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九五章 送上門來  
   
第十卷 第一三九五章 送上門來

"可以."妙惠珍毫不猶豫就同意了攬其涚的意思,她當然知道攬其涚之所以要平分極品靈脈,不是怕自己,也不是因為自己先來,而是因為他怕葉默.

片刻時間,四條靈脈和一池'養神泉’就被眾人瓜分一空.宮踅在一邊看的嫉怒交加,可是卻不敢說半個不字.剛才他能留下一命,固然和葉默不是來殺他的有關系,也和藤雄,攬其涚兩人求情有關系,此時他還敢要'養神泉’,那才是不知死活.

可是宮踅卻是知道'養神泉’對他有多大的作用,他的五雷合天嶂是神識越強大越厲害.這種好東西,對他偏偏沒有分的,他豈能不嫉恨交加?

除了葉默外,所有的人都在准備法寶准備將這里的'養神泉’取走.葉默之所以沒有這麼做,不是他不想這樣做,他比任何人都想要這樣做,可是他卻不能這樣做.因為他還沒有找到'化神珠’,葉默確信'化神珠’就在他所在的位置,可是沒有找到'化神珠’之前,他是不會收走'養神泉’的.

此刻他的這片'區域’已經是神識都掃不進來了,葉默要找'化神珠’,豈能讓別人用神識在他的地盤掃來掃去?

讓所有人驚異的是,最先收起'養神泉’的不是別人,而是修為最低的妙惠珍.妙惠珍只是片刻時間,就已經收起了她所在區域的所有'養神泉’,然後飛躍而起對葉默抱拳說了句,"妙惠珍多謝葉丹王的出手,只是今天我有要事,先要告退了.以後有時間的話,惠珍必定專程上門感謝葉丹王."

葉默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他和這個女人之間全是利益瓜葛,以後他也不想指望妙惠珍的幫忙,這個女人也別想指望他.妙惠珍能短時間就收取所有的'養神泉’液,顯然有極為強大的法寶,這些老牌修士果然不一般.葉默甚至懷疑妙惠珍比陸無虎的年齡都要大.

妙惠珍也沒有打算葉默對她有多少好感,她說完這句話後,立即祭出了飛行法寶.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處境,此時她仗著別人不知道她和葉默的關系,在這里借勢,一旦別人知道她和葉默的關系並不是如眾人猜想的那樣,那她就危險了.所以她的飛行法寶祭出後,只是數十個呼吸的時間,就從眾人的目光和神識當中消失不見.

宮蟄看的眼睛泛紅,他真的很想現在就追上去,可是他看了看在'養神泉池’中的葉默,卻忍住了自己的沖動,沒有敢離開.他怕自己此時一不小心的舉動,就會被葉默秒殺了.

宮蟄可不知道,就算是他這個時候和妙惠珍當葉默的面打起來,葉默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殺了他,最多只是因為得到了妙惠珍的好處,不然妙惠珍吃虧而已.此時葉默自己找'化神珠’時間都不夠,哪里還有時間去管宮踅?

又過了數個呼吸的時間,解葑收起了自己的'養神泉’,立即哈哈一笑,顯然是非常的滿意.但是下一刻,他的臉色就是大變,立即對葉默抱了抱拳說道:"葉默兄弟,家里出了點事情,我先走一步了,葉默兄弟如有時間,請去茵竹島做客,告辭了."

說完解葑幾乎來不及等葉默回答,就帶起一道黃光消失在遠處不見.

解葑剛剛離開,滕雄和攬其涚紛紛收起了自己的'養神泉’.雖然他們不明白葉默為什麼不收起'養神泉’,還要在這里耽擱,但是兩人卻不想問葉默的意思.直接向葉默抱了抱拳,一起告辭.

宮踅此時也抓住了機會,跟隨著滕雄和攬其涚兩人離開.

宮踅還指望兩人能分一些'養神泉’給自己的時候,滕雄卻忽略說道:"我蛟滕宮有了一些小問題,我先走一步了,兩位再見."

說完也是不等別人說話,帶起一道遁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攬其涚卻看著宮踅說道:"宮島主,今天我的朋友黃七隕落了,我心里有些難過,就不和宮島主多說了,有空我們再聚會."

看著攬其涚也是帶起一道遁光消失,宮踅恨得牙癢癢的.黃七都死了多久了,也不見這姓攬的難過,偏偏這個時候難過了,可是他卻是毫無辦法.在這里,人家沒有落井下石對他動手就算是好事情了,現在指望別人到手的東西分給自己,宮踅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在做白日夢.

隨即宮踅看了看之前妙惠珍離開的方向,咬了咬牙還是追了上去.就算是有一絲希望,他也不想放棄'養神泉’.葉默他不敢挑釁,可是那個化真四層的女修,自己中總可以吃定吧.

葉默當然不是不想走,他此時一樣的著急.'化神珠’竟然好像隱匿了一般,根本就找不到.

'養神泉’雖然珍貴,可總有用完的一天,而'化神珠’就不同了.如果他有了'化神珠’,再將'化神珠’放在'苦竹’的下面,那會如何?

葉默的神識在自己的這一片白玉池的池底四處搜尋了十數遍了,卻依然沒有發現'化神珠’.可是他相信自己應該不會己猜錯,因為眼前的這個白玉池子和周圍的幾條靈脈顯然都是人工布置的痕跡.

這里沒有'化神珠’,豈能布置出來這種格局?如果'化神珠’被人取走了,這里又怎麼可能有這麼一大池'養神泉’液?

極其不甘心之下,葉默的神識再次掃到了其余的幾個區域,一樣的沒有'化神珠’的痕跡.

葉默大是失望,直接煉制了一個極大的玉池放在金頁世界里面,然後將這些'養神泉’液全部收進了玉池當中.

'養神泉’液被收走後,玉池里面更是一目了然,葉默神識掃的很清楚,這里面確實是沒有任何的'化神珠’.

難道真的是自己猜測錯誤了?這里根本就沒有'化神珠’?

就在葉默還在疑惑不已的時候,又是兩道遁光從落魂墟的上空飛過,只是那兩道遁光剛剛飛過落魂墟的上空,就再次轉了回來,落在了葉默所在的白玉池子邊.

"是你?"其中一人看著葉默脫口而出.

葉默看著這認出自己的兩撇小胡子修士心里冷笑,這人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當初自己剛剛送走蒙琪的時候,遇見了這個小胡子在追殺邊鳳塔.葉默還記得這家伙有一個紅色的石榴花法寶,當時他只是劫變一層,現在都已經是劫變二層了,看樣子修為進步還是很大的.

另外一名修士頭發稀疏,嘴角上翹,嘴形甚至有些尖,一看就是一名妖修.只是這名妖修比那兩撇小胡子的修為要高出很多了,至少已經是劫變四層的修為.

"你認識這人?"那劫變四層修為的妖修看著小胡子疑惑的問了一句.

那小胡子哈哈一笑,指著葉默說道:"此人只有凝體修為,你看不出他的修為,只是因為他隱匿了修為而已.是從我的手底下逃走的一個螻蟻而已,沒想到今天讓我遇見了,這次活該他倒黴."

這八字小胡子當初被葉默和邊鳳塔聯手打跑,現在卻反著說,而且還臉色正常,絲毫沒有愧色.

那妖修嗯了一聲,顯然沒有將葉默區區一個凝體修為的修士放在眼里,只是盯著那白玉池子說道;"我懷疑這池子里面有'養神泉’液,有一種奇怪的淡香."

說完那妖修在池子的邊上用手指抹了一下,將手指放入口中,片刻之後,他的臉色大變,"果然是'養神泉’……"

而下一刻,他的眼神已經盯緊了葉默.

在那妖修說出'養神泉’的時候,那小胡子已經張著嘴巴合不攏了,現在這妖修竟然還確認了這就是'養神泉’液,他更是驚喜無比.他的反應比那妖修還要迅速,隨即就盯著葉默喝問道:"說,這里你收起來的是不是……"

葉默不等他將話說完,'紫銊’已經劈了出去.對付兩個劫變修士,他根本就不用'紫銊’,可是葉默沒有找到'化神珠’,心里就非常郁悶了,這小胡子還敢在他的面前啰嗦,那只能怪他倒黴.拿出'紫銊’來殺一個小劫變,根本就是為了將心里的郁悶劈走.

"嘭"

紫芒帶著一道長虹閃過,'噗’的一道血光炸起,等這道血光消失不見的時候,剛才那還在囂張詢問葉默的小胡子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堅硬的青石地上除了一道深有數十丈,長近百丈的刀槽外,什麼都沒有.

葉默這一刀將一個劫變二次的修士化成了虛無,無論是衣甲還是儲物戒指都是一絲不剩.

那尖嘴妖修驚駭的看著眼前的這一道深深的刀槽,頓時呆滯住了,數個呼吸之後,他才反應過來,連忙後退著對葉默說道:"晚輩不知道前輩在此,多有得罪,晚輩這就告退……"

葉默哪里會讓他退走,一道黑色的雷弧就飛了過去.劫變四層的妖修看見葉默對他動手,雖然臉色卡白,卻也是精明無比,連忙捏碎了一張符箓,並且一邊叫著:"你不能殺我,我是淜島的人……"

別說淜島,葉默連黑石城的城主索安山都敢斗,區區淜島算什麼?那無心海三大勢力之一淺海宮的化真巔峰修士,不一樣被他打進了虛空裂縫?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四章 半分虧都不吃的人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六章 擦肩而過的途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