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九三章 誰在立威  
   
第十卷 第一三九三章 誰在立威

宮踅看見葉默連半分躲避的想法也沒有,而攬其涚更是動都不動,頓時就是大驚.他可不是想要殺掉葉默,而是要通過教訓葉默來震攝攬其涚,誰知道事情竟然會是這樣?

可就算是攬其涚不動,只要葉默有躲避的願望,他宮踅也可以保住葉默不死,事實上眼下的葉默太差勁了,不但動也不動,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這十幾道可以一次殺滅化真初期的雷弧,落在葉默的身上,葉默哪里還有命在?

葉默不動,不是躲不掉,也不是為了顯示自己可以吸收雷弧.而是因為這十幾道可以讓普通化真初期修士致命的雷弧打在他的身上,根本和撓癢癢沒有任何區別.

不要說現在他已經是煉體的神境,就算他沒有煉體,他吸收雷源的本事,這十幾道雷弧也只是讓自己的衣甲破裂,或者是最多受點輕傷而已.可是現在他神境的煉體修為,哪怕是不吸收雷源,宮踅五雷合天嶂的這種威力對他也不起作用.

"嘭嘭……"

十幾道嬰兒手臂粗細的雷弧落在了葉默的身上,發出的聲音竟然是怪異的沉悶聲響,完全沒有雷弧轟擊的震耳脆鳴.

所有的人都會以為雷弧過後,葉默已經是一團殘灰了,就算是還有點東西,那也是一些灰渣而已.

可是當這耀眼無比的雷弧擊打之後,所有的人眼睛都直了.雷弧消散,在巨大五雷合天嶂之下的葉默,只是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或者是扇走了一個蒼蠅,那表情輕松無比.可是他的身上哪有半點灰?不要說灰塵,就是連他的衣服都沒有起一下皺,頭發都沒有亂一根.

這瞬間,現場就死寂了起來.

宮踅五雷合天嶂擊打出來的這十幾道雷弧威力,所有的人都看見了,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認為自己可以毫發無損的躲開來,連衣服都不起一下褶皺.

確定的說,是所有的人都認為自己做不到.可是葉默竟然做到了,他一沒有祭出法寶,第二沒有明顯的動作,就這樣站著動也不動就躲避過了這種恐怖的攻擊.

攬其涚眼角一陣陣的抽搐,他發現自己似乎還是小看葉默了,葉默比他想象的還要厲害一些,或者說還要厲害許多.

藤雄的心一沉,他終于明白了葉默的靠山是誰,原來葉默根本就是扮豬吃虎,他靠的就是他自己.以他剛才的這種身手,不要說是他藤易,就是解葑估計也不是葉默的對手.

他說要個三四條靈脈,他有這個底氣.他也明白了攬其涚來了後,為什麼一直低著頭了.原來不是他脅迫葉默來的,而是葉默脅迫他,讓他帶路來的.上次葉默的乘鼎二層和這次葉默的看不清修為,很明顯的都是偽裝的.

解葑卻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宮踅剛才的五雷合天嶂厲害無比,他也很忌憚,可是他自問和葉默比起來差的太遠了.在這種恐怖的雷弧擊下,葉默動也不動,連衣服的褶皺都不起一下,這是普通修士能辦到的?就是化真巔峰也辦不到吧?

他的想法和滕雄一摸一樣,葉默隱匿修為了.想到當初自己沒有對葉默動強,解葑暗自慶幸,甚至有些後怕.一旦他要對葉默動強,惹怒了葉默,那他不但結交不到葉默這種朋友,更是連自己的兩個小女兒也搭進去了.

現場之所以死寂,是因為葉默的所為根本就不是化真修士可以辦到的,這甚至就是一個虛仙,甚至比虛仙還要高級的存在.

宮踅同樣震撼住了,他從未見過有人能不動不擋,在自己的五雷合天嶂下毫發無損.所以他幾乎都呆住了,這是乘鼎二層修士可以辦到的?就是化真巔峰也辦不到吧?

只是瞬間,他就反應過來,後背已經是冷汗淋漓.

不等他後退,葉默就冷笑一聲說道:"用雷轟了我一下,就想後退嗎?別做夢了……"

葉默的話還沒有說完,手一揚,雷弧劍已經祭出,不過他祭出的只是一條雷弧劍.

一條有成人手臂粗細的雷弧劍,而且還是漆黑如墨."轟轟"雷鳴響聲和絲絲電光閃動之間,那雷弧劍已經要落在宮踅的身上.

一種即將被殺滅的危急傳來,宮踅心慌之下,竟然連五雷合天嶂都不及收回擋在自己的身前.他只知道要躲過這道雷弧劍,雖然這道雷弧劍還沒有落在他的身上,可是他已經知道自己絕對無法承受住這道雷弧劍的威勢.

可是下一刻他更是連頭頂都開始冒冷汗了,他發現周圍的空間變成了泥潭,他的移動緩慢起來,這瞬間,他只來得及將自己的頭偏移了過去.

"轟……"黑色的雷弧劍沒有半分猶豫的打在了宮踅的肩膀.

宮踅被這道雷弧劍擊的斜飛起來嵌進了堅硬的青石地上,而他的一條手臂已經消失不見.

狂噴出一口鮮血後,宮踅從青石地上沖了起來,根本顧不得自己已經重傷,就收回了五雷合天嶂狂吼道:"葉丹王,我退出靈脈爭奪……"

他這話不等葉默回答,就再次撕裂狂吼叫道:"藤宮主,攬島主,你們不能見死不救,我們五島……"

宮踅心里很清楚,葉默只有隨意的一道雷弧劍,就將自己重傷,而且剛才自己身陷泥潭,絕對就是葉默的域.一個有如此厲害雷系功法的修士,還有如此強悍的域,他宮踅要打的過對方才是怪事,沒有被葉默秒殺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

更何況,剛才只是一道雷弧劍,如果葉默發出個數道,甚至十幾道雷弧劍,自己又當如何?所以他逃得一命後,立即就向滕雄等人求助.

攬其涚倒吸了一口冷氣,自己還有後手,葉默果然也有後手,而且這雷弧劍只是祭出一道就如此威猛.誰又能肯定,葉默只能祭出一道雷弧劍?如果葉默祭出十數道雷弧劍將自己困住,自己豈不是和宮踅一樣的狼狽?

攬其涚和藤雄都是化真九層的修士,此時宮踅即將被殺,兩人瞬間就明白了其中的得失.不等葉默第二次出手,滕雄和攬其涚已經同時站出來對葉默抱拳說道:"葉丹王,既然宮島主已經認錯,那就請葉丹王手下留情,饒過宮島主一次吧."

葉默確實是有要殺了宮踅立威的意思,可是他也有忌憚.首先他還不知道解葑和滕雄等人的具體關系,其次滕雄和攬其涚兩人他都不懼,可是兩人聯手的話,他化真三層的修為就算是不懼,也不是占盡上風.如果解葑再加入,他的主要目的就要受到影響.

他來這里不是殺人的,是為了'化神珠’而來.不過就算是不殺宮踅,他立威的目的已經達到,想到這里,他也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兩位求情,我就饒了此人一次,如果下次敢再冒犯到我葉某手里,我就直接捏死."

宮踅臉色蒼白如雪,聽見葉默饒了他,已經是欣喜若狂了.葉默說捏死他,他更是不敢說半個不字.要維護自己的臉面,那也要有絕對的實力,如果沒有實力,也認不清形式,那就是找死.

見葉默沒有繼續要殺宮踅,滕雄和攬其涚都松了口氣,事實上,兩人聯手也沒有把握對付葉默.更何況他們和解葑一直不對路,早就想滅掉茵竹島.一旦宮踅死了,他們的聯盟又少了一個,這種平衡被打破.無論對誰來說,這都不是什麼好事情.

哪怕已經知道攬其涚是被葉默脅迫過來,滕雄還是小聲的向攬其涚詢問了一句,"攬島主,和你一起去的黃七怎麼不見回來?"

不等攬其涚回答,葉默就冰冷的說道:"被我殺了."

黃七一直是攬其涚的跟屁蟲,現在被葉默當著攬其涚的面說殺了,攬其涚竟然毫無反應,滕雄和宮踅暗自後怕.之前他們竟然要將葉默抓回去幫忙煉丹,這種想法簡直就是和豬腦子一般.

宮踅更是躲在一邊,連療傷丹藥也不敢明著吃下去.他真是後悔到了極點,解葑和滕雄這兩個老狐狸肯定看出來了不對,這才沒動.可是他就沒有細想一下,攬其涚又怎麼敢和他們幾個人作對,除非攬其涚是豬.現在看來真正是豬的,就是自己啊.此刻他能保住一命,已經是極大的慶幸了,哪里還敢有半句廢話?

誰都知道剛才宮踅動手是為了立威,而現在真正立威的人是葉默.

解葑卻呵呵一笑,走上來對葉默又抱拳說道:"解某看走眼了,沒想到葉兄修為如此之高,解某竟妄圖指點葉兄,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說話之間,已經將葉兄弟改成了葉兄.

葉默卻正色說道:"我葉默欽佩解島主的大義,想交了解大哥這個朋友.解島主比我年歲大,如果當我葉默是朋友,那就還是叫葉默就好."

解葑的為人葉默是非常欽佩的,持強而不凌弱,雖然有些傲氣,卻並不失真性情.在面對三名化真後期修士的威脅下,他還敢邀請自己去茵竹島,就是這份魄力和性情,也值得葉默去結交.

"哈哈,那我解葑就不客氣了,能交到葉默兄弟這種朋友,也是我解葑的運氣."解葑豪爽的大笑一聲說道.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二章 必死無疑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四章 半分虧都不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