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二五五章 奧芊蝶的秘密  
   
第九卷 第一二五五章 奧芊蝶的秘密

期子魚此時也才想起來,連忙向旁邊的修士問道,"對了,于前輩呢?"

幾名修士面面相覷,顯然沒有一個人知道期子魚問的于前輩去了什麼地方.葉默的神識此時已經掃了出去,那名劫變修士他來的時候看見過,而現在他的神識確實是沒有再看見那名修士.不過他卻看見了那名修補陣法的乘鼎修士,那乘鼎修士也正走過來.

葉默連忙迎過去抱拳說道:"'墨月’葉默見過這位朋友,斐海城如果不是朋友幫忙,早就破了."

那乘鼎修士哈哈一笑,同時客氣的說道:"葉兄你太客氣了,我早就聽說過葉門主的大名,煉制出'織神丹’的天才.沒想到修煉上也如此天才,當初你離開斐海城的時候,我聽子魚說你才是金丹修為,現在卻比我還要高了.剛才葉兄和那化真妖修的交手,實在是讓人歎為觀止啊.如果是我的話,說不定連一招都堅持不下來,就被那化真妖修滅掉了.而且葉兄的陣法水平也比起我強多了,我就從葉兄布置的城外困陣,就知道葉兄的陣法肯定不是我可以比的.葉兄,你真是我見過的最天才的修士."

期子魚連忙在一邊解釋道,"葉門主,李逸風是陣器門的長老,這次如果不是陣器門的李長老和那位神秘的于前輩,斐海城早就不在了."

葉默連忙感激的說道:"葉默的家人都在斐海城,李兄幫助了斐海城,就是幫助了葉默.李兄如有差遣,葉默必定在所不辭."

"好,好,我們先去城主府暢談一番.只是于大千前輩不喜歡瑣事和熱鬧,妖獸撤退的時候,他已經主動離開斐海城了.不然的話,結交葉兄這種人,是何等快事."這李長老為人倒是干脆利落.

斐海城是李逸風和那個于前輩大力才保住的,葉默聽了李長老的話後,立即點頭同意,然後對身邊的葉菱和蘇靜雯幾人說道:"你們先回'墨月’,我去一下城主府,一會回來."

……北望洲的萬藥山脈,葉默已經來過幾次,最後一次為了那個所謂的遺跡,差點就將自己的小命送在了這里.

此時在萬藥山脈最里端的一處山谷洞府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籲了口氣站了起來.他並沒有走出洞府,而是轉向另外一邊的一個石室,並且走了進去.

那石室里面只有一名漂亮的讓人心悸的年輕女子,那女子看見那身材高大的男子進來後,冷哼一聲,直接閉上了眼睛.

"芊蝶,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那身材高大的男子盯著這美貌女子很久,才沙啞著聲音歎息著問道.

那美貌女子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依然閉著眼睛.

那身材高大的男子等了良久後,沒有得到答複,他搖了搖頭又歎息了一聲,轉身就要出去.

就在那男子要走出石室的時候,那叫芊蝶的女子忽然睜開眼睛冷冷的說道:"凌中天,收起你那悲天憐人的嘴臉吧.別將自己弄得就是整個北望洲的救世主一樣,你也就是一個無恥的偽君子而已."

顯然這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就是唐夢嬈口中的凌中天,那女子就是讓葉默很是不爽的奧芊蝶.

凌中天緩緩的回過頭,慢慢的說道:"芊蝶,我從來都沒有說我是一個救世主,我只是在做我自己應該做的事情.作為北望洲修為最高的三人之一,我有責任維護北望洲的生存."

"我呸."美貌無比的奧芊蝶忽然站了起來,指著凌中天大罵道,"凌中天,別將自己說的這麼偉大,當初是誰誘奸了一個未出閣的少女,是誰讓那個少女懷孕?是誰又將那個懷孕的女子始亂終棄.你知道一個未出嫁的女人帶著一個孩子的艱難嗎?你知道那孩子要死了,他母親卻沒有辦法救他的煎熬嗎?凌中天,你還有臉說責任,你還有臉說維護……"

奧芊蝶越說越激動,最後甚至渾身都顫抖起來,她的聲音卻沒有停止,"凌中天,為了尋找你,我拼命修煉.可是我為了修煉資源苦苦掙紮的時候,你在哪里?我被仇人追殺的時候,你又在哪里?如果不是我的元神在三刻之內找到了那個孕婦,附在她的身體上,並且偶然幸存下來,這世界上哪里還有我樂芊蝶.我只是一個冤死鬼,一個多余的人罷了."

凌中天面色卻越來越慚愧,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最後連身體也搖搖晃晃起來.他見那女子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說下去,才有些黯然的說道:"芊蝶,我凌中天這一輩子最虧待的人就是你.當年我年輕氣盛,很多事情都不懂,以為要追求仙道,就要斬斷俗緣.後來我明白自己錯了的時候去找你,你已經離開了家鄉,我知道,我對不起你……"

遲疑了良久,凌中天才繼續說道:"可是芊蝶,就算是你對我有再大的怨氣,你也不能引動獸潮,並且設計讓我們三人三敗俱傷.你也不能讓'傲城商會’和妖獸交易,那修士的金丹和精血去給妖獸晉級……"

那美貌女子似乎已經漸漸的安靜下來,她聽到凌中天的話,又一次爆發開來,"凌中天,你的心思我不知道嗎?你喜歡那個唐夢嬈,是我說你強奸我,讓你在唐夢嬈面前丟進了臉嗎?你有種說你沒有強奸我啊,你說啊."

凌中天臉色漲的通紅,還是回答道:"芊蝶,你不要亂說,唐夢嬈始終是你的師父,你怎麼可以對自己的師父這樣?"

"她配做我的師父?"奧芊蝶冷冷的看著凌中天說道,"我設計讓你們三敗俱傷?凌中天,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如果你不嫉妒扇芾和唐夢嬈關系親密,兩人聯手對付你一個,你會全力出手?還有那個扇芾,你以為他看不出來我還沒破身?他閱曆過多少女人,唐夢嬈看不出來還有可能,他會看不出來?我呸."

凌中天皺起了眉頭,他確實和奧芊蝶說的那樣,對扇芾有些嫉妒了,可那只是細微的一點而已.當時他並沒有想過和扇芾拼命,而扇芾確實是每一招都是在拼命.如果他稍微有些輕敵,就會喪命在手中,最後他不得不拼盡全力.

他對唐夢嬈確實是有心思,讓他當著情敵的面解釋,他凌中天拉不下來那個臉.更何況,他凌中天從來就沒有懼怕過扇芾.

奧芊蝶卻絲毫不給凌中天的面子,繼續冷聲說道:"我看你心灰意冷的不是扇芾全力出手吧,而是唐夢嬈為了幫助扇芾擋住你的殺招重傷,這才是讓你最大的失望吧."

凌中天好像一下子就蒼老了許多,他看了看奧芊蝶說道,"芊蝶,你走吧,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去和妖獸勾結."

"我走?凌中天,你竟然還讓我走?你拋棄了我一次後,還要拋棄我第二次嗎?"那美貌女子說著說著忽然哭出聲來.

"芊蝶,你……"凌中天驚異的盯著奧芊蝶,雖然他知道這個年輕的女子靈魂是當年被他丟在家里的女人,可是她還才是三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孩,而他已經有將近千歲了,無論怎麼樣,兩人也不可能再次走到一起去了.

那奧芊蝶忽然哭著沖到凌中天的懷里,"中天,我恨你,我哪里不如那個唐夢嬈了,你為什麼就要喜歡她?為什麼不喜歡我,我有過你的孩子,你還要這樣對我……"

凌中天感受到懷里的年輕漂亮的奧芊蝶,那淡淡的清香之下,他忽然不知道應該做什麼,而是喃喃的說道:"可是,可是……"

奧芊蝶卻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憤怒和幽怨,只是哭泣著說道:"中天,我想我們的小孩,我對不起他,嗚嗚……"

"對不起,芊蝶,我,我……"凌中天終于抬起手輕輕的拍了一下懷里的奧芊蝶,似乎想要安慰一下她.

"中天,我們再要一個小孩吧,就和許多年前一樣,然後我們一起生活……"奧芊蝶抬起頭,一臉淒迷的看著凌中天,那表情溫柔的連最堅硬的鋼鐵也可以融化掉.

"啊……"凌中天愣神了一下,還沒有說話,他的臉色就立即大變,抬起手就是一揮,那剛才還在他懷里的奧芊蝶卻被這一揮揮出數米遠,撞擊在石壁上,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而凌中天卻狂噴出數口鮮血,冷冷的看著奧芊蝶說道:"你不是芊蝶,你既不是樂芊蝶也不是奧芊蝶,你到底是誰?"

奧芊蝶冷冷一笑,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冷冷的看著凌中天說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從今天開始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了凌中天.哦,或許還有一個凌中天,不過卻是我的一條狗了."

凌中天哈哈一笑說道:"這世界只有活著的凌中天和死去的凌中天,沒有做狗的凌中天.賤人,我凌中天瞎了眼,竟然會以為自己最心愛的人變成你這般凶狠了.我凌中天更瞎了眼的是,竟然到今天才明白你是乘鼎修士,可惜的是唐夢嬈卻不知道她的弟子猶如一條毒蛇一般,在玉女派藏匿了許多年……"

說完更是一字一句的看著奧芊蝶再次說道,"你,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奧芊蝶不屑的看著凌中天說道:"我想要做什麼,可惜你不知道了,我也不會讓你知道,你只要有做狗的覺悟就好了."

凌中天祭出自己的法寶,冰冷的看著奧芊蝶說道:"你以為毀去我的丹田就可以穩殺了我嗎?我只想問你一件事,芊蝶怎麼樣了?她在哪里?為什麼她心里的事情你都知道?"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五四章 相見歡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五六章 靜雯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