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六零章 石遝的殺手锏  
   
第十卷 第一三六零章 石遝的殺手锏

原本看見葉默'紫銊’威勢的索安山也是暗自心驚,他想不到葉默區區一個化真二層,竟然能祭出如此厲害的刀法.不過他卻希望葉默越厲害越好,哪怕葉默最後殺了他,只要能親眼看見石遝死在他的前面,他也瞑目了.更何況,他還有'虛空生機髓’,只要葉默和石遝再打一會時間,他就算是不能完全恢複,也可以恢複八成以上.

他毫不猶豫的將戒指給葉默,就是怕葉默想起來他有'虛空生機髓’.沒有人知道,他在爆炸的瞬間就將'虛空生機髓’從戒指里面取出來了.

可是石遝的厲害遠遠出乎他的預料,在九級殺陣自爆之下已經受傷,還能在一招之下就將葉默擊飛.葉默被擊飛,索安山眼里露出失望.他對石遝的恨已經不是用語言可以說清楚的了,此人竟然明知道川公主是他的女兒,還讓川公主和他的兒子攪合在一起.

這種恨就算是傾三江之水,也無法去掉.相比之下,葉默殺了他的兒子,他反而沒有那麼恨了.可惜的是,葉默雖然有幾下,修為還是太低了.簡單幾下就被石遝擊飛,而且石遝肯定不會就此放過葉默.

果然,索安山剛想到這里,石遝就再次向葉默撲去,同時兩手猶如仙女散花一般的丟出去無數的種子.

那些種子在虛空之中,瞬間發芽,生長出無數的幼苗,這些幼苗又轉眼之間成了無數的藤條,密密麻麻.

一旦這些藤條鏈接起來,葉默根本就沒有動手的機會了,也會被這些藤條完全裹住,石遝甚至只要在邊上看著葉默被藤條絞殺就可以了.或者是只要不斷的補充被葉默天火燒掉的藤條,然後繼續灑下種子.

看見石遝如此肆無忌憚的灑下藤條種子,葉默大怒,這石遝簡直沒有將他看在眼里,自己的天火是吃素的嗎?

"葉兄,你說何必呢?我們合作的好好的,你要搶我的東西,唉……"石遝手里不斷的灑下密密麻麻的種子,口中卻平靜淡然的說道,同時墟靈槍幻化的九個虛影再次形成.

葉默看了一眼,冷哼一聲,'紫銊’直接劈向了墟靈槍,而他同時祭出了'霧蓮心火’.

見葉默再次祭出了天火,石遝冷笑連連.索安山的天火雖然比葉默低級,卻也相差不大.而索安山是化真圓滿修士,他連索安山的天火都不懼,葉默區區化真二層的天火,他豈能害怕?就算是葉默的天火真的能克制住他的藤條種子,他用別的手段也可以輕易的絞殺葉默.

可是讓石遝驚異的是,葉默這次並沒有如之前一般,直接用天火幻化成火云.那天火被他祭出後,竟然直接幻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青色太陽.那太陽大如圓盤,懸掛在了虛空之中.

青色的太陽一被葉默掛起,立即就散發出無數青色的光芒,那些光芒密密麻麻,瞬間就將這片虛空范圍籠罩起來.片刻之後,這一片虛空就成了青色的世界.

如果不是因為葉默的太陽是青色的,如果不是這個太陽是他們看見葉默祭出去的,索安山和石遝甚至以為他們再次回到了陸地,回到了修真大陸,而不是在一片虛空裂縫當中.

索安山看見葉默的青色太陽,眼神立即就是一凝,他在修真界已經是修煉到巔峰的存在,豈能看不出來這輪太陽就是葉默天火的施展功法?這和他之前祭出的天火云完全不同,這是真正的天火運用之法.

之前他尋找過無數年,也沒有找到的天火功法,今天竟然在這個年輕的化真修士身上看見,讓索安山更是暗歎不已.他不知道眼前這個化真修士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的好東西,為什麼自己就沒有在這之前抓到他?

可是那越來越密集和越來越恐怖的青色天火之芒已經讓他無法再想這些,他勉強將自己的'離明火’祭出,在他的周圍幻化出一道天火護罩,擋住了這青色的光芒.

而此時的石遝卻沒有這麼好過了,他發現葉默根本就不用天火云去燒他那密密麻麻的藤條,只是祭出了這一輪太陽.而偏偏是這輪太陽,就讓他完全處于下風.

"嗤嗤"的聲響之中,焦臭味越來越濃,那無邊無際的藤條,還有那些還在發芽的藤條種子,在葉默的天火九陽之下,瞬間就幻化成了火焰或者是飛灰.片刻時間,這虛空之中到處都是藤條焦臭的味道.

石遝臉露驚駭之色,他想不到自己找來幫忙的炮灰對天火的運用竟然比正主還要厲害,可是他的九級殺陣已經對付索安山自爆了.

"轟"

此時'紫銊’和墟靈槍才完全轟在了一起,九道剛剛幻化出來的槍影一下被撞的四散分裂開來.

葉默又是被撞飛出十數米遠,落在了之前的空間沙暴中心.葉默知道他的真元和神識雖然強大,可是比起石遝和索安山來,還有很大的差距.這兩個人的修為已經完全超越了化真巔峰的范疇,甚至虛仙也不過如此.

石遝這次將葉默擊飛後,沒有半分欣喜,他知道他雖然在真元上比葉默強悍了那麼一些,可是因為受傷在前,又因為之前葉默耍奸,他的真元消耗過大.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將葉默干掉,時間拖長了對他並沒有好處.

直到現在他還是想不通,為什麼在他九級殺陣的自爆下,葉默竟然還可以安然無恙?

石遝雖然想不通,卻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他冷冷的看著葉默冰寒的說道:"這是你逼我的,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絕望."

說完他再次一揮手,無數密密麻麻的影子出現在虛空之中.隨即他又是數口精血噴出,那些密密麻麻的影子在被精血噴中後,竟然開始動了.

當葉默看清楚那一個個黑影的時候,立即震驚的脫口而出,"尸傀,還是化真尸傀……"

尸傀是一種極其殘忍的功法,一般修煉這種功法的修士將別的修士活捉後,禁錮住他的元神,然後將這修士放入一種特制的藥液當中浸泡百年.而百年後這修士卻並不死亡,只是身體變得堅硬如鋼一般.而這個時候將這修士從藥液當中取出,再用自己的真元之火灼燒百年.

這兩百年的時間,被炮制尸傀的修士都處于清醒當中,不但要忍受非人的折磨,還要忍受無盡的恐懼.兩百年後,他們的的神智被炮制他們的修士吞噬,而元神卻保留了下來.

此刻他們只是一具尸體傀儡而已,但是這種尸體傀儡卻比本身還要厲害,因為他們不怕任何傷害,身體堅硬無比.而且技能一樣不少,可以說一旦這種尸傀到了一定的數量,就算是高出尸傀幾個等級的人也會被尸傀圍攻殺滅.

而這種尸傀的等級是根據他們炮制之前來定的,如果是虛神修士被炮制了尸傀,那就是虛神尸傀,而眼前的尸傀用化真修士炮制的,顯然就是化真尸傀了.

索安山此時也看見了這些尸傀,頓時震駭無比的指著石遝說道:"你,原來黑石城失蹤的那名多化真修士都被你制成尸傀了,你,你……"

石遝此時臉色有些蒼白,再沒有了之前的從容.他冷冷的掃了一眼索安山說道:"你將是我第九百三十一個化真尸傀."

說完,他又冷冷的看了一眼葉默說道:"逼我施展出尸傀,你會是我尸傀中修為最差的一個了."

葉默的天火九陽此時已經掃滅了所有的藤條,他不想讓自己的神識繼續損耗,一揮手收起了'霧蓮心火’,同時吞下去數枚'複神丹’.這才盯著石遝冷聲說道:"姓石的,你有這種實力,竟然到今天才動手,還要找我動手,怕的應該不是離明火吧.還有你的表演可真不錯啊,我差點以為是真的了."

石遝也吞下了幾枚丹藥,然後猙獰的看著葉默說道:"我不是表演,我是真的憤怒.徐青妃是我送出去的,難道還不允許我憤怒不成?"

說完他又冰冷的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將耿學銘變成尸傀嗎?因為徐青妃是我唯一愛過的女人,所以在讓她變成尸傀之前,我要滿足她的一個願望.因為徐青妃和索安山是虛情假意,可是我卻知道那個女人是真的對耿學銘動情了.我要讓她和耿學銘一起變成一個尸傀,可惜我的尸傀今天用出來,實在是太早了點……"

石遝語氣此時已經平靜下來,就好像說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一般.

"變態."葉默譏諷的說了一句,石遝在恢複自己的真元和神識,葉默此時也在恢複.所以他並沒有選擇先動手,石遝的尸傀已經祭出,現在動手和等會動手沒有任何區別.

此時他真不知道是為老黑開心還是為老黑郁悶,沒有被變成尸傀只是因為石遝的女人喜歡他.

"我知道你為什麼要等到現在才動手了,你等的不是讓姓葉的來遏制我的離明火.就算是沒有這個姓葉的出現,你也會在這兩個月動手,因為你等的是……"

索安山語氣譏諷的冷笑說道,只是他的話根本就沒有說完,就被石遝大喝一聲,"住口."

接著石遝就是一揮手里的墟靈槍,那數百的尸傀立即瘋狂的向葉默湧了過去.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五九章 聯手成對手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六一章 秒殺尸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