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五二章 身有寶山卻不知  
   
第十卷 第一三五二章 身有寶山卻不知

耿學銘還沒有從葉默沖向十二雷珠的震撼當中清醒過來,就發現葉默已經抓住了其中的一枚雷珠.而那枚巨大的雷珠一被葉默抓住,雷珠表明的雷弧竟然瞬間就全部進入了葉默的體內,更讓耿學銘驚駭的是,那雷珠的雷電光芒消失在葉默的體內後,竟然猶如泥路大海,無影無蹤,而葉默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他怎麼做到的?"耿學銘喃喃的自語了一句,不說抓住雷珠沒有事情這件事,就是純粹抓住雷珠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這些雷珠已經組成了一個陣法,一枚雷珠相當于一枚陣旗.這種陣旗還是頂級無雙的陣旗,要抓住雷珠可不是只要修為就可以辦到的.因為一旦抓住其中的一枚雷珠,攻擊你的可不是其中的一枚雷珠了,而是這十二枚雷珠同時攻擊,還有陣法疊加的效果.

就算是修為再厲害,也沒有辦法抓住其中的一枚雷珠,不讓其余的雷珠攻擊.能做到這一點的,除了修為厲害之外,還有唯一的一個可能,那就是抓住這十二雷源陣當中一枚雷珠的人,還是一個陣法宗師,至少是一個七級的陣法宗師,或者是更高的陣法宗師.

況且就算是一個陣法宗師,也無法抵抗其中一枚雷珠的雷源攻擊,這一枚雷珠就有如此多的雷弧在表面縈繞,一旦這些雷電弧攻擊抓住雷珠的修士,就算是不將這修士電成飛灰,也會將這修士打的毫無反抗之力.

可是這些不可能加在一起,葉默偏偏辦到了.

不等耿學銘反應過來,葉默已經在瞬間將其余的十一顆雷珠掃走,收入了金頁世界,用了一個簡單的陣法禁制住了.

"好膽……"索安山大怒,如果不是他已經控制住了'虛空生機髓’,此時他已經沖過來教訓葉默了.

'虛空生機髓’不是簡單控制就可以的,這種東西有靈性,稍微不慎,就會轉眼匿失在虛空之中,將再也無法抓到.所以在沒有將'虛空生機髓’完全弄到手之前,索安山卻不敢隨意的離開.這種東西失去了就沒了,更何況他還指望這東西救回他的兒子.

當然最主要的是他認為葉默就算是脫離了他的域,掙脫了他的十二雷珠陣,也無法逃出'天火之獄’.再大能的修士,要逃出他的'天火之獄’也需要幾天甚至幾十天,或者一輩子.而他只要再有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可以完全控制住'虛空生機髓’,空閑出來對付葉默這個無知小輩.如此猖狂囂張的鼠輩,竟然敢當著他的面,收取他的十二雷珠.

"快走,索安山馬上要收服'虛空生機髓’了……"耿學銘說到這里陡然住口,臉色充滿了失望.

他剛才因為葉默驚豔的表現,居然將'天火之獄’忘記了.現在想起了'天火之獄’,立即就知道,就算是他們現在破了十二雷源陣,還是逃不出去.

葉默卻一直在關注索安山,他去了十二雷珠後,發索安山並沒有立即過來,再用神識掃了一下索安山的動作,就明白了.他冷笑一聲說道:"那老東西過來還有幾個呼吸,我們時間足夠……"

葉默說第一個字的時候,兩手已經閃現出一道淡藍色的火焰來,他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那火焰已經燒到了擋住他們的天火之上.

"藍色的'霧蓮心火’……"耿學銘震駭的看著葉默祭出的天火和那'天火之獄’的天火撞擊在一起,一陣嗤嗤的聲音響起,只是兩三個呼吸的時間,困住他們的'天火之獄’就被燒裂出來了一個巨大的裂縫.

耿學銘瞬間就驚喜起來,不等他說話看,葉默的聲音已經傳來,"快走……"

此時的耿學銘顯然不需要葉默招呼,兩人帶著兩道遁光,轉眼就消失不見,就算是在這虛空裂縫當中,兩人的速度也發揮到了極致.哪怕是被虛空殺機卷走,也比落在了索安山的手里強.

兩人逃走的瞬間,索安山立即就知道了,頓時氣血攻心,差點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明明只要幾個呼吸就可以收服的'虛空生機髓’,又浪費了他一點時間.

"我要活剝了你們……"索安山收起'虛空生機髓’後,沒有半分的喜悅,而是憤怒到了極點,兩個螻蟻逃走了還不算,那個化真一層的螻蟻還搶走了他的十二雷珠.

索安山收起天火後,神識當中哪里還有葉默和耿學銘的影子?不要說這虛空裂縫當中本來就對神識有極大的限制,就算是沒有限制,這麼長的時間,兩個化真修士的遁術也不是他的神識能撲捉的了.

但是索安山卻看著兩人逃走的方向冷笑一聲,想要搶他索安山的東西,還太嫩了點.十二雷珠已經打上了他的神識烙印,就算是逃的再遠,他也可以根據這十二雷珠找到葉默的方位.

沒有任何人能在短時間內抹去他的神識烙印,就算是再厲害的修士,想要抹去他的烙印,也需要一天的時間.所以哪怕葉默逃走了,他也絲毫不擔心.

只是當他的意念和神識延伸出去的時候,他的臉色頓時大變,他竟然發現此時自己已經完全感受不到十二雷珠的方位了.

……就算是後來變成他帶著葉默尋找線路逃走,耿學銘還是被葉默的大膽和層出不窮的手段所驚,他想不到葉默會有這麼多的手段.這還不算,葉默竟然敢在這種情況搶走索安山的十二雷珠,葉默的這個舉動,簡直讓他不敢相信.這要多不怕死?需要多大的膽子?

在逃出數千里之後,耿學銘就急切的對葉默說道:"葉默,你趕緊將那十二雷珠扔掉,雖然我也知道那是好東西,可是那十二雷珠有索安山的意念烙印,如果你不扔掉,索安山說不定會根據這個追上我們."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就算是索安山追來了,這十二雷珠我也不會扔掉.耿兄如果擔心的話,就先走好了."

耿學銘臉色一黑說道:"你將我老黑當成什麼人了,你都不懼那索安山,我老黑好歹也是一個飛升修士,豈能懼怕那老東西."

葉默知道耿學銘是嘴上說的漂亮,也不點破.不管怎麼樣,這老黑還是很夠意思的,這個朋友可以交.

讓耿學銘驚異的是,他和葉默兩人逃了將近十天了,索安山連影子都沒有出現,也就是說,他們已經擺脫了索安山的追蹤.

"這沒有道理啊."耿學銘還在自語疑惑,說完他還對葉默說道:"葉默,你將那雷珠放在什麼地方了?索安山沒有理由不追來啊,你拿出來看看."

葉默當然不會聽耿學銘的話,十二雷珠被他收入了金頁世界,現在拿出來,不是告訴索安山他的位置嗎?這種事情,他豈能干.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搖頭拒絕了.

見葉默搖頭拒絕,耿學銘也沒有再要求,畢竟他和葉默也只是因為共同對黑石城反感,這才惺惺相惜.雖然也算是生死之交,但是卻並不了解.

"這是什麼地方?"葉默看著他們所處的地方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空間細線和空間裂痕,可以說如果不是他和耿學銘都是煉體高手,在這個地方隨時都會被絞殺掉.

"這里是我曾經煉體的地方,在前面有一個虛空風暴中心,我曾經嘗試過去沖破劫境,結果卻失敗了許多次."耿學銘指著前面密密麻麻的空間細縫說道.

說完,耿學銘還歎息了一句,"如果沒有等級極高的輔助靈草,我估計也就卡在尊境了.我之前帶來的靈草早就被我用光了,現在連一株一級靈草都沒有."

"輔助靈草?"葉默疑惑的問了一句.他煉體從第一境到第六境,從未服用過什麼靈草.

耿學銘聽到葉默疑惑的話,卻更為疑惑的看著葉默反問道:"煉體當然需要大量的靈草輔助,難不成你煉體到了王境,竟然沒有使用靈草?如果是這樣,你恐怕死了無數次了吧?"

葉默還是進入虛空裂縫後開始煉體,在這之前從未煉體過,還真的不知道煉體還要使用靈草,不過他卻沒有懷疑耿學銘的話.自己之所以屢次受傷嚴重,屢次完好無損的恢複,顯然是因為'三生決’的緣故.可是'三生決’不是每個人都有的,所以別人煉體除了靈草外,還能用什麼在煉體中療傷和增加肉體強度?

"我倒是服用過一些丹藥."葉默只有這樣說道.

耿學銘點了點頭說道:"其實煉體和修煉完全不同,如果有條件的話,還是不要服用丹藥修煉.直接使用靈草,比丹藥要好多了.如絮麻,劍棠草,藍桖等等都是極好的煉體藥材.當然煉體最好的肯定是高級妖獸的血液了,如果有十一級未化形的妖獸血液,用來煉體那是最好不過."

葉默聽到這話卻心里一動,十一級的妖獸血脈煉體,他得到的那幾十滴神獸鯤的血液煉體,哪又如何?

想到這里,葉默立即問道,"如果是神獸血液呢?"

耿學銘嘿嘿一笑說道:"神獸,嘿嘿,那是傳說中的東西.如果真的有這種血液,只要一滴,不,半滴,我就肯定可以晉級劫境,而你晉級尊境根本就沒有任何阻礙."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五零一章 破域搶雷珠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五三章 晉級三神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