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二二五章 好逆天的修士  
   
第九卷 第一二二五章 好逆天的修士

十五天後,解葑帶著兩個女兒返回茵竹島的時候,遇見了匆匆追過來的滕雄和攬其涚.

兩人看見解葑只是和兩個女兒在一起,頓時有些傻眼,他們沿著蛛絲馬跡追了半個月,卻沒有葉默的絲毫影子.

"解島主,還真巧啊."攬其涚看著解葑疑惑的看著他和滕雄,只好尷尬的說了一句.

沒等解葑說話,滕雄就說道:"是啊,是真的很巧,解島主現在悠閑的很,四處沒有任何目的亂逛,呵呵,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解葑當然明白滕雄的意思,他是說自己一路走來,留下了許多線索,引著兩人追過來.不過他表面上卻裝著絲毫聽不懂滕雄的話,皺著眉頭冷聲說道:"藤宮主是什麼意思?難道這無心海都是你蛟滕宮的?我還不能帶著兩個女兒出來逛逛不成?"

攬其涚怕滕雄和解葑弄僵了,連忙說道:"當然可以,解島主請繼續,我和蛟藤王要走了."

說完拉起滕雄轉身就走,他知道解葑的厲害,別看他和滕雄一個化真巔峰,一個化真九層,可是要聯手起來還不一定是人家解葑的對手.

滕雄也知道拿解葑沒有辦法,只能和攬其涚一起轉身就走.

看著兩人離開,解葑冷冷一笑說道:"走吧,我們可以回茵竹島了.以後你們就留在島上修煉,不要沒事到處亂跑了."

"是."解幼槐和解幼凝垂頭喪氣的點頭答應.

攬其涚和滕雄兩人走出很遠後,那滕雄才冷聲說道:"攬兄難道不覺得奇怪嗎?解葑什麼時候有這種閑工夫了,帶著兩個女兒在外面一轉就是半個月?"

攬其涚淡聲說道:"知道他幫那個葉默逃走又如何?現在那個葉默不在,我們總不能無緣無故和他打一架吧?不過那茵竹島總有一天我們會去看看的."

滕雄點了點頭,表示明白攬其涚的意思,找解葑算賬,那是以後的事情.此時他和攬其涚兩人已經完全統一了目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將葉默抓到手.

攬其涚頓了一下再說道:"那葉默必定會去尋找你的兒子藤易,你連你兒子的蹤跡都不知道嗎?難道他不會回蛟滕宮?"

滕雄有些惱火的說道:"就是因為他不會回蛟滕宮我才憤怒,那個孽子和他母親說過,要什麼出去闖蕩一番,誰知道他們幾人會去什麼地方闖蕩?"

攬其涚點了點頭說道:"我想他們很有可能會去三海,我看不如我們去三海尋找看看."

滕雄點點頭,表示同意攬其涚的意思,兩人達成一致,立即轉變了方向,向三海位置遁去.他們可不知道,這下的方向完全正確了,因為葉默去的方向就是三海方向.

……半個月後,葉默已經完全安下心來,將紀稟元神存身的淨靈珠拿出來,喚醒了紀稟.

紀稟看見葉默手里的'仙棬花’立即就震驚的問道:"你真的弄到了'仙棬花’……"

問完不等葉默回答,紀稟就感激的說道:"葉默,謝謝你了."

葉默呵呵一笑說道:"這次能全身而退也算是有些運氣,紀前輩你元神暴露時間太長了,需要快點恢複肉身否則危險太大."

紀稟沒有再說感激的話,只是應道,"你將'仙棬花’和那塊黃色的石頭給我,然後幫我布置一個聚靈陣就可以了.我需要兩個月的時間重塑身體."

葉默聽了紀稟的話,立即震驚的問道:"紀前輩,難道你的肉身藏在石頭當中的?"

紀稟點點頭,"是的,那戰之後,大家都撤退了,我的肉身沒有人動,我就順便封進了自己的陣法之中.因為怕你擔心,所以一直沒說."

葉默當然明白紀稟的意思,一旦他知道紀稟的肉身還在,肯定還會尋找保住肉身的靈草,那比'仙棬花’不會差.因為肉身超過時間不用,一樣不能用.不過現在紀稟有了肉身又有了'仙棬花’,他重塑身體後,實力不會有絲毫下降,而且資質會提升不少.

雖然知道這是好事,可葉默心里仍然忍不住憤怒.丹城有一名化真修士,那化真修士撤退的時候,無極宗肯定不會阻攔,他竟然不去帶走紀稟的肉身保存起來,實在是可惡至極.葉默一直以為紀稟在化真修士的手段下,肯定早就沒有肉身了.

現在的情況僅僅是紀稟的元神無法和肉身契合而已,'仙棬花’簡直就是最好的靈草了.

葉默放下心來,將'仙棬花’和那黃石的石頭交給紀稟,然後在房間里面布置了一個聚靈陣.為了增加紀稟的成功率,他還特意的拿出來一個靈髓池給紀稟用.

做完這些,葉默又在房間里面布置了一個隱匿禁制和防禦陣法,這才由得紀稟自己去重塑身體,他來到青月的前面一心趕路.

一個月後,葉默感受到內艙聚靈陣的靈氣波動,知道這個時候已經到了紀稟重塑身體的關鍵時刻,趕路的時候愈加小心謹慎.

第二個月眼看就要過去,葉默更是時刻關注著紀稟重塑身體的結果.此刻他距離當初蒙琪破空而去的地方也只有一個月不到的路程了,他控制青月比起當初邊鳳塔要快的太多了,時間上節約了將近大半個月.如果不是他還繞了路,那會更快.

又是幾天過去,紀稟還沒有出來.葉默心里倒是有些焦急了,因為紀稟說他重塑身體最多兩個月,現在兩個月已經過去三天了.

正當葉默想要去看看紀稟的進度之時,一道遁光快速的飛向了他這邊.葉默立即就停住了行動.

幾乎眨眼間那一道遁光就從青月旁邊穿過,葉默的神識早就認出了那遁光中的人,不等他疑惑,那飛過去的遁光再次飛了回來.

葉默眼神一冷,'紫銊’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上,青月也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又有一道遁光迎面而來.

回頭的這道遁光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葉默認識的女人,就是海修盟的蒙寒安.也就是介紹他去參加羅曲十八盤的海修盟副盟主,蒙琪的師父.

不過此時蒙寒安身上血跡斑斑,顯然是身受重傷,還沒有時間療傷.

蒙寒安也沒有想到會在無心海上遇見葉默,再次飛回來後就急切的問道:"我對你沒有惡意,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我問一下,我弟子蒙琪現在去了什麼地方?"

蒙寒安的語速極快,就算是這樣,葉默還沒有來得及回答,迎面的那一道遁光已經飛了過來.停在了葉默的青月前方,這是一名劫變四層的男修.

葉默看了看這名男修,又看了看蒙寒安,立即就知道蒙寒安是被這人追殺過來的.她被人追殺,還能停下來問一下她的弟子,也算是有些一分情誼.

那男修看見葉默後愣了一下,立即就驚喜的哈哈一笑說道:"竟然是你,葉默,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說完,他竟然放棄了蒙寒安,伸手就向葉默抓了過來,顯然沒有將葉默看在眼里.

葉默一聲冷笑,'紫銊’已經祭出.眼前這個劫變四層修士就是通海教的,他從修士服上已經看出來了.

只是瞬間,'紫銊’已經和對方的大手撞擊在一起.

紫影綽綽間,一道細細的血箭飚出,那男修立即倒退出去,臉上露出既怒又驚的表情.剛才他輕敵之下,竟然被一個他以為只有凝體修為的修士斷去了兩根手指.

此時他才看清楚葉默早就不是在羅曲十八盤前面的那個凝體修士了,而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乘鼎二層的修士.

葉默哪里會等對方療傷接上手指,他的'紫銊’根本就絲毫沒有停頓的卷起紫芒再次劈了過去.

幻云碎域刀,這是葉默當初領悟的幻云第七刀,這一刀在他領悟後,還是第一次施展.當初這一刀只是入門,後來晉級乘鼎後,有了新的感悟.到了數月前和妙惠珍一戰,他接觸到了神識控域,並且自己的神識功法晉級第四層神識化形後,這一刀已經徹底的小成了.

面對高他十幾個小層次一個大層次的劫變後期高手,葉默根本不敢有絲毫保留.在對方輕敵受傷之下,這一刀趁機全力祭出.

蒙寒安驚異不定的看著葉默,她想不到葉默區區數月時間,就從凝體七層晉級到了乘鼎二層,這簡直不是人力所為的進度.

她忽然想起了之前葉默進入羅曲十八盤之前對雍藍衣說的話來,之前她以為葉默是在討好雍藍衣.而後葉默拿出玉簡羞辱雍藍衣和逃走後,她已經明白那不是葉默在討好雍藍衣,而是告訴雍藍衣他會找雍藍衣報仇的.

說心里話,雖然蒙寒安知道了葉默的意思,也以為葉默是在意淫罷了.可是現在她絕對不敢這樣想.葉默區區半年多時間就已經是乘鼎二層,按照這種進度,他要晉級化真根本要不了多少時間.也就是說,他說的話沒有一絲的誇大成分,他是真的會回來找雍藍衣報仇的.

蒙寒安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葉默區區乘鼎二層就可以硬撼追殺自己的劫變四層修士,一旦他晉級了化真,那雍藍衣豈不是只有等死的份?

好逆天的修士,這是蒙寒安唯一的感覺.葉默不但修煉進度恐怖,而且身手也逆天無比.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二四章 投桃報李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二六章 驚豔越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