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九零章 我就是要留下你  
   
第十卷 第一三九零章 我就是要留下你

葉默說完這話,收起了黃七的戒指,然後又彈了彈手中的'紫銊’,表情平靜的看著攬其涚.似乎只要攬其涚稍敢反抗,他就要動手.

攬其涚臉色有些變了,雖然他知道自己不是葉默的對手,可是葉默這話卻有些太欺負人了.好歹他也是一個化真九層的修士,竟然連走也被限制了,這簡直太過分.

而更氣人的不是葉默的話,而是他的態度,這簡直就是盯著自己威脅.

在一邊的妙惠珍已經從剛才的驚駭當中反應過來,她所處的年代比起攬其涚和葉默來說要遙遠太多了,雖然不能說是上古修士,卻也經曆了無數的歲月.可是她從未見過如葉默這樣年輕霸氣的修士,一個化真九層的修士在他的面前想走都不行,就算是在她們那個時代,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就算是有敢說這種話的修士,也都是大能中的大能,有幾個如葉默這樣年輕的?她心里驚駭的同時,也是暗自不解.因為她是和葉默交過手的,當初葉默還是乘鼎二層,而且確定是乘鼎二層,為什麼短短的時間內,他都已經是化真修士了?甚至自己還看不出來修為?

"葉丹王這話,莫非還要強行留下攬某不成?"攬其涚說完這話,身上的氣勢完全爆發開來,周圍的空間在他的氣勢中甚至可以用神識掃到一些漣漪.

葉默冷冷一笑,攬其涚的氣勢雖然驚人,域卻差的太遠了,說的不好聽點,就是徒有其表的紙老虎而已.葉默肯定,如果陰緒和攬其涚對手,攬其涚如果不逃,根本就要不了多久,就會被陰緒斬殺.

"你說對了,我就是要留下你,你又如何?"葉默根本就沒有一句廢話,他不喜歡麻煩,所以不去惹.可是對于惹到他的麻煩,他也從不會去省事.

"你……"攬其涚氣的臉色通紅,他剛才說那話,加上爆發出來的氣勢,就是想讓葉默知道自己是一個化真九層的修士.然後讓葉默對他有所忌憚,等葉默忌憚他了,就會隨便讓他拿點東西賠償,他也就下了台階走人而已.

可是讓攬其涚沒有想到的是,葉默竟然一點都沒有被他的氣勢影響到,甚至說話都沒有半分的客氣.這讓他如何可以忍受?

攬其涚再不說話,手一揮,一道金光在他的身周盤旋了一圈,最後落在了他的手上.

葉默已經看清楚了,這是一對子母龍鳳環,只是雙環交錯,看起來就好像一個圓環一般.這還是一件極品真器攻擊法寶.

子母龍鳳環一被祭出來,就在攬其涚身邊帶起一道道的環影,那些環影一圈連著一圈.就算是並沒有開始攻擊,那種旋轉的規律和帶起的真元波動,旁邊的妙惠珍也感覺到有些頭暈.

她之前見識過攬其涚的這個子母龍鳳環,知道這環的厲害.只是之前她拼命逃走,每次都激發出了自身的潛力.此時冷靜下來,在邊上看時,才知道自己能從攬其涚的手中逃到這里確實非常僥幸.

子母龍鳳環還沒有攻擊,可是已經在空中帶起了嗡嗡的響聲,那種氣勢就讓人感覺一旦被那環影套住,將會變成虛無.

攬其涚祭出自己的法寶後並沒有主動出手,而是冷冷的看著葉默,那意思很明顯,要打我也不怕你.

葉默淡笑一聲,他現在的眼光可不是當初了,他連索安山,石遝這種狠人也交鋒過,區區一個普通的化真九層修士他還真的不在乎.

不等攬其涚說話,葉默的'紫銊’已經一刀劈出,第一招就是'幻云華山刀’.只有這一招才可以讓葉默暢快起來,從進入虛空裂縫後,他就沒有真正暢快的打過一場了,現在既然攬其涚找上門來,他當然不會放過.

攬其涚沒有想到葉默竟然說打就打,根本就來不及細想,子母龍鳳環已經全力祭出.

那無數疊合在一起的金色環影立即就膨脹開來,兩道將近百丈長的金色光圈擋住了葉默的'紫銊’,同時無數小的金色光圈疊合在一起化成了一條的金色環柱,想要從兩個大的金色光圈中攻擊葉默.

一種極度的炙熱傳來,那兩道百丈長的金色光圈竟然還帶著強大的吸力,葉默甚至感覺到自己手中的'紫銊’就要被那子母龍鳳環中間的兩道光圈吸走.

化真九層,就算是普通的化真九層修士比起化真中期也強了數個檔次.葉默卻怡然不懼,甚至冷哼一聲,氣勢再次爆發,真元湧動下,周圍的空間甚至都要凝固起來.

攬其涚感受到自己的子母龍鳳環環影開始變緩,而且子母主環的金色光圈也在縮小的時候,頓時臉色大變.之前他還懷疑黃七說的話,就算葉默是大能的化真修士,也不可能將自己的域完美了.

洛月大陸從古至今化真修士太多了,但是有幾個人可以完美自己的域?可是現在他相信了,葉默是真的完美了自己的域,他的子母龍鳳環已經被壓制.如果他不能短時間破去葉默的域,那龍鳳環即將完全被壓制.

一旦自己的法寶被壓制,他可能就已經危險了,更何況他破去對方的域還需要時間?

攬其涚甚至都沒有去細想,已經開始燃燒精血,在他的龍鳳環一松的時候,他也松了一口氣,同時就要後退.

"轟……."

不等攬其涚後退,'紫銊’已經劈中了子母龍鳳雙環,一陣驚天的響聲傳來,環影四濺.那還沒有完全組成環柱的金色小環影潰散了開來,和那兩個大的子母金色光圈一樣,金色四濺.

而紫虹卻還沒有完全被環影化去,而是劃破了環影,那道劃破環影的紫色殘影從攬其涚的前胸劃過.攬其涚因為強行破開了葉默的域,此時竟然無法避過紫虹的殘影.

"刺啦"一聲撕裂的碎響,攬其涚前胸的真器護甲被直接劃破,帶起一線鮮血.

攬其涚同時受到了真元的反噬,狂噴出一口鮮血倒飛出數百米遠.在中途的時候,他就吞下一顆丹藥,不等葉默繼續追殺就大叫道:"葉丹王,攬某認輸,得罪之處還請諒解."

葉默並沒有追殺攬其涚,他雖然一刀劈的攬其涚吐血倒飛,甚至還將攬其涚的衣甲劃破,直接見肉.可是葉默卻知道,攬其涚受傷並不重,如果他要出全力的話,要斬殺攬其涚也可以,不過卻有些麻煩.

主要是攬其涚那個子母龍鳳環有些古怪,葉默認為攬其涚並沒有發揮出子母龍鳳環的全部威力,甚至連一半都沒有發揮出來.他不知道是攬其涚沒有完全煉化子母龍鳳環,還是因為攬其涚沒有出全力.

無論是怎樣,如果攬其涚願意拿出賠償來,放過這個攬其涚也沒有什麼.畢竟他現在最主要的不是和這個什麼攬島主對著干,而是快點回到墨月之城,那才是他應該做的主要事情.

見葉默沒有繼續追上來,攬其涚松了口氣,他並沒有想著從葉默面前逃走.如果他能逃走,葉默也不會這麼隨意了.

他心里卻是暗恨葉默,你說你一個化真頂級修士,沒事你要裝什麼低級修士?如果早知道葉默是化真頂級修士,他哪里會和葉默對著干.他就算是要請葉默煉丹,也是結交葉默,然後拿出自己的誠意來.

攬其涚可不知道,他是真的冤枉葉默了,上次葉默遇見他的時候,還真的是乘鼎二層的修士,並不是什麼化真高手.

妙惠珍震驚的看著葉默,同時心里暗自慶幸自己剛才幸虧沒有突然逃走.她想不到葉默竟然逆天到這種地步,攬其涚的厲害她當然知道,如果不是自己一心要逃,而且還有幾種上古逃跑秘法,她早就被人家滅掉數次了.

可是這樣一個化真九層的修士,在葉默面前只是片刻時間就受傷了,甚至直接認輸.要知道修士都是有尊嚴的,認輸就意味著矮了對方一截.

葉默可不知道妙惠珍的想法,他盯著攬其涚,想知道這次攬其涚要給他什麼好東西.

攬其涚猶豫了半天,取出一個玉盒遞給葉默說道:"葉丹王,你是一個丹王,我這里恰好有一株九級靈草'髓元菇’,現在借花獻佛,就送給葉丹王了."

葉默聽到是'髓元菇’,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髓元菇’是煉制'真髓丹’的靈草,要說在無心海也算是極其珍貴了.其實任何靈草,只要能達到九級,都是珍貴之極,'髓元菇’當然也不例外.

可是葉默根本就看不上這種東西,他的金頁世界里面'髓元菇’一大堆,都是當初三神主蛟煥振送的,他豈能看中攬其涚送的區區一株'髓元菇’?

攬其涚見葉默臉色一變,立即就知道不好,不等他再說話,葉默渾身的氣勢頓時湧動起來.攬其涚看了心里更是大驚,這種氣勢比剛才和自己對戰的時候,還要霸道許多.莫非葉默剛才出手,就沒有用全力?

想到這里,攬其涚哪里還敢有半分的猶豫,趕緊再次取出一個淡青色的玉盒說道:"我這里還有一樣東西,只是不知道葉丹王是不是感興趣."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八九章 想走就走嗎?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一章 養神泉,化神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