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九七章 蠻橫女修  
   
第十卷 第一三九七章 蠻橫女修

不等攬其涚再開口,途紫真那手帕化成的黑色方刃再次落下.

"轟轟……"接連數聲巨響,嶼天島的陣法一陣的搖晃,剛才有裂縫的地方已經發出了咔咔細響,眼看只要再攻擊幾次,這個陣法將徹底的垮掉.

攬其涚哪里還敢讓途紫真繼續攻擊,立即就沖出陣法,祭出了子母龍鳳環擋住了黑色手帕的又一波攻擊.

"咔"的一聲.

子母龍鳳環和黑色手帕撞擊在一起,竟然發出了咔咔的脆響.

攬其涚倒飛出去,撞擊在了防禦陣法之上,又是一聲沉悶巨響.

攬其涚勉強平複了一下自己翻湧的真元,用龍鳳環擋在自己的身前急切的說道:"途大姐,你也算是一個前輩,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攻擊我嶼天島,是何道理?"

"是何道理?"途紫真重複了一句後冷笑說道:"你伙同滕雄,解葑等人一起殺我兒,難道我殺你等為我兒報仇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不成?"

攬其涚心里一愣,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途紫真的兒子被人殺了.然後這個不講道理的女人以為她兒子是自己殺的,她兒子是仙人不成?還需要幾個化真修士聯手?這女人實在是太無厘頭了點.

攬其涚只稍愣的片刻,途紫真就冷哼一聲,真元再次狂湧而出,攬其涚化真九層的修為,甚至都感覺到了一絲呼吸的不暢.

大驚之下,攬其涚立即大聲嘶吼道:"途大姐,如果我攬某殺了你兒,我攬其涚不得好死,必死于下一波雷劫之下……"

攬其涚被逼的發出誓言,心里雖然極度的郁悶,可還不得不將自己的誓言發的狠毒.他知道途紫真這個女人頭腦簡單,可是手底下卻極其厲害,而且出手也極其殘忍.

途紫真聽了攬其涚的話,手帕倒是緩了緩.她認為自己殺攬其涚也要不了多久,攬其涚就算是耍花招也無法從自己的手下逃走.

想到這里,途紫真用自己的域將周圍的空間完全籠罩起來,這才冷聲問道:"如果你敢說半句謊言,我將你嶼天島捏成齏粉."

好不講道理的一個女人,攬其涚心里憤怒不已,無奈自己根本就不是途紫真的對手,這個女人要殺他,他甚至連逃跑的辦法都沒有.

強壓下內心的憤怒和不甘,攬其涚緩和了一下語氣說道:"途大姐,我剛剛從落魂墟回來,從我去落魂墟到回來這段時間根本就沒有看見令郎,何談殺他?再說了,令郎英明神武,我攬其涚雖然愚鈍也不至于認不出來,又豈敢殺他.途大姐淜島威震無心海,如果是我殺了令郎,途大姐豈能不知道?"

途紫真一向強橫慣了,做事從來都是抱著甯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的態度.現在攬其涚的話倒是讓她清醒了一些,此時她才感應到眼前的這個攬其涚確實是沒有殺害自己的兒子.不要說攬其涚,就是之前被她殺了的宮踅估計也是冤枉的.

就算是殺錯了人,途紫真也只是過了一遍就忘了,她才不會在意誰被殺錯了.

此時明白攬其涚可能沒有殺自己的兒子,她的語氣頓時緩和了下來,盯著攬其涚道:"那是誰在落魂墟殺了我兒?"

攬其涚心里大罵,你兒子被人殺了我怎麼知道?只是這話他是不敢說的,心里甚至在暗中慶幸剛才自己沒有說謊,這個途紫真還真的去了落魂墟.聽說途紫真的鼻子比最靈敏的狗鼻子還要靈敏,現在看來還真的是不虛.

知道途紫真去過落魂墟後,攬其涚更是不敢說謊,他連'落魂墟’發現'養神泉’的事情都沒有隱瞞,最後只是說他們都走了後,只有葉默還在.

同時攬其涚也起了和宮踅一樣的心思,想讓途紫真去對付葉默.將葉默說成誰敢對他稍微不敬,他就會殺了誰的那種不講道理的惡棍.

攬其涚一句話沒有說葉默殺了途紫真的兒子,可是他沒有一句話不是將凶手指向葉默.

聽到葉默還是一個雷系修士,宮踅的胳膊就是被葉默一道雷弧擊滅,途紫真立即就確信,她的兒子是葉默殺的.

"那葉默是什麼地方的修士?"途紫真眼里殺機大盛,寒聲問道.

途紫真眼里的殺機大盛,攬其涚反而松了口氣,他明白途紫真的殺機並不是針對他的.就算是途紫真不問,他也會將葉默推給途紫真,現在途紫真問起來了,他更是不會隱瞞,趕緊說道:"那葉默沒有說是從何處來,我猜測他應該是南安洲的修士.對了,他和茵竹島的解葑島主關系不錯,說不定也會去解葑島主那里做客."

順帶著將解葑陰了一下後,攬其涚心里才稍微平衡了一些.

"將你得到的'養神泉’交出來."途紫真問清楚這些事情後,面無表情的再次說道.

"啊……途大姐……"攬其涚愣住了,為了這點'養神泉’,他失去了'龍心炎’不說,還差點被葉默殺了,這轉眼就要拿走?

見攬其涚沒有動作,途紫真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再次爆發,那黑色的手帕憑空爆發出陣陣的嚓嚓之聲將周圍的空間擠開,瞬間就暴漲起來.

攬其涚再也不敢多話,強忍著內心的憤怒和不甘,將一個瓶狀的空間法寶丟給了途紫真說道:"這里面就是了."

途紫真接過瓶裝法寶,甚至開都沒有開一下,轉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她不打開,是因為她確信攬其涚不敢騙她.可是她卻不知道這是'養神泉’,不是普通的東西,攬其涚就算是冒著殺頭的危險也要騙一下她,更何況攬其涚還很了解自以為是的途紫真?

攬其涚看著途紫真消失的背影,冷笑一聲暗道這個老東西仗著自己的修為高,目空一切,將所有的人和事都不放在眼里.剛才自己給她一瓶普通的靈酒,這老東西也不打開驗證一下,就是吃准了自己不敢騙她.

"老子不要嶼天島了."攬其涚恨聲說了一句後,匆匆回到島中收拾了一下,然後將島上的幾個親信全部解散,祭出自己的飛行法寶,轉眼也消失不見.

……如果這個時候有人幫忙控制飛船法寶,葉默肯定要進入金頁世界試試'養神泉’的效果了.

可惜的是現在他只有一個人,一邊要趕路,只能放棄試驗'養神泉’.

此時他已經是化真修為,哪怕現在的飛船法寶比當初他的青月稍差,葉默也將速度提升到了比青月只是稍慢的程度.

而這個速度比起當初沒有加入鯤鱗的青月,卻快了不少.

只是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葉默的飛船法寶就已經再次到達了當初蒙琪離開的那個礁島.

葉默現在歸心似箭,根本就沒有打算在這個島上逗留.可是當他看見這個靈氣匱乏的荒島上還有兩個人的時候,頓時就有些驚訝了.這個海島靈氣匱乏,誰會留在這里?

"荊學城?"葉默的神識掃到其中一個人後,差點叫出聲來.不過隨即他就知道那個人不是荊學城,因為荊學城是男的,而他神識當中出現的這個卻是女的.

這個女修只有虛神九層的修為,和荊學城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唯一的區別是這個女修比荊學城更黑一些,長的也比荊學城粗糙許多.荊學城本身膚色就是古銅色了,這個女修比荊學城還黑,雖然不能說上丑,卻絕對和漂亮沾不上邊.

在這女修的旁邊還有一名一臉褶皺的男修,男修修為稍高,已經是劫變七層的修.

看見這名女修後,葉默立即就改變了注意.這個女修和荊學城長相如此酷似,肯定和荊學城有關系.那荊學城為人豪爽無比,而且還留了一塊玉牌給自己做保護符.並且說出如果雍藍衣敢對自己怎麼樣,讓自己去滄海殿的話.

在明知道自己殺了通海教雍烏子的情況下,荊學城還敢這樣做,顯然是一個認准了朋友,就全力出手幫助的人.

葉默雖然沒有時間去滄海殿,卻也將荊學城當成了自己的朋友,現在路上遇見了和荊學城有關系的人,葉默隨即就控制著飛船法寶落在了這個島上.

那島上的兩名修士本來就很是戒備,現在葉默落在了這個礁島之上,兩人更是警惕的站在了一邊,戒備的盯著葉默的飛船法寶.

葉默也沒有收起自己的飛船,而是呵呵一笑抱拳說道:"兩位可是來自滄海殿?"

那滿臉皺褶的男修看了一眼葉默的飛船,眼里露出一絲震驚,只是那絲震驚很快就消失不見,轉而就謹慎的回答道:"我們好像沒有見過朋友,不知道朋友有什麼要問的?"

他既沒有說來自滄海殿,也沒有說不是.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我在滄海殿有一個朋友叫荊學城,不知道兩位可認識?"

"你是我哥哥的朋友?"那皮膚黝黑的女修立即就驚異的問了一句,那速度就是男修想要阻止都來不及.她心里還在疑惑,哥哥什麼時候有一個可以橫渡無心海的朋友了?

無心海的危險,她豈能不知道?海叔帶著自己來到這里,一路上都是心驚膽戰,小心翼翼,哪有這個人如此光明正大的駕馭著飛船法寶呼嘯而過的?在無心海,只要稍有不慎,就會隕落在海里.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六章 擦肩而過的途紫真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八章 滄海殿的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