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九卷 第一三零零章 斬殺化真  
   
第九卷 第一三零零章 斬殺化真

于鍾通心里一動,他化真六層的修為,孟殺化真三層的修為,兩個人聯手的話,說不定還真會讓對方有些顧忌.不過隨即他就看見葉默眼里的譏諷,頓時心里就是一驚.

他好像感覺到葉默已經聽到孟殺給他的傳音了,于鍾通再也不敢動彈.連化真修士的傳音都可以聽見,眼前這個年輕修士絕對是一個化真巔峰的存在,甚至都不是他能想象到的.

其實如果于鍾通真的和孟殺聯手,葉默還真的很忌憚,他不是只有一個人.就算是他一個人,面對一名化真初期和一名化真中期的修士全力出手,壓力也不會小.

現在于鍾通猶豫,葉默卻沒有半分的猶豫,'紫銊’已經祭出,幻云陣殺刀.

孟殺見識過葉默的法寶厲害,根本就不敢怠慢,葉默還沒有出手之前,他的半月鈸帶著密密麻麻的紅色殺芒就向葉默罩了過去.

孟殺全力出手下,半月鈸的威勢更是驚人,帶起的紅色殺芒一波疊著一波.就是在一邊看著的于鍾通也暗自心驚,他已經做好了准備,一旦孟殺可以堅持,他馬上就對葉默進行夾擊,一旦孟殺根本就不是葉默的對手,他堅決不會動.

之前孟殺看見葉默的法寶是一道璀璨的紫色虹芒,可是現在他看見的卻是無數的紫色刀芒,這些紫色的刀芒竟然層層疊加,無窮無盡,猶如有靈性一般,封鎖住了他所有的退路.

如果他的銅鼎還在,現在的第一時間孟殺就是祭出自己的銅鼎,可惜的是他的銅鼎不在了.

孟殺一邊全力催動自己的半月鈸,一邊祭出了一件下品真器護盾.在他看來,就算葉默是化真巔峰的存在,半月鈸的殺芒也會將讓對方忌憚,甚至回防.然後他就在這個時間拼著受傷也要抓住蘇靜雯.

如果沒有人質在手里,孟殺肯定他會被葉默斬殺.

但是孟殺很快就感覺到了不對,他的下品真器護盾是祭出了,可是緩慢的猶如羽毛在天上飛舞.

下一刻,他就感覺到了自己的域寸寸破裂,而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完全處在了對方的域中.周身就好像陷入了泥潭一般,就算是移動也是緩慢無比.

而此時對方那漫天的紫芒已經鋪天蓋地的席卷了過來,孟殺頓時大駭,這樣下去,他馬上就會被這紫芒絞殺的粉碎.

孟殺再也顧不得別的,瘋狂的燃燒精血,想要從葉默的域中逃出.他肯定自己從未見識過這麼厲害的域,這種域絕對不是大成,而是已經超出了大成,否則不可能如此輕易的就破碎了他的域.

"嘭嘭嘭……"

數聲悶響後,在一邊觀看的于鍾通才發現,孟殺半月鈸和他半月鈸發出來的紅色殺芒,全部撞擊在了葉默頭上突然多出來的一個八極大鼎之上,不能對葉默造成分毫傷害.

第一次葉默和孟殺在天罡廣場對敵,葉默甚至連八極大鼎都沒有祭出,就完敗了孟殺.而現在他晉級劫變後期,而且域也大成了,反而祭出了八極大鼎.

不是葉默倒退了,因為是孟殺這次動手和上次動手完全不同,上次孟殺對葉默根本就沒有看在眼里,所以沒有全力出手,被葉默差點斬殺也是正常.而這次孟殺卻將葉默看成了比他修為還要高的修士,當然會全力出手.

面對一個化真三層的修士全力出手,葉默還是祭出了八極大鼎.

劫變和化真的差距不是一點兩點大,只有葉默這種逆天修士才可以在劫變後期,絲毫不懼化真三層的修士.普通的劫變修士根本不用和化真對抗,早就被殺了.

孟殺燃燒了精血後,勉強掙脫了葉默的域,卻毫無後繼之力的被無數的紫色刀芒卷起.

他的那下品真器護盾此刻在就在葉默的域之下,被零散的幾道紫芒就擊飛了.

幻云陣殺刀已經成形,孟殺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此刻也無力回天."噗噗……"數聲響起,一道道血箭在空中狂飆.

孟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被紫色的殺芒撕裂,當那紫色的殺芒從他身體中不斷的肆虐之時,他忽然明白了過來,眼里露出驚駭的目光指著葉默說道:"你,你是劫……"

葉默豈能讓他說出你是劫變修士?'紫銊’回轉一帶,再次處于他域中的孟殺被連元神都被葉默斬殺,消失在這個世界.

葉默伸手一帶,一枚戒指就落在他的手心不見.這是他第一次正面斬殺化真修士,葉默知道,就算他還不是化真修士,此時他已經是洛月修真界的頂端存在.

于鍾通呆呆的看著化成一團血霧的孟殺,背後的冷汗憑空而生.孟殺一個化真三層的修士,在天罡域范圍一直沒有懼怕過誰.而且交好行修會的會主,就是西修城的副城主對他也留下三分面子的人.

可這樣一個狠人,在半柱香之前還和他談笑風生的頂級修士,在葉默的手下只是數招之間就已經被殺,這簡直太可怕了.

而對方看起來簡直年輕的不像話,能如此簡單殺了孟殺的修士,就算是再年輕,又豈能是普通的化真巔峰?

這個年輕的修士到底來自何方,簡直太過逆天了.

而葉默此時卻收起了法寶,看向了于鍾通,淡淡的問道,"于殿主,莫非店大欺客說的就是你觀域殿?之前我好像看見觀域殿的頂級豪華包廂是沒有時間限制的,怎麼我才打個轉回來,你觀域殿就要趕人走了?是你放屁還是你觀域殿放屁?"

于鍾通激靈了一下,這才想起來,自己也是得罪了對方的,如果他夾著斬殺孟殺的威勢來斬殺自己,這里又沒有人過來幫忙,他死定了.

于鍾通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冷汗,他後悔啊,怎麼就得罪了這樣一個人?如果是別人敢當他的面說他放屁,他早就將那人捏成肉泥了.可是面對葉默,他連半句反駁的話都不敢說.

除了心里郁悶葉默這個轉打的時間太長了外,現在葉默問話,他還不得不回答.于鍾通明白這點後,只能恭謹的抱拳對葉默行了一禮後,才說道:"葉前輩,晚輩無禮,竟然在這個時候規劃觀域殿.也是因為葉前輩太過神武,竟然進入了第三十六域,讓我觀域殿接待修士變得捉襟見肘.這件事我觀域殿做的不對,還請葉前輩恕罪,觀域殿願意賠償前輩的全部損失."

葉默雖然心里憤怒,卻並沒有打算殺了于鍾通.修真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自己和孟殺有仇,一旦知道自己在天罡域隕落,觀域殿不幫助孟殺那才是怪事.

就算是他殺了于鍾通,也改變不了修真界強者為尊的這個事實,下次他遇見了事情,別人照樣還是要對弱者動手.

況且于鍾通是西修城的化真中期高手,任何一個地方,化真修士也是極其難得的存在.自己剛才殺了孟殺,如果再殺于鍾通,一旦引起西修城的反感,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情.

就在葉默打算讓于鍾通賠償的時候,月嬋忽然說道:"葉師叔,觀域殿還欠我們十多億靈石,到現在還沒給.我懷疑他們將我們趕走,就是為了想要吞下這筆靈石,讓溪中商會的人滅口."

于鍾通本來就冷汗淋淋了,現在月嬋這麼一說,他更是臉色難看,他知道自己已經成功引發了葉默的殺機.

不等葉默說話,月嬋就解釋道:"當初葉師叔你在第二十七盤的時候,觀域殿開出師叔你進入第三十六盤一比一百的盤口,靜雯姐姐壓了一千萬靈石,現在他們不但不賠錢,連本錢我們都沒有看到."

"是這樣嗎?"葉默剛才已經消散的殺機再次湧動起來,于鍾通就感覺自己在這濃烈的殺機之下好像一艘沒有根的小船一般,可是他還不敢運轉氣勢抵擋,他怕自己一旦抵擋,就會引起對方動手.

葉默之前不殺于鍾通是因為修真界本來就是這樣,但是于鍾通因為不想賠償靈石,就要落井下石殺人滅口,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前輩息怒,晚輩並沒有要吞滅靈石的意思,晚輩准備等他們出來後,一並還給靈石."于鍾通看見葉默要動手,哪里還敢猶豫.

他明白葉默一旦動手,那就是雷霆一般,連綿不斷.剛才孟殺就是最好的例子,只是短短的時間,孟殺就被葉默斬殺.

葉默當然知道對方說謊,冷哼一聲.'紫銊’已經祭出,殺了這個于鍾通,他身上的靈石權作補充好了.

"葉前輩輕慢動手,西修城羅雨劍見過葉前輩."就在葉默要動手的時候,一道遁光快速的落在了這里,來的是西修城的副城主羅雨劍.

羅雨劍身材不高,甚至看起來有些文靜.

見西修城的副城主過來,葉默也不敢怠慢,他收起了'紫銊,同樣對羅雨劍抱拳說道:"羅城主,叫前輩實在不敢當,羅城主就叫葉默好了."

對這個羅雨劍,葉默很是感激的,他出來的時候,就聽那兩名凝體修士說過.孟殺第一次動手,就是羅雨劍出手攔住了.無論對方是不是臨時起意,這恩情葉默都記住了.

上篇:第九卷 第一二九九章 你敢如何     下篇:第九卷 第一三零一章 聯袂拜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