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九四章 半分虧都不吃的人  
   
第十卷 第一三九四章 半分虧都不吃的人

看見解葑和葉默攀上了交情,藤雄和攬其涚的臉色更是不大好看.滕雄不等葉默和解葑再說話,趕緊插口說道:"葉丹王,這里有四條靈脈,不知道葉丹王的想法是如何?"

葉默之前說全部要,他聽了只是當笑話,現在他可不這樣想了,如果葉默還是想全部要,加上解葑的幫忙,他滕雄也毫無辦法.

葉默在意的當然不是這幾條靈脈,如果是在進入虛空裂縫之前,這幾條靈脈他肯定獅子大開口全部想要了.可是現在他太富有了,這幾條別人眼里頂級珍貴的靈脈,在葉默眼里已經是次要的.

他之所以說全部要,就是為了立威,然後拿回之後分配'養神泉’的主動權.葉默雖然不懼滕雄幾人,卻也知道在修真界最忌吃獨食,就算是仗著修為可以吃獨食,遲早也是被人聯手滅掉的份.

他說的這些話,和做的這些事情,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拿回主動權.此時他目的已經達到,現在滕雄問話,葉默當然不會在這種情況下再強硬下去,直接將分配權搶在自己的手上.就算是他要這個分配權,那也是要占住道理再說.否則一旦'化神珠’的事情泄露,那惹來的可不是一個兩個化真修士了.

就是他葉默再厲害,也不能說可以殺滅所有的化真修士.在修真界固然是強者為尊,可是也不能拉的仇恨太多.有史以來,就算是再厲害的高手,拉的仇恨太多,也沒有好下場.

所以現在滕雄的話一問出來,葉默就呵呵一笑說道:"我如何敢說分配這里的東西,之前那樣說,完全是因為看不慣有些人囂張而已."

滕雄和攬其涚聽了葉默的話,都是暗自鄙視.葉默剛剛來的時候,眾人都對他都很是客氣.要說囂張,那就只有他葉默一個人囂張,和其余的人根本就無關.現在葉默說這個話,顯然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不過葉默的威勢,也沒有人敢當面指責出來而已.

葉默卻好像根本不知道滕雄等人所想的一般,接著說道:"我感覺滕宮主見多識廣,想法就是比我要周全……"

周圍的人都是一愣,葉默這是什麼意思?他教訓了宮踅,那意思難道不是為了奪走分配權,反而說滕雄的意思不錯,難道是要將分配權給滕雄?就是滕雄也有些奇怪.

只是葉默下面的話頓時讓滕雄明白過來,並且心里再次大罵,葉默笑笑的看了一眼滕雄說道:"宮島主深明大義,主動不要分配權,讓我們每人可以多分點.可是藤宮主的意思我很贊同,只有第一個來到這里的人才有權力分配這里的東西,我比藤宮主等人來的還晚,哪里能論到我來分配東西?藤宮主說他是第一個來的人,我想還是他來分配比較好."

葉默用了'滕宮主說……’,他的這話一說出來,所有的人都明白了.紛紛暗罵葉默無恥,攬其涚也是默默無語.葉默不但好處要拿,還要站在大道理上,實在是半分虧都不能吃的人.只有解葑知道,葉默不是這種人,有的時候,他不但可以吃虧,甚至還可以吃很大的虧.

滕雄哪里還不知道葉默的意思,他要想不和葉默打起來,只能實話實說,隨即他咳嗽了一聲訕訕的說道:"我也不是第一個來到這里的,倒是葉丹王你的朋友是第一個來到這里的.既然如此,那就讓葉丹王你的朋友出來分配好了."

葉默一拍手說道:"原來竟然是妙姐先到的,我差點犯了大錯誤.既然藤宮主和幾位島主都沒有意見,那妙姐就勉為其難的分配一下吧."

攬其涚是一邊鄙視葉默,一邊郁悶之極,那個妙姐明明早就說過她是第一個來的.

妙惠珍豈能不知道葉默的意思,她雖然知道葉默是為了'養神泉’而來,卻也不是很確定葉默對這四條極品靈脈有沒有什麼想法.

所以分配權到了她的手里,她立即就說道:"葉丹王對我有救命之恩,我的意思是這里無論發現任何東西,葉丹王先取一份,其余的我們大家平分,如何?"

妙惠珍的這個分配方案下來,幾乎所有的人都同意,在這里葉默修為最高,那是顯而易見的.而且葉默一來就強勢的想要四條靈脈,宮踅出了一下頭,差點被葉默簡單殺滅.這種威勢,除了葉默先要外,誰敢先要?

滕雄不忿的只是葉默明明是想要這個分配方案,偏偏要裝十三.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分配方案,可是卻讓自己和攬其涚以後還無話可說.人家也沒有不講道理啊,聽從他滕雄的方案,先來的分配.可是先來的人要讓葉默先取,那也是人家的意思,和葉默的霸道毫無關系.

葉默處處似乎都在講道理,可是他滕雄卻憋屈的發慌,實在是沒有辦法,只能沒話找話的問了一句,"葉丹王,我那小兒藤易不知現在如何?"

"我不知道."葉默干脆的回答讓藤雄再次要吐血,可是偏偏拿葉默沒有辦法.

解葑心里暗爽的同時,主動說道:"那既然如此,我們先將這里的靈脈全部打開再說."

"好."攬其涚立即就同意了解葑的說法,他還真的怕滕雄和葉默打起來.一旦兩人打起來,他不得不幫滕雄對付葉默,可是葉默實在不是他願意對付的人.

巨大的青色巨石被五人輕易破開,露出了四條靈脈.四條靈脈一出來,一個隱匿在靈脈下面的巨大白玉池子就顯露了出來.這個白玉池子顯然已經有無數年的曆史了,而池子里面至少有大半池子的乳白色水液.

"養神泉池……"在場的人同時叫出聲來,淡淡的清香傳來,就算明知道是'養神泉’的攬其涚都忍不住叫了出來.眼下這個隱匿在巨大青石下面的'養神泉’池子至少有一畝大小,這大半池子的養神泉該有多少?該值多少價值?這根本就無法衡量.

此時就是藤易和宮踅還有解葑也都明白過來,恐怕葉默是早就知道這里有'養神泉’,這才先做出要四條靈脈,然後又讓出分配權這種前後不協調的做法.

幾人都看向葉默,四條極品靈脈固然已經是頂級珍貴的東西了,可是對化真九層的修士來說吸引力遠遠不如'養神泉’.'養神泉’才是真正對化真巔峰修士有用的東西,這種東西沒有任何人願意放棄.

葉默一看就知道果然是這樣,沒有任何人願意放棄'養神泉’.此時他見眾人看向他,他抱了一下拳說道:"沒想到這里真是'養神泉’,等我去確認一下,這'養神泉’是真是假."

說完,葉默已經毫不猶豫的跳下了白玉池子.眾人看見葉默竟然這樣試驗'養神泉’,紛紛是眼角直跳,這不是糟蹋'養神泉’嗎?試驗'養神泉’只要用手指沾一滴就可以了,哪有這種測試辦法?

可就算葉默這樣,也沒有人當面提出質疑.

葉默這樣做自然不是為了囂張或者是糟蹋'養神泉’,他是在查看'化神珠’在什麼位置.如果繞著池子一點點的測試,他也可以試驗出來,可是這樣一來,卻明顯的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所以,他一躍下'養神泉’的白玉池子,強大的域就散發出去,此時葉默對境的理解已經到了一個新的程度,他很快就察覺出來白玉池子的不同.在靠他最遠的地方,'養神泉’的濃度卻是最大的,葉默頓時皺起了眉頭.

那種濃度的分布不均勻,等會其余幾人一下來,馬上就可以察覺.

想到這里,葉默在直接站在了白玉池子的上面,從一邊走到另外一邊,然後葉默在另外一邊站定,這才說道:"我的意思是這樣的,靈脈我只要一條,這'養神泉’呢,我也只要其中的四分之一好了,其余的大家分."

說完葉默不等別人回答,直接抬手打出數個禁制,硬是將他說的那四分之一從巨大的白玉池子當中劃開.然後強行通過域的攪動,將其余四分之三的'養神泉’濃度給均勻了,這才落在了自己的那四分之一上面,抬手收取了其中的一條極品靈脈.

葉默這一切做的很自然,雖然顯得有些霸道,可是卻沒有人懷疑.甚至對葉默只要了其中的四分之一,攬其涚還感覺到一些慶幸,畢竟葉默沒有獅子大開口要了其中一半.

解葑見狀,連忙也躍下'養神泉池’,在余下的面積當中再次劃去四分之一,然後又收取了一條靈脈說道:"我的我劃分好了."

雖然解葑是第二個自己出來劃分的,不過他也只是平均了余下的'養神泉’,拿走了其中一條靈脈,倒也沒有特別過分.

第三個下去的是滕雄,他取走了一條靈脈後,將余下的泉池又劃走了三分之一.

最後只剩下了妙惠珍和攬其涚兩人,攬其涚看了看余下的'養神泉’對妙惠珍說道:"余下一條靈脈和這些'養神泉’,我們兩人平分如何?"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三章 誰在立威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五章 送上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