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五九章 聯手成對手  
   
第十卷 第一三五九章 聯手成對手

葉默聽到這話,立即就疑惑起來,難道之前石遝表現出來的憤怒和激動真是假裝的?隨即他就明白了為什麼石遝之前不願意回答索安山的這個問題了,因為之前他要當著自己的面回答了這個問題,那自己就會懷疑他之前的表現是假裝的.一旦自己懷疑他,那就可能不會和他聯手對付索安山.

"是誰?"石遝忽然看向了葉默所在的位置.

葉默心里一驚,他只是有了些許的波動,就被石遝看出來了,此人實在是太厲害.

"還能是誰?當然是我了,石副城主."既然被發現了,葉默也沒有必要繼續隱匿.以石遝這種本事,就算是暫時沒有發現自己,等自己偷襲他的時候,他也會發現.

所以葉默立即就現身出來,同時'無影’被他丟了出去,以防萬一.

"你沒事?"石遝驚異不已的盯著葉默,說了一句有些腦殘的話.葉默知道他之所以說出這種和他之前表現不相符合的話,是因為自己沒事,他太過震驚了,因為這幾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葉默驚訝的看著石遝問道:"莫非石副城主希望我有事?"

說完葉默有些埋怨的又說了一句,"石副城主,剛才你真是太不夠意思了,我好歹幫了你半天,你要放鞭炮,卻不臨時通知我一聲,害的我差點沒來得及捂住耳朵."

石遝臉色驚疑不定的看了葉默半天,卻沒有回答葉默的話.此時他豈能不知道葉默已經對他有了防備,剛才的話是譏諷他的?雖然他不懼葉默,可是索安山還沒有殺掉,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如果他和葉默打起來,哪怕只是數個呼吸的時間,誰又能知道這數個呼吸會發生什麼事情?

此時他再也不敢小看葉默了,雖然只有化真二層,但葉默卻是一個劫境的煉體者.而且他不但能從索安山的數重封鎖當中逃出來,還可以從他的九級殺陣自爆當中逃出,這根本就不是普通修士可以辦到的.

"剛才事情緊急,我沒有來得及通知葉兄,好在葉兄神通廣大,安然無恙."石遝明白了葉默的威脅後,立即抱拳客氣的說道,就好像剛才他真的是不小心一般.

一直在一邊的索安山此時也同樣驚異不定的看著葉默,等到葉默和石遝的對話完畢後,他忽然開口說道:"姓葉的,如果你相信石遝,我的下場就是你的下場.我現在真元盡匱,經脈全斷.那石遝也不好受,姓葉的,如果我是你的話,趁機動手才是正事."

"葉兄,我是受傷了不錯,可是我受傷並不嚴重.葉兄不要聽了索安山的挑撥,你殺了他的兒女,他豈能罷休?更何況我們本來就是聯手的."石遝卻不緊不慢的看著葉默說道,似乎他真的不怕葉默動手.

葉默淡淡一笑,他當然知道石遝雖然受傷,卻正如他說的那樣,並不嚴重.所以,和石遝打之前,他必須要將報酬弄到手.

隨即他就看著索安山點點頭說道:"姓索的,你說的倒是有些道理.我被石遝邀請來和你作對,倒不是完全因為你要追殺我.嘿嘿,我葉默就是不怕被人追殺,因為我習慣了.我要找你,是聽說你的戒指里面有很多好東西,我想如果你可以將戒指送給我,說不定我會不對你動手哦."

索安山修為如此厲害,雖然葉默相信這個時候,索安山應該沒有多大的反抗能力,可是人家畢竟是一個秒殺化真圓滿的存在.誰知道下一刻索安山爆發起來,會有什麼後果?更何況還有一個石遝在邊上看著?

讓葉默沒有想到的是,他的話剛剛說完,索安山就摘下了自己的戒指丟給了葉默哈哈一笑說道:"姓葉的,雖然你殺了我兒子,可是我還是比較相信你.如果一個垃圾將自己的女人都送出來給別人睡,那個垃圾已經不配合的我索安山說話,更不配擁有我索安山的東西.就算是你殺了我,我只要讓石遝這個畜生死在我前面,我索某也心滿意足了."

葉默接過索安山丟過來的戒指哈哈一笑說道:"姓索的,你說了半天屁話,這句話總算是有些中聽.沒錯,如果一個垃圾連自己的女人都可以送給別人睡,再和那個垃圾合作,就是自尋苦吃."

說完,葉默根本不理石遝,自顧祭出了八極大鼎和'紫銊’.

石遝就好像沒有聽到葉默和索安山的譏諷,轉頭淡淡的對葉默說道:"葉兄,之前我們說好了的,戒指里面的東西一人一半.我怎麼沒有看見葉兄拿出我的那一半?莫非葉兄想要一個人獨吞?還是葉兄以為我石遝受傷了,所以好欺負?"

葉默徹底無語的看著石遝,這石遝不但能隱忍,而且臉皮也是如此之厚.良久,葉默才長歎一聲說道:"唉,石副城主,雖然我不想承認,可還是被你猜中了心思.我這人就喜歡欺負受傷的,正是看見你受傷了,我才想要獨吞……"

葉默的這句話還沒有數完,他的域就伸展了出去,同時'紫銊’已經帶著一道紫芒劈出.

幻云陣殺刀.

之所以不願意多說一個字,是因為葉默對石遝太忌憚了,此人簡直就是陰忍狠辣到了極點,不但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這種人最可怕.

紫芒劈出的瞬間,已經形成了一道數丈長的紫虹.同時無數的紫色刀芒,也從紫虹當中飛出.葉默的幻云陣殺刀本來就糅合了幻云分裂刀和幻云行意刀,一經劈出,只要不被阻攔,那紫色刀芒就是無窮無盡.

石遝見識過葉默的出手,可是此時他才明白之前他看見的碎域刀和眼前的陣殺刀完全不同.如果說碎域刀只是糅合了真元和神識的話,那陣殺刀卻是完全有靈性的一刀.

他從未見過有人可以控制自己劈出的每一道刀芒,而且刀芒還能組成陣法困住對手的.

驚異只是片刻時間,石遝就恢複了冷靜,他根本就不用揮手,虛空之中已經憑空生出無數的藤條,這些藤條密密麻麻各種形狀都有.就是看看,都感覺到有些惡心.

但是這些藤條和葉默的刀芒一樣,也有靈性一般,組成了無窮無盡的網狀,將葉默的紫色刀芒網住.

按照石遝的想法,就算是他重傷了,他的藤條也能在片刻就絞殺掉葉默的紫色刀芒,然後將葉默困住.

可是當他的藤條和葉默的紫色刀芒撞擊在一起的時候,他立即就知道自己錯了.

"咔咔嚓嚓"的響聲不斷的在周圍響起,石遝發現他的藤條如果不持續的注入真元和神識支持,根本就不是葉默那密密麻麻的刀芒對手.想到葉默的天火還沒有出來,石遝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妙,他的背後刷的就冒出了一線冷汗.葉默的真元深厚和神識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估計,他不是沒有後手,他的後手現在還不到施展的時候,否則他剛才就不會自爆陣法了.

當又是一陣陣更為細微的咔咔聲音響起,石遝的臉色終于大變,他竟然再次發現,他的域也無法抗住葉默的域.也就是說葉默只有區區化真二層,而他的域卻比自己的域還要強悍,還要完美.雖然這和他受傷了有關系,可是這種事情他實在是不願意相信.

"你剛才保留了實力?你的天火故意等索安山的離明火燒了我的藤條,然後才出來,後來又故意不斷的漏出縫隙,是不是?"石遝就算是再隱忍,此時也忍不住的責問出聲?

葉默一臉驚訝的看著石遝說道:"我之前聽石副城主說你根本不懼索安山,所以我才不敢全力出手的.不是說有本事的人都很自傲嗎?萬一我全力出手,顯示不出來石副城主的本事,豈不是罪過?沒想到石副城主居然如此英明神武,還看出來了."

"好,好……"石遝接連說了兩個好字,再次恢複了冷靜,"區區一個化真二層的修士,也敢讓我上當."

說完石遝手一揚,那杆灰色的墟靈槍立即就帶起了無盡的虛空殺機,刺了出來.

只是那槍剛剛刺了一半,就中途分出了九道黑色的槍影,這九道槍影就好像一個巨大的九指手抓一般,將葉默完全籠罩起來.

而葉默的'紫銊’刀芒遇見這巨大的九道槍影也立即發出一陣陣的'嗤嗤’聲音,轉瞬消失不見.

同時葉默也聽到了一陣陣的'咔咔’細響,葉默心里一沉,他知道他的域在這瞬間就已經破裂了.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那九道槍影已經破開了他的域來到了他的面前.

一股腥臭撲鼻的氣味傳來,葉默就知道這九道槍影絕對不是尋常之物.葉默此時連想都沒有來得及想,真元就全部注入了八極大鼎.而他的八極大鼎瘋狂的旋轉起來,瞬間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鼎渦.

"嘭嘭嘭……"

九道腥臭無比的槍影撞擊在八極大鼎上,葉默感覺到體內經脈一陣陣的凌亂,隨即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同時他連人帶鼎全被這九道槍影擊飛,而這個過程才幾個呼吸而已,葉默甚至連天火都沒有來得及祭出.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五八章 九級陣法的自爆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六零章 石遝的殺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