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二九五章 天罡域的殺機  
   
第九卷 第一二九五章 天罡域的殺機

葉默一進入金頁世界,身上的鮮血就猶如血箭一般噴湧而出,連'無影’都緊張的飛了過來,在葉默頭上嗡嗡直叫.

葉默蒼白著臉取出數枚丹藥吞了下去,才止住了噴湧的鮮血.

兩個時辰之後,葉默才脫下已經破碎不堪的真器護甲,給自己來了幾個清水決.那最嚴重的一道傷口差點將他的胳膊給卸掉,葉默暗自慶幸,如果胳膊被卸掉了,他肯定沒有辦法取回來.

之前他只要慢了幾十分之一個呼吸,不要說胳膊,就是他整個人都沒有了.如果他的域沒有大成,或者說他的域大成了卻沒有金頁世界,他都死定了.這個第三十七域根本就不是域,而是殺人的地方.

葉默肯定不要說是他,就算是修真界的任何高手來這里,也是必死無疑.

結合之前自己差點被誤導,這個天罡域有很大的問題,至少葉默認為有很大的問題.

這天罡域就好像專門吸引高級修士進來,修為越高越天才的修士,就越容易被殺.因為修為越高,對法術和境界理解越深厚,能進入的域就越深,也就越容易被這里面的空間域斬殺.

想到這里,葉默打了個激靈,按照他的想法,這天罡三十六域簡直就是專為殺天才才建立起來的.

為什麼會這樣?

以他這種真正領悟大成域的修士,在有金頁世界的情況下,也差點被殺,其余的人如果進入了第三十七域,豈不是送死?

一天後,葉默恢複過來,他這才細細的回想了剛進入這里面的情況.

在他進來的瞬間,他的域就被這里的空間擠壓的破裂,整個身體都被周圍的空間完全束縛住.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域已經大成,那束縛還沒有能在毫秒之間固定住他,他已經被殺了.

因為他大成的域擋住了那束縛瞬間的時間,這瞬間的時間讓他逃了一命.那空間固定後的殺芒,似乎在每一毫空間都存在,而每一道凌厲的殺芒都不會比一個化真後期修士全力攻擊差.

這種充徹著整個空間的殺機,有誰可以抵擋?就算是楚九羽過來,葉默也肯定必被殺無疑.就算是能撕裂空間的修士,也無法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撕裂空間逃走.

或者只有仙人可以,可是仙人能來這種地方?

葉默越想越後怕,甚至冷汗都冒了出來.這是哪個混蛋?竟然如此陰毒,弄出這種操蛋的第三十七域.

葉默取出一個監控陣盤丟出金頁世界,隨即他就看見了一個恐怖無比的空間.

無數已經凝聚成型的空間殺芒密密麻麻的懸浮在這里的空間,葉默知道只要有任何生命進入這片空間,那殺滅立即就會被觸發.

殺芒一直都是以光的形式存在,而眼前的這些殺芒都已經凝聚成型了,這需要多厲害的空間殺陣的布置手段?這需要多少的靈力支持?

可是葉默很快就發現,他剛才看見的那些殺芒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在這片空間,還有一道道扭曲的空間波紋,這些扭曲的空間波紋顯然不是有形的東西.而是一種極度的空間殺陣,一般的修士只要進入這片空間,根本就不需要觸發那些殺芒,只要這些扭曲的空間波紋就可以完全撕裂任何一個修士.

在前面的三十六域,葉默見識過各種的空間扭曲,空間擠壓和空間撕裂,拉扯.可那些就算是再厲害,也還沒有成型,他的域還可以抵擋.這種都已經成型的空間扭曲波紋,他能抵擋才怪.

事實上剛才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他剛進來的時候,他伸展出來的域只是堅持了眨眼之間而已.

這還是他能看見的殺機,他看不見的殺機又有多少在這片空間?葉默不敢想象下去,這根本就是一片生機無法生存的空間,修士來到這種地方能活下去才是怪事.

葉默沒有再去關注這片空間的殺機,這空間殺機他知道了也沒有辦法.他現在不敢出去,出去就是找死.

為了讓自己的視線能看見更多的地方,他再次丟出去幾個監控陣盤.監控陣盤這種東西沒有升級,這里的陣法倒也不去攻擊.

葉默小心的移動著自己的金頁世界,然後一邊丟出監控陣盤,他很想從第三十七域退回三十六域.可是他看見同樣消失的三十六域,他就知道,自己不用多想了.

他現在對金頁世界的控制還不完善,還無法做到迅速移動

在葉默所代表的金色光點消失的瞬間,整個觀域殿和天罡廣場都翻騰了起來.很多人都以為葉默被傳送出來了,可是片刻之後,整個天罡廣場內外的人都知道了,葉默並沒有被傳送出來.

在天罡域光點消失,又沒有被傳送出來,結果就只能有一個,那就是闖蕩天罡域的修士已經被天罡域里面的空間域絞殺了.

一陣陣的歎息聲傳來,有可惜的,有高興的,更多的人只是遺憾.一個能進入天罡三十六域的修士就這麼隕落了,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不過相對某些勢力來說,這也不是一個壞消息.

這里面最高興的人莫過于孟殺了,他看見葉默的光點消失,葉默並沒有被傳送出來的時候,心里頓時松懈了下來.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籲了口氣的瞬間,就想起了葉默的家眷.

隨即他的眼里就露出凶厲的眼神,此人敢羞辱自己,現在他死了,和他一起來的人自己豈能放過?

在天罡廣場,他孟殺還沒有丟過這麼大的臉,他溪中商會也沒有丟過這麼大的臉.

……在蘇靜雯所在的包廂里面,蘇靜雯看見那光點消失的瞬間也以為葉默出來了,可是當她等了好久後,也沒有看見葉默過來找她們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不對.

隨即就傳來了葉默殞命在天罡域第三十六域的消息,就算蘇靜雯是元嬰七層的修為了,也是感覺到眼前一陣陣的黑暗.

看著蘇靜雯一陣陣的搖晃,唐夢嬈連忙扶住了她.雖然她很想勸蘇靜雯說葉默也不一定出事了,可是唐夢嬈也知道,葉默鐵定出事了.天罡三十六域光點消失從來都沒有過例外,這次豈能例外?

言妍見蘇靜雯如此模樣,也過來安慰道:"靜雯妹子,要不我們去葉默進入天罡域的入口看看?"

蘇靜雯知道那只是一句安慰的話而已,如果葉默在入口就算是他不來看自己,別人也會傳來消息.

她搖了搖頭說道:"之前我就和葉默有過約定,他讓我不要走,除非他來.現在他沒有來,我是不會走的.我要在這里等他,不見不散."

言妍猶豫了一下,她很想說如果葉默一年不來,你還要在這里等他一年不成?

可是不等言妍說話,唐夢嬈卻點了點頭說道:"靜雯說的對,我們不能走.我們這個豪華包廂是沒有時間限制的,一旦我們離開這里,我們就危險了."

言妍不是傻瓜,她立即就明白了唐夢嬈的意思,葉默殺了溪中商會的人,而且還在天罡廣場侮辱和重傷了孟殺,這個時候葉默的妻子蘇靜雯離開觀域殿,那肯定是很危險.

一時間眾人都沉默了下來,沒有人願意在這個時候說話.

三天後,這里熱鬧的場景再次清冷了下來,那觀域殿再次恢複了原來清冷的樣子.擁擠不堪的天罡廣場也慢慢的恢複了原樣,這些修士來的快,離開的也快.

進入天罡域第三十六域當然了不起,可是無論是任何人,任何勢力,他們關心的都是從那個進入後能出來的修士.一旦修士進去了,卻不能出來,就算是再厲害又有什麼用處?沒有人去關心一個死去的修士,哪怕那個修士再厲害,也是一樣.

月嬋雖然也擔心葉默,可是她同樣的擔心那些靈石.但是沒有任何人說賭靈石的事情,她也不敢開口.而開盤的一方也好像忘記了這個包廂還有人壓過靈石,也沒有任何人來問一句.

這已經是第六天了,言妍正在陪蘇靜雯說話,忽然臉色一變,就要沖出去.可是唐夢嬈卻拉住了她說道:"別動,你弟弟已經進入觀域殿了,那人不敢拿他怎麼樣."

觀域殿的門口,只剩下一條胳膊渾身都是血跡的言鄭新沖進了觀域殿.可是沒有等言鄭新沖上樓,觀域殿里面就有人攔住他說道:"觀域殿不允許打斗,但是也不是修士避禍的地方."

言鄭新卻絲毫不管那攔住他的觀域殿修士,只是對著二樓大叫道:"你們不要離開這里,溪中商會的人在等著,他們要抓葉大哥的妻子."

而另外兩名追殺言鄭新的修士,因為後到,被觀域殿的人在了門口.

一直留在觀域殿一層的言鄭東連忙沖上來扶住了言鄭新,血紅著眼睛說道:"是不是溪中商會."

那觀域殿的修士更是不理睬言鄭東,也不等言鄭新回答,就直接再次對言鄭新說道:"請出去,任何打斗中的修士都不能進入觀域殿."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九四章 第三十七域     下篇:第九卷 第一二九六章 一具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