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六二章 飛升通道  
   
第十卷 第一三六二章 飛升通道

"索安山."在瞬間葉默就想起了這個名字,並且在這同時就進入了金頁世界.

暴露金頁世界和保住性命,對葉默來說顯然是保住性命更為重要.

"轟……"一聲恐怖的炸響,葉默所處的位置轟起十數丈高的爆炸氣浪,那一片地方再沒有任何可以存在的東西.如果不是因為他所處的地方是虛空裂縫,這里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深壑了.

而那些被氣浪爆炸開來的無數空間風刃和空間細沙,卻並沒有被這恐怖的炸浪沖走,全部被束縛在了一個域中.一道黑色的巨大蛇頭掃過,這些東西無一例外的被這個蛇頭吞滅.如果葉默不是進入了金頁世界,而是想要沖出去,一樣的會被這巨大的黑蛇頭吞滅.

葉默從丟出去的監控陣盤中,只能看到爆炸留下來的余浪和那個巨大的蛇頭,他從金頁世界里面出來的瞬間,'紫銊’已經帶著一道紫芒劈向了這個蛇頭.

"嗚……"的一聲淒慘的嗚咽,那蛇頭似乎沒有想到被'爆真珠’爆過的空間居然還有活的人.這一刀正好劈中了它的頭頂,頓時飚出一線黑色的液體.

遠處索安山再次噴出一口鮮血,毫不猶豫的吞下一塊綠色,然後握住更為殘破的蛇頭杖,震驚的看著葉默,"剛才你是怎麼躲過'爆真珠’的?你是怎麼知道的,又是怎麼消失不見的?"

索安山不得不震驚,他的'爆真珠’威力他當然清楚,加了空間爆炸的威力,比普通的'爆真珠’要厲害太多了.

葉默冷冷的看著索安山說道:"姓索的,我倒是忘了你還有'虛空生機髓’,難怪這麼快就找回來了小命.我剛才不是聽你說你最恨的是石副城主嗎,人家讓你一對兒女親上加親,怎麼又轉眼對我暗算了?你說話是在放屁嗎?"

索安山臉色氣的鐵青,如果平時有人敢說他的話是放屁,他早就將這人碎尸萬段了,可是現在他竟然不敢對葉默動手.如果他知道剛才暗算不到葉默,他是肯定不會動手的.

葉默很快就知道索安山為什麼要對他動手了,此時的石遝在他的'空間九幻殺陣’已經只有自保的能力了.石遝還在拼命的丟出陣旗,顯然想要在'空間九幻殺陣’中再次建立起來一個防禦陣法.可惜的是他對'空間九幻殺陣’一點都不懂,就算是他可以布置起來防禦陣法,也不是短時間可以辦到的.

'無影’的飛行已經有些搖搖晃晃了,地上至少躺下了幾百具的化真尸傀.葉默知道,'無影’的極限已經到了.

他隨手收起了'無影’,余下的尸傀雖然多,可是石遝現在連自己都難保了,他根本就不用對付尸傀,只要對石遝不斷的施展雷劍弧就可以.

石遝顯然也明白這一點,臉色蒼白的有些可怕,並且不斷的吞服丹藥,似乎想要繼續控制住尸傀.

索安山聽了葉默的話,冷笑一聲也不說話,手一招那已經縮小的巨峰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上,顯然在他看來現在干掉葉默才是最重要的.他沒敢先出手,是因為知道了葉默的不好惹,已經對葉默有了極深的忌憚.甚至如果葉默說現在讓他走,他會毫不猶豫的離開這里.

葉默頭頂的八極大鼎再次旋轉起來,索安山已經恢複了真元,或者說他至少恢複了八層的真元,不過這里是自己的殺陣,他倒是並不怕.

正當葉默等著要和索安山動手的時候,索安山卻忽然臉色一變,隨即露出驚喜的表情.

葉默還不知道到底出現了什麼事情,就看見虛空裂縫再次裂開,在頭頂的上方忽然出現了天空的影子.只是這天空的影子越靠近他們這邊越窄,越靠近黑石城的方向就越寬.就好像有人在黑石城的方向撕裂了虛空裂縫的飛升空間,然後延伸到這邊來了一樣.

出現了天空,就意味著可以離開這虛空裂縫了,葉默也是大喜,他想都沒有想,就要沖上去,可是一股強大的阻力卻將他攔住了.而索安山卻沒有絲毫吃力的就從這裂開的裂縫中沖了出去.

不等葉默反應過來,已經堅持不住的石遝竟然也露出了驚喜的表情,隨即他和索安山一樣,從這巨大的虛空裂縫中飛逸了出去,消失在遠處的天空中.而此時葉默的九級殺陣根本沒有絲毫的阻礙作用.

飛升,葉默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在這關鍵的時刻,飛升的通道竟然再次打開了,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飛升的通道,索安山和石遝遲早要變成他的盤中餐.到手的東西跑了,葉默很是不甘心,而且這飛升通道,他還不能離開,只有達到飛升條件的化真圓滿修士才可以從這里飛走.

石遝走的匆忙,他甚至連化真尸傀一個都沒有帶走.除了被'無影’吞噬掉的幾百個化真尸傀外,其余的尸傀現在已經成了無頭的蒼蠅,到處亂竄.

葉默見自己的陣法和石遝的陣法只能困住這些尸傀,卻不能將這些尸傀如何,干脆將兩個陣法全部收去.這些尸傀沒有了陣法的束縛,全部沖進了虛空裂縫之中,轉眼都消失在無邊無際的虛空裂縫之中.

對這些尸傀,葉默沒有去阻攔.他不懂尸傀,也不想收下這些慘無人道炮制出來的尸傀.讓這些尸傀自生自滅,或許是最好的辦法.

就在葉默想要繼續聯系老黑耿學銘的時候,老黑卻從遠處沖了過來,他看葉默後,頓時大喜,連忙扔出一個玉簡給葉默說道:"原因在玉簡里面有的,我要飛升了,兄弟,我們仙界再見……"

說完這句話,耿學銘瞬間就消失在了那在虛空裂縫中裂開的空間.

葉默趕緊抓住耿學銘丟給他的玉簡,看著消失的老黑,心里悵然若失.朋友也飛升了,仇敵也飛升了,這虛空裂縫中還是只有他一個人.

葉默的神識掃入玉簡,耿學銘有些急切的聲音傳來,"我在黑石城的朋友告訴我,黑石城發生了內亂,黑閻王不在黑石城.黑石城的城主府被完全砸亂,然後有人在城主府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封印,那封印似乎封印了一種極其珍貴的天地靈物.有人打破封印的時候,卻發現飛升的通道竟然在這一刻被開啟了……"

原因沒有說,在這幾句話後面還有一副極其潦草的方位圖,葉默一看就明白這個方位圖就是之前耿學銘告訴他的十死一生的離開通道.

葉默沉默了片刻,決定還是先去黑石城看看.如果黑石城的化真圓滿修士都飛升了,那黑石城對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威脅.

想到這里葉默立即就沿著來路快速的往黑石城方向遁去,他飛遁到了一半的路程,就再次聽見天空中發出轟轟的聲音,那原先開啟的飛升通道似乎再次緩緩的合攏起來.

之前還可以看見的天空,再一次消失不見.飛升通道再次被關閉了?葉默愣了一下,感覺有些奇怪,他止住了腳步.不過他想到黑石城里面的靈物,再次往黑石城的方向而去.

富貴險中求,如果真的有好東西,他因為謹慎錯過了,那可虧大了.他現在身上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偶然得到的,還有一部分也是經曆了危險才得到的.

葉默此時煉體已經到達劫境,又是全力直線飛奔,只是十天時間,他就再次回到了黑石城.

距離上次來黑石城的時間並不長,可是此時葉默再次到達黑石城的時候,卻感覺到了一絲不同.當初他雖然沒有進城,可是在黑石城的城門口卻可以感受到了修士的生機氣息,可是現在他再次來到這里,感受到的卻是死氣沉沉.

葉默的神識掃了進去,黑石城里面到處都是尸體.顯然不久之前,在這里爆發過一場大戰.

看見如此多的化真修士只是差了些許就可以飛升,最後卻在這場大戰中隕落,葉默不由的暗自歎息.

無論是那個石遝還是索安山,都不是簡單之輩.最後自己躲避索安山進入金頁世界,就算是索安山當時沒有反應過來,之後他肯定可以想到自己有小世界這種東西.如果以後自己也飛升仙界,遇見索安山倒是要小心了,能殺的話,絕對不能猶豫,要一刀斬殺.

之前還熱鬧非凡的黑石城,此時只有葉默一個人走在街道之上,一些商店都因為戰斗被打的殘破不堪,只要是被波及都的商店和攤子,上面的東西都已經被搶劫一空.

黑石城死去的這些化真修士身上的東西也都被搶走,偶爾還有幾名低級修士的尸體倒在這些化真修士一起,顯然這些低級修士是因為波及被連累到的.

葉默的神識掃了出去,發現周圍的街道都是一樣,可見這次**的范圍之大.

葉默沒有一條條街道繼續搜索,這些街道邊的店鋪或者還有一些好東西,可是葉默也知道,真正的好東西,店主是不會放在商店外面的,都是放在戒指里面.就算他去花時間一個商店一個商店的搜索過來,也不一定能得到多少好東西.

所以他首先去的就是城主府,他很想知道耿學銘說的城主府封印的靈物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

城主府葉默之前沒有來過,但是他肯定之前的城主府絕對不會如眼前這樣破爛.

眼前的城主府的高大門樓已經殘缺不堪,四處都是凌亂的'虛空黑星石’,說是破爛已經是有些不妥了,這里甚至可以說成是廢墟.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六一章 秒殺尸傀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六三章 第二株'苦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