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二五八章 尋找憶墨  
   
第九卷 第一二五八章 尋找憶墨

十天後,在北望洲的一處小鎮外面,一對年輕男女正向這邊走來.這兩人正是葉默和蘇靜雯,而這個小鎮卻是當初蘇靜雯和憶墨練功的地方,也是憶墨被人帶走的地方.

因為尋找憶墨的事情,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所以宋映竹和葉菱兩人卻留在了'墨月’,因為葉默留下了一個靈髓池,兩人都需要沖擊元嬰,此刻無暇出來.有蒙寒安為兩人護法,葉默卻是很放心的.

這個小鎮很破舊,葉默在小鎮的外面看見了兩個字'水楊’.

"靜雯,你和憶墨就在水楊鎮生活過一段時間嗎?"葉默看著前面破舊不堪的小鎮問了一句.

"嗯."蘇靜雯依偎著葉默答道,"我們到了這里後,人生地不熟的,就住在小鎮的里面,然後我們兩人都在小鎮的外面修煉一些法術.直到有一天,憶墨被那名修士收為弟子帶走,然後我獨自去了蕪摩城,後來蕪摩城被毀,我又去了江川城才遇見你."

葉默的神識掃了一下小鎮里面,都是一些普通人,無法修煉的.他沒有再進去,只是對蘇靜雯說道:"靜雯,你帶我去看看憶墨當初修煉雷系功法的地方."

兩人剛剛轉身,才走出不遠,兩道身影就落在了葉默和蘇靜雯的前面.

因為心系憶墨,葉默的神識只是在小鎮里面查看,並沒有看別的地方.這兩名修士飛遁過來的時候,葉默才知道.其實不等兩人落下,葉默已經認出了其中一人.

來的兩人是一男一女,那女修長的很是漂亮,只是比蘇靜雯稍遜一籌而已,金丹六層修為.那男子一樣的很是帥氣,修為比那女子還要高一些,已經是金丹圓滿了.

"姓葉的,你站住."那女修攔住了葉默的去路,然後斜著眼睛盯著葉默問道:"你出現在這里干什麼?"

這女修問完後隨即就看見了蘇靜雯,頓時眼里閃過一絲驚異,顯然覺得蘇靜雯比她漂亮.一向以容貌自付的她,立即就有些不大自然.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冷冷的看著這名女修說道:"我出現在這里干什麼關你什麼事情?我倒是奇怪了,為什麼上次我看見你身邊的是余如玉,今天我看見你身邊的怎麼又換了一個?"

這個女修就是當初葉默去南山坊市遇見的那個海彤,是北望洲五星宗門雙心谷的弟子,葉默記得她還有一個哥哥叫海辛.葉默認識海辛,眼前這個和海彤一起的男子顯然不是海辛.

當初葉默和余如玉成為朋友,余如玉還送了他一塊下品的'星辰沙’.只是那個余如玉太過憨厚老實,對眼前這個海彤是百依百順.現在海彤和別的男修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將余如玉一腳踹了.她能知道自己姓葉,顯然也是余如玉告訴她的.

對余如玉的為人,葉默還是很欣賞的,不驕不躁,就是太老實了點.對眼前這個海彤,葉默看的就不順眼.當時葉默還說了一句'天涯何處無芳草’的話,現在看來估計他們兩個人還真的分了.

那男修聽了葉默的話皺了一下眉頭,卻沒有說話.葉默和蘇靜雯他都看不出來修為.不過蘇靜雯比海彤還要漂亮,顯然來曆不一般,他這才忍住了要說的話.

不過他也看的出來葉默和蘇靜雯很年輕,說不定兩人都有什麼隱匿功法,這才讓他看不出來修為,並不是修為比他高.他資質很高,而且又出身大宗門,一般和他差不多大的人,想要在修為上超過他,還是很難的.

海彤聽到葉默的話,臉上立即就露出不舒服,她冷哼了一聲說道:"你不要亂說,我和余如玉沒有任何關系.他是他,我是我."

葉默卻點了點頭好像松了口氣說道:"那樣最好,我就怕余兄看錯了人,毀了一輩子.他能懸崖勒馬,從你身邊離開,確實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說完葉默根本就懶得理睬她,對蘇靜雯說道:"靜雯,帶我去那個小山."

"嗯."蘇靜雯溫柔的答了一聲,挽著葉默的手轉身就走.

"哼."海彤看見蘇靜雯對葉默溫柔的樣子很是不爽,忽然說道:"有隱匿功法讓我看不出來修為很了不起嗎?我想這麼幾年過去,你應該不會還是築基吧."

海彤譏諷了葉默一句後,發現葉默還是不理睬她,更是不爽的冷聲說道:"你就是不說,我也知道你們是去萬藥山脈.還有,你必須要和我道歉再走,否則你今天走不掉."

去萬藥山脈做什麼?葉默聽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剛想問一下,那名男修忽然攔在了葉默的面前說道,"你沒有禮貌,給彤妹道歉,然後走."

之前他一直看不出來葉默的修為,雖然懷疑卻不敢肯定,現在海彤說了出來,他再無顧忌.

葉默看著眼前這個只有金丹修為的男修,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一個乘鼎修士竟然被一個金丹修士攔住道歉,他心里更多的是無語.

他看了一眼這個男修冷聲說道:"你真的要我道歉?"

"剛才彤妹說的話,如果你耳朵如果沒有聾的話那就照做吧."那男修平淡的說道.

葉默忽然笑著說道:"論裝逼,你比我更會.我不會道歉,我有一巴掌."

說完葉默抬起手就是一巴掌,那一巴掌卻沒有打到那男修的臉上但是真元卻已經扇了過去.

那男修看見葉默動手,立即就要祭出法寶,可是隨即他就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動彈.

"啪"的一聲.

葉默這一巴掌直接將他打出數百米遠,落在了一處田溝里面,濺起一灘汙水,隨即又是吐出十幾顆牙齒.此時這名男修臉上的那種平淡早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驚駭.

一個只用真元巴掌就將他打出數百米,而且還能束縛住他,讓他一點都沒有辦法動彈的修士,該是什麼修為?元嬰?絕對不止,虛神,也肯定不止.當他明白葉默的修為是凝體甚至是凝體之上時,他的眼里露出極度的惶恐.

得罪一個凝體修士,人家抬手就殺了他.他就算是出自六星宗門,可是門派也不會為了他去得罪一個凝體修士.更何況,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很有可能還不是凝體,甚至比凝體的修為還要高出一籌.

葉默搖了搖頭冷冷的看著已經呆滯在一邊的海彤冷聲說道:"看在余如玉的面子上,我今天再放你一次.你應該慶幸,遇見的是我,我不大喜歡和女人計較.如果是別人,早就殺了你們.還有,如果你遇見的是別人,在你臨死的時候,也許你就知道,余如玉對你是多麼重要."

葉默這話雖然帶著一絲譏諷,但未必沒有勸說的意思.余如玉是他的朋友,他感覺的出來余如玉喜歡海彤.很顯然海彤這種嬌蠻的女孩,跟在余如玉身邊還有可能安全一些.如果跟在一個喜歡裝逼的男子後面,那就是死的快.就比如今天來說,如果換成一個別的修士,說不定隨手就殺了兩人.

修真界,這種事情是沒有任何道理可言的.

看著葉默和蘇靜雯離開,半晌海彤才反應過來.她摸了摸自己的臉,似乎感覺有些幸運.但她心里卻極為驚駭葉默的修為,剛才葉默那一下顯然至少是虛神以上的修為了.而她們雙心谷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虛神而已.

她雖然驕橫,可對于葉默最後那句話還是能聽懂的,那就是和余如玉在一起,很多她惹出來的是非,余如玉都會幫她化解了.就好像上次在南山坊市,她不斷的找葉默的麻煩,而余如玉卻不斷的賠禮道歉.最後余如玉還和別人成了朋友,而自己卻也少了一樁禍事.

在海彤看來,葉默現在都已經是虛神之上的修為,在南山坊市的時候,他至少也是元嬰修為了.

想到這里,她背後出了一身的冷汗.她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被葉默一巴掌拍到水溝里面的同伴,心里忽然有所感.

剛才的事情,如果給了余如玉,就算是不認識對方,也肯定不會攔住對方,讓對方給自己道歉的.他肯定是會主動給對方道歉,賠禮,然後說自己不懂事.

海彤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之前她總是以為余如玉沒有骨氣,就像一個磕頭蟲一般,到處都是賠禮道歉,低頭哈腰的,讓她感覺余如玉丟盡了神劍宗的面子.後來她和六星宗門羅潭劍宗的核心弟子顧名禾一起闖蕩修真界,才體會到了什麼是快意恩仇.

可是那真的很快意嗎?他們之前教訓的人只是勢力不如她們,或者是修為比他們低而已,一旦遇見和葉默一樣的高人,人家隨手就殺了他們.命都沒了,還談什麼快意恩仇?

海彤打了個冷顫,剛才葉默要殺她,可以說她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跳天,也沒有任何能威脅到對方的實力.論門派,人家一個人說不定可以挑了她的宗門.如果萬一碰見了那種狠厲修士,她死了或許還是小事,最後說不定連宗門都會被連累.

剛才人家說了,是看在余如玉的面子上,饒了她和顧名禾.海彤看著蹣跚爬起來的顧名禾,再也沒有了之前那種快意闖蕩修真界的感覺.她有的只是許多的後怕.

此刻她終于明白了余如玉為什麼總是在她身邊幫她賠禮道歉,為什麼總是像一個點頭蟲,還有他為什麼總是說前輩說過,修真界高手如云這句話.

……葉默和蘇靜雯站在一座小山的山頂,葉默撿起蘇靜雯說的一塊石頭,那石頭上面還有痕跡,蘇靜雯說,這就是當初憶墨修煉雷系功法留下來的痕跡.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五七章 晨曦中的呢喃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五九章 萬藥山脈的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