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四九章 黑閻王索安山  
   
第十卷 第一三四九章 黑閻王索安山

說完,黑瘦的耿學銘更是不等葉默說話,立即就拉著葉默說道:"我們趕緊走,沒想到你得罪的竟然是黑石城的閻王城主,就算是我們逃到這里,也肯定會被他追上."

葉默此時已經對這個耿學銘的逃跑水平是十分的欽佩,所以耿學銘說的話,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反對和遲疑,立即就跟隨著他再次往縱深的虛空之中逃去.

一路上葉默發現這個耿學銘的煉體水平竟然比他還要高,甚至達到了三神境尊境的水准,一路上的空間亂流風刃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就是一些空間漩渦,他也是毫不猶豫的沖過去.葉默看的是心驚不已.

五天五夜後,耿學銘帶著葉默來到一片暗紅色的地方,這里的空間風刃都帶著極度的炙熱,就算葉默已經是王境的煉體者,這些暗紅的空間風刃打在身上都隱隱作疼.

到了這里後,耿學銘停了下來,他籲了口氣說道:"到了這里,就算是黑閻王再厲害,應該也找不到了."

說完他又對葉默豎起了一個大拇指說道:"你很牛啊,連那個老東西的兒子你也敢殺了.好在你還沒有遇見那老東西的另外一個兒子,否則以你的脾氣估計又是一起殺了.那兩個混蛋,都是黑閻王那老東西在黑石城的妻子生的,嬌慣無比,可偏偏又無法修煉到更高的境界,所以在黑石城稱王稱霸,如果我在黑石城,我也早就忍不住要殺了這兩個混蛋."

"耿兄,難道你一直沒有在黑石城?"葉默驚異的問道,他有金頁世界,這才能在這空間裂縫里面生存,耿學銘難道和他一樣?"

耿學銘又是嘿嘿一笑說道:"我在這虛空亂流空間生活數百年了,我在這里面煉體已經到了三神境的尊境,所以才可以安然無恙.現在我才明白為什麼你一個化真一層的修士,也能在這里面安然無恙了.原來你也是一個煉體修士,竟然已經到了三王境的後期境界.這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葉默見耿學銘雖然說他不錯,卻並沒有特別驚訝的樣子,有些疑惑的問道:"耿兄,黑石城里面的煉體修士很多?"

在葉默看來,他能將煉體修煉到王境,已經可以算是非常的了不起了.

耿學銘點點頭說道,"在這空間裂縫當中,沒有別的好處,就是有一個一流的煉體空間.在黑石城的修士,基本上都會來這里面煉體.就算是拉出黑石城最差的一個化真修士,煉體也可以達到三王境的虛境.如我這樣的尊境更是有幾十甚至上百之多,至于黑石城的閻王城主,我懷疑他已經達到了三神境的極致神境了."

"難怪那些家伙追我這麼快了,原來都是煉體高手."葉默驚歎了一聲說道.

耿學銘卻搖了搖頭說道:"那些人能追上你並不是因為他們是煉體高手,而是因為你一路走都留下了痕跡,他們很容易就追上你."

"我很小心,並沒有留下痕跡啊?"葉默疑惑的問道.

耿學銘卻說道:"那是因為你剛到虛空裂縫,還不懂這里面的一些東西.在虛空裂縫當中,空間亂流和空間細沙甚至空間風刃的密集度都是有大致規律的.你逃走的時候,肯定選擇空間亂流和風刃少的地方走,你走後,在你路過的地方有一條淡淡的痕跡,這個痕跡很久都不會消失,後面來的人很容易根據這痕跡追上你."

葉默聽到這里,背後冷汗直冒,他不了解這里面的情況,如果不是耿學銘告訴他,他剛被人圍攻殺了,臨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耿學銘繼續說道:"我帶你走的路線都是一些無法留下痕跡的地方,這些路線的空間亂流或者是密集一些,可是瞬間就會被別的空間風刃擠走或者是在空間細沙的沖淡中消失.時間一久,我們就可以逃出對方的跟蹤了.但是黑石城的城主不同,他的神識和感應強大無比,所以我們不得不進行第二次逃亡."

葉默對耿學銘感激的抱拳說道:"多謝耿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耿兄你,我被殺了還不知道怎麼回事.耿兄也是得罪了那個黑閻王城主,這才被逼的逃到這里來的嗎?"

耿學銘搖了搖頭說道:"我得罪的不是他,而是一個女人,一個算極美的女人."

葉默竟突然想到耿學銘對一個女人表白的時候,那個女人拒絕了他,然後他開始糾纏了.最後卻惹來了那個女人的報複,讓他沒有辦法在黑石城留下去.

耿學銘卻不知道葉默所想,而是說道:"在黑石城里面修為最高的修士就是城主黑閻王索安山,而最美的女人卻是黑石城一個副城主石遝的妻子,叫徐青妃.此女表面聖潔無比,暗地里卻不守婦道.我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發現了她和黑石城的城主黑閻王索安山在一起苟合,才知道她的為人."

葉默以為徐青妃是因為耿學銘看見了她的隱私,這才對耿學銘動了殺機.卻沒想到耿學銘繼續說道:"這種事情我看見也就算了,並沒有放在心上.可是這個叫徐青妃的女人卻要糾纏我,甚至數次攔住我要我和她做苟且之事,我耿學銘豈能看的起這種無恥女人?數次拒絕,有一次我實在是被糾纏的不耐煩了,我才對她破口大罵.結果也因為這件事,我徹底的得罪了這個女人,沒有辦法在黑石城存身.不過也好,因為我不能在黑石城,這才將煉體修煉到了尊境."

葉默聽了耿學銘的話,實在是有些不大敢相信.那徐青妃是黑石城的第一美女,豈能看中又黑又瘦的耿學銘?

耿學銘被葉默看的有些惱火,"你是不是認為老黑又黑又丑,所以沒有女人看的上?我告訴你,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老黑要對那個女人有意思,早就上了她了.可惜,老黑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不知廉恥的女人."

葉默歎息了一句說道:"可惜那副城主頭上的帽子有些綠油油了."

耿學銘冷笑一聲說道:"你以為那個黑石城的副城主石遝不知道嗎?他根本就知道的一清二楚,有些事情我老黑不想知道,可偏偏要被我知道.那石遝的陰險之處絲毫不下于黑閻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川公主根本就不是他的女兒,而是黑閻王的親生女兒.石遝明知道這件事情,還一點也不阻攔川公主和那黑閻王的兒子索之悅在一起,分明就是故意為之."

葉默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耿學銘問道:"老黑,你的意思是那石遝縱容索安山的兒子和他的女兒一起……"

他驚訝之下,竟然也沿著耿學銘的口氣叫了一句老黑.這叫下來,葉默倒是覺得很是順口.

耿學銘卻絲毫沒覺得葉默叫他老黑不對,而是點了點頭說道"我估計應該就是這樣,嘿嘿……"

葉默有些無語了,他感覺這黑石城太惡心了點.

耿學銘指著前面不遠處的一大片暗紅色風刃漩渦說道:"那里就是我晉級三神境的修煉地方,以後你要修煉三神境,也可以進去修煉."

葉默搖頭說道:"我現在還無法進入那種地方修煉,況且現在我最想要做的不是晉級三神境,而是要離開這個虛空裂縫,而且還是必須離開.我不能留在這里."

耿學銘不屑的看了葉默一眼說道:"葉默,不是我說你,在空間裂縫中的修士,誰不想離開?可是卻從來沒有一個人能離開,所以,我勸你不要想了."

葉默沒有理睬耿學銘的譏諷,而是堅定的說道:"我必須離開這里,就算是不屑一切代價,我也要離開這里."

耿學銘感受到了葉默的堅定,倒是沒有再次譏諷葉默,而是沉默了良久,這才說道:"如果你一定要離開,也不是沒有辦法,但是那個辦法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可能性死亡."

"老黑,你說,那個地方是什麼地方?快說."葉默聽到耿學銘這個話,頓時驚喜的一把抓住了耿學銘連聲問道.

耿學銘拍了拍葉默的肩膀說道,"葉默,不是老黑小看你.你現在的修為去了那里,恐怕連那百分之一的生機都沒有,如果你煉體不到三神境,我告訴你也沒有用."

不等葉默說話,耿學銘就再次說道:"你不用著急,我有一個地方,你和我一起去煉體,我保證你能在短時間內晉級三神境……"

葉默還沒有回答,就聽見一個陰沉沉的聲音說道:"可惜你們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

隨著話音落下,一個滿臉陰沉的中年修士落在了葉默和耿學銘的面前.

"索安山……"耿學銘驚叫出聲,隨即他就瞥了一眼葉默說道:"葉默,我老黑要被你害死了."

不過他嘴里雖然這樣說,手中已經祭出了一道烏黃色的法寶,赫然是一個翻天印.

葉默此時卻注意到了這個索安山,他的修為好像是化真巔峰,可是當葉默仔細觀察時,又發現他不止化真巔峰.可具體是什麼修為,他卻又看不出來.不過索安山既然追上來了,葉默也毫不猶豫的祭出了'紫銊’,他從來都不是退縮之人.

索安山看見耿學銘和葉默竟然敢祭出法寶和他對峙,頓時怒極反笑:"哈哈,好,好有種,我索安山已經有些年沒有看見敢在我面前動法寶的人了."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四八章 被天道拋棄的修士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五零章 強大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