這種聲音後,神魂要離體而去一般.

可是他的神識掃出去後,好像有一道黑影閃過,但再看時卻什麼都看不見.葉默雖然有'紫眼神魂切割’,可是神識也無法掃出太遠.而這種不斷出現的聲音,連他乘鼎修為了,也都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雖然因為葉默有了'無影’的幫助,這以灰白色霧氣為主的幻陣對他已經影響不大了,可是葉默還是想找到幻陣的陣門.就算是他不破去這個幻陣,但最起碼也要能知道這里面的位置.不然,他去什麼地方尋找'仙棬花’?

在葉默聽到這個聲音後,心里卻一動,他一個修士,而且還是乘鼎修士,當然不會怕鬼.不要說鬼了,就算是鬼修他也不會在意.可是那聲音卻讓他很奇怪,如果不是修士,要說無緣無故的出現這種聲音,葉默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就算是執念也不可能,因為那聲音已經可以影響到自己的心神了.什麼修士的執念能影響到一個乘鼎修士的心神?更何況自己的心神.

葉默知道自己心神的堅定程度,他長時間在'苦竹’下面修煉,雷劫的時候連心魔都無法入侵,要說區區執念就可以影響到他,那是絕無可能.

那聲音在一個殘破的宮殿門口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這個宮殿雖然殘破,可是從外觀上的依稀輪廓,葉默依然可以猜測出來,當初這個宮殿是多麼豪華.

宮殿並沒有完全倒塌,只是外面一些柱子有些殘缺而已.宮殿里面更是一片漆黑,葉默卻毫不在意的走進了這漆黑無比的宮殿.

一進入宮殿後,葉默再次感受到渾身一冷,那冷並不是因為寒冰引起的冰冷,而是發自心底的冷意,似乎再告訴他,他進入了一個不應該進入的地方.

兩道閃著微弱光芒的眼睛竟然從葉默眼前一晃而過,葉默立即就停下了腳步,同時神識掃了出去.他看見了一個淡淡的黑影,這黑影在黑色當中更是難以看見.別人的神識不能用,可是葉默的神識掃出去之前卻先施展了一道'紫眼神魂切割’,所以那黑影立即就被葉默發現.

這不是鬼修,而且也不是靈修.讓葉默驚異的是,他竟然從未見過這種東西,不人不妖,也不是靈物.難道是這里的灰白色霧氣,因為年份久遠了,竟然生出了靈智不成?

"無影,上去吃."葉默這次沒有約束'無影’,直接對'無影’下達了攻擊的命令.可是'無影’卻動都沒動,葉默隨即就從它的意識當中捕獲到,那東西早就逃的不見蹤跡了,還吃個屁.

葉默沒想到這那黑影的速度竟然這麼快,這片刻的時間,連'無影’也沒有辦法捕捉到.

大殿里面的擺設雖然都已經破敗不堪,可是葉默依然可以從中感受到當年這個大殿的輝煌.

穿過黑暗無比的大殿,葉默進入了一個後院,這似乎是城主內府.葉默的神識立即在後院里面掃了一圈.他第一個注意的是其中最寬敞的那個房間,房間里面最顯眼的東西就是那張大床.

葉默立即就進入了這個房間,他之所以進來這里,不是因為這張床,而是因為這床的周圍有陣法的痕跡.

葉默是九級陣法宗師,他從地下撿起一小塊斷裂的陣旗看了半天,又看了看其余已經腐敗陣旗布置的位置,心里立即就明白過來.

這個房間應該就是明月城少城主風曦的房間了,而這個大床顯然就是風曦當初為了救薊婫的地方.

同時他也明白了為什麼薊婫的父親要憤怒無比了,那絕對不僅僅是因為誤會風曦的事情,更主要的是因為眼前的這個殘破陣法根本就不是養魂陣,而是一個噬神陣,或者叫著嫁靈陣.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一四章 無影的天堂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一六章 落魂墟里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