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二三八 城主府的煉化陣  
   
第九卷 第一二三八 城主府的煉化陣

------葉默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他對凌中天有好感,對望月宗的扇芾也有好感.他去南安洲就是扇芾推薦的,雖然自己也有給複神丹,可是人家也在斐海城維護住了墨月,並且還派了一名虛神修士.

可是這些都不是葉默要關心的,無論凌中天和扇芾是因為什麼原因打生打死都和他無關,他擔心的是在斐海城的'墨月’,是映竹和妹妹葉菱還有靜雯等人.

蒙寒安忽然開口說道:"明心姐剛才說北望洲三位修為最高的人三敗俱傷後,妖獸就來襲了.而之前北望洲也因為這三位的存在,並沒有出什麼大問題,這中間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不用蒙寒安提醒,葉默早就想到了這事情很蹊蹺,可是現在他並沒有回到北望洲,也沒有辦法確定這事情是不是有人暗中推動,故意挑撥起三人打斗的.

見葉默臉色不大好看,而且神情之間還有些焦急,明心正想安慰一句,葉默卻突然問道:"明心前輩,也就是說你離開斐海城已經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

明心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如果按照時間計算起來,確實是快五年了."

葉默有些茫然,五年了,五年時間可以發生多少事情?如果'墨月’要滅亡,五年可以滅掉數次了.斐海城都被滅掉了,墨月可以幸存?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他在斐海城的'墨月’布置了一個傳送陣,只希望如果斐海城真的被破了,到時候映竹等人可以通過傳送陣離開.

看見葉默擔憂無比的表情,明心忽然再次說道:"葉默你不用擔心,當時我們走的時候,斐海城好像來了一個大能,甚至漸漸的占據了上風.一旦斐海城占據了上風,各地的修士都會源源不斷的過來助戰,斐海城應該會轉危為安的."

葉默歎了口氣,他現在只能這樣想了,難不成現在還能瞬間回斐海不成?

見葉默沉默下來,明心又感激的說道:"葉默,謝謝你給了我這麼多的丹藥."

葉默點點頭說道:"明心前輩,這次回到北望洲後,如果前輩不想繼續留在北望洲,就和我們一起去南安洲吧."

明心聽了葉默的話後沒有應聲,過了好半天才回答道:"我不能走,我還有仙藥谷.如果你可以帶人的話,就幫我將廣薇帶走.她的資質很好,留在北望洲修煉是浪費了."

廣薇眼圈一紅,剛想說什麼,葉默就站了起來,同時打開了房間的禁制.

藤易和邊鳳塔滿臉紅光的走了進來.

葉默將剛才的事情拋開,看著兩人問道,"你們好像遇見了很開心的事情?"

藤易哈哈一笑,卻說道:"因為我們打聽到鯤鱗了,在陰海城還真的有鯤鱗,不過卻是城主府的.那鱗片每年都會被拿出來給大家觀摩,可是卻不出售."

見藤易的話說的不清不楚,邊鳳塔連忙補充說道:"是這樣的,陰海城城主每年都會舉辦一次修煉資源交流大會.而每次大會之前,陰海城的城主都會將那片鎮城至寶鯤鱗拿出來給大家觀賞.而今年的資源交流大會還有三個月不到的時間,如果我們在這里等三個月的話,就可以看見鯤鱗了."

不要說葉默心系斐海,就算是沒有這件事,他也不可能在陰海城等三個月,陰海城他呆的渾身不舒服.

"我們不可能在這里留下三個月."葉默還沒有說話,蒙寒安就主動說道.

蒙寒安和葉默一樣,在陰海城呆著就是感覺不舒服.

葉默點點頭說道:"確實,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里,這里不是久留之地."

說完他不等其余的人回答,再次說道:"我想主動去拜訪一下陰海城的城主,無論是否可以得到鯤鱗,我都必須要去試試看.""

"你要去拜訪陰海城的城主?"藤易驚異的問道,說完不等葉默回答,立即就擺了擺手說道:"你不用去,你根本就見不到他.那陰海城的城主陰緒聽說修為高絕,而且從不見外客,你怎麼能見到那種人?"

"不試試怎麼知道?如果真的見不到,我們馬上就離開陰海城."葉默堅定的說道.

一直不同意長期留在陰海城的蒙寒安忽然說道:"葉師弟,我陪你去."

蒙寒安劫變初期修為,畢竟也是劫變修士,在洛月大陸的修真界,除了少數的化真修士,劫變修士也算是頂級的存在了.

葉默點點頭站起來說道:"我們現在就去吧."

……和葉默走出客棧,蒙寒安傳音給葉默說道:"葉默,如果你有'仙棬花’,說不定還真的可以換到鯤鱗."

葉默搖了搖頭沒有回答,'仙棬花’他只有最後一株了,是絕對不會拿出去換的.落魂墟的四株'仙棬花’說不定就是洛月修真界唯一的四株了,現在葉默只剩下最後一株,他豈能將這'仙棬花’拿出去換?

見葉默搖頭,蒙寒安歎了口氣,她知道沒有'仙棬花’這種東西,想要從陰海城換取鯤鱗,那估計是不可能了.

陰海城的城主府很好辨認,坐落在陰海城的正中間,城主府豪華雄偉,在城主府的前方還有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的地面鋪滿了青色的引靈磚,周圍綠綠蔥蔥,不但大氣,而且靈氣逼人,顯得高貴無比.

葉默看見這城主府第一個想起來的竟然是明月城,那明月城也是雄偉無比,可是後來卻成了落魂墟,修士聞之色變的地方.而且明月城的那城主府早已沒有了當初的雄偉,顯得破敗不堪.

葉默和蒙寒安剛剛來到廣場邊緣,就被兩名凝體修士攔住,"站住,這里是城主府重地,任何人不得近前,否則,殺無赦."

本來蒙寒安以為葉默會用別的手段讓這兩名凝體修士進去報告,然後想辦法進入城主府的.

可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葉默並不進去,只是取出一個玉簡遞給這個凝體修士說道:"你將這枚玉簡遞給城主大人,這枚玉簡對城主大人至關重要,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送給城主大人.不過,如果你們可以負得起那個後果,你就這樣做."

說完,葉默拉著蒙寒安轉身就離開了城主府廣場邊緣,根本就不等這兩名凝體修士說話.

直到兩人走出很遠後,蒙寒安才有些疑惑的看著葉默問道,"葉默,你只是拿一個玉簡就行了嗎?我們現在怎麼辦?馬上離開,還是……"

葉默沉聲說道:"我們去前面不遠的那個'若池靈息樓’等一個時辰,如果一個時辰陰海城的城主還不來,我們馬上就離開陰海城."

說完這句話後,葉默只是急匆匆的趕路,並沒有要再說其余話的意思,似乎滿腹心思.

蒙寒安點了點頭,顯然明白了葉默的意思.

……葉默和蒙寒安走了,留下了城主府廣場上的兩名凝體護衛,他們拿著葉默的遇見面面相覷.

半晌拿著玉簡的那名凝體修士才說道:"怎麼辦?要不我追上去,將玉簡還給他?"

另外一名修士立即搖頭,"就算是還給他,那萬一就是城主大人需要的東西,我們一樣跑不掉."

"可是我們哪有本事將東西遞給城主大人?"拿著玉簡的那名修士急的都要哭出聲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將玉簡送到城主府來."

那兩個凝體修士聽到這種聲音後,立即驚駭當場,但是很快兩人就反應過來,連忙對著虛空之處躬身施禮說道:"參加城主大人."

說完,這兩人更是絲毫都不敢遲疑,急匆匆的穿過廣場,向城主府趕去.

……'若池靈息樓’確實很近,葉默和蒙寒安兩人並沒有用多久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若池靈息樓’.葉默讓靈息樓的伙計開了一個上好的包間後,和蒙寒安進去坐等,不再說話.

蒙寒安看了葉默一眼,也沒有說什麼,她感覺葉默從城主府的廣場離開之後,似乎心思更重了.

蒙寒安猜測的沒錯,葉默現在是一個九級陣法宗師,雖然還不到頂級的九級陣法宗師,可是一般的陣法想要騙過他的眼睛,那是絕對不可能.更何況,他經曆了冰神禁地的地下匿空陣旗,還經曆了羅曲十八盤的各種陣法,加上'三生決’的衍化,此時葉默對陣法的理解比一般的九級陣法宗師更要透徹.

他一到城主府的廣場之外,就看出來了那里面隱匿了一個巨大的陣法.那不是聚靈陣不是防禦或者是攻擊陣法,而是一個煉化陣法.

之前葉默就感覺陰海城有些像一個小世界,現在又看見了一個巨大的煉化陣法,他立即就聯想到有人要煉化小世界.

葉默對小世界再不是之前的一無所知,他的金頁世界雖然也是世界,但是金頁世界對他卻是主動認主的,無須煉化.但是真正的小世界,卻需要花時間來煉化.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三七章 北望內亂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三九章 和城主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