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三九八章 滄海殿的變故  
   
第十卷 第一三九八章 滄海殿的變故

果然是荊學城的妹妹,自己還真的沒有猜錯,葉默心里一喜,取出一個玉牌遞給那女修說道:"你看看這個就知道了,當初是荊學城送給我的."

"真的是我哥哥的身份玉牌……"那皮膚微黑的女修接過葉默遞給她的玉牌後,立即就驚喜的叫道.

說完後,她似乎想起了什麼,頓時震驚的看著葉默問道:"莫非你就是葉默,那個從羅曲十八盤里面逃走的葉默?"

她哥哥的玉牌從來都不輕易給出去,但是那次哥哥從羅曲十八盤回來後,就說自己結交了一個英雄人物,叫葉默的.那個葉默敢在羅曲十八盤直接殺掉雍藍衣的兒子雍烏子,還對陣法很精通.因為很想和葉默成為朋友,哥哥送出去了一枚自己的玉牌.

之前她之所以沒有想起來,那是因為他哥哥說葉默只有凝體修為.一個凝體修為的修士敢橫渡無心海,顯然是瘋了.

她可不知道,葉默現在雖然不是凝體修為,可是葉默橫渡無心海的時候,還真的只有凝體修為.

葉默點點頭說道:"沒錯,我就是葉默.我正好經過這里,看見你和荊兄長的很像,特意下來問問,荊兄還好吧?本來這次我是要去一趟滄海殿的,只是有些急事,只能等下回再去了."

這句話葉默倒是實心實意所說,此時他的修為已經是化真三層,而且煉器也是頂級宗師水准.要回去將自己的青月再次煉制一下,變成一個真正的半仙器還是有把握的.

一旦他的青月成了半仙器,他隨時都可以來無心海.說將無心海當成自己的後花園,也無不可.

荊卓襄本來想問葉默只有凝體修為,怎麼可能橫渡無心海的,不過葉默的問話勾起了她的心事,頓時抽泣著說道:"我哥哥現在還不知道是死是活,滄海殿也不是原來的滄海殿了……"

葉默聽了這話,眉頭一皺,疑聲問道:"你父親荊向東是滄海殿的大殿主,誰敢對你哥哥怎麼樣?"

此時旁邊那名劫變七層的男修也明白過來,葉默是友非敵,趕緊說道:"這事情說來話長,要不先坐下來再說吧."

葉默雖然急著回家,可是遇見了荊學城出了事情,他也不能就此不管,只能點頭說道,"也好."

說完,葉默已經隨手丟出來三個黑色的石椅說道:"兩位請坐吧."

那男修和荊卓襄看見葉默隨意丟出來的石椅,眼角立即就是一陣陣的抽搐,這隨便丟出來的板凳都是七級煉器材料'虛空黑星石’.

'虛空黑星石’不單單是七級煉器材料,而且還是修真界極其稀少的七級煉器材料,可是這種煉器材料竟然被葉默煉制成了椅子,這簡直就是炫到極點的炫啊.

如果葉默知道兩人的想法肯定是無語之極,他可真的沒有炫.那黑石城整個城市都是'虛空黑星石’打造的,他只是隨便弄了一點'虛空黑星石’過來而已.當然葉默的這個一點只是相對域黑石城來說,如果他的這一點'虛空黑星石’也用來煉制東西的話,至少也能煉制一個不小的洞府出來.

無論是不是炫,葉默能隨意的將'虛空黑星石’當石頭丟出來坐,顯然不是普通之人.

荊卓襄坐下來後,小心的對葉默說道:"葉大哥,我叫荊卓襄,這是我荊家的管事荊海."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你說一下你哥哥荊學城怎麼了?"

荊卓襄嗯了一下,眼圈又有些紅,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這才說道:"當初羅曲十八盤之後,無心海邊海的三大勢力之一海修盟就發生了內亂.海修盟解體,並入了通海教……"

葉默聽到這里,心里暗自點頭,這件事他知道,因為他遇見了蒙寒安,還斬殺了通海教的雍彥.雍彥的冥獄圈到現在還在他的戒指里面,成了他的戰利品.

"那海修盟並入通海教後,我們滄海殿的實力就顯得單薄了起來.後來通海教的雍藍衣來到我們滄海殿做客,我父親並沒有在意.可是沒有想到,滄海殿的三殿主喪心病狂,和雍藍衣聯手暗算了我父親和二殿主成會甯……"

荊卓襄說到這里的時候,葉默皺起了眉頭.雍藍衣那種人脾氣如此暴躁,竟然還有這種細膩的心思,聯合滄海殿的三殿主暗算大殿主和二殿主.難得他還想將海修盟和滄海殿全部合並起來?

"本來我父親被暗算重傷了也是不懼,只是沒想到雍藍衣早就帶人躲在滄海三島的外圍了,一旦事起,立即就出來鎮壓反抗的修士.當時只要是稍微有反抗的人立即就會被斬殺,加上三殿主的幫助,滄海殿三島死傷無數.我父親和二殿主遇難,我哥哥被當場抓住,現在是生是死,我也不知道."荊卓襄說完擦了擦眼睛.

葉默沉聲問道:"那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海叔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用了遁空符,將我帶出了滄海殿.只是我們不敢橫渡無心海,只能在這種靈氣荒涼的礁島尋找離開無心海的機會."荊卓襄回答道.

"那變故發生了多久了?"葉默心里猜測,那事情發生時間肯定不短了,說不定是在海修盟變故之後,立即就發生了.

在一邊聽著的荊海趕緊回答道:"算一下已經將近一年時間了,我們用了一年時間,才一邊走,一邊隱匿逃到了這里."

葉默點點頭,如果沒有極品的飛行真器,還要躲避雍藍衣的搜捕.一個劫變七層的修士能用一年時間從滄海殿走到這里,也算是不容易了.

想到這里,葉默站起來說道:"我要去滄海殿走一趟,你們就和我一起走吧."

這里已經算是無心海的深海邊緣,就算荊海是一個劫變七層的修士,在這里也可能隨時被殺滅.

"你要去救我哥哥?"荊卓襄也驚喜的站起來問道.

葉默嗯了一聲,點頭說道:"你哥哥荊學城是我朋友,現在他出事情了,我當然要出手.更何況,那雍藍衣和我有極大的仇恨,就算是沒有你哥哥的事情,我也不會放過此人.我當初走的時候就說過,我要回來看他的."

荊卓襄經過剛才的驚喜之後,已經冷靜了下來,她猶豫的說道:"可是雍藍衣和滄海殿的三殿主烏彬都是化真九層修為,而那個雍藍衣更是化真巔峰了,你只有凝體修為……"

葉默聽到荊卓襄的話,又看了看荊海有些失望的眼神,立即就知道他們以為自己只是一個腦子發熱的人.說不定那荊海最希望自己做的就是讓自己帶他們離開這里,去自己所在的勢力保住一命再說.

明白了荊海的想法,葉默也沒有去解釋的心思,只是收起地上的石椅說道:"在無心海這里雖然還算是比較安全的地方,可是你們兩人在這里呆的時間太長了,還是有些危險.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建議和我一起去滄海殿.當然,如果不願意的話,我也可以送一個上品真器飛行法寶給你們."

荊海聽了葉默的話倒吸了一口冷氣,隨手就送出一個上品真器飛行法寶,這個葉默以為自己是誰?或者是他真的如此富有?聯想到剛才葉默隨意丟出來幾個'虛空黑星石’的椅子,荊海忽然感覺自己的想法可能真的錯了.

荊卓襄倒是沒有想到那麼多,立即就說道:"我願意,就算是死了,我也要去看看我哥哥和我媽媽."

"好,那就走吧."葉默說完先上了自己的飛船法寶.

看著荊卓襄跟隨葉默進入了飛船法寶,荊海雖然無奈,也只能跟著上去,同時心里暗歎.葉默說的其實也沒錯,就算是不上去,以他的修為和荊卓襄兩人又能堅持多久?半年?一年?或者是更多的時間?

看見荊卓襄和荊海上了自己的飛船法寶後,葉默立即就要啟動飛船.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烏黑的影子從海里沖起,直接撲向了葉默所在的飛船.

"九級妖獸八角烏?"荊卓襄看見這黑色的影子立即就叫出聲來,她和荊海在這礁島上停留的時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九級妖獸一出來,她就認出來了.這種九級八角烏在這附近最多,就算是海叔也要打半天才可以滅掉.如果來的太多的話,他們也只能躲避.

"海叔……"荊卓襄下意識的叫了一句荊海,完全忘記了如果葉默連九級八角烏都對付不了,如何去滄海殿對付雍藍衣和那個三殿主?

荊海本想等一會看看葉默出手的,可是那八角烏的速度太快了,如果他稍微猶豫一下,八角烏說不定都會傷害到荊卓襄,所以他立即就祭出了自己的法寶.

只是不等他的法寶攻擊出去,葉默已經是一道風刃過去了.

"噗"一道血光閃過,那凶狠無比的八角烏竟然如一塊豆腐一般,被葉默的這道風刃劈成了兩半,一顆妖丹被葉默憑空攝取,丟進了戒指.

葉默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並沒有說話,腳下灰黑色飛船法寶已經沖天而起,轉眼就將這個礁島丟在了身後.

荊海握住自己剛剛祭出來的法寶完全呆滯住了,這是什麼本事?一招就殺滅九級妖獸?還是一道最簡單的風刃?

這時刻,他看向葉默的眼光已經有些敬畏了,眼前這個葉默似乎並不是那種沒有腦子的莽撞之徒.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七章 蠻橫女修     下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九章 捏死劫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