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四零零章 郁悶的三殿主  
   
第十卷 第一四零零章 郁悶的三殿主

那十數道遁光轉眼就已經來到了葉默幾人的面前,為首的一人竟然是一個化真一層的修士,其余的都是劫變修士和乘鼎修士.

"王翰,桂義人呢?剛才不是他……"那名化真一層的修士一停下來,立即就向王翰詢問,他的話沒有問完,就看見了荊卓襄,立即就停住了問話,眼神冷了下來.

不等這化真修士說話,荊卓襄已經先冷聲喝問道:"司木麟,你跟隨我父親多年,為什麼要背叛我滄海殿?反而去勾結通海教的畜生雍藍衣?"

那化真一層的修士不屑的看了一眼荊卓襄,這才冷冷的說道:"我需要向你解釋嗎?桂義剛剛去了什麼地方?說!"

桂義剛發了煙花示警他就來了,這短短的時間桂義不可能離開,荊海只是劫變七層修士,比桂義強的有限,就算是王翰幫忙,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殺了桂義.所以他才對桂義不在這里,感覺到驚異.

問完這句話後,他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一般,盯著王翰喝問道:"是不是桂義將示警煙花交給你發,然後他去追什麼人了?"

沒有等王翰回答,葉默已經淡聲說道:"剛才那個發煙花的被我殺了."

"什麼?"這叫司木麟的化真一層修士震驚的說了這兩個字後,渾身的氣勢迅速暴漲,殺機頓時狂湧而出,在他周圍的一些修為稍差的修士紛紛後退.

就連王翰也感覺到了一種呼吸上的遲緩,立即就知道自己已經被司木麟的域籠罩進去,頓時就是暗驚,就想掙脫司木麟的域.

葉默再懶得啰嗦,自己的域也同時伸展開來,葉默的域一伸展出來,司木麟就感覺到自己的域就好像一層薄薄的冰一般,只是瞬間就被一個強行伸展過來的大手給擠壓的粉碎.那'咔咔’的聲音,就是被域困住的王翰都聽得清清楚楚.

只是半個呼吸的時間王翰就感覺到自己完全恢複了自由,可是司木麟的臉色卻是大變.他是一個化真修士,可不是沒有見識之輩.葉默的域一伸展出來,他的域就猶如紙糊的一般破碎,這說明了什麼?那是說明對方比他要高明了數倍都不止.

司木麟暗叫不好的同時就想要祭出法寶,十幾道手腕粗細的黑色雷弧已經落了下來.

"轟轟轟……"

在葉默域中的那些乘鼎和劫變修士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在葉默的雷弧下,就化成了枯骨,甚至是飛灰.

司木麟驚駭之下,接連燃燒了數口精血,強行掙脫了葉默的域,只是沒等他祭出法寶,又是一道雷弧劍落了下來,沒有半分偏移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噗"的一聲,血肉橫飛,就是這一下,司木麟的就被雷弧劍打的飛了起來.還在空中的司木麟心里已經在狂呼,到底是什麼地方來的一個變態,竟然如此恐怖?他化真一層的修為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強行忍住內心的驚恐,司木麟再次祭出了一道真器護盾,想要保住一命,然後施展血遁.

一道淡黃色的符箓被司木麟祭出,接連幾口鮮血噴在了符箓之上,那符箓在呼吸之間,就已經是黃光大放,似乎隨時都會被激發.

可是司木麟很快就失望了,他發現自己的符箓都被對方的域束縛住,根本就沒有辦法激發破空而去.

心慌之下的司木麟立即明白,除了求饒,他只有死路一條.

"前輩……"司木麟只是剛剛吐出兩個字,一道更粗的雷弧落了下來.

"咔嚓"一聲,司木麟就看見自己的防禦護盾猶如一片冬天的樹葉,飄落下來的同時開始碎裂,分開……"啪……"那雷弧劍擊碎了司木麟的防禦護盾,並沒有絲毫的停止,依然落在了司木麟的頭頂.

司木麟眼里閃過一絲絕望,跌落海中,神魂俱滅.

王翰等人呆呆的看著眼前空曠的海面,如果不是他們在這里,他們肯定以為這里這里剛才沒有人來過.只是十數個呼吸的時間,葉默就連殺了十幾人,還包括了一名化真修士.

連化真修士在葉默面前都只有被秒殺的份,荊海的心比之前更猛烈的狂跳起來.葉默剛才捏死了一名劫變修士,可畢竟還是劫變修士.現在連化真修士在他的面前都毫無反抗之力,就算是烏彬那又如何?

葉默收起十幾枚儲物戒指,然後催動飛船法寶說道:"走吧,去滄海三島看看."

王翰這才驚醒了,心里頓時大喜,剛才他的決定看樣子沒錯.眼前這個姓葉的化真前輩,至少是一個化真後期,而且還是一個強悍無比的化真後期.司木麟他可是太清楚了,之前在滄海三島除了幾個島主和兩名供奉,就是無上的存在,現在他在葉前輩手里,連一個照面都沒有過去.

……滄海殿之所以能叫著滄海殿,除了因為滄海三島外,滄海殿最出名的黃金大殿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滄海殿的黃金大殿是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東西,距今已經有無數年份了.就算是不用聚靈陣,在這黃金大殿里面也靈氣逼人,而且這個黃金大殿還有一種好處,就是可以淬煉神識.所以滄海殿的三位殿主在這黃金大殿的後面都有自己的修煉場所,目的就是為了淬煉神識.

此時在滄海殿的黃金大殿里面,一名身穿黑色修士服的濃發修士正獨自坐在主座上喝酒.只是他的表情並沒有絲毫高興,反而是皺著眉頭一臉的愁悶.

此人正是滄海殿的新殿主烏彬,也是之前的滄海殿三殿主.

之前他是滄海殿的三殿主,除了大殿主荊向東和二殿主成會甯,他就是說一不二的的存在.

但是權力這種東西,就好像毒藥,一旦上癮了,就再也無法去掉.他感覺在滄海殿受到的束縛太大了,無論是大殿主和二殿主,甚至兩名供奉他都無法左右.他需要的不是這種局面,他需要的是自己說出去的話就是命令,沒有任何人會提出異議,也沒有任何人敢反駁.

而這個時候雍藍衣送來了一株'紫田羅蘭’,並且勸說他自立.在'紫田羅蘭’和自立的雙重誘惑下,烏彬還是同意了通海教雍藍衣的勸說,獨自掌控滄海殿.

在他和雍藍衣的精心策劃下,暗算了滄海殿的其余兩位殿主,並且成功發動了內變.

原本烏彬以為只要荊向東和成會甯去了,滄海殿自然而然的就會全部集中到他的手下管理了.可事後,他才知道自己想的是多麼簡單.

荊向東和成會甯確實是被他和雍藍衣殺了,可是滄海殿卻並沒有如他所料的那樣全部歸他所管了.兩名供奉離開滄海殿,遠走他鄉.而其余的滄海殿修士不但沒有聽從他的只會,反而內亂起來,結果火並之下,滄海殿的實力連原來的三分之一都沒有了,大部分的修士都是走的走死的死散的散.

如果就是這樣,烏彬也就認了,他相信經過時間的積累,滄海殿會再次回到以前的景象.可事實上是,離開滄海殿的修士越來越多.就算是他烏彬采取了極其嚴厲的刑罰,也無法阻止修士們的離開.

此時烏彬才知道,荊向東和成會甯之所以能當上大殿主和二殿主,並不是僥幸所致.相反的是,他這個後來的三殿主才是人氣最薄弱的存在.

這還不是烏彬最郁悶的地方,他最郁悶的地方是,雍藍衣在幫助他滅掉了大殿主荊向東和二殿主成會甯後,取走了滄海殿百分之八十的積蓄.這還不算,雍藍衣還要求滄海殿以後每年都要提供眾多的藥材和材料給他,理由很簡單,滄海殿現在是通海教的附屬實力.

烏彬在對其余兩位殿主動手之前,並沒有說以後滄海殿是通海教的附屬勢力.可是現在莫名其妙的成了附屬實力,而且每年都要上供給雍藍衣,他豈能不郁悶.

本來烏彬指望自己成了唯一的殿主後,權力大增,現在看來,他的權力沒有半分增加,相反的是,他的權力反而大減了.

大減也就罷了,滄海殿更是受制于通海教,他烏彬還不能有絲毫的反抗.

此時烏彬才徹底的明白,之前雍藍衣怕的不是滄海殿,而是滄海殿的大殿主荊向東和二殿主成會甯或者加上他的聯手.現在被他主動滅去了兩個,只有自己一個人,他雍藍衣會怕才是怪事了.

如果此時海修盟還是以前的海修盟,那烏彬毫不猶豫的會繼續尋找海修盟聯手,共同對付滄海殿.可惜的是海修盟和滄海殿一般,也成了通海教的傀儡,甚至還不如滄海殿.

烏彬歎了口氣,自己怎麼就鬼迷心竅同意了雍藍衣的提議?這一番折騰下來,他烏彬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反而是落了一個惡名幫助了通海教的雍藍衣.

"烏彬你這個奸賊……"一個略帶沙啞的女子聲音突然打斷了烏彬的郁悶.

烏彬打了個激靈,忽地站起,是誰能進入黃金大殿?敢當自己的面罵他是奸賊?

上篇:第十卷 第一三九九章 捏死劫變     下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一章 烏彬的秘術