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六五章 九品煉器宗師  
   
第十卷 第一三六五章 九品煉器宗師

眼看只要片刻時間,那惡靈就會沖到他的近前,葉默此時哪里還敢有半分猶豫,丟下幾個監控陣盤後,毫不猶豫的沖進了那暗紅色的虛空炎中心.還沒等他進入虛空炎里面,他身上已經破爛不堪的衣甲就完全氣化.

此時葉默再也不敢用八極大鼎防禦,立即就進入了金頁世界,他現在只能盼望金頁世界在這虛空炎里面沒有事情.一旦金頁世界被虛空炎融化,那他只有等死的份.

一進入金頁世界,葉默就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甲全都沒有了,就是皮膚也變得通紅一片.好厲害的虛空炎,葉默暗吸冷氣,這種厲害的恐怖熱量,就算是煉體到了神境估計也很難保住肉身不壞,葉默吞服了幾枚丹藥後,這才仔細的關注自己的金頁世界.半晌發現金頁世界沒有動靜,葉默才籲了口氣.也是,自己的金頁世界是開天辟地的產物,如果這麼容易就被虛空炎燒毀了,那也不叫鴻蒙初生的東西了.

不再擔心金頁世界,葉默此時才有空去關注那黑影一般的惡靈.原本烏黑一片的惡靈因為九級殺陣的自爆,現在顏色變得有些暗淡起來,不過速度卻奇快無比,此時那惡靈已經在虛空炎的外圍打轉了,只是短短的時間.葉默就從監控陣盤當中看見那惡靈轉了幾個大圈,這種速度如果被它盯上,那是毫無生理.

惡靈轉了幾個圈後後,好像不大甘心,又嘗試著沖進了暗紅色的虛空炎中,葉默卻嚇了一跳.這惡靈不會這麼牛吧?連虛空炎都不怕?

葉默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雖然他聽不見惡靈的聲音,卻感覺到那惡靈應該發出了一聲淒慘的叫聲,一陣陣的青煙從惡靈黑色的黑影上冒出,剛才漆黑的惡靈,再次暗淡了一些.

葉默心里大爽,燒死了這家伙才是最好.

那惡靈被暗紅的虛空炎燒的青煙直冒,顯然已經對虛空炎極度的忌憚,當即就退後到了很遠的安全地帶,卻不願意就此離開,依然繞著虛空炎徘徊不已.葉默真的不懂那惡靈明知道自己毫無生理,還留在這里不走干什麼?

知道惡靈不敢進入這虛空炎中心,葉默放心的同時,也沒有了心情繼續觀察,而是丟出去幾個陣盤.他的陣盤一丟出去,立即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可是葉默還是看見了一絲這虛空炎里面的狀況.

他好像在一個虛空炎的漩渦通道里面,周圍無數的虛空炎刃翻滾旋繞,而金頁世界在這翻滾旋繞中不斷的下沉,似乎永無止境一般.

這是唯一出去的通道?葉默忽然對老黑的話懷疑起來.第一老黑說這個通道進來後,死亡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這點說的就不對了.因為在葉默看來,這個通道進來是必死,死亡根本就百分之百.換做他沒有金頁世界,那又如何?

第二老黑已經出了一次烏龍了,他說在黑石城有靈物,結果自己去卻惹了惡靈,被惡靈追殺進了這里.

這老黑說的話不可信啊,葉默暗歎一聲,看樣子還只能看自己的.感歎一聲後,葉默忽然想到老黑的話似乎也不是完全不可信,如果是索安山落入這里面,他用'離明火’撐起一個天火護罩,是不是可以擋住這種虛空炎的恐怖熱量?

想到這里,葉默甚至都想出去一下,然後用自己的'霧蓮心火’看看,是不是能擋住虛空炎了.可是偶爾從監控陣盤里面看見的一角,讓葉默打消了這個念頭,這虛空炎太可怕了,萬一他進入金頁世界的時間都來不及,哪有如何?

葉默將自己清洗了一下,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後,這才拿起了索安山的戒指.對他來說,進入虛空裂縫最大的收獲就是煉體到了劫境,第二收獲就是索安山的戒指.他對索安山的戒指可是抱著極大的期望,索安山在黑石城這麼多年,豈能沒有好東西?

索安山戒指的禁制很複雜,可是對葉默來說,那只是多花一點時間而已.

葉默小心的將戒指禁制抹去,神識掃到索安山的戒指里面,頓時呆滯住了.他驚異的不是因為索安山戒指比方億宗的戒指大的很多,他震驚的是上百條極品靈脈堆積在一起,看起來就好像一條乳白色的長龍一般.

堆積如山的各種珍奇礦石在靈脈的對面堆積,一樣的耀眼無比.

而最讓葉默激動的是,一個不起眼的石墩隨意的丟在戒指的一角,葉默第一時間就將那個石墩取了出來,那石墩上面赫然有一個火字.

看見這個字,葉默心里狂喜不已.這石墩就是他要找的五行石墩之一,現在他的金頁世界就差最後一個石墩了.

很顯然包括方億宗和索安山在內的大能修士,都知道這個石墩是奇寶,可是都不知道這個石墩到底是什麼奇寶.他們或者看清楚了石墩上面的字,可是卻沒有葉默理解的深刻.

或者這種石墩放在別的小世界,一樣可以形成五行.葉默想到這點,頓時有些緊張起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余下的石墩,他要去什麼地方找?一旦有別的修士收起來,難道他還能一個戒指一個戒指里面尋找不成?

索安山得到這個石墩是在多少化真修士當中找來的?或者他沒有刻意去尋找石墩,可自己絕對沒有他的這種好運氣.

不對,索安山除了這個戒指外,還有另外一個戒指,或者說他至少還有另外一個儲物設備,葉默隨即就知道他上當了.

因為在索安山的戒指里面沒有任何的靈石,也沒有太多的真器法寶,只有幾瓶簡單的丹藥和寥寥幾件真器而已.就是他從方億宗的戒指里面,也找到了五億靈石,按照葉默的猜想,索安山的靈石只會比方億宗多,而不會比他少的.事實上,葉默只是在這個戒指里面看見了寥寥數枚靈石和幾套真器防禦法寶而已.

葉默可不知道,他還真的冤枉索安山了.索安山如此自負之人,哪里會有兩個戒指?對他來說只是等著飛升而已.他和葉默一樣,除了極品靈脈對他還有點用處外,在這黑石城,靈石根本就是多余的東西.

所以索安山的靈石和低級法寶之類的,全部都在他妻子向雁和兒子索之悅手中.可惜的是當初葉默沒有搶奪索之悅的戒指,如果他搶奪了索之悅的戒指,他得到的東西比索安山的戒指還要多.

雖然猜測索安山還有更多的好東西沒有得到,葉默也不大在意.他的收獲已經非常多了,有了極品靈脈,有了一堆的煉器材料,他還需要什麼?最主要的是,他找到了一個石墩.

葉默再想看看惡靈的情況如何了,卻看見外面的陣盤監控有了一些模糊,顯然他距離那里已經有些遙遠了,隨即他也就不再去注意.

現在他的靈脈多多,干脆用七條靈脈給時間陣盤提供靈力,然後開始煉器.

現在葉默身上的材料比靈草多,當初在西修城里.西修商會的供奉牛汝陽為了交好他,給他的各種煉器材料更是多不勝數.而眼下他又從索安山的戒指里面得到了如此多的煉器材料,用如此多的極品材料練手,葉默估計除了他外,也沒有任何人敢如此奢侈了.

在時間陣盤里面,葉默就好像煉垃圾一般,七品,八品甚至九品的極品材料被他一樣樣的煉成廢品給丟了出去.

如此大規模和不在意材料的練手,再加上藍色的'霧蓮心火’.在時間陣盤中的一個月後,葉默煉制下品真器完全沒有了殘次品.三個月後,葉默已經隨手可以煉制出來中品真器了.六個月後,葉默看著自己煉制的上品真器都有些滿意了.

一年後,葉默煉制出來了第一把品質極高的極品真器,隨後更是不可收拾,只要材料等級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他煉制出來的全部都是極品真器.

而那一堆材料,也被他用掉了一大半.

葉默看著被他煉廢的一堆材料,心里同樣暗歎.有誰能像他這樣奢侈?耗費極品靈脈運轉陣盤,耗費八級九級材料練手?再加上'三生決’和'霧蓮心火’,他還不能成為一個頂級的煉器宗師,他實在是可以去買塊豆腐了.

到了九品煉器宗師的程度,葉默知道,他沒有必要繼續練手下去.再練手,下面就是仙器了,姑且不論煉制仙器這些材料的等級夠不夠,就算是他可以找出煉制仙器的材料,在金頁世界里面也無法煉制仙器.

仙器在修真界是有雷劫的,現在金頁世界還沒有完善,是不可能有雷劫的.

葉默收起時間陣盤,站了起來.就是他自己都有些懷疑自己的成績,天級九品丹王,九品煉器宗師和九級陣法宗師,這是一個修士能完成的目標?

"或許我應該去學習制符了."葉默搖了搖頭自語了一遍.他之所以這樣說和搖頭,當然不是真的要去學習制符,而是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副業都有了快速的發展,都到了頂級,而他的主業,修為現在還是化真初期,就是煉體也沒有到達神境.

在金頁世界里面已經一個月了,葉默再次取出幾個監控陣盤丟了出去,他想知道金頁世界到了什麼地方.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六四章 惡靈的追殺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六六章 晉級神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